中國農民賣血悲歌 染艾滋上訪坐牢癱瘓

【新唐人亞太台 2017 年 10 月 30 日訊】中國農民,因為窮困,被迫賣血,產生許多問題以及悲劇,已經陸續被國際媒體揭露,或者是寫成小說,拍成電影。接下來的新聞,我們要帶您來看一個活生生的故事。一位河南省的農婦,李小賀,因為窮,響應了90年代省政府的賣血運動,結果染上艾滋病毒,還傳給了小孩。由於拿不到生活費補助,李小賀多次上訪討說法,最終還被判刑2年,監獄裡受盡打壓,現在落得二級傷殘的悲慘下場。

1992年,在河南省政府「要想奔小康,快去賣血漿」口號的誘惑下,年僅21歲的李小賀也加入了「以血致富」的賣血大軍。

李小賀丈夫 王二宣:「家裡沒有甚麼收入,家裡老窮嘛,我們(那裡)就號召賣血,我們整個河南都賣血,好幾個地區,輸血的地方多。」

然而,由於血站採血前,沒有做艾滋病毒檢測,又違規野蠻採血,李小賀因交叉感染被染上艾滋病毒,而且還通過母嬰傳播傳給了孩子。孩子來到人世沒多久,就和媽媽一樣,天天發燒,拉肚子,而且比媽媽還嚴重,因為起皰疹奇癢,全身都撓爛了,又有合併血小板減少症,全身紫癜,令他一出生就在死亡線上掙扎。

鑒於孩子病情日漸加重且多次住院,李小賀不得不向村委會和鄉政府請求補助。然而,只因為李小賀要討說法,曾在2013和2014年兩次去北京上訪,影響了縣鄉領導仕途,令他們惱羞成怒,地方政府竟以「尋釁滋事」為由,於2015年10月,將判刑2年的李小賀關進了大牢。

李小賀丈夫 王二宣:「艾滋病生活營養費,當地不給嘛,2013年上北京,上北京了以後,小孩的艾滋病生活費開始打嘛,其他地區都號召幾年了,2013年去了以後開始給了。2014年又去了,接完回去就讓人拘留。2015年就沒有去上訪,兩會開了嘛,他怕聯合上北京,提前把她扣起來了,第二天下午就直接送看守所了,抓了直接就判了,尋釁滋事罪嘛,判了兩年。她媽就她一個閨女,4個兒子,一判了以後,她媽上吊死了。」

中共衛生部原中國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長 陳秉中:「這個尋釁滋事那就說你不應該上訪,你上訪是非法的,你到北京去,你還到中南海,你不是尋釁滋事嗎,給政府添麻煩嗎,憑這個就可以給你治罪。」

此外,在李小賀申請補助期間,五龍鄉規定,困難戶翻建住房可以申請補助。李小賀主動放棄,但因她不識字,鄉政府工作人員竟主動替她填申請單,還替她按上手印,最終法院認定,李小賀在請求醫藥補助的同時,又申請住房補助,是蓄意敲詐勒索,把「敲詐勒索」罪也扣在了李小賀的頭上。

中共衛生部原中國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長 陳秉中:「上蔡縣是河南省艾滋病的重災區,有1萬人感染艾滋病的,上訪的人非常多,想把上訪潮給打下去,唯一的辦法,那就給她抓起來,給她判刑。判刑可以殺一儆百啊,自從把她抓起判刑以後,上蔡縣就再沒有人敢上訪了。」

李小賀入獄後,身心備受摧殘,獄警明知她是危重艾滋病患者,派活時與男犯一樣幹力氣活。一次讓她登高擦窗戶,下來時不慎跌倒,腰椎嚴重受損,不能站立,管教人員還逼著癱倒在地的李小賀爬起來再繼續值班。幾次這樣倒下再站起,站起又倒下,令受損的腰部痛徹骨髓,可獄警還罵她裝病。在日以繼夜的摧殘下,出獄時,她不能走路,只能坐輪椅回家。

李小賀丈夫 王二宣:「今年2月26號,她坐輪椅推出來的。一到河南省人民醫院一檢查,他說你這個不行啊,她時間過長了,壓迫到神經了,不動手術下半身會癱瘓。到佑安醫院去做了手術,她現在回來,我給她辦了殘疾證,二級傷殘嘛!」

中共衛生部原中國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長 陳秉中:「給她抓進監獄以後,遭遇到種種的迫害,導致她癱瘓,判刑期間我就給習近平發公開信,應該給她放出來,她沒有罪啊,她是受害者啊,應該處罰推行血漿經濟的那些官員。」

高齡85歲的原中共衛生部高官陳秉中表示,他非常同情李小賀的遭遇,曾寫過3次報告向中央反映。雖然他本身因揭露河南血禍真相遭受打壓,但他仍會堅持為那些無辜受害人發聲。

新唐人記者 朱智善 陳潔 採訪報導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

相關新聞

今日整點新聞

九評共產黨引發三退大潮

目前退出中共黨、團、隊總人數

隨處可看新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