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教育未爆彈 北京拆除打工子弟學校

【新唐人亞太台 2018 年 01 月 01 日訊】《紐約時報》12月26號報導,北京進行了近年來最激烈的一波驅逐農民工行動,甚至波及到他們的孩子,為打工者子弟提供教育的民間學校很多被拆除,或面臨拆除。

據《紐約時報》報導,今年已有十多所為打工子弟服務的學校被關閉或拆除,學校通常幾天前才得到通知,這已經讓多達1.5萬名兒童失去了受教育的機會,其中很多還不到12歲。

昌平區北七家鎮東三旗村南部,以打工子弟為主的智泉學校,在今年夏天被拆除。

智泉學校 姜老師:「8月份就拆了,現在很多孩子有一部分回老家了,有一部分也是轉到了其他學校。」

智泉學校成立於2000年秋季,2004年被昌平區教委正式批准為民辦學校。但辦學17年間兩次拆遷換址。今年暑假,東三旗村村委會通過房東告知校方,學校屬於違建需要騰退。

智泉學校校長 秦繼傑:「是違建,因為當年建地就是農業用地。當年北京疏於管理的時候我們自己建的房,沒有任何手續。」

北京的打工子弟學校很多都有類似的窘境,有些沒有執照,有些學校連老師也沒有在北京生活和工作的官方許可。

但這些學校對打工子弟來說卻不可或缺——由於戶籍問題,大量跟隨父母進城的兒童無法就讀城市的公辦學校,只能進入便宜的民辦學校。

同樣由於戶籍問題,他們的父母也不能享受城市的社保醫療等福利。而近期的北京大規模粗暴驅離低端人口,更讓外來打工者看清,在大城市他們猶如二等公民。

北京東方艾格農業分析師、新華社特約經濟分析師 馬文峰:「何止是二等公民啊,都不是公民了吧,我們的這個戶籍制度問題是非常嚴重的。應該來說,如果經濟和社會很好的發展的話,生產和要素它可以自由流動。第一位的就是說,就是全世界也最好人員可以自由的流動。現在的話,我們這個戶籍制度限制得非常嚴格,嚴重阻礙了中國經濟和社會的發展。」

無法在大城市上學,離開父母回到老家的孩子被稱為「回流兒童」。2016年,教育公益組織北京歌路營聯合多家機構發布的《農村寄宿制學校學生發展報告》顯示,回流兒童成為留守兒童中最弱勢的群體,他們抑鬱風險增高,自尊水平和抗逆力水平降低,校園霸凌和留級現象非常嚴重。

智泉學校校長 秦繼傑:「雖說他在北京條件是很艱苦,但是他畢竟是在父母身邊,還是很幸福的。但是作為留守兒童,確確實實父母常年不在身邊,也是有很多孩子出現了問題。雖說我們一直都在關注,但是也是沒有辦法。因為我們的力量也很弱小,你改變不了這個事實。」

打工子弟學校被拆後,難以留在城市又不願回流的孩子,往往面臨失學。《紐約時報》引述華盛頓大學教授陳金永的話說,「這基本上是在?掉整整一代兒童」。

北京的打工子弟學校已經多次遭遇劫難,2006年有「取締風暴」;2011年是「集中關停」;而2017年則是「疏解整治促提升」專項行動。然而不止北京,上海等大城市也同樣提高流動兒童的入學門檻,用教育作為控制人口的手段之一。

新唐人記者 常春 尚燕 採訪報導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

相關新聞

今日整點新聞

九評共產黨引發三退大潮

目前退出中共黨、團、隊總人數

隨處可看新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