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西方第16集:點亮多倫多的人

【新唐人2009年6月5日訊】主持人: Janice, 你好。JANICE: 你好! 主持人: 很高興見到您,歡迎您來到我們的節目! JANICE: 謝謝你! 主持人: 你有很多故事,也有很多關於你的成功經歷和有關你個人的媒體報導,想請你先介紹一下自己。 JANICE: 好吧,謝謝你。有趣的是,我是移民的孩子,父母是蘇格蘭移民,我算是第一代蘇格蘭裔加拿大人。其實呢,我的故事非常典型,父母來到另一個國度,希望孩子能擁有更好的生活,更好的機會受到更高的教育。所以我是家裏第一個上大學的人,我就讀多倫多大學三聖學院。 主持人: 你有三個弟妹? JANICE: 對,有一個弟弟和兩個妹妹,我們在多倫多的東北區長大。我上了阿金庫爾特高中。我知道現在那裏是個很好的地區,有很多的中餐館、商店和居民。我很願意回去看一看我成長的地方所發生的變化。 主持人: 變化很大,是嗎? JANICE: 是很大,但是非常好!那是多倫多很美麗的地方,很好的居住區。我們在那裏居住的時候,我就很喜歡。我上學時很努力,得到了大學的獎學金。我實際上對歷史、政治和英語文學非常感興趣,那是我在大學主修的東西。很多人以為,我所學的是與表演藝術有關的,其實不是。主持人:家裏也沒有這樣的背景,是嗎?JANICE: 沒有,非常典型的凱爾特式家庭生活。我們會在家裏唱歌和放一些音樂,但不是古典音樂,家裏也沒有去劇院看戲的傳統。幸好那個時候,學校裡有很多很好的音樂訓練和戲劇訓練。可是不幸的是,這些已經從我們的教育體制中漸漸消失了。所以我在這一行,很擔心我們的年輕人,除非他們的父母和家庭帶他們接觸表演藝術,想通過學校教育受到藝術熏陶的機會少多了。那時學校裡每一齣戲劇我都參與表演,我喜歡藝術、喜歡唱歌,但這只是業餘愛好。所以,我從多倫多大學畢業,得到的是普通的文學學士學位。主持人:你的第一份工作是秘書。JANICE: 是,我是在CFTO,就是現在的CTV,給節目部主任作秘書。我很幸運在那裏先是做暑期工,大學畢業後得到了全職工作。我是一步步走上來的。主持人:很了不起,僅僅六年時間,你就成了節目部主任,訣竅是什麼?JANICE: 呃,這個問題很好。我想可能我是比今天的一些年輕人更有耐心。但我那時真的意識到了,我得一步步往上升,像人們說的,我得付出,踏踏實實的走好人生的路。我有這個理念,任何工作,任何事情交到我手上,我都把它做好。我從不會說,噢,這不是我份內的工作,或者我為什麼要做這個?5點鐘以後你還讓我多干2小時?等等這樣的話我從不會說。只要我得到機會去做、去學,我就做好、學好。所以公司裡的老闆們就注意到我了,他們說,這個女孩子勤勤懇懇,工作努力。所以這個幫了很大的忙。同時還有一點很關鍵,就是我認識到了,這是個全球性很強的領域。我一直是在全球範圍考慮問題,那時就在想,理想的是在哪裏的一個全國性的、最好是全球性的商業裡,找到一個角色。這樣的想法從我後來的職業生涯中就能夠反映出來。主持人:後來,你的職業有了很大的變化,從電視節目轉去做現場表演藝術的市場營銷了,而且上升的非常快,怎麼做的呢?JANICE: 這其中有兩個變化。我一直很感興趣的是銷售節目,即使在電視業務中,我們往往把節目策劃和宣傳工作結合在一起。所以我負責的不只是購買和編排節目,還包括市場調查,自己的觀眾群是什麼。我真的是非常慶幸,因為在表演藝術行業,這種經歷真的對我非常有益。就是說從我的職業生涯一開始,我就開始這樣思考,觀眾將是什麼人。所以我覺得非常幸運,很早我就開始對觀眾、客戶做過很多分析思考。我喜歡這樣的思考,真的很喜歡去揣摩觀眾的興趣。十年左右的電視行業之後,我就轉向現場表演藝術方面。第一份工作是為羅伊湯姆森音樂廳和梅西音樂廳做市場營銷部主任。主持人:那是一份很重要的工作。然後突然間又去了美國,跨了國境。 JANICE: 是。很有意思,我生長在多倫多,很愛多倫多。我認為這是世界上最好的城市之一,而且我到世界各地都力挺多倫多。離開羅伊湯姆森音樂廳後,我在斯特拉特福-莎士比亞藝術節做了五 年,培養了我的全球觀念,因為他們也是一個國家級的公司。我搬回多倫多,我實際上並沒有想離開多倫多,我正在尋找一種綜合管理的工作。我認為,對我來說時機成熟了,我真的很想管理一個機構。有各種類型的人來做各種機構的領導,可以是金融方面,你會發現很多首席財務官成為首席執行官。或是通過銷售路線,比如在那些側重依賴消費者的行業。而通過市場營銷和公關成為首席執行官的就很少。但是,我覺得我有能力去管理一個演藝公司,也許從一家小公司做起,進入全面管理的層面。有趣的是,我曾明確說過,這將是我的下一個步驟,我不想再做市場了,所以我也就沒有申請任何職位。但是紐約的林肯中心打電話請我,擺在我面前的是,真正是我的領域,第一個表演藝術中心,那是真正藝術的中心!在北美,藝術中心就是紐約,就是林肯中心,現在他們招聘我做市場營銷和公共關係。 主持人: 因為他們就是為你在市場營銷領域的名望而來的嘛! JANICE: 就是!所以他們慕名而來,請我去工作。同時我不得不說,自己剛剛告訴了很多人,我的下一個職位決不會是做市場營銷和公關。但是我又說,紐約,林肯中心,我想我可以再做五年市場營銷!所以,我也就做了。我去了紐約的林肯中心,做了市場和公關,但從中學到了非常多的東西。一個重要因素就是我始終在接觸新事物,學習新事物。我從來不願意重複做同樣的工作太久。 主持人:你在林肯中心做了四年,整個四年當中你同著名的女高音,你的導師,貝弗利•希爾斯女士一起工作。JANICE: 是,貝弗麗•希爾斯(Beverly Sills)。主持人:跟這樣一位大歌唱家一起工作有什麼感觸?JANICE:一想起那段經歷就會很觸動,也有些悲傷。因為在她生前,我們非常近,她是我最好的導師。在藝術經營管理方面,貝弗麗是我極其難得的榜樣。但更重要的,因為表演藝術業是一個奇怪的行業,首先說它是一個商業,一個很大的商業。管理大藝術公司和管理任何其他大公司一樣,需要有許多類似的能力和技巧。但是又有差別,就是我們對藝術的熱愛。就是說,你經營的企業,你的工作是經營別人的娛樂、休閒活動。你心裏說,這是我的工作,可這世上所有的人都把我的工作當作他們的娛樂,也就是說,我們在經營別人的快樂。我很幸運有機會和貝弗麗一起工作,她經歷了從藝術家到藝術經營管理的過程。主持人:就是從台前到幕後的過程。JANICE:一點沒錯,很準確很形象。也就是說,你要真心喜愛你的作品,喜愛你經營的表演藝術作品,再把你的熱情帶給觀眾。所以,我確實很幸運。2002年去費城凱幕演藝中心前的一段時間,我在林肯中心任臨時總裁,他們在尋找新的總裁。那時我幾乎每天早上從上班那一刻開始,就和貝弗麗坐在一起,商量處理各種事情,幾乎是每一天。她真的教給了我許多東西,所以那段和她共事的時光我還是非常懷念。主持人:有她作為您的良師益友,我們應該能看到彼此之間相似的地方,是什麼呢?JANICE:很有意思,還沒有人這樣問過我呢!這樣說吧,貝弗麗很喜歡和我一起工作。我們合作的很愉快,還真是很相似。但她的名望太大了,我不敢奢望自己也有那種偉人的氣質。她的生活中充滿了幽默和歡樂,她精力充沛、富有魅力。主持人:開朗、樂觀?JANICE:非常開朗,總是那麼樂觀,有向心力。她常對我說,我也常對我的員工不管是美國的還是這裡的,都這樣說,我們能夠做這一行太幸運了!如果我們自己不快樂的話,那麼?主持人:觀眾怎麼會快樂?JANICE:就是。她總是提醒我們,你們各位所從事的是傳播喜悅和美好,這一行就是傳播美好。也有困難,就像每一個首席執行官,每個董事會主席面臨的困難,貝弗麗也是一樣,也有困難的時刻,就像正常的商業難題呀,憂慮呀,必須做的這些事情呀。人們會問她:'為什麼你總是那麼快樂,這麼開朗呢?她說:「我倒不一定非快樂不可,但是,為什麼要不快樂的度過一生呢?」她就是這樣總是把這種喜悅和幸福帶給人們。她給我此生的最大的禮物,就是教會我做籌款。我以往一直在做非營利舞台藝術的市場營銷,在這個領域,籌款是一個巨大的責任,可以是一份非常專業的工作。我從來沒有做過籌款。在貝弗麗手下,我學會了籌集資金,去激發企業、個人和政府的熱情,教給他們怎樣真正支持我們的事業。主持人:太棒了!在Luminato和林肯藝術中心之間,有一個很重的頭銜,作為世界知名的費城凱幕演藝中心的總裁兼首席執行官,責任巨大。那段經歷對你今天有什麼樣的影響呢?JANICE:太多。一方面,五年前去美國工作之前,我曾說過不再做市場和公共關係了,下一個職位我要管理一個藝術中心。現在終於可以實現這個願望,真令人激動嚮往。貝弗麗真心幫助、鼓勵我去做那個職位。她開始時難過了一天,說:「不行,你不能走」。隨後她意識到,這是一個相當專長的領域,管理表演藝術劇場設施。她知道這樣的機遇很難得,她說:「這是你贏得的機會,你去費城吧」。我獲得了這個職位,那時那個藝術中心是全新的。對我呢,我覺得,我做過的每份工作,每個職位,我一直在努力。我一直也很幸運,在新的職位上學到新的內容,我總在學習,我總要繼續學習,不斷挑戰自己,而這些新的東西又總是在我以往經歷的基礎之上。想一想,我可以從林肯中心開始,這個世界上第一個表演藝術中心,把各種用途的表演藝術廳建在一起,在同一個地方,甚至稱為表演藝術中心,實際上都是從林肯中心開始的。在此之前,都是這裡有一個音樂廳,那裏有一個劇院。所以很難相信,像這樣把所有藝術建築建在一個地方的做法只有五十年的歷史。從那以後,這個模式已經霏行世界各地。所以,我在世界第一個表演藝術中心做了四年半之後,又到了當時美國最新的表演藝術中心。我去時,凱幕中心的大門剛開一個月。有趣的是,從紐約林肯中心到費城凱幕中心,這四十多年的時間,表演藝術中心不論是從建築結構還是從所上演的節目來講,都已經變得不再是去崇拜高雅藝術的地方了。你去林肯中心,它是高高在上,不是臨街人可以直接走進去。你必須走上高台階,全是大理石建造的,看起來就像是藝術聖殿。你想想五、六十年代林肯中心建造時奉行的理念是,那種高雅藝術就是要這樣尊敬,這一點很好。怎樣把人們吸引來,則不是藝術家們或藝術中心的任務,前來崇拜藝術這是民眾自己的責任。四十五年後,我到達凱幕中心的時候,這時的想法,是把藝術中心設在人人平起平坐的臨街的地方,建一個很大的公共廣場中,使人可以很容易的進來。所以,這個概念是表演藝術要吸引觀眾,與觀眾互動,並且從多元文化的角度表現觀眾。理念已經非常不同了。 所以,林肯中心正在進行全面的重要改建,為了使自己更加開放和透明,讓公眾易於接近。所以,我接手的凱幕藝術中心就是基於那樣的理念建造的,我是第一屆總裁。所以,這一切真的讓我思考表演藝術中心在觀眾生活中的作用。不脫離社會,不是說,我們的任務是創造美好的藝術,你的任務是作出判斷自己應該來,而是去把觀眾邀請來。所以,在凱幕的近五年對我來說,這個目標很明瞭,就是去鑽研觀眾、藝術及兩者之間的關係。所以現在您看到了我如何走向Luminato的足跡。我造了Luminato這個名詞。接受這個職位一個月的時候,突然有一個靈感,我說Luminato應該是 「一個無牆的演藝中心」。你看我職業生涯中走過的那些表演藝術中心,羅伊 湯姆森音樂廳(Roy Thompson Hall)、索尼中心、Stratford藝術節、林肯中心、費城凱幕中心。最後我說,現在到了『推倒所有的圍牆』,把藝術直接帶給社會的時候了!主持人:在凱幕的時候你就說過,不管面臨怎樣的狀況,都要有免費節目。那麼免費節目是不是也Luminato對社會的奉獻呢?JANICE:你真的研究得很細緻!謝謝你!是,有一段時間,像所有新的藝術團體一樣,我們討論一個重大投資項目。當時還不是像現在這樣的經濟蕭條,我們討論怎樣能夠平衡預算,繼續籌款去策劃藝術節的節目安排等等。當談到節省開支的辦法時,我當時堅持的事情之一就是,在公共廣場有免費節目是絕對不能動的,我們不會取消它,因為它對社區來說太重要了。 主持人:我們再回來談Luminato,為什麼Luminato這麼有吸引力,可以把你從美國吸引回來呢? JANICE:表演藝術領域是一個國際性很強的領域,對我們來說幾乎不存在國界。如果我有一個問題或一個想法,想和我的同事說一說,我找的第一人,可能是在英國,也可能在香港,可能在中東地區,也可能是在美國,我會打電話給他(她)。比如我有一個很好的同事在新加坡,我會問他,嘿,我想你也有過同樣的問題,你是怎樣解決的?感覺我們就是在這麼大的,無國界的國際領域,因此我也始終與加拿大的同事們保持著聯繫。也曾想過,什麼樣的機緣會讓我重返故鄉?家人也認為我不會再回多倫多工作了,他們倒是一直住在多倫多。後來我收到這個電話,談到這個國際藝術節,當時叫作多倫多藝術創作節。那時它還沒有Luminato這個名字呢。很有意思,其實我一直在關注多倫多這些年中令人難以置信的文化復興的現象。大規模的藝術建築投資,藝術建築的改建裝修,如安省藝術展覽館、安省皇家博物館。新的藝術建築,如四季中心、芭蕾舞學校、老釀酒廠遺址的青年中心,所有這一切的建設等等。 主持人:你走以後呢? JANICE:我走以後!我就想,多倫多在變。同時在藝術業界也有這樣的傳言,說多倫多在發生變化。然後我就接到了這個電話,坦率地說,我對負責幫他們尋找新總裁的人事公司說的第一句話, 主持人:獵頭公司?答:獵頭公司!我說,多倫多不是有每年的藝術節嗎?如果沒有的話,是應該有!我還記得自己的第一反應,難道還沒有嗎?然後他給我介紹了詳情,我說,是嗎?如果我... 好吧,我會回去,我去跟創辦人談談。那時我剛剛開始在做一個諮詢方面的系列演講。其中之一是在香港的一個主要項目,西九龍文娛藝術區,他們希望建造一個建築群,真正的使藝術與觀眾能夠溝通起來。來自世界各地不同方面的人物聚在一起,商討策略,他們希望我來給他們講。 我強調的比較多的是,這種溝通不能僅僅只局限在建築一方面,你必須想辦法怎樣走出來和你的觀眾接觸。 你看就這麼巧,我收到了這個電話,真就是關於一方面利用建築,另一方面利用整個城市為藝術節作舞台。就這樣我跟幾位創辦人開了第一個會,我還是挺懷疑的。本來嘛,誰知道呢?大衛•皮考特和托尼• 加利亞諾聽起來像很好的人,但不見得懂得怎樣籌建一個新的藝 術經營公司。後來才發現他們已經做了大量的工作,還真是內行,Luminato已是萬事具備只欠東風了。我真是被他們的設想吸引住了。 主持人:從節目編排來看,Luminato幾乎包含了所有的藝術形式,而在十天之內做這麼一個包羅萬象的藝術節,出發點是怎樣的呢?JANICE:這很有趣。我常說,我總想做些沒有做過的事情。讓人興奮的是,Luminato現在已經得到國際公認,是世界上涵蓋門類最豐富的藝術節。可能有舞蹈節或音樂節,非常棒。也有多門類的藝術節,但往往限於表演藝術。也有視覺藝術展覽。還沒有哪個藝術節在同時做這一切,特別是在十天之內。十天的Luminato包括兩個週末,就可以使得大多數市民有時間可以出來享受五天的晚上節目以及售票節目,迄今為止,運作很好。創始人們很有遠見,他們做的第一件事,也真是太聰明了,正是這一點也說服了我來接受這個職務,就是他們與現有的藝術團體。 主持人:博物館呀。 JANICE:博物館呀、美術館、表演藝術中心等等都進行了諮詢。因此,你看看我們Luminato宣傳冊,你會看到我們的顧問委員會。他們都是多倫多或是國家級別最重要藝術團體的領軍人物,以及一些知名藝術家, 如阿托姆•阿格因,著名電影人布魯斯 茂,設計大師••••, 主持人:凱倫•凱恩。 JANICE:凱倫•凱恩。 主持人:Piers Handling。 JANICE:多倫多電影節。因此,甚至在我來之前,他們作為志願者,已經非常謙虛的同這些專家都有了很清楚的討論。他們問這些人,我們應該怎樣做?你會不會參與?在我見到Luminato創始人之前,他們已經很努力的做了兩年多的調查和諮詢、研究。並借鑒其他國際藝術節,哪些效果好,哪些效果不好。他們確實做了很多準備,可以說是萬事具備了,這對我們的成功確實起到了舉足輕重的作用。主持人:當知道你將出任總裁後,他們更興奮了。JANICE:是的,我相信是這樣!(大笑)主持人:那麼所有的這些計劃實施準備到真正舉辦藝術節只有9個月的時間,是嗎?JANICE:是的。主持人:第一年怎麼樣?你學到了什麼,有沒有您最遺憾的事情?JANICE:我再也不想重走那段路了!很有意思,我說我喜歡挑戰。主持人:真正的挑戰! JANICE:可以這樣說!現在回頭看,我認想,甚至包括在凱幕中心的第一年,起動經營和運行,我現在可以說,也希望到我生命終結的時刻都可以這樣說,Luminato這第一年是我經歷的最難的、最富有挑戰性的工作。不想有比這再大的挑戰了! 即使像我在這一行業都已經有20多年的經驗,這也是非常、非常具有挑戰性的。實際上,不管準備多久,都會是這樣的。當然,鑒於目前這種困難的經濟狀況,還是非常慶幸我們當時沒有猶豫就開始了。因為甚至到了我就職的時候,關於藝術節何時開幕的問題還在討論之中:2007年6月就開幕呢還是再等一年?我說有一些重要機緣我不想錯過,如安省皇家博物館水晶建築新開張,有機會與老牌大歌星萊昂納德科恩和大音樂家菲利普格拉斯合作,請他們來做首演,要不要把握這個機會?權衡之後,我說,其實不管你有多少時間,不管如何,邁出第一步總是最難的。所以我想,乾脆一不做二不休,就是它了! 說到我從美國回來,接受了這個項目,還是感到挺自豪的!回來候我立即開始打電話,請人,找那些自己曾經栽培過的,也很喜歡的人。我真心認為選拔教導有潛力的人非常有意義。我很幸運自己在這一行能遇到這麼多很好的導師,如理查德•莫奈特 ,貝弗麗•希爾斯,穆裡爾•沙龍,這些藝術泰斗都曾培養過我,所以我也同樣去培養後來的人。我給這些人打電話,說怎麼樣? 主持人:跟我一起做吧! JANICE:太對了,跟我一起做吧!現在Luminato我手下有約六位加拿大人就是因為這個藝術節回到了多倫多,他們一直都在美國或是其它國家藝術界工作。而且,很顯然對於我們這一行來說,多倫多的時機確實到了,創造力和藝術復興的氛圍的確令人興奮。是的,第一年是極其困難的,我們也擔心過。希望它會成功,只是完全沒有想像到那樣的成功,那樣的受歡迎。我想,這主要歸功於我們不辭辛苦的工作人員。我們就是一鼓作氣,大幹了一場,每週七天共九個月。但對我來說,這個結果證明了創始人和我對於做這個藝術節的分析,多倫多是不是需要這一年一度,十天的藝術大聚會?觀眾來的那麼多,就是說我們需要它。大家都說,你如何衡量Luminato 的成功呢?首先我的標準,一如既往,就是社會在多大程度上歡迎這個藝術節。我就是這樣來評價是否成功的。那麼多人來了!主持人:今年有什麼新的安排?JANICE:嗯,我們正試圖找到一個模式。其中一件事,第一年我們的教訓之一,因為它是如此豐富,幾乎讓人接應不暇。有這麼多節目,尤其是作為一個嶄新的活動。所以,我們正在尋求一種平衡,既有每年新的主題和構思,又能讓人們去事先計劃:如,我知道開幕日週末他們會在央街和登打士廣場有大活動,我知道閉幕日週末他們會在湖邊中心有大活動。我們也努力把網站和宣傳冊、印刷材料做的越來越好,幫助人們去更好的在藝術節中暢遊,去更好的參與。有一件事情,不是所有人都知道,大約80 %的Luminato活動,都是免費的。 所以我想鼓勵人們,不要退卻。看到這些巨大的廣告,也許你會覺得,一切都得花錢買票,還得進劇場。不是,我們的節目大多數是免費的。在公共場所,你就來參加,參與來享受就好了。 主持人:非常感謝! JANICE:謝謝你!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