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直播】薄熙來為什麼唱紅打黑?

主持人:各位觀眾朋友大家好,歡迎收看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欄目熱線直播節目,8月初薄熙來發起了紅色文化運動,包括發紅色短信,唱紅色歌曲,以及讀紅色經典,那麼在6月到8月他也在重慶掀起了打黑運動,這個打黑運動讓很多人遭到逮捕。這一次打黑涉及的人數之多,被逮捕的人數和層級之高都受到了國內外的矚目,薄熙來為什麼要「唱紅打黑」?中國的黑勢力到底到了一個什麼樣的程度和規模,這一次薄熙來在重慶的打黑,和當年胡錦濤和溫家寶在遼寧打擊薄熙來所庇護的黑勢力有什麼樣的不同?歡迎您打我們的熱線號碼發表您的意見,熱線號碼是646-519-2879,您可以和我們的現場嘉賓一起來討論,您也可以通過Skype和我們聯繫,Skype地址是RDHD2008,首先先跟各位介紹今天現場的兩位來賓,這一位是新唐人特約評論員杰森博士,杰森您好。杰森:安娜好。主持人:另外一位是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博士王軍濤先生,王先生您好。王軍濤:主持人好。主持人:首先請杰森來跟我們介紹一下,這一次紅色文化運動是怎麼回事?杰森:事實上最開始是薄熙來為了迎接所謂的「七、一」,你知道中國一到了「七、一」,「八、一」,「十、一」這個連串的中共的一系列的節日,當然「十、一」是中共把建國跟建黨也混在一塊。那麼在這個過程中的話,薄熙來首先在重慶搞了一個要唱紅色經典歌曲,他首先定了47個紅色經典歌曲,然後要講什麼革命故事,就是搞一套讓人很肉麻的東西,結果沒想到中共的中宣部立刻回應,接著把這個推展到全國,把這47個歌擴展成100個歌,在全國搞這個運動。而且按重慶本地的說法,這件事後來變成全國性的事情,但整個策劃思想都是從薄熙來這來的,甚至後來薄熙來緊接著在八、一搞完歌詠比賽以後,又組織了將軍兒女,就是所謂的太子黨類似的性質的將軍後代合唱團,事實上整個來說就好像是搞了一個轟轟烈烈的唱紅色歌曲運動,事實上是從重慶走向全國的一個運動,是給他造了一個很大的聲勢。主持人:那我們看了一些圖像,他們穿著軍裝唱著紅色歌曲讓人就想到當時文革的時候的一些情況,我想年輕人覺得很有意思沒見過,可能在我們現在看來覺得很滑稽,那民間對這件事怎麼反應?杰森:其實民間對於這種事情往往是有一點反感,但是你知道中國的媒體都是官方的,那麼官方的媒體確確實實是大力的吹捧,事實上中共的媒體是一面倒的在捧薄熙來,當然前一段時間薄熙來搞的另外一個發紅色短信,你到網上看,很多網民好像對他還有一點點褒獎。其實是薄熙來給重慶市民同時發了一千多萬個短信,是引用了毛澤東的幾句話。那麼有的人覺得他有創新感,居然有個官員用現代化的短信直接跟重慶老百姓交流。有人在這個事情上對他有一定的肯定,但事實上很多人也在評論,薄熙來有這個作秀的成分在,同時他搞紅色歌曲一脈相承的太子黨,相當於當時中共搞的最開始的那種文革狀態的癡迷、迷戀。當然我們也知道了,薄熙來也可能想要贏得民心,因為畢竟改革開放所謂這三十年,讓20%的中國人富起來,但是確實有追在後頭的人,有那麼一群人真的還是很懷念毛澤東時候所謂「一樣窮」,沒有分別的這種情況,至少那時候他心理是平衡的。所以說他也用這種方式收攬民心,同時的話也在向現在執政的胡溫所謂的團派,做出一個某種意識上的姿態和挑戰,從意識型態上來挑戰。主持人:那麼這次6月到8月在重慶所掀起這個打黑風暴讓國內和國外的人士都非常的矚目,因為他連公檢法的人都抓了,下至普通的警察,那麼上至最高的重慶市司法局的局長文強,那麼他是原來的公安局副局長,而且有說在一、兩個月之間破了三萬多起的黑勢力的這種案件,而且抓了1千5百多人。我查了一下最新的報告,他是說根據重慶檢察院的消息,現在已經破獲黑勢力團夥104個,逮捕了67名涉黑涉惡團夥首犯及骨幹人員,抓補黑惡團夥成員1,544人,重慶司法局長文強被雙規,他是專項行動落馬的最高級別的官員。而且還有一批涉嫌包庇黑惡勢力組織的警察被限制行動自由,或者被調查,其中包括很多的這些公安局的人,他們是公安局的經偵總隊長,刑警總隊一個副總隊長,一名支隊長,公交分局局長,還有渝北、北碚、江北、南岸、渝中等區縣公安局局長或副局長,還一大批普通的民警,而且要求這些民警的家屬封口。那麼我們看到這個規模之大,而且他的那個級別的範圍之廣,都是讓人覺得很不可思議,那我們請王軍濤先生跟我們介紹一下,這次重慶打黑的背景。王軍濤:其實這次重慶打黑應該說在全國範圍內都是要這麼做的,去年12月份在中國的政法工作會議上,你看那個周永康就講過今年是「維穩」的一個年,今年實際上就是要進行一場新的嚴打,我們知道嚴打這個詞是在1983年出來的,據說在1983年以後又搞過幾次,這次是緊接著上一次,去年搞一次為了奧運會,今年是要為了中共的國慶就嚴打。這次重慶打黑我覺得不同在於說,這個重點抓到的都是所謂我們講公安、幹警,在這次中打得最多,這是一個,第二個就是他打的級別好像在全國是最高的。那麼這樣的一個特點說明什麼呢?我覺得第一個我同意杰森的看法,就是薄熙來是想引人注目,像在大連你看他一貫的作風,在大連的時候搞的就是什麼綠化城市,花很多的錢,大家弄得很不實惠,大連確實由此得到了一些改進。那麼後來到了遼寧之後,又搞什麼人民怎麼愛戴他呀,什麼十萬老百姓什麼什麼的,反正就是搞了很多這種作秀性的事情,希望能夠引起注意。第二個我覺得他主要的目的還是為了想在十八大看看能不能進政治軍委員,他現在已經60歲了,那麼在他60歲之後他如果不能再上一層樓的話,那麼他在十八大、十九大之後他的仕途就有問題了。如果他要是上一層樓的話,他還可以繼續再幹,那麼所以對他來說必須要注意一個特點,一些很特殊的地方,這個打黑除了要作考慮十八大之外,還有一點就是他可能做一個共產黨的紅色後裔,他確實擔心共產黨的江山,所以你看跟前面我們講的這個唱紅歌、發紅色短信,他做的所有的這些是都是為了要保證他們老一代的江山能夠繼續保持住。這樣就使得我們在想他的打黑會有什麼特點,我覺得中國真正現在黑的是太子黨,太子黨是真黑,而且在黨政軍各方面在背後是連成一體的,所以到現在為止,你看他打這個打那個,他並沒有真的去打到太子黨身上。我覺得「真打黑」和「假打黑」的區別是,是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的這種打黑,而且是誰的背後勢力大,你就打誰呢?還是說打黑是為了鞏固跟自己有同樣的血緣關係的人。那為什麼講太子黨和團派爭天下,按照中國傳統說法,太子黨是豪門出身的,團派是寒門出身,寒門出身的人就是比較謹小慎微一些,做事不敢鋪張,不敢像薄熙來這樣。據說李克強在四川救災的時候,他三分之一到一半時間吃方便麵,那薄熙來他們就沒有這個顧慮,因為江山是他們的,所以我認為主要他一是想十八大能表現出特色,可以占據一個位置,二就是希望能夠保住他護衛的這個紅色江山,能夠繼續掌握在他們後代手裡。主持人:那薄熙來為什麼唱紅打黑,那我們也有採訪了一些不同的人對這個事情的看法,還有一些背景的資料,一會我們就請我們後台的工作人員給大家放一下,那回到我們現場,您覺得薄熙來為什麼要唱紅打黑呢?杰森:我覺得道理很簡單,其實他心中倒不是說真的如宣傳所說的,真的要給重慶還一片青天,他其實是想要表明他是身在重慶,心在中央。因為薄熙來原來是商務部長,從遼寧調到了中央,已經是要往中央走的人了,結果因為團派上去以後。他就被平級調動,重慶也是直轄市,但是事實上有貶到邊緣地區為官的意味,他心裡是不高興的,他是身在重慶,事實上一切做的事情都是想著回中央。你可以看到在媒體上有一群維護他的人,他唯一目的就是把事情做大,在重慶市做事影響全中國,使得中央不能忽略他,一直是讓他有發聲的旋律,特別是在十八大前造勢,所以不管他是「唱紅」走的是極左路線,還是「打黑」所謂想贏得的民心路線,目的只有一個,都是為了要權力。主持人:那您覺得薄熙來有什麼樣目的呢?王軍濤:我覺得還有一個目的,第一他為了要有一個特點,比如送紅色短信打黑,比起其他人來在爭十八大時就有一個特點,比如習近平天天講要維持穩定,唱的這些空調子,然後有什麼到處誇獎別人,這就是老一套。李克強就是改善民生,然後到處跑,發展經濟,都是鄧時代的老調子。但薄熙來這一搞就讓人家覺得異軍突起,當然是給人耳目一新的感覺。第二就讓人很擔心中共的江山,其實還有一點,從打黑入手就可以排除異己,過去我們知道共產黨就是用反腐敗做為一個排除異己的手段,打黑更狠,因為你從老百姓的心態來說,現在官員腐敗對老百姓來講已經不是什麼新聞了,但是如果沾上黑社會老百姓就非常恨。所以你看,姜維平也講到薄熙來在遼寧的時候,說是用公安局去治人,用公安機關去整人,這在一般的中紀委也突破不了,查腐敗也是紀委系統在負責,如果紀委不準備查的時候,你就插不進手。但是如果你用公安局,公安局是聽地方的,你把公安局掌握在手裡,如果整的是公安機關,一旦公安機關都掌握在手裡,各自的領導都捏在手裡,他事實上用打黑入手,中紀委你可以不查,一查到一個級別官的時候,共產黨是有規矩的,是有一個級別的紀委來查,到那時候他就可以用公安局來插進去,用打黑的方式來打掉不喜歡的官員。主持人:那麼這一次他用打黑的方式……杰森:這次用打黑的方式本身來說我的感覺他是有政治風險在裡頭,王先生剛才比較習近平或李克強好像本身做的很本份,那是因為他們是在守,那職位已經是他們的。胡溫之下就是他們的權力,這是中共排好的序。那麼確實像你說的,對薄熙來說,他已經60歲了,他是孤注一擲,每一次這樣的運動,都有政治風險在裡頭,對他來說也是在給自己樹敵。我們談到姜維平的評論,他打的是重慶的這些人其實是在敲山鎮虎,背後是像汪洋中央一級的人,他事實上在給自己樹立政治敵人,一方面他是有政治風險,但是對他來說,他不在乎,要做他就是在老地方幹個官,若是幹的好也許到中央去,所以這種孤注一擲的打黑,事實上可以說是一個賭徒心態。主持人:那還有一個問題,就是很多人的問題,就是說在中共歷次政治運動中經常用的,像在新疆做什麼事的時候,它說是疆獨。在西藏做什麼事的時候,它說是藏獨。對台灣要做什麼事的時候,它說是台獨,都可以利用民族情緒。還有經常聽到的一小撮反華勢力,或被海外的反華勢力所利用,或者外國勢力利用等等等等,或者反邪教這種原因。那麼這次用黑勢力,我想這次杰森博士所說的還有政治風險的話,他為什麼要這樣做呢?王軍濤:其實我覺得一個人想做出成就來,讓別人來喜歡自己,害怕自己,最好的方式就是要樹敵。就像你說的,比如你在新疆叫疆獨,你在西藏叫藏獨。你也可以弄個反腐敗也是個方式,但是反腐敗你,你要一動幹部的時候,那你就要經過上頭,像杰森講的,賀國強和汪洋就不一定會同意你去動一個級別幹部,但動公安局,你等於把警察系統控制在手裡,靠警察下去壓老百姓。而且公安如果真的突擊查到的話,就把這東西擺在桌面上,就給你中央看,我們已查實了,所以我覺得薄熙來這一手比較狠的,他往下走可能像姜維平說的,他比別人都可怕,你要說說反腐,我們就整當官的,官場上鬥來鬥去。老百姓看當官的是天下烏鴉一般黑,但是他要把警察拿過來,上可以治當官,下可以治老百姓,因為警察都要聽他。主持人:說到老百姓這個事情也是,那我們在任何地方的話,公安系統或是公檢法系統,他們是有武器的,他們是有武器裝備,保證地方治安,這一次薄熙來如何讓這些有武器的人,輕易的被他扳倒。那麼我們也看到在1989年六四的時候是軍隊出動了,那麼在西藏、新疆時是武警出動,那麼這一次他是用了什麼樣的力量把這些公安局的人都抓起來,杰森:他今天主要打黑的公安局局長是誰?是王立軍,他是從鄞州,薄熙來的老本營遼寧那邊調過來的,王立軍這個人是被中共色彩化很嚴重的一個人,造就成所謂的打黑英雄,現在把他空調到重慶,給他安排重慶公安局局長,就是把原來的副局長文強從實權的位置拿掉,放在一個空的司法局的位置上,然後把他的人王立軍從遼寧調過來,放在這個位置上,所以王立軍是被提拔上來的。因為重慶是直轄市,那麼王立軍來了以後,他本身對公安系統就有控制了,我們知道很多部份他是靠武警出動,你知道黑社會都是在當地脈絡很深的,在這個過程中也積壓了很多以前從事公安的幹部,他靠武警外在武裝的力量或是靠內部拿權的公安局長是他的人,這樣內外交叉的,最後把這個事情做下來。主持人:說到這兒,我們知道如果從外面空降一個領導的話,他剛那兒人生地不熟的。底下的人聽不聽他的?因為他底下原本有自己的網絡,他們自己要聽話的那些人,您剛才提到的這個王立軍,他到了重慶之後,他是怎麼搞定那個公安局的?而且在這種不同的武裝中,比如說軍隊,還有武警,還有公安局,他們到底是什麼樣的職責,起什麼樣的作用,有什麼不一樣嗎?什麼時候他們會出動?王軍濤:在中國,軍隊應該依憲法的規定,應該是保衛國防的,不是對內的,像救災等特殊任務可以出動,但是後來在這個世紀初的時候,搞了一個關於緊急狀態的法規跟預案,各地可以在緊急狀態可以出動軍隊,在去年進一步明確軍隊在武警不夠的情況下是可以出動的,1989年武警癱瘓了,軍隊就進城戒嚴,軍隊是用戒嚴的名義來介入國內政治,正常情況下是不能介入。按中共的說法,公安是負責治安,在一些特大的案件,公安力量不夠或者專業訓練不夠的時候,才由武警來做,武警平常是替代原來的解放軍做的事。後來為了讓武警能同時維持治安的任務,一般當地的公安局長兼任武警的的第一政委,這樣就保證在一定時候可以調動武警。後來在去年甕安事件之後,胡錦濤後來發現老百姓對國家機器這個暴力太反感了,所以對武警的調動程序做了一些限制,過去只要地方一有事,地方就把武警叫來鎮壓逼退老百姓,現在就是武警佈署的時候,武警不動,然後一些官員再去做工作。薄熙來是政治局委員,因為周永康是四川出去的,所以周永康也是江的人,所以我估計會給薄熙來一定的支持,現在在政治局裡頭管武警的應該是周永康在管。你看薄熙來很有心機,到重慶去只有他一個人去接,不帶人去,自己一個人去,但他藉著當重慶特大的武警被殺的案件,用這個名義要求中央給空降一個人來。有的人會空降一個宣傳部長給他歌功頌德吹牛皮,有的人空降一個會發展經濟。他要求空降一個公安局長,他一開始就想建立警察的方式,然後把武警的重任接過來,接過來就開始用武警整公安,然後把公安上下整服之後,我估計第二步他要用公安整整個的重慶社會「上整官府,下整老百姓」。主持人:好,那各位觀眾,我們今天的話題是「薄熙來為什麼唱紅打黑」剛才我們提到我們有一些採訪,那麼我們給大家放一段,有關的這種背景資料。(影片播放)中共新華社9月1日成篇高調,宣傳薄熙來在重慶的唱紅打黑行,吹捧薄熙來成為國內外知名度甚高的明星官員之一。薄熙來的唱紅打黑舉動,被外界認為是在向胡、溫中央示威,因而受到江澤民派系把持的中央宣傳系統的青睞。連日來被新華社、人民日報等,中共喉舌媒體炒作的沸沸揚揚。據報導重慶市兩個多月的打黑行動。已抓捕超過1500名黑惡勢力成員,查處20多名處級以上官員,和100多名警察。其中包括城市「打黑英雄」的重慶市司法局長文強,查出家產近億元。原香港文匯報東北辦事處主任姜維平指出,薄熙來與其說是反貪掃黑,不如說是在搞一場政敵清洗運動。姜維平向自由亞洲的電台表示:「在大連因為他在那裡經營差不多20年,他也豢養了很多黑社會份子在那裡,中紀委也在查他。他可能通過這個方式,牽制賀國強和汪洋。他通過抓重慶的黑社會以及黑社的保護傘,然後跟中央的紀檢部門講條件。」廣東省委書記汪洋和中紀委書記賀國強,都曾任重慶市委書記。汪洋,是胡錦濤的團派嫡系人馬。新華社強調,要打擊重慶黑老大背後的保護傘。姜維平指出,這些人的保護傘,很可能是賀國強與汪洋。姜維平表示,薄熙來已年過花甲,他的政治野心要實現的機會,時間已不多。他必須進行最後的與團派的生死決戰。不過姜維平指出,薄熙來假如有一天獨掌了中國大權,就會比金正日搞的那一套還左。薄熙來的父親是前中共八大元老之一薄一波,父子二人以「品德惡劣,貪財好色」而著稱。薄熙來在文革期間,是紅衛兵組織「聯動」成員,曾聲明與被打為反革命的薄一波,斷絕父子關係。薄熙來任職大連市長期間,在全國率先在市中心廣場張貼江澤民巨幅畫像,之後被提升為遼寧省長,一直緊隨江澤民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被法輪功學員在世界各地,以反人類罪、酷刑罪,告上法庭。作為一個近距離觀察薄熙來20多年的記者,姜維平表示,薄熙來在文革中因偷竊罪被判刑7年,期間形成了人性扭曲的復仇心理。姜維平說:「我認為他是一個表演時代當中的標準的演員。這一個人,他的危害性主要是太具有欺騙性。」當年胡、溫把薄熙來調出遼寧後,團派嫡系李克強,被調任遼寧省委書記。一舉摧毀了薄熙來庇護下的黑惡勢力。而後從北京中央各部委空降重慶的11個幹部,也都是胡錦濤的忠實耳目。姜維平指出,顯然外強中乾的太子黨薄熙來,遠非頗有城府的胡錦濤的對手。主持人:各位觀眾朋友,今天我們的話題是「薄熙來為什麼唱紅打黑」歡迎您撥打我們的熱線號碼646-519-2879發表您的意見。我們知道最近在重慶所發生的打黑風暴,面非常的廣,涉及的人員也很多,有很多人被抓捕,那麼涉及的級別也很高。涉及的級別高到當地的司法局的局長。那麼很多的公安局、還有公檢法系統的人都被抓,甚至包括警察。很多人就會問,到底中共這個系統和黑社會是一個什麼樣的關係?中國的黑幫到底到了一個什麼樣的程度?為什麼黑幫會越打越多,越打越黑呢?今天我們是熱線的節目,歡迎您打我們的熱線號碼,發表您的意見或者向我們現場的佳賓提問。我們先接一下新澤西州高先生的電話,高先生您請講。新澤西 高先生:主持人您好,兩位博士好。我覺得他這個打黑,不是一個社會性的,對老百姓的活動,他主要是官場的問題。因為中國官場現在分為三派:一個是江派就包括賀國強、周永康還有李長春等這一些。還有一個是團派、還有一個是太子黨。現在是太子黨有槍、有軍隊、有人、有錢、生意場上有人,政治體系當官的有人。所以從黑社會來講的話,日本有山口組,台灣有竹聯幫,港澳有十四K,從黑手黨(Mafia)開始傳出來以後,其實它是一個還有「道」的。共產黨用的這幫人就不叫黑社會,因為我對於黑社會太了解了,重慶的也好,海南的也好,深圳的也好,北京的也好,大連的也好。他們都是一幫流氓,沒有一個「道」,就是跟著共產黨在做事的。所以我認為第二個就是說,黑社會到底是個什麼東西,中國沒有一個解釋,就是一幫流氓。從政治目的上來講,薄熙來就是跟李克強較勁,他要當總理。因為他當了商務部長之後就是要當總理,所以他從北到南經營的時候,他曾經說過一句話,因為我有很多朋友認識他。他說軍官太多,我當個封疆大吏的話,我有自己的勢力不挺好。所以說他通過打黑,調集武警到整個中區的話。現在整個中國要合併大的軍區,成為大的集團軍,就是戰區司令,成都軍區要和蘭州軍區合併等這些。這一切看來就是軍隊(武警)歸於地方政府的控制以後,他利用打黑武裝,來解決一些社會問題,他可以形成和軍隊的抗衡。習近平他也是太子黨,這很清楚的就是到底是他們太子黨能夠占據天下,還是團派能夠占據天下,江澤民的人就已經沒戲了。所以這個問題是一個最關鍵的問題。打黑都是假的,他們就是打擊流氓,中國共產黨就是流氓,他打擊流氓不是很正常嗎?根本不能談上黑社會兩個字,謝謝。主持人:謝謝高先生。剛才高先生談到一些問題,就是軍隊,還有太子黨、團派、江派等等這些問題。我想我們觀眾會有一個問題,就是軍隊、武警還有公安系統,到底誰的權力大,可不可以請王軍濤先生來回答一下。王軍濤:我想接剛才高先生另外一個觀念,他其實講了這個黑社會的概念,而中國黑社會是由來已久。但對於黑社會來說,除了就是我們中國一般老百姓認識到的黑社會,譬如說它有經營一些非法生意,還有黑社會也使用一些我們說的暴力手段,以及欺詐性、黑社會火拼等,它同時也有一些道義的。而且從黑社會老大的身上,你可以發現有很多人有很隆重的中國傳統和道德文化,這道德文化包括孝順等,它有很多種。共產黨這個真的是,不要說現在給共產黨幹活的這些黑幫、小流氓沒有這個東西(道義),連共產黨自己都沒有。但另一方面你也要看到,中國黑社會就像剛才我說的,它的另一面就是經營非法的,這種非法就是用恐懼和欺詐的方式,去對付自己的政敵,或者去對付自己需要壓榨的對象。確實共產黨從它打天下開始,就有意的吸收中國各種黑勢力的這種特點和它的方式。譬如在上海的時候,它就在跟青紅幫鬥的時候,當年的30人攻人幾個,它就學了。在東北剿匪的時候,它學東北的土匪;湘西剿匪就學湘西土匪,雲貴剿匪就學雲貴土匪。它後來真的把中國社會的黑社會中,壞的一面,高先生說的壞的一面,它是集大成者。它真的研究、吸收,然後把它作為它治理國家的一些方式,它用在這個中間了。剛才您講到的軍隊和武警還有這個公安,誰權力大?這個在不同時期是不一樣的。如果在共產黨的政權比較危的時候,或者它需要對這個政權進行大規模改革的時候,它希望讓軍隊的高官進到政治局常委,其實這真是要看它的頭,誰能進常委,誰的級別高。現在胡錦濤和江澤民也罷,說是軍委主席,其實應該說他主要的庇護不在軍隊,所以在江的後期和胡的這個時期,軍隊就不像在鄧小平的前期和毛澤東時期,毛澤東那時候軍隊的權力那麼大。其實歷來,武警和公安在政治局中間的話,應該是一個人他在負責管理,所以應該說差不多,就是他需要用武警就用武警,需要用公安就用公安,但總體來說,戰鬥力應該是武警比公安強,軍隊比武警強。如果要是公安管不住的時候就用武警去收拾他,如果武警要是不行的時候就用軍隊去收拾他,這個一般從實力上來說,還是軍隊的實力最大,武警其次,公安最弱。主持人:杰森對剛才高先生所說的有什麼要回應嗎?杰森:對,我是覺得,其實中共它的治國本身的話,它就是一種黑社會的治國方式。比如說中共反覆宣傳所謂的東北的打黑英雄叫王立軍,他事實上他的治理是完全違法治理的,比如他在錦州的時候,他確實抓了一些黑社會的人,但是同時的話,他也在錦州當地發了170張「金卡」。什麼叫「金卡」呢?就是說他事實上跟當地有頭有臉的商業界的高級商人,發了這樣的卡,他給所有的公安人員說,見卡如見我。什麼叫「見卡如見他」?就是說你拿著這個,不管你是抓賭的、嫖娼的,你逮到任何違法犯罪,只要這個人亮出金卡,那麼什麼時候都得放。主持人:犯罪通行證。杰森:對,犯罪通行證,當然這個事的話,他自己說是要保證當地正常的商業運行秩序,這是他的說法。那麼他到重慶打完黑以後,按法律這些人剛剛被抓住,公安系統去抓人,由法院來判刑,在判刑之前叫犯罪嫌疑人,還不能定罪。但是剛剛抓完,他就高調的在媒體上宣傳,然後把當地的商人聚在一塊。他說,在過去這幾年裡頭,重慶的黑勢力貸款,高利貸放出的這3百億,相當於重慶地方財政的三分之一。那麼他說,這筆錢我一筆勾消了,你們就算是我支持你們中小型企業了。主持人:您意思是說這些中小型企業,不用還黑社會的高利貸了,是這個意思嗎?杰森:這是他一句話。這個話就是違法的,為什麼呢?第一你還沒定罪,人家只是犯罪嫌疑人,所以說你這一句話就違法了,因為你怎麼能把人家的,比如說,這個人他是放高利貸,那麼他畢竟是借錢給某個企業了,所以你只要把高利那個部分拿掉,它本身等於是個貸款。所以在沒定罪的時候,你就把人家財產拿走了,這是個問題。而且同時的話,你怎麼樣有權力,這筆錢它本身是個商業行為,是個貸款,你把高利的成分拿掉,它本身是個商業行為,你也沒有權力把人家一個商業行為的錢全部給拿走了。另外的話,這個錢如果說完全是靠黑社會拿到的,那麼這個錢應該是充公的,某種程度上是歸國庫的,或者是重慶市老百姓的,你有什麼權力一句話就把這個錢給了地方的商業了呢?事實上這是收買人心。這就看到一個,中共它是一個黑社會運作,就是說王立軍這種派頭都是黑社會裡的派頭。他在錦州發這個金卡,那就是保護費,他在這就是在建立他新的一個關係網絡,就是官商勾結的關係網絡,這是他在官商勾結第一步,所以說你可以看到這整個是中共反覆推崇,拍了好多紀錄片的英雄,他事實上完全是一個黑社會的左派,中共只能靠黑社會來治國。主持人:王立軍這樣做的話,他能不能讓重慶真的形成一個法律秩序呢?王軍濤:我覺得不行,其實剛才杰森說的情況,我覺得如果要是按照杰森剛才說的這些事實,如果我們往下看的話可以看出來,其實共產黨在後期,就在國內戰爭後期的時候,它接管大城市之後的經驗比較成熟,它就靠兩個力量:一個是經濟大老闆、一個就是黑社會。你看它接上海時,要跟杜月笙這些青幫談判,你幫著我們接管,我們就可以豁免你的什麼什麼事。然後大老闆也是靠這些。它接香港也是這樣的,靠黑社會和大老闆。那這次我覺得薄熙來如果要是把王立軍撂下來。王立軍就是剛才說的,王立軍其實就是大黑幫頭子,不過就穿了一身「警皮」。這個要是在黑社會說肯定點,他肯定就要建立自己黑社會的山頭,要服務於自己的,那就是說他用他的黑社會打掉現在重慶那些形形色色的黑社會,然後再把這個黑社會的錢拿來去討好商界,這樣就建立起「一手抓金雞,一手抓黑社會」,將來建立起他的一個獨立王國。主持人:好,我們現在有觀眾朋友在線上,我們接一下中國大陸陝西張先生的電話,張先生您請講。陝西 張先生:主持人好,嘉賓好。主持人:您好。陝西 張先生:剛才講薄熙來他打黑,說實在就是「黑吃黑」嘛!他前任的把柄,就是怕別人抓住他在東北那邊勾當的把柄,拿這些作為籌碼,讓他在十八大的政治條件上再往前衝一衝,到頭來就是拿著毛澤東等這些紅言,這些東西讓他在政治上達到了他的至高點,實際上他比其他那些人更黑。至於電視上或者有些媒體上說什麼大批群眾,從各個區縣趕來,受害者人多,有的當場喜極而泣,這些就好像原來被地頭惡霸欺負好長時間,來解放軍一樣,感覺薄熙來好像成了解放軍來給他們解救了一樣,那些犯罪份子得到應有的報應,文強也倒了,又是查出了9位數字財產,這些東西實際上都是很可笑。感覺上就是很下三爛,薄熙來他自己唱紅,他卻把自己兒子送到英國讀書了,你說這是幹什麼呢?這不是典型的說一套做一套嘛!讓他兒子也要唱紅,不要大家唱紅,他自己兒子去英國了,這是共產黨典型的兩面手法。薄熙來這傢伙就是為了進入十八大政治局常委這一天,同時他現在也攻擊他在中央的最大競爭對象李克強、習近平,還發動一些媒體給他造勢,我看這個傢伙是想搞點什麼其他事,謝謝,今天說到這裡。主持人:謝謝張先生,我們現在再接下一位新澤西州高先生的電話,高先生請講。新澤西 高先生:主持人好。重慶黑社會他跟香港,他們都有聯繫的。我打電話到香港一問,重慶進行紅色恐怖,監獄裡裝不下人了,男的女的都抓。其實重慶白雲湖事件打死警察,這些我早就知道了。文強實際上也是個打黑英雄,他在重慶處理很多事件的時候,重慶很多全國的大案,他在重慶做得很漂亮的,還有就是原來第一個刑警隊長李虹在第一次打黑以後開餐館了。所以說我覺得他(薄熙來)打黑的主要目的,就是薄熙來要顯示他的武裝,我又能調動一幫軍隊,而且我甚至把人民作為人質的時候,解放軍也不好使,我重慶3千萬人,上有長江滇黔,這裡是「蜀道難,難於上青天」,甚至我要拉起軍隊,要揭竿起義的時候,其實薄熙來,反過來講,他還是個很豪爽的人,我跟他有過交往。而他一旦揭竿起義的時候,胡錦濤也好,我們知道四川在以前是盜匪待的地方,他真要揭竿起義的時候,你說你真的調成都軍區、蘭州軍區對他進行夾攻的時候,他有這麼多人在這。主持人:對不起,高先生打斷您一下,您說揭竿起義是怎麼個起義法呢?您剛才說揭竿起義,你是說他反對共產黨嗎?新澤西州 高先生:他也不是反對共產黨,你不給他官做,就流氓對流氓,你不給他官做我就要幹啊!就成了軍閥混戰的時候,他不是反對共產黨的問題,他是自己要當官的問題。主持人:我們再接一下紐約楊先生的電話,楊先生請講。紐約楊先生:主持人好,嘉賓好,有兩個問題想問一下嘉賓,太子黨是從什麼時候成立的,成立以後他們有沒有什麼領軍人物,有沒有像毛澤東那樣的領袖人物,是誰?這個人現在還有沒有在世?另外,薄熙來後邊的太子黨,支持薄熙來的這個大人物到底是誰呢?另外,中共的那些打手,今天打黑明天被人打,這樣什麼時候才是個結局呢?謝謝,請嘉賓解答一下。主持人:好,謝謝楊先生,我們先請杰森。杰森:高先生剛才說薄熙來其實就是為了權力,當然,薄熙來最大的問題就是他的隱密性太好了,而他的隱密性好是中國媒體為他宣傳的太好。這個也同時回應剛才紐約楊先生的話,到底所謂的太子黨是個什麼概念?其實太子黨沒有一個宣示,就像桃園三結義那樣組成個黨,他沒有,事實上他是逐漸逐漸形成的。因為中共高官子弟本身就有這種特殊的權力,他們逐漸又形成新的一派,父親那一代過世以後,他們又形成新一代勢力。那麼這新一代勢力裡頭呢,撈錢的人偏多,比如江澤民的兒子江綿恆撈了很多錢,胡錦濤兒子也撈錢,反正撈錢的居多。事實上從政的,在軍隊裡頭比在各方面的多,但是做到像薄熙來這個狀態的還不是很多,所以有人覺得薄熙來是太子黨中,未來可能落到實權的人物。為什麼中國媒體反覆宣傳他,為什麼他只要在重慶幹點兒事,全國都在宣傳他?為什麼這樣的事別的地方做,那個人就得不到這麼廣泛的宣傳?就是因為在整個宣傳機器中,不管是人民日報還是宣傳部門、中宣部,他有他的人脈,而這個人脈就是靠太子黨來達到的。所以說很多人對他有好印象,比如高先生也說他比較豪爽,其實這個人我不覺得他豪爽,他是陰險。像這一次,主持人報導中也說有人敲鑼打鼓來送錦旗,這種事他在大連幹過,當時江澤民到大連視察的時候,他專門組織當地幹部裝成老百姓在那搞。然後在遼寧做官的時候,很多人組織給他送旗,他能做到這樣,因為他手下有一堆黑社會勢力給他做這樣的事情。所以這個人啊,我不覺得他豪爽,他是真正的陰險。這個人隱密性很大,而這個隱密性存在於他有人脈給他做很多宣傳。主持人:您說到黑社會勢力,我們談到他在遼寧時所庇護的黑社會勢力,那王軍濤先生?王軍濤:陜西張先生說的很好,其實薄熙來去整呢,王立軍是打黑英雄,文強也是打黑英雄,打黑英雄打的我記得報上叫東北虎,其實就是東北大棒子去整四川袍哥,也就是黑吃黑。但薄熙來如果「唱紅歌、送紅色短信」去打黑的話,有點紅吃黑,好讓老百姓又送什麼錦旗。這讓我想起來了,而高先生也講到了,過去其實共產黨也幹過,當時去清掃什麼黑勢力,當然大家就敲鑼打鼓,迎進了北京城、上海城,後來發現其實共產黨比誰都黑。那個黑,要是過去我們說的舊社會的話,人還有活路,而共產黨真要到餓時大家一塊餓,連草根都吃不上了,到這種程度。所以今天我們叫做紅吃黑的話,紅色恐怖其實比黑色恐怖還要可怕。黑色恐怖是你服我就行了,給錢、服我就行了;紅色恐怖不僅你服我,你所有事我都要給你管死,黑色恐怖你自己範圍內做的事我還不管你,但那個紅色恐怖不一樣,所以你看薄熙來他不僅想控制你,你的行為要忠誠於我,要控制你的思想,搞什麼短信,那是更可怕。紐約楊先生問的問題,我覺得我同意杰森的說法,太子黨實際上不是一個黨,他就是一類共同出生背景的人。他有個特點,共產黨前面搞的一場社會主義革命,就是用國家和人民的名義把私人財產拿到國庫裡去了,後30年又搞一場改革開放,以改革的名義,把國庫裡搶來的私人財產分到自己腰包裡去,在分到自己腰包的過程中呢,他們的子弟就占了便宜,就成了太子黨。其實太子黨我跟他們打過交道,他們也挺複雜,也有不錯的,比如有像陳昊蘇這樣不錯的一些人,但也還有像潘岳這樣的,他也是標新立異的在搞什麼環保啊,他其實也想玩媒體、搞環保,真的想為國家解決發展問題,為老百姓解決實際問題來得到重視,但是不受重視。然後薄熙來靠的後台是誰?其實就是江澤民,江當時為了幹掉喬石這些人,跟薄一波勾結,讓薄一波出面做打手,在十五大時把這些人幹掉,接著江澤民為了報答薄一波,把薄熙來給提上來。而薄熙來呢將來如果有可能,他是想爭這個太子黨的領軍,但他現在不是,應該說太子黨也沒有領軍人物,都是各幹各的。他現在搞的就是,我對紅色江山的維護是要立功的,你看我既有魄力,同時呢我又敢公然提出維護這個紅色江山。那麼還有一個,你說中共黑吃黑什麼時候是結局呢?我覺得只有中國建立自由民主和法制之後才是個結局,那時也還會有腐敗,也還會有什麼官員、官場傾軋,但那時候有制度約束,壞人也得按照好的規則去玩。主持人:好,我們現在有中國江蘇趙先生在線上,我們接一下趙先生的電話,趙先生請講。趙先生:你好。其實中共對中國人民的迫害和打壓現在已經是無孔不入了,不只是對法輪功學員和天主教、基督教這些民間團體,它是全方位的對中國人進行迫害,特別表現突出的是對人權的侵犯。那麼中共這個流氓集團占有權力和財產資源的同時呢,還大量的開發房地產,倒賣土地,對中國人民各行各業都進行了嚴重的迫害。比如說房地產拆遷這一塊,各省巿的官員就讓自己的親戚和主要親信搞房地產開發,然後在拆遷過程當中,他就採用流氓強硬的辦法來對待拆遷戶,造成大量的拆遷戶信訪、上訪。那麼工人這一塊呢就是下崗,國有資產被侵占,大量的工人失業,他們的養老金甚至於被拖欠的工資、醫療費都不能報,工人在上訪當中,受了很多欺壓、打壓,用黑的方法、流氓式的對待他們,經常有人跟我講他在上訪中受到的迫害。其實不只是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對整個中國人民也是迫害。然後農民這塊就是大量的土地被他們低價賣掉,農民沒有土地,生活變得很困難,他們的生存都陷入危機,在這種情況下呢,他們揭露當地地頭蛇的腐敗卻受到打壓。像我們地區有一個鄉,那個農民去上訪了半年多,我就看那些農民很老實的坐著不動,但是他就說上北京是越級上訪,他害怕了,說你們找幾個代表,他們找了三代表,結果三個人都被判刑,說什麼聚眾鬧事。它對中國人民各行各業、各方面的毒害和鎮壓特別的嚴重,特別是他們造謠宣傳,「拿著不是當理說」,他們害人了結果又說人家造謠,共產黨用的就是三個政策,我們戲稱為三大法寶:「扣帽子、打棍子、大批判」。它對法輪功的鎮壓是特別典型的,它先是定性,給法輪功定一個什麼什麼教,其實在這之前呢,人大常委會的喬石組織調查,還有廣東組織一百多名醫學專家,在汕頭、廣州一帶對法輪功學員調查,法輪功的祛病健身率是達到97%的,這個就是科學的定性。可是江澤民這個流氓集團為一己之私,因為人多他們忌妒,就打壓,不顧科學的定性,就是領導人說了算,中共一直是這樣搞。主持人:謝謝趙先生,我們聽明白了。今天我們的話題是「薄熙來為什麼唱紅打黑?」那麼現在中共和黑幫勢力是一個什麼樣的關係?中國的黑勢力到了什麼樣的程度?今後會怎麼樣?今天我們是熱線直播的節目,您可以打我們的熱線號碼6465192879。我們現在再接一下新澤西州高先生的電話,高先生請講。高先生:你好,主持人。剛剛杰森博士說太子黨,江澤民的兒子、李鵬的兒子都不算太子黨,所謂真正的太子黨就是打天下那一幫,就像王博士說的那個,譬如說陳昊蘇、賀平,賀龍家的,還有鄧家的,還有薄家、還有習仲勳等。所以說這一幫人在軍界,什麼張愛萍的兒子張翔、二砲副司令員張海陽,提大將的多的是。還有一個剛才沒提到的,黑勢力很多是地方當兵轉業下來的,比方原十三軍軍長,後來做蘭州軍區副政委,也是被判刑的,他們很多轉業的大兵全在重慶,它十三軍蹲在重慶。所以這些人當了兵以後,再也沒有工作,去武警、去公安也不行,就當保安,這就成了黑勢力。所以你不要看薄熙來,他的打黑勢力就這些黑勢力,他這是很可怕一個政治信號,這一幫才是真正的太子黨。什麼江澤民的兒子,什麼都不是,知道嗎?他在北京一句話都說不上的,搞錢就完事。只有薄熙來可以跟中央要價、要調權,有錢還得要權,這是太子黨的目的。他們很多保利公司,新興公司那都是太子黨的公司,所以真正有勢力的就是有權、有槍,能在政界發表意見的,真正的太子黨是這一幫人,而不是江澤民、江綿恆這些人。主持人:謝謝高先生。那我們再回到我們今天的話題,就是重慶打黑,我們看到那是轟轟烈烈的,就是媒體的報導也很多,很多人都知道這個情況。那您覺得他這個打黑會起到什麼樣的效果,會有什麼後續的作用呢?杰森:現在網上信息很亂,你看很多人、很多網民很多反饋好像都在稱讚薄熙來,包括王立軍這個人。但是我對這個信息一直是很持懷疑態度,因為我從歷史上觀察的話,確實薄熙來背後有一個支撐網站,在網上幫他做這樣的宣傳,到底老百姓怎麼樣看這個事,我現在還不是很持得準,但是打黑這個事情本身的效果,我是知道的。因為中共治國是靠運動治國,它每隔幾年打一次黑,但是黑是絕對不會停下來的。當然大家也開玩笑的說,文強本身就是打黑英雄,那他現在也成了黑勢力保護傘了,事實上就是這樣子,前面就是打黑英雄,打完黑他就是下一輪黑勢力的保護傘。所以他只是從這一輪腐敗份子,換成另外一輪腐敗份子。主持人:好,我們現在再接一位觀眾朋友的電話,新西蘭朱女士的電話,朱女士請講。新西蘭朱女士:你好,主持人和嘉賓好。關於打黑,剛才大家談了很多,我想說一下唱紅的問題,薄熙來所推出的這些所謂唱紅的四十幾首歌也好,快要百首歌也好,這些歌曲不外乎都是歌唱毛主席,歌唱黨的領導,可能很多都是一些經典老歌。那麼我想說啊,這場唱紅的運動能夠打響,居然還有很多人響應,我覺得這是一件很悲哀的事情。為什麼說悲哀呢?我為他們的不覺醒感到悲哀。因為當你聽這些歌詞的時候,你要想一想,毛澤東到底帶給我們中華民族什麼,中共執政了60年,到目前為止到底給我們中華民族、給我們人民群眾帶來了什麼?大家應該反思,聽這歌詞你應該反思,有所體悟。而這種唱紅運動居然能夠搞響,我覺得是一大不幸。我用《九評》的話來說一下,看看大家贊成不贊成。《九評》中提到,一代被騙的中國人死去了,另一代中國人繼續對於中共謊言著迷,這是對我們中國人最大的悲哀,也是中華民族的大不幸。唱紅運動能夠打響,我覺得就是中華民族一大不幸,他們對毛澤東、對共產黨到底給我們帶來了什麼還沒有覺醒,所以是個悲哀,是個不幸。主持人:謝謝朱女士。您有什麼要回應的?王軍濤:我覺得朱女士說的非常好。其實打黑、黑吃黑,這個呢我覺得對中國社會是個危害,它只說不能徹底解除黑社會,不過是用新的黑來替代舊的黑。這個唱紅事實上比打黑還要可惡,但是單單如果唱紅,現在沒人去理睬它,譬如像80年代、90年代,共產黨試圖重新做一些新的宣傳,但沒有人理它。但是在過去毛澤東時代,之所以唱紅能走紅,是因為毛澤東用暴力強迫推行這個唱紅,而文化大革命結束之後,共產黨因為自己很多人也挨了整,它就不再用暴力去強行推它那個宣傳,只是鎮壓不同的看法,相對來說,那個紅就沒人理睬了。現在如果薄熙來一手唱紅一手打黑,要是將來再把打黑跟唱紅結合起來,推行唱紅的話,那我覺得這是比較可怕的。其實剛才高先生講的太子黨的概念,我認為江綿恆那些人還是太子黨,但他們這種太子黨跟薄熙來那個太子黨最大的不同是,江綿恆這種太子黨是投機,就怎麼能發財,怎麼樣能佔便宜。其實他對共產黨也沒感情,他也不會去把那些話,比如把什麼革命故事掛在嘴上,你看他天天要什麼高科技,美國什麼時髦就說美國什麼,把共產黨的極權統治披上一個現代文明和科技的外衣,包括他去搞迫害,他也說我要宣傳科學什麼什麼的。但是薄熙來這個太子黨確實對他父輩的江山是有一個認同感,所以他唱紅就是……我今天的打黑也罷,做什麼也罷,都是為了延續我父輩的江山。所以他打黑將來一定會有很大的侷限性,儘管在中國現在最腐敗、最黑的是這些太子黨,但是他一定不會去碰他們,而是保他們。主持人:那我們在開始的時候有一個問題,當年胡錦濤、溫家寶在遼寧也是等於搞了薄熙來所庇護的黑勢力,還抓了一個老大叫冬海波。那您覺得那時候和這一次薄熙來在重慶搞的掃黑有什麼不同呢?杰森:沒什麼不同,不管是唱紅還是打黑,跟老百姓都沒有關係,其實都是中共內部在搞來搞去。如果哪個老百姓現在還迷在其中的話,我覺得那是對中共的認識太膚淺了。剛才朱女士談到的,說有很多人唱紅能唱起來,其實沒有,它沒有唱紅起來,唱紅這個事完全是中共自己在鬧著玩,甚至老百姓都沒有回應。如果打黑說的多,確實中國老百姓對打黑這事,迷的更多一些。我們想這個題目把唱紅和打黑放到一塊,你可以看到,其實唱紅是為了他的權力,打黑也是為了權力。那個事,中國老百姓都應該認清它,那跟老百姓並沒有什麼關係。王軍濤:我同意杰森的看法,其實這唱紅是唱不起來的。現在有些紅歌能夠唱起來,但是很滑稽,譬如在毛澤東誕辰多少週年,唱什麼親愛的毛主席,穿著超短裙,塗著口紅,弄個大金鍋,在那兒舞著。那在毛澤東時代是堅決鎮壓的,結果它用那個方式在唱。他如果真的唱紅,那也是年輕人啊,說句實話,覺得聽也聽膩了,換個口味,然後再弄一弄。這邊他結婚弄個什麼紅燭的,也不是他就真搞什麼傳統,他就是一個「玩」,就像杰森說的,其實他就是拿這個玩一把。主持人:好,謝謝王軍濤博士,謝謝杰森博士。我們非常感謝高先生來了三次電話,也感謝觀眾朋友從中國大陸打我們的電話來發表您的意見,非常感謝。那麼中國今後會怎麼發展,中共跟黑幫勢力會如何一起對中國老百姓造成侵害,像剛才那位觀眾朋友講的,我想各位都有自己的看法。希望您繼續觀賞我們其他的節目,謝謝您的收看,下次節目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