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話壇】貪官之歌 道盡訪民心頭冤

【新唐人2010年1月16日訊】”貪官啊貪官 你把災難留給人間”李貴鎖演唱:“啊,貪官,貪污受賄造假奶﹔啊,貪官,你的百姓進京喊冤﹔無數百姓進京上訪,四面八方圍攻玉泉山,再看中南海新華門,上訪的冤民天天增援。啊,貪官,啊,貪官,當地形象被你污染。啊,貪官,你的百姓妻離子散,啊,貪官,國庫金錢被你盜幹。男人逼得走投無路,女人在社會上賣淫受艱難﹔逼得上訪人無家可歸,要飯流浪把眼淚流幹。啊,貪官,啊,貪官,你把災難留給人間,你把災難留給人間。”主持人: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歡迎你收看今天的百姓話壇節目,您剛剛聽到的這位演唱者名叫李貴鎖,是河北省甯晉縣北魚鄉三村村民代表,為了舉報村幹部貪污村民救災款,他和其他四名村民代表一起上訪維權。其間的辛酸相信觀眾朋友們從他自己編寫的歌詞中也已經有所領悟,下面我們來聽聽李貴鎖的親身經歷。李貴鎖:我是個村民,我是河北省甯晉縣北魚鄉村民,怎麼回事呢?我們這兒1996年發洪水,我們全縣撥了幾千萬救災款,結果我們村知道的是九萬多塊錢,他代替村民造了假帳,按了指紋硬說老百姓支了,其實老百姓沒有支,說實話。我們原先告這個村支書,貪污違紀,他違反計劃生育,他家他兒子不在計劃生育,管計劃生育的,他家裏經常養著超生,超生人在他家住,他的親戚朋友都超生,國家讓生一胎,他一生生三四胎。生三四胎以後啊,他的親屬都在我們村,把小孩都在我們村養著,因為啥啊?這村支書兒子他就是管計劃生育的,因為他家沒人查,所以都在他家,避災呢。再一個,村支書竟把我們賣地那錢,他都給貪污了。我們告這個東西啊,告的,後來中紀委下了令,叫給查查。縣紀委查帳呢,是封了他15年帳。結果我就把帳看看吧,到縣紀委一看這個帳。發現他還有救災款,我說這救災款從哪兒來的。替我們造的假指紋。結果發現,我們整個鄉就沒有拿到。這個鄉我們一共五個村吧,光我們一個村,涉及到五六十萬塊錢,光一個鄉。我們這個縣多少鄉呀,我們這個縣60多個鄉,你算多少錢啊。對不對呀。後來我們告這救災款到民政部查,究竟我們縣支了多少錢,他不告訴你,他說你沒有權利問我們。他不告訴你多少。後來暴露以後,村民不服,有的簽字畫押,都給我集資,特選了我們5個代表,進京開始告狀,我們進京到各部門,中紀委,政法委和這個檢察院,多次走訪,告了十來年狀,根本都沒有重視,反而上下聯手對我打擊報復。主持人:李貴鎖指出,村幹部冒充村民按的指紋明擺著是假的,可是,公安機關就是不做鑑定。最後,上級部門只把貪污救災款的村支書撤了職,卻沒有去查救災款的去向。李貴鎖告訴記者,不去查的原因是因為從上面就開始貪了。李貴鎖:這個款並不是農村貪了,他是從民政部從上到下,層層剝皮,到老百姓手裏沒有辦法造了假賬,是這個。縣有個信訪局的副局長他給我說的,你不告了老李,這個款我沒有權利處理,這個款從上面貪下來,我能查上邊是不是?你想想,是不是,所以沒辦法,農村是造了假賬,但是也不能說假賬,他硬說老百姓支了,後來我們就告吧,告到今年不但沒有解決,反而遭到了打擊報復,主持人:因為告狀,與李貴鎖一起維權的四位村民代表有的被判刑,有的被勞教。跟我一塊兒告狀的郭洪錄,判刑3年,抓他用了27輛卡車,90多人戴著鋼盔把他抓走了,判刑3年,就說他破壞青苗,根本他沒有破壞,硬說他號召老百姓,他不給答復,老百姓不服,外村人種了我們村的地,說把青苗破壞了,說那麼回事,反正有老百姓跟人家破壞的,但他不說是老百姓破壞的,硬說是上訪人造成的。它是這個把他抓走了,抓走了頭一回關了一年多,叫他承認,說就說你破壞了青苗,你要承認我馬上放你,不承認我不放你。他沒有辦法他簽字了他承認,承認後出來還告,還告過完年後又抓過他,抓他說啥啊,破壞青苗又把他給判了,一共是判了三年刑。還跟我一塊的郭兆申勞教一年,勞教一年是怎麼回事?我們告狀他不給處理,不給處理我們這國家社村獨立了成了第二個台灣,長達5年沒有向當地政府交納農業稅,孩子隨便生。反正當地政府不敢進我們村一進村就打他,因為這反映的東西,他不給老百姓解決,他根據這個說啥,說農村的暴亂是上訪人造成的,所以他把郭洪錄半夜用了27輛車,用鐵絲把老百姓的門擰死,因為啥,他不擰死,他怕一進村老百姓一放炮,都集合起來,他怕圍攻他,他那天夜裏零點吧,用鐵絲把老百姓 村民的大門擰死,所以抓郭洪錄我們都出不來,去了九十多個人把他抓走了,抓走了判刑就三年。郭兆申跟我在上訪路上,民政部給我們開了封信,我們交信去了,在半路上,把我們合夥反映人郭兆申抓走,勞教了一年。像和我一起告狀的還有個李青國,李青國是2003年2月份法制報社記者,進我們村採訪我們反映村支書違紀問題,採訪後我們讓記者來我們家裏坐一坐,後來村支書李秀安得知後,他通知鄉叫人前來鎮壓。中午十二點吧,鄉派來了一個紀副鄉長,到我們家,到李青國家,說鄉政府願意配合記者採訪,讓我們到鄉里去談談,我們也相信他。後來他們連記者和我們反映人李青國和我,我叫李貴鎖一起把我們叫到鄉政府,到鄉政府暫態把這個鐵大門反鎖上了,然後又讓貪官之子,李建春他兒子鄉紀委工作呢,領著十幾名工作人員對我們拳打腳踢,打了以後,他們把記者偷偷送走了,記者也看見打我們了。打完以後,把我們這個反映人李青國打殘了,打殘了以後送到縣看守所拘留了16天,他刑滿出所後,經縣法醫鑑定頭部致輕微傷,腰部致輕傷,構成犯罪了是不是,本來這屬於打擊報復,按照國家法律來說,應該按打擊報復處理,不行。他們又推到法院,經縣第一手法院判決,鄉政府李建春和反映人李青國各判監獄6個月,半年刑。後來我們不幹,我們就要上訴,上訴到行政中院,終審判決判了說啥?我侄子(李青國)以前得過腰間盤突出,是我們有罪,鄉政府李建春沒有罪,改判了……主持人:其他幾位村民代表,在遭政府打壓後,都已經被迫放棄,如今只剩下李貴鎖一個人仍在北京上訪。如今他已經上訪了10多年,現在是靠撿垃圾為生。並曾多次遭縣鄉政府和公安拘留、毒打。李貴鎖:都沒有人敢告了,就剩下我自己來告吧,因為啥呢,都不敢告了,家裏都害怕了,目前我這樣的話,他有時用黑道上打我,有幾個小夥子打我的時候,把書面答復給我搶了,現在我告狀是一點證據也沒有,要身份證沒有身份證,要證據沒證據,他都給我搶走了。我是多次被鄉政府關進車庫毆打,有一次,我從中紀委開了封信,路過天安門, 一個保安說他能解決問題,一個警察把我騙到中南海,然後叫人把門鎖上,叫當地政府把我劫走,後來當地公安局把我送到鄉政府,到鄉政府以後一進大院,鄉政府,這個鄉長讓我進庫房,到庫房裏他把庫房一關,領了十幾個人給我拳打腳踢,然後把我中紀委開的信,和我身上的戶口本所,有證件全部給我沒收了。十六大後來我去縣信訪局告狀,信訪局局長把我騙到鄉政府,讓鄉政府給你解決問題啊,你趕快回去啊,給你書面答復。我聽著挺高興,我回去了。我問鄉紀委書記,他說誰給你書面答復啊?他就罵我,他推我,我推他。碰到南牆上,後來出來十幾個人把我好打,打我以後呢,把我送到縣看守,所拘留了15天,到15天後,他說老李呀,怎麼回事?十六大還沒有開完呢,還沒有閉幕呢,再給你加十五天,怕你出來到十六大會堂搗亂,所以對你再加15天,一共是一個月。我上訪甚麼時候,每到一到開兩會,外國來賓的時候,他就打你上訪的,抓你知道嗎?!雖然說胡錦濤溫家寶國家信訪局寄信,甚麼特遞,傳真,專快,根本就收不到,目前我走到甚麼地步啊?控告無門,就說想回家吧,咱們花了老百姓好多集資款,給老百姓辦不成事,真的我無顏面對鄉親。主持人:李貴鎖說,新華社記者曾經對他進行過採訪,但是因為當地政府的干預,問題沒有得到曝光。他感歎的說政府媒體的宣傳都是在作秀。李貴鎖:我們新華社記者給我拍過電視劇,採訪過我,知道嘛。對我可下了代價了,我拍節目拍了十來天。後來我找他去了,怎麼還不播放呢,他說對不起了大叔,白費勁了。我說怎麼回事呀,當地政府買通了,知道嘛。縣政府把那個光碟買走了。他說,不讓你放,你知道嘛。我們國家不行,我們國家,你看前天晚上看這個新聞聯播,胡錦濤去我們石家莊採訪,那個新聞聯播。他其實早把人找好了,他說老百姓住上樓了,是,蓋的樓挺好的,但那夥人都是些甚麼人,盡國家工作人員,底下老百姓不讓進去,你看胡錦濤說,“大家幸福啦”,“胡主席萬歲”,互相致敬互相歡迎,你叫大傢伙看看。其實那夥人老百姓啊,根本沒有老百姓,你看穿西裝紮領帶,它都是提前花錢買好的人,在那等著呢,外人它不讓進,他就互相吹捧,胡主席萬歲,胡主席說你們享福啦,他就互相致敬,這就是讓大傢伙看的,一看就知道這國家淨假的。主持人:這麼多年的上訪經歷讓李貴鎖體會到,在大陸反腐敗難如登天。中國社會現在是一個講錢講權不講理的社會李貴鎖:親戚朋友告訴我說,你不要告,你能把人家告倒麼,人家是幹部,人家有錢,你告倒人算怎麼回事,但是我這個人呀,一心相信法律,我說這不准吧。他貪污了國家款,我替共產黨說話,共產黨能不幫我,它能不向我麼,結果反而恰恰相反,你給它提供資訊它還打你,它罵你,整你,上下聯合整。多次把我門牙打掉,這個門牙,他又叫我一個爺爺給我擔保,說鄉政府給我解決了問題,把我們外面的150畝地給了我,讓我出租,我這人吧,好佔便宜,當時一聽挺高興,他擔保說你去吧,鄉政府保證給你解決,把土地給咱,咱再向外出租,我說行,結果到那以後呢,這個鄉黨委書記王軍把大門鎖住,就打開我了,用皮鞋把我牙打掉3個,這一個中間,這個還沒掉呢,活動的,他說你還告,告到胡錦濤,還是我們當地處理,你告甚麼呀?!就皮鞋到嘴上打開了。所以我們國家走到這一步不好更改的,我們現在國家的幹部,十有九貪,你不貪呢也是個賴官,就是個副官,他不讓當正頭,說實話。也可能哪個國家都有貪污,為啥我們國家都貪,沒有一個不貪的,你看你告甚麼,你告誰啊,你讓貪官查貪官,他能給你結案嗎,結不了案,你回想起來89年6.4學潮,知道吧,我也在北京,親眼目睹,看到了這些學生孩子們是真心實意的反官倒反腐敗,就這樣他們把人家都給槍殺了,人家大學生死的真是無法統計,說出來,何況我小小老百姓,我去反腐敗,根本就不是那會事,根本得不到解決。主持人:李貴鎖在閒暇時經常編寫上訪歌詞,以唱歌方式表達不滿,自稱為反貪歌手,下面這首是為了悼念89年天安門六四事件中,被政府屠殺的學生們而創作的。唱:六四來臨我流淚痛苦,懷念棟樑6.4大學生,絕食反腐敗,為國、為民,為正義,啊,獻出青春和生命,回想起89年6.4那天,血流成河,四處響槍聲,百姓憤怒無奈何,獨裁專制無人敢吭聲,犧牲的冤魂,棟樑大學生,百姓代代把你記心中。獨裁的貪官你失去人心,錯殺無辜棟樑大學生,為保烏紗帽,黑白顛倒害正義,啊失去民心,腐敗的種子從此發芽,貪官腐敗無人敢吭聲,你將會受到歷史審判,留下駡名代代記心中,狠心的貪官,獨裁的貪官,歷史不會把你饒恕。盼望明君早日降生,剷除腐敗早走和諧路,治國前進,二次春秋無人為,啊,和諧口號喊的多動聽,無數冤魂在天安門上空,晝夜不停的哭訴,盼望父母和諧生活,兒女總算不白犧牲,6.4學潮都是正義,平反昭雪符合民情。李貴鎖:其實我一個文盲,你知道吧,我上了兩年學,我編的東西都是我親身體會,都是我親眼目睹,我見到,體會到的。你說我一個文盲,他能把心裡頭編這些歌詞,因為啥呢,這是我親身體會,是不是啊,我如果沒親身體會,我編不成。誰不犯罪啊,一犯罪知道錯了,知道改,這都行。要共產黨錯了,它不但不改,它反而還冤枉別人,我最恨這種人了,誰做了壞事,心裡都知道,心裡可麻煩了,願意悔改,你說我們這共產黨悔改嗎?它不悔改。知道嘛。主持人:李貴鎖在上訪過程中付出了慘重代價。如今有家不能回。最後他表示,現在的社會現狀已經到了令人絕望的地步,可能只有通過神力才能解救他們了。李貴鎖:根據十幾年上訪體會,我們親眼目睹也看到了也體會到了,我現在終於清醒了,但清醒晚了,你已經上了賊船了,上賊船容易下賊船難,現在你說回家,不能回,花了老百姓很多錢,你想反腐敗吧,不行,通過大學生反不了,何況我們呢,對不對?因為現在我混的是人不是人,鬼不是鬼,有家不能投,你告到哪沒人給你處理,天天寫材料找律師,咱這錢也花不起。我吧,一個女兒一個兒子,現在都失去聯繫了,不知道在甚麼地方,我告狀不能回家,為甚麼不能回家,我花了老百姓好多的集資款,人家都支持我告狀,你花了人家錢,給人家甚麼事沒有幹成,人家懷疑我是不是北京裏瞎吃瞎喝了,吃喝玩樂了,為啥人家不給你處理啊,關鍵這幾個人不敢告了,他們也向貪官投降了,向腐敗投降了,都不敢告了,都在家好好過日子,這傢伙,共產黨真偉大,你告不倒人家。不算我自己花的,光人家給我集資的5萬多塊錢,老百姓不集資,我也沒有收入,光告狀把房賣了唄,告唄!告到今年還是不行,終於走向絕望了,它的社會已經到了頂點了,已經定型了,不好更改了。誰也不願意在這個國度生存了,知道吧。別說貪官不想在這生存,老百姓也不想在這個國度生存,說實話。我現在活了不願意再活了,願早日到天國去,是不是呀,在這個國家太受罪了。現在我們當地公安局它不抓上訪的,你知道嘛,它利用保安,特保隊,知道吧,招的老百姓唄。他抓一個上訪的,我們保安吧,給他送回當地政府,當地政府給一個保安出5000塊錢。現在還設了黑監獄,又關了好多人。中國實行法律挽救不了這個社會了,只有靠上帝……主持人:好的觀眾朋友們,今天節目到這裏就結束了,謝謝您的收看,我們下次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