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天判死刑 政府涉嫌殺人滅口

【新唐人2010年5月23日訊】新聞週刊(218)

江蘇省泰州市中級人民法院,5月15日,一審判決泰興鎮中心幼兒園血案的兇犯徐玉元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從4月29日案發,到兇犯被判死刑,僅歷時16天,而且,宣判日期恰恰是在最近一起陝西校園血案發生後的第三天,不排除中共政府是想籍此來息事寧人。有大陸學者指出,一些人走向暴力,仇視社會,從而濫殺無辜的真正原因,很可能是政府官員胡作非爲,民衆投訴無門造成的,如果,匆匆將涉案人處死,了結案情,那麽,對造成校園血案的深層原因就無法進一步探究,因此,政府充當了殺人滅口的角色。

中國大陸在不到兩個月的時間內就發生了六起校園襲童血案,共造成18人死亡,80人受傷,其中大部分是小學生和幼童。一時間社會譁然。那麽究竟是甚麽原因讓一個人變得如此殘忍呢?

北京理工大學經濟學教授胡星斗:“民權沒有得到充分的保障。比如説,老百姓的話語權,參與管理權,社會保障權,特別是還有伸冤權,也就是上訪的權力,伸冤的權利,這些都沒有得到保障。因此就有一些人採取報復社會的手段。”

山東大學孫文廣教授:“作案的好像有兩起都牽涉到暴力拆遷。暴力拆遷現在政府很不講道理,把人家的房子拆掉,作價作得很低,在擧告無門的情況下,他就要發洩,發洩自己的不滿。”

據悉,六起校園血案中,2起是屬於強制拆遷,民告官無門,才出此下策。很多民衆認爲社會制度的不公是校園血案深層的原因,這個問題不解決,社會的恐慌在所難免。

北京學生家長:“現在這個社會深層次的矛盾比較激化,貧富分化比較厲害,可能會有一些人有反社會的人格,對於這種反社會型的人格,這不是社會防控所能約束的,必須要首先解決社會矛盾,讓人民有尊嚴地生活,這個才是最重要的。如果你不能解決這一點,我的孩子不管現在是上幼兒園,還是上小學、上中學,我都不能保證她在學校裏是安全的。”

而最近一起,5月12日,發生在陝西省南鄭縣聖水鎮林場村的校園血案,是死亡人數最多的一起。48嵗村民吳煥明,持菜刀闖入當地的一傢俬立幼稚園,將校長母女及9名兒童殺害,隨後自殺身亡。就在這起血案發生後的第三天,5月15日,江蘇省泰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便一審判決泰興鎮中心幼兒園血案的兇犯徐玉元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徐玉元從作案到被判死刑,檢調僅歷時16天,實屬世界罕見。如此火速判死,中共政府顯然是爲了防止事態擴大。那麽以中共的話說從快從嚴,是否能夠解決問題呢?中共總理溫家寳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說,“---要注意解決造成這些問題的一些深層次的原因”,但是匆匆將涉案人判死,那麽深層原因,也就是造成校園血案的真正元兇究竟是誰?也就無從查起。因此,孫文廣教授就指出,早早地殺了涉案人,無異於“殺人滅口”。

山東大學孫文廣教授:“因爲時間長了以後,可能會牽扯其他一些問題出來呀。這個人會講出一些事情啊,政府怎麽冤枉他,怎麽沒處理好他的事情啊,他死了大概就不好問他案情了,另外社會上的議論,民間要議論,就要去問怎麽囘事?作案人已經死掉了你還問甚麽?滅這個社會議論之口,所以我覺得他這個有殺人滅口之嫌疑。”

至此,六起校園血案,兩名兇犯作案後自殺身亡﹔包括徐玉元在內,兩名兇犯被判處死刑,其中一人已被處決,另外兩名,據悉疑似有精神病史。同時,校園血案也成爲大陸媒體的禁區,請問溫總理所說的“社會深層原因”如何去探究?血案的真正元兇依然逍遙法外。

新唐人電視臺記者楊曉玫、唐梅採訪報導。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