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4700萬中國農村留守婦陷困境

【新唐人2010年9月7日訊】中國農村留守兒童的問題被引發關注之後,另一個農村留守婦女的問題也浮出水面。隨著大批農村男子離家前往城市打工,中國農村留守婦女的數量日益增多,而且面臨生活中的許多困難,承受著勞動強度高、安全感低、精神空虛等多重問題。

目前,對於中國農村人口的人群結構,有學者以“386199部隊”來形象比喻這一獨特的社會群落:“38”指婦女,“61”意思是兒童,“99”代表重陽節的老人。

“留守婦女”通常是指丈夫長期離家進城務工、經商或從事其他生産經營活動,而單獨留在農村的妻子。農村留守婦女不但要忙農田裏的工作,還要承擔教養孩子、贍養公婆等多項責任。

據BBC中文網9月5號報導,全中國有8700萬農村留守人口,其中有4700萬婦女,留守婦女佔留守人口的54.2%,佔農村留守人口的半數以上。

《法國國家廣播電臺》報導,據調查顯示,目前中國農村“留守婦女”的困境主要在勞動強度高、精神壓力大、文化生活單一、發展面臨困境等4方面。其中,48.9%的留守婦女表示體力上難以承受繁重的勞動。而丈夫長期外出打工,妻子在家“活受寡”,由此造成婚姻出現問題,家庭破裂例子也不罕見。這類離婚案件,佔農村離婚案的50%以上。

據《楚天荊報》報導,中國“打工經濟”催生了一個新現象,稻田進入“女耕時代”。武漢東部邊緣的徐古鎮謝店村被稱為“女人村”。村子裏住著1616人,共416戶,每戶平均1.8個男人在外打工,少數婦女隨夫外出,300多名婦女在家撐起300多個門戶。45歲的張麗瓊一人種了12畝田、8畝地,一天18個小時的勞作,讓她常常感到累和痛。

黑龍江省社會科學院研究員趙瑞政呼籲,農民工爲城市建設和發展做出巨大的貢獻,社會也應該要關注農民工背後的女人們。

趙瑞政認爲,解決農民工從個體到家庭式的轉移問題,單靠農民工自身的力量很難完成,需要政府和社會加快針對農民工的政策和制度建設。

《楚天荊報》報導說,謝店村村支書何先茂表示,將要申報“女人村”爲“巾幗示範村”,村幹部覺得很自豪。

對此,網友說,奇怪的制度下産生奇怪的現象,當地幹部竟然把這種經濟落後狀況造成的後果當成榮耀,真是悲哀啊。

新唐人記者黃容綜合報導。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