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求是》駁蘇式新聞改革 被批求死

【新唐人2010年11月3日訊】中共機關刊物《求是》雜誌1號發表署名趙強的文章。文章提出,蘇聯解體原因很多,但新聞改革、輿論失控扮演了重要角色。外界輿論認爲,這篇文章應該是在爲中宣部管控媒體而進行辯護,而大陸網民則認爲,《求是》雜誌公開反對普世價值公認的新聞自由,是在“求死”。

這篇文章題爲《輿論失控:蘇聯解體的催化劑》發表在最新一期中共中央黨刊《求是》雜誌上。文章說,要以蘇聯垮臺爲鑒,維持幷加強黨對媒體的管制。文章表示,現在有人攻擊中國的新聞制度,鼓吹媒體民營化,就是想讓中國走蘇聯的路。

文章批評戈氏的新聞改革,認爲在這種改革下使“各類媒體逐步脫離黨的領導”,更爲“自由辦報”開了綠燈。《法國國際廣播電臺》引述外界評論認爲,這篇文章應代表了中共某些高層,尤其是中共宣傳系統最高負責人的聲音,是爲了抵制民間對媒體改革、新聞自由的呼聲,爲中共的黨管控媒體的做法辯護。而文章署名的“趙強”,應該是化名。

中國博客作家苦陽子針對《求是》這篇文章批駁說,列寧旗幟不是倒在“輿論失控”中,恰恰正是倒在背叛民意,拒絕讓“人民暢所慾言,大膽批評”的高壓管控制度中。

網友說,“求死”----在民主的大潮中,你是死定了!

上個月,中共黨內的23名退休老幹部和老知識份子,包括李銳、沙葉新、李普等人發起的公開信,呼籲中共當局“執行中國憲法第35條,廢除新聞出版領域的預審制,兌現公民言論出版自由”。

前山東大學教授孫文廣提出,中宣部對新聞的審批制度一直貫徹到現在,有將近60多年了,這是一種侵犯人權的做法。

孫文廣:“就是抓住你的喉嚨嘛,你說話要給你掐住,看看你講的甚麽,講的好的,它給你報導,它認爲不滿意的,就給你封殺。至於我講的話是對的是錯的,讓大家來審核,讓公衆看了做評論,你怎麽能用一個審查的官員,黨的宣傳部門完全把這個新聞自由給扼殺了,這是一種倒行逆施,這是一種暴政。

《中國海洋報》前記者昝愛宗認爲,中國民間呼籲新聞自由,從80年代就開始了,但中共官方根本就沒有聲音,說明他們不尊重公民的呼籲和公民的自由表達權。

昝愛宗:“新聞出版自由主要是要有一個法律,有《新聞法》或《新聞出版法》,有這個法律就能保障公民的言論自由、新聞自由,出版自由,保證的一個條件就是允許民間辦報,允許這個民間的資本介入這個出版行業,這樣才能保證新聞自由、出版自由。”

《法廣》的評論還認爲,中共在如此高級別的公開出版物上,直白的對俄羅斯和蘇聯的政治變動給予近乎謾駡的評價,實屬罕見。

不過,前蘇聯現俄羅斯主流政治家,幷不像這位中共理論家這般解讀蘇聯的歷史。2000年2月,普京競選總統時說:誰想回到過去的蘇聯,誰就沒有頭腦。

此後,普京接受德國採訪時說:俄羅斯政府將盡力做到遵循現代文明世界原則和民主原則,保障公民的權利和自由。俄羅斯有近四千個電視臺,四萬多份報紙和雜誌,其中半數以上是與外國媒體合辦,與許多其他國家不同的是,俄羅斯不打算對國際互聯網進行監控,俄羅斯不打算重返蘇聯時期的政治體制。

新唐人記者李靜、宋風、李若琳採訪報導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