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週刊】上海列車追尾暴露體制問題

【新唐人2011年10月3日訊】新聞週刊(28)上海列車追尾暴露體制問題:面子工程急就章,旅客慘當試驗品。

一、中國聚焦

1. 上海列車追尾 暴露體制問題

7.23溫州動車事故僅僅過去了兩個月,在人們焦急等待著事故調查結果之際,上海地鐵10號線再度上演追尾慘劇。中國鐵路運輸系統事故頻發,引發民眾對公交安全質疑,也暴露了中國公共建設運營中體制問題。

9月27日下午2點51分,上海地鐵10號線豫園往老西門方向的區間隧道內5號車追尾16號車,導致284人受傷,全線停運,到28日晚8點才恢復營運。中國官方媒體將此次事故低調定義為「輕度追尾」。

事發後,馬上有網友透過微博發布車廂內照片,遭追撞的列車後駕駛室玻璃破碎一地,車廂連接處也鼓起變形。目擊者表示,有好幾節車廂變形,受傷的乘客受困在裡面,列車走道血跡斑斑。當時在車廂內的乘客仍心有餘悸。

陳姓地鐵乘客:「車廂整個都傾斜了,然後燈一下子也暗了。兩節車廂當中都突起來了。撞得很厲害的。」

地鐵運營方稱事故是在信號系統出故障,採用人工調度後發生,全面調查仍在進行中。

此次發生事故的10號線,去年上海世博開幕前幾天才開通,之後發生多起故障。7月28日就曾經因為信息阻塞故障而導致「列車開錯方向」,經常乘坐的旅客也反映這條線上的列車因信號故障停停走走的問題存在已經有一段時間了。

上海居民施小姐:「不只是一次啊,只不過當時,比如說在3月份、4月份、5月份時候,他說系統問題,(地鐵車輛)會突然間停,停個4-5分鐘再開,上面寫是因為信號故障問題,其實就是同樣一個問題發生。之前其實就可以避免的,之前就可以有效進行反覆的實驗、勘測,或者怎麼樣去可以做到控制的。」

對於故障頻發,市民們也感到擔憂。

上海居民謝先生:「這個事情上海好像是第二次發生了,我們認為這個信號應該是人工和自動的兩層保險,兩層保險還發生這種事情,讓上海市民是有點擔心的。」

和溫州動車事故相同的是,上海地鐵追尾也和信號調度有關。在兩次事故中,運營方所使用的信號系統都是由卡斯科公司提供的。這家公司是兩年前上海列車側面相撞的直接責任方。

卡斯科是央企「通號集團」旗下公司,該集團原隸屬於鐵道部,後劃歸國資委管轄。央企背景使卡斯科在中國地鐵項目招標中所向披靡,佔據了中國列車調度系統60%的市場份額。最近一兩年,在北上廣深等城市,使用該公司系統的地鐵線路不止一次出事,卻始終沒有改變卡斯科龍頭老大的地位。

大陸工程管理工程師洪先生:「因為我們這都是政府投資工程,但在中國的話又是長官意識比較強烈,所以說很多制度都只能流於形式,無法用完善的制度來減少事故的發生」

事實上,很多事故頻發的公交工程都是為政府的面子工程開路的,除了為世博提前開通的上海10號線,還有廣州迎亞運重點工程的地鐵二、三、五號線,以及深圳服務大運會的4號龍華線。

有學者認為,問題的根本在於,目前中國城市公共建設的行政化體制排斥真正的市場競爭,缺乏完善法治和公眾監督。在這樣的體制下,中國地鐵運行的試錯機制是以公眾的生命安全做籌碼,而非真正意義上的日常糾錯機制。

有網友也表示「只有將城市公共建設項目推進到法治化軌道,按照市場經濟的公平、公開、公正原則進行,接受社會監督,地鐵才會在人間順暢地行駛。」

新唐人記者姜禹、吳劍綜合報導。

2. 李翔被殺引關注 當良心記者太危險

生前曾追蹤報導地溝油醜聞的河南記者李翔,9月19日,被人連刺13刀,遇害身亡。儘管中共當局斷言,此案與地溝油無關,但國內外媒體和網民們呼籲,要求徹查此案。這一惡性事件再度引起國內外輿論強烈關注中國良心記者的遭遇和處境。

李翔遇難後,他生前發出的最後一條微博:「網友投訴欒川有煉製地溝油窩點食安委回應未發現」成為全國網友的議論焦點。

多年來,中國地溝油屢禁不衰,現在已成為年產300萬噸,利潤高達20億元的黑產業。有關地溝油的醜聞一直是國內外輿論關注的焦點。因李翔生前正追查黑心地溝油內幕,輿論大多認定他是因揭露內幕而遭滅口,「案情恐不單純」。

但兩天後,當局宣佈破案,定性為搶劫案,與李翔調查地溝油無關。官方媒體甚至報導,李翔父親表示,盼望公眾忘記李翔,不希望家人再被打擾。

網友評論說:「家人盼公眾『忘記』李翔……第一次聽到受害者家屬說的最無厘頭的話。」還有很多網友質疑:「可能有人頂包,地方政府為避免負面影響擴大而草草結案。」

中國網友的看法也得到國內外媒體的支持。據《北京晨報》報導,案發之初,洛陽警方曾表示:「李翔全身被捅超過10刀,不符合一般搶劫案件的特徵,不能排除兇手有其他作案動機。」

法新社20日從北京發出的報導說:「李翔在9月15日發表了他的最後一條微博提出了地溝油的問題。在中國也發生過多起記者在進行深入調查期間被謀殺的事情。」

美聯社在21日的報導中說:「這一案件凸顯出公眾對依然在持續的地溝油醜聞的憤怒,......也凸顯出人們的擔心,一些勇於揭露不當行為、貪污腐敗和踐踏人權的中國記者有時候會受到攻擊或威脅,目的是讓他們閉嘴。」

《無國界記者》對李翔被殺深感震驚,呼籲中共當局徹查此案件,並充分考慮李翔的遇害和他的記者工作有關的可能。

在大陸,有良心的記者揭露不法、為底層民眾發聲,因「揭黑」而被打、被砍或被刑拘的案例層出不窮。《國際記者聯盟》亞太部9月20日發表聲明說:

「很多在中國的記者提出投訴說,他們在從事新聞報導期間受到騷擾、攻擊和死亡威脅。攻擊者常常是身份不明的人、保安人員或當地政府指派的人。受害者及其家人尋求司法公正,但當局通常不願意對這類攻擊行為的真正動機進行徹底調查。」

在李翔被殺的兩天前,浙江電視臺記者張俊和趙挺,在採訪浙江晶科能源公司排汙導致村民罹癌事件時,遭到該公司保安的毆打。

8月初,大連福佳化工廠防波堤潰塌,險致劇毒化工原料洩露。包括央視在內等多名記者前往採訪,遭到10多名福佳化工員工的圍毆,攝影機和採訪車輛被砸壞。

2010年12月,《北疆晨報》記者孫虹傑遭到群毆,頭部重傷死亡。孫虹傑生前曾多次報導政府強拆等敏感話題。

2010年7月27日,《經濟觀察報》記者仇子明因揭露浙江凱恩特種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交易內幕,被浙江遂昌縣公安局通緝,引起公憤,遂昌縣公安局不得不在兩天後撤銷通緝令,並就此道歉。

2010年6月24日,《財經》雜誌編輯方玄昌在回家途中遭襲,頭部傷口深至顱骨。

據中國記者協會調查報告顯示,超過半數的記者在新聞採訪過程中,遭遇過不同程度的阻撓。因記者被打事件頻發,甚至有保險公司推出了「記者險」。

山西揭黑記者李建軍:「中國就沒有一個新聞法,對記者的行為進行規範或者保護,沒有任何東西。記者他要監督公權力,與公權力相比,記者在行業內部的保護究竟是微不足道的。這往往被逼的記者一個人和一個體制對抗。中國的記者無論從經濟上還是什麼,都得不到保障。」

資深媒體記者高瑜認為,中共政權體制內的媒體記者處境,即使記者沒有被砸像機,媒體內部的控制也是很嚴厲的。

高瑜:「上邊一遇到事,中宣部這樣要求省委宣傳部,省委宣傳部對下邊的要求也就是嚴格控制新聞報導。他們不敢在政治改革上邁出小小的一步都不敢!只能維持現狀,維持現狀現在就是用槍桿子鎮壓、控制筆桿子報導事實,就是這麼兩個辦法。」

《國際記者聯盟》呼籲中共當局公佈記者遭受攻擊的總數,譴責對新聞媒體的暴力威脅,並教育公眾對新聞自由的尊重。

新唐人記者曲明、王明宇綜合報導。

二、新聞週刊289期大事件

新唐人風雨十年贏得主流讚譽

新唐人電視台創辦至今﹐轉眼已經十年。9月25日晚,新唐人在紐約的切而西碼頭(Chelsea Piers)水邊大廳舉辦了建台十周年慶祝晚宴。大約四百名中西方主流社會人士、社區僑領及新唐人觀眾到場祝賀。前美國司法部長羅伯特.肯尼迪的女兒、羅伯特.肯尼迪人權基金會主席凱芮.肯尼迪出席晚宴並發言。慶祝會播放了新唐人創立10年的紀錄短片,新唐人副總裁周世雨回顧了10年來新唐人為建立獨立中文自由媒體所做的努力,以及自己與新唐人風雨同舟走過的道路。來賓對新唐人10年來為新聞自由,特別是讓中國大陸民眾看到沒有中共過濾的電視節目付出的努力大加贊譽。晚宴菜肴由新唐人全世界中國菜廚技大賽獲獎廚師精心烹製,來賓對大廚們的精湛手藝讚不絕口。

「十.一」前夕北京出現大規模上訪潮

每年「十.一」前夕,來自中國各地訪民仍像往年一樣蜂擁進京告狀。幾天來,被訪民戲稱為「三騙」的北京國務院信訪局、全國人大信訪辦、中紀委信訪辦人滿為患,被來自各地的訪民擠得水泄不通,連馬路兩邊也站得滿滿的。正在北京上訪的河南省周口市訪民李艷芹向本台表示,27日聚集在北京國家信訪局的訪民估計達3萬多人。當局出動大批警力對訪民聚集地南站和呂村進行清場,遭抓捕的訪民被關進久敬莊或黑監獄。訪民表示,其實訪民對當局的信訪制度早已失去信心,大家就趁這個日子趕來給當局一點顏色看看。

中國人均碳排放量飆升 污染獨佔鰲頭

歐盟委員會「聯合研究中心(JRC)」與荷蘭「環境評估局」共同推出的一份《全球二氧化碳排放的長期趨勢》報告指出,2010年中國人均二氧化碳排放量為6.8噸,高於法國(5.9噸)和西班牙(6.3噸)。如果繼續這一趨勢,到2017年,中國的人均二氧化碳排放量將成為世界第一。9月中旬,中共環保部副部長張力軍在「化學品等重點領域環境隱患排查視頻工作會議」上表示,在對石油、醫藥化工、煉焦這3個行業的43510家企業的排查中發現,存在環境風險的佔了81.3%;而地處大江大河沿岸、人口集中區以及飲用水源地,上游等環境敏感區的化工企業佔了86.2%。可見中國污染問題不解決,將促使全球環境迅速惡化。

中共吸收私企富豪進高層

多家中共媒體近期報導,中國「三一集團」董事長,中國首富梁穩根即將進入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報導稱,最高層已決定在明年10月舉行的黨代會上,讓梁穩根成為中央候補委員。如果不出意外,他將成為中共自1921年以來,自私營企業的第一位中央委員會成員。總部設在湖南的「三一集團」公司高層和湖南省委官員也分別證實,中共中央組織部門日前已經完成了對梁穩根的人事考察。現年五十五歲的梁穩根,擁有「三一重工業集團」百分之五十八的股份,在美國《福布斯》排名榜上,以93億美元的身價排名中國首富。對中共這一「吸金」舉動,很多中國網民冠以「招財納富」、「官商勾結」、「權錢交易」等名詞而不屑一顧。

歐盟10國通過721協議 希臘人抗議緊縮

2011年9月29日德國議會以523票對85票,通過了今年7月21日歐元區領導人緊急峰會出臺的決議,成為歐元區17個成員國中第10個通過「歐盟721協議」的國家。其它9國是:芬蘭、西班牙、法國、意大利、比利時、盧森堡、希臘、愛爾蘭和斯洛文尼亞。據報導,歐盟721協議需要歐元區全部17國議會的通過方能生效。這個議案計劃將救援希臘的規模從目前的2,500億歐元擴充到4,400億歐元。30號,希臘政府與三大債權方-歐盟委員會、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歐洲央行繼續會談商討援助金問題。飽受貨幣緊縮政策之苦的希臘公眾聚集在希臘財政部之外,阻止三大債權方調查員進入,以此抗議早先希臘為確保獲得下一筆援助資金而制定的新緊縮措施。分析人員預測希臘可能會得到這筆援助金,但即使拿到援助金,希臘也會在未來幾個月內出現債務違約。

基地組織又一重要人物被擊斃

9月30日,也門國防部發佈消息,阿拉伯半島基地組織重要人物、美籍也門裔的激進派教士安瓦爾.奧拉基(Anwar al-Awlaki)在也門被擊斃。據報導,被稱為「網絡本.拉登」的奧拉基是在美軍無人駕駛飛機的空襲活動中被炸死的。美國國防部長潘內達表示,奧拉基與本拉登的接班人劄瓦希利並列,是美軍的第一狙殺目標。美國總統奧巴馬稱讚,這是自擊斃基地組織頭目本.拉登以來,對基地組織的再次沉重打擊。奧巴馬說:「奧拉基之死是全面對抗基地組織及其同盟所取得的又一個重要里程碑。這進一步證明,基地組織及其同盟在這個世界上將沒有安身之地。」

三、社區巡航

記者?特工?加拿大資深媒體人談新華社

自從加拿大國會議員和新華社女記者施蓉的緋聞被廣泛報導後,加拿大社會各界開始關注新華社到底在加拿大扮演一個什麼角色,它們是新聞機構還是利用記者的身份做掩護,執行著中共交給的特務任務。下面我們來聽聽加拿大太陽電視臺知名主持人、作家和評論員萊文特先生怎麼說。

「正面的影響是,這提醒加拿大人,新華社不只是新聞社,它是中共的前線,它們的記者也不只是記者,他(她)們也收集情報,也許還做別的,如美人計,甚至是威脅敲詐加拿大政治領袖或商界領袖。一方面是積極的,提醒公眾來自新華社的威脅。」

萊文特先生認為:令人失望的一面是即使是議員德克特發生了這種可能威脅國家安全的事情,仍然沒有被解除職位。但萊文特先生估計,在6-

8個月內德克特可能會被從內閣的職位上調離。

萊文特先生說,對於中共的間諜活動,加拿大情報局一向重視。

「當然,加拿大政府的一些部門意識到其嚴重性,加拿大情報局(csis)知道問題的嚴重性,幾年前他們估計中共政府每個月從加拿大偷竊價值10億元的經濟情報,而中國每個月也只從加拿大買價值10億加元的商品,也就是說中共間諜從加拿大偷的和從加拿大進口的一樣多,加拿大情報局估計有1千名中共間諜在加拿大。50%的加拿大情報局的反恐力量集中在中國一個國家。」

萊文特先生認為為了保護加拿大的利益,政府應該首先承認出現的問題,讓各界重視,另外對在加拿大做了違反外交條列的其它國家的外交官和媒體人員,應該剝奪他們的外交特權,如果新華社的記者做了特務的勾當,就應該取消他們在加拿大採訪的記者資格。

「我記得多年前在渥太華,新華社的記者在一個關於法輪功的新聞發佈會上站起來對著法輪功學員大喊大叫,那是在國會山,如果一個中國政府的記者站起來,不再假裝是個記者,而是一個欺負人的,大喊大叫的中共特工,而且在加拿大的國會,他們應該立即被剝奪在國會採訪的資格,而且他們應該被驅逐回中國,當中共政府如此囂張的時候,它們的記者應該被剝奪記者許可。

那面對新華社記者的多重身份給加拿大社會帶來的威脅,社會各界,特別是政界和商界改如何防範呢?

「對加拿大的威脅不僅僅是來自基地組織,伊斯蘭恐怖份子,也來自其它國家試圖在加拿大建立它們在軍事、政治、經濟上的影響。中共是個威脅,我們熱愛中國人,我們熱愛中國這個國家,但中國政府、那個獨裁政府、中國共產黨,是邪惡的,加拿大人非常愛中國人,華人在加拿大已經超過一百年了,加拿大的華人社區非常好,很多優秀的中國移民,他們是和中國政府不一樣的。中國政府仍然是個法西斯式的獨裁政權,所以我們應該愛中國人,恨中國政府,我不是說我們應該進行經濟制裁或打仗,我是說,當我們和中共打交道的時候,我們不是在和喜歡我們的人打交道,我們在和偷竊我們經濟秘密,過濾我們的政治上的批評的人打交道。總的來說,中共在威脅我們自由的生活方式。」

新唐人記者劉淑君採訪報導。

四、港臺掃描

選戰百日倒數將近 兩岸論述過招

海峽兩岸局勢動態,備受國際關注,也是國民黨與民進黨2012總統選舉攻防的重要議題。我們分析了兩黨的兩岸政策,為觀眾帶來深入報導。

拿出國民黨與民進黨的兩岸政策比一比,馬英九主張擱置爭議共創雙贏,才能與對岸進行談判。而與中國大陸簽定的多項協議,也被列為是馬英九兩岸開放的主要政績。

中華民國總統馬英九:「我們在上任後努力改變兩岸關係,大家不要再延續幾十年戰爭衝突跟對立,我們試著用和解來消彌衝突,用協商取代對立。」(2011.05.09)

而蔡英文則認為,兩岸有互動的必要,但也必須建構互動的結構與先後順序,以及正視中國變遷對台灣帶來的衝擊。

民進黨主席蔡英文:「兩岸經貿應該是全球佈局上的一環,在與中國發展經貿關係的同時,應尋求與美國、歐盟、日本以及東協等國家,和區域組織簽訂自由貿易協定。」(2011.08.22)

在兩岸問題上,儘管馬英九與蔡英文都認同多數台灣人民希望的維持現狀,不過一邊主張「九二共識」,另一邊則是拋出以「台灣共識」為前提,由人民決定國家前途,再與中國大陸進行談判。

民進黨主席蔡英文:「我們必須要透過民主機制,去形成一個內部共識,那我或許可以稱它為台灣共識,這是我們將來要跟中國,建立一個和平穩定的互動,而且是可長可久的架構的必要條件。」(2011.08.23)

國民黨團書記長趙麗雲:「如果可以民主程序,所謂的共識她的共識是百分之百大家都同意的話,我說不可能,有人會有完全的共識嗎,她的黨內都沒有共識。」

面對2012總統大選,國、民兩黨在兩岸政策上各有主張。不過向來被馬英九政府認為是優勢主戰場的兩岸議題,在近期民調卻顯示,民眾對國民黨兩岸政策的信心度,下滑到2008年3月馬總統上任以來的最低點。

政大國家發展研究所特聘教授童振源:「在一個基本面沒有改善的情況下,然後一些兩岸互動又開始放緩,然後一些政治對話、政治的壓力的一個訊息又不斷的上升,這個可能是造成說一般老百姓對於兩岸的互動的正面信心在下降。」

近期中共對台武力與國際空間的打壓,都沒有縮手的跡象,加上原定九月底七次江陳會要簽署的兩岸投保協議遲無進展,學者認為這都透露著,兩岸交流陷入瓶頸。就要進入大選決戰百日倒數,接下來雙英兩岸政策過招,勢必將有激烈辯論。

五、休閒一刻

烏克蘭男子與獅共眠五週

經過五個星期的「共同生活」,佩利申科(Oleksander Pylyshenko)打包離開了他這位令人膽戰心驚的「室友」──一頭母獅。佩利申科是這家私人動物園的園長。他希望通過這一「創舉」,來籌款,同時呼籲人們關注野生動物。

40歲的佩利申科在烏克蘭的瓦西里耶夫卡(Vasylyivka)擁有一家小型的私人動物園,8月2號,他搬進了母獅卡佳(Katya)的鐵籠,試圖創下與獅共眠的世界紀錄。

動物園園主佩利申科:「很明顯,母獅適應了和我一起的生活,它變得截然不同。現在是我離開籠子的時候了,它又得重新調整一切,這很難做到,而且很痛苦。」

佩利申科在籠子裡生活了35天,和獅子一同在乾草上睡覺,一同吃餵飼的食物,只是在洗澡和上厠所時離開獅籠。他的情況通過籠裡的四個網絡鏡頭在網上現場直播。為了消磨時間,他曾在籠子裡作畫,還計劃拍賣畫作。

在和佩利申科共同生活的日子裡,母獅卡佳生下了兩頭幼崽,這讓佩利申科的家人更加擔心他的安全,因為動物在企圖保護自己的幼崽時往往變的有攻擊性,更加危險。

佩利申科兒子:「爸爸說,但願不會發生這樣的事,如果發生了甚麼事情,也不要虐待獅子,他也沒採取任何安全措施。」

佩利申科的妻子則談起了佩利申科親手給卡佳接生的經歷。

佩利申科妻子:「卡佳是個很細心的母親,我們大家都很好奇,在生育的時候,它能不能接受佩利申科。當然是很危險的,不過過了10分鐘,卡佳表現出一切安好的樣子,它非常信任佩利申科,不會有任何問題。」

朝夕相處了五個星期,在離開獅籠的那一刻,佩利申科一手揣著一頭新生的小獅子,得意的展示給大家看,他的家人則終於鬆了一口氣。

佩利申科的私人小型動物園,飼養了兩頭獅子、一隻熊和一隻山貓。由於許多被豢養的獅子,飼養條件都十分惡劣。佩利申科希望用這種方式喚起大家對野生動物的關注,順便也籌集一些捐款用來擴建他的私人動物園。

新唐人記者尚燕、肖顔綜合報導。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