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女工程師兼畫家揭京城人間地獄

【新唐人2011年10月16日訊】現旅居悉尼的法輪功學員岳昌智女士,因為不放棄法輪功修煉,為法輪大法說公道話,曾經四次被關押,在北京女子監獄服刑期間幾乎被酷刑折磨致死,請看來自悉尼的報導。

岳昌智原是中國航空航天部電子設備工程師,同時她也是一名兼職畫家。她的畫曾榮獲1992年“全國老年書畫大賽”二等獎,“第五屆世界書畫大賽”三等獎,曾參加過港、泰書畫展。1996年5月岳昌智在同事的影響下開始修煉法輪功。

岳昌智:“我原來身體非常差,非常弱。每天我下班回來必須躺半個小時才能做飯。我煉功以後不到半個月一身輕,所有的病都沒有了。那時候我上樓可以一步兩蹬兩蹬的往上上。我的心情那是天壤之別。 ”

岳昌智修煉法輪功以後,時時以真、善、忍要求自己。1998年中國發生特大水災時,岳昌智為災區捐款一萬零三百元人民幣。由於煉功後身體好了,節省了大量醫藥費,在1998年底又給單位捐款一萬元,因此她是單位公認的好人。

1999年7月20日開始,中共在全國範圍內開始對法輪功進行大規模的迫害,岳昌智和許許多多法輪功學員一起走向天安門廣場,為法輪功和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說公道話,為此兩次被抓被拘留。2001年中共兩會期間,警察又以安全為由把岳昌智騙到派出所進行了第三次關押,直到兩會結束。

岳昌智:“趕第四次呢,那就是綁架,他為了綁架我,他為了轉化我,知道嗎,他採取了各種方法,單位裡在2000年5月份,他曾經問我,你要法輪功還是黨員,我說我都要,那時候我還不知道共產黨到底是甚麼東西。他說,那不行,二樣只能要一個,我說那我就要法輪功。那我就選擇了法輪功,退了黨。單位的領導氣的簡直咬牙切齒,組織大會批判我。大會上不讓我發言,從此對我恨之入骨,想方設法要整我。”

因為岳昌智不放棄法輪功修煉,她單位的領導要把她送到瀋陽馬三家勞動教養院,岳昌智聽說後被迫逃離,在外地輾轉達兩年之久,期間她單位的領導派人四處抓捕她。

岳昌智:“整個前後二年多,他們派人全國各地去抓我呀,山東啊、南京啊,好多地方凡是我親戚的地方他們都去,而且還恐嚇我的親友,他們也嚇得夠嗆。”

岳昌智最後來到在北京工作的二女兒家裏棲身,此時她單位的領導把她當作叛逃的人交給了國家安全局。

岳昌智:“他們認為找不到我,我不轉化,我是拖纍啊,會影響他們評獎啊,所以他們認為我是最危險的人物,就把我交給了國家安全局。國家安全局派了一個大隊來抓我。”

記者:“這是哪年?”

岳昌智:“這是03年初一直到03年7月份,那時候我的電話、女兒的電話,女兒的行蹤全被監控了,我女兒當時在一個美國公司,收益各方面工作都挺好的,他們後來利用我女兒去香港出差的機會,回來在機場就把我女兒就逮起來了,綁架了。”

中共國安在岳昌智女兒的身上搜到了她家裏的鑰匙,並在第二天晚上綁架了岳昌智。

岳昌智:“抓了我的女兒之後,拿到了她的鑰匙,到我住的地方,他還偵查了一宿,看看我甚麼時候開窗,甚麼時候開窗帘,偵查了一宿,拿鑰匙到我家來把我綁架。”

記者:“白天還是晚上?幾個人?”

岳昌智:“晚上,剛進去的時候是二個人,就是國家安全局的二個人,接著打電話把他們幾個人叫來,同時把我們單位的人也叫來,黨委書記啊,保安的,還有工會的全部叫來了,一共有八、九個人吧。把我綁架走了以後,他們就徹底的抄了我的家,他抄了我的書就78本啊,因為我修煉時候,我的收入幾乎都是拿來給同修提供書啊,資料啊,錄像啊,我非常投入的做些事情,這樣的話他全部把我搜走了。而且家裏的錢一分不剩的都搜走了。我寫的這麼大“真、善、忍”三個字,一些卡片,大概幾十張吧,三十多張,他們最後抄完了,都說這是我的罪證啊,包括這麼長一個鐵尺,他們都認為是我的罪證,都給抄走了。”

岳昌智被中共國安綁架後,先後被關押在北京市海淀分局看守所,北京公安七處看守所(北京市豐臺區看守所)和北京市石景山區看守所。2003年北京石景山區法院以“破壞法律實施罪”判處岳昌智四年徒刑。在北京女子監獄服刑期間,岳昌智受盡折磨,胸椎、腰椎兩處骨折,幾乎被折磨致死。下期我們將繼續為您報導。

新唐人記者袁宏、鄧國平悉尼報導。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