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大偉:中國應該考慮新加坡式民主 今日點擊(2488-2)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03 月 26 日訊】        提要
沈大偉:中國應該考慮新加坡式民主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昨天在Facebook上有朋友留言,我不知道人家是,可能人家比較有文化啦,特別有一些他自己的修煉文化,我背不下來他寫的東西,大概就是沒有我、沒有是、沒有相、沒有佛,什麼都沒有。

他就無我、無佛、無相大概是這麼概念,然後你就如何如何,留了一段話。我自己認為呢,就是朋友們會有著不同的,各自的信仰和理解。我能夠理解的很淺薄的,你的境界還植根於人的層面、利益層面的時候,你根本不懂得無我是什麼。

而懂得無我的境界,它是在靈魂中是真正的擁有。就像我昨天節目當中說的,有朋友還說一個盲人打個燈你說了半天,你這是,這就不好說了,對不對!

一個盲人打個燈就像我說的,無我你是說是不說,那你可能說吃飽了撐著一塊肉,你不照顧好你自個兒,什麼無我不無我的你,發燒了今天。這就沒談了,這事爛棉花沒得彈,談不了這事,跟那個道理一樣的。

一個盲人深夜點個燈走在羊腸小道上,他理解的生命境界不同,所以同為無我在人中談無我,扯談、扯蛋、自找煩惱。

你只能在修行中談無我,但人中為什麼要談無我,為什麼有人談,是你內心的生命的境界,你的靈魂的境界高,你有這種感悟,但你需要師父把你領進門來。

中國的傳統文化拜天、敬地、拜師父,師徒如父子,這是生命的延續,真正生命的延續,那是靈魂生命的延續,不是這塊肉。這是中國人對生命的理解,它是源源流長永遠不會斷,天地在,生命在。

有朋友說你談到修煉、談到信仰,那到底應該是什麼?昨天無意中我看那釋迦牟尼佛的大弟子,大迦葉的一個簡單的介紹,我第一次看那個啦,我從來不看。

介紹裡說大迦葉,敢情釋迦牟尼佛在臨終之前,涅槃之前跟大迦葉說:你不能死、 你不能走、不能涅槃。大迦葉帶著另外3個弟子,叫四文生啊叫什麼,對不起啊!這不太準哩。閉關留下來了,留在雞足山裡面,讓他要等67年等彌勒佛出世時,
助彌勒佛傳法。

當然他說的67年是另外一個說法啦,但是我想問大家,今天我們大家佛教裡都說釋迦牟尼佛,但彌勒佛出世的時候,他一定講的是彌勒法,而他不會再傳釋迦牟尼佛的法。

大迦葉助彌勒佛傳法,他也一定去傳彌勒法,而不是大迦葉學的釋迦的佛法。你說有沒有這道理哩?當然這個仁者見仁智者見智啦,我沒文化您別計較,但是天象的變化就這麼變化。

沈大偉說共產黨崩潰的人又說話,沈大偉自己說的:我不是崩潰論者,中國應該考慮新加坡式的民主。這沈大偉也挺能搗蛋的,愛國者搗蛋,替中國人出主意。

沈大偉:中國應該考慮新加坡式民主

沈大偉星期四24日在華盛頓表示說:中國要想充分發揮經濟潛力,達到真正的社會穩定,應該考慮新加坡模式。他說民主有多種形式不能一概而論,我不會建議中國採用美國式民主。

如果採用半民主的話,那應該是非常接近新加坡模式,當然這是沈大偉說的啦。

然後他講說中國距離擁有新加坡式的民主的特質,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共產黨帶來的什麼樣的,所謂的民主半民主的模式?

當把共產黨的所作所為拿出來,它歷史的真相被揭示出來之後,你即使明天是否採取新加坡模式,共產黨也不該存在。

沈大偉在剛剛出版的新書中-中國的未來,列出了中國可能發展的4條路:新極權主義者、硬威權主義、軟威權主義和半民主。他認為中國目前正處在硬威權主義。

我覺得這就純粹政客啦,這一個純粹的政客啦,學者政客他不是在生命的角度看問題啦,因為人中他有名嘛,有人認為他很有名嘛。所以在我的眼睛裡隨便你怎麼說了!

他認為新極權主義會讓中國衰退收縮甚至崩潰,硬威權主義會讓中國進行有限的革命。但要面臨停止和衰退,如果是採用軟威權主義,中國會採取溫和改革,並經歷部分變革,採取半民主模式,會讓中國改革成功、徹底轉型。

我這麼說,咱習近平今天穿的防彈背心,對不對?開兩會的時候倒水,都是一個小伙子給他一個人倒,小伙子不給第二個人倒,不伺候第二個人,只伺候他一個人,對不對?

今天的黨和國家最高領導人,已經到這分上了,你今天把這東西跟他說,他說你跟我扯什麼蛋,明兒個我都不知道誰殺了我,對不對?

今天聽不了這麼多,今天上頭那3個人,我覺得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講,那3個人寧可按著老炮兒走,也未必能聽沈大偉說的。

但沈大偉說的有沒有道理?肯定有道理的,這是沒錯!肯定有道理。它什麼道理?現在這個模式的中國,共產黨現在這個模式的中國,崩潰在即,共產黨崩潰在即,共產黨也不會是萬歲的。採取哪個模式是他列的,但是現在共產黨的中國,崩潰在即,我認為就這麼回事。

李克強見了蕭萬長,在一個什麼論壇會上,結果李克強也談到了九二共識,作為國家總理,我們很少聽到他觸及這個問題。BBC 李克強說:兩岸同屬一中,台灣說正視分治現實。

李克強在海南的博鰲論壇上,會見了台灣代表蕭萬長,重申九二共識,兩岸同屬一中。台灣陸委會晚間回應說:要正視兩岸分治的現實。

所以通篇裡就像我跟大家說的,中國強調九二共識,強調一中原則,但他沒說必須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強調憲法,蕭萬長直接提到中華民國憲法。

這就是我在昨天前天,最近談到這個問題說得很簡單,強調九二共識,強調的是中國,強調的是台灣不能離開,但他沒說這一中是誰。北京人玩的花火,你可以不信,咱走著瞧,騎驢看唱本。

香港人對特區政府,跟中央政府的認可程度,日前在街頭調查是跌至新低。自由亞洲電台:港人對特區和中央政府的信任度,跌至新低。

他說對港府的不信任飆升了13個百分點,高達44%,對香港前途的信心淨值,跌到了2003年非典以來的新低。而香港人對中央政府的信任比例,由35%跌到33%,不信任比例由36%增漲到43%。

也就是中央政府跟梁振英的香港政府,被香港人不接受的百分比的程度,都高達44%左右,差不多是等同的。

我們剛才說的九二共識,對吧!一中,如果有一天習近平說:共產黨,我們說的一中是中華民國,執行中華民國憲法,在憲法憲政背景之下我們要成立。就像藉助蕭萬長的話,67年的政治分治,兩個政治實體是客觀事實,沒錯!

當這個話從習近平嘴裡說出來的時候,這是一個政治實體、客觀事實,但是我們接受中華民國。你看香港對中央政府的表現是什麼反應?香港人恨,不接受的是共產黨,不接受梁振英是因為他是地下共產黨。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