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紀委開戰中宣部 爭奪筆桿子? 熱點互動(1475)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06 月 16 日訊】【熱點互動】(1475)中紀委開戰中宣部 爭奪筆桿子:上週,中紀委公佈了對多家中央部門的巡視結果,其中中宣部首當其衝,被批4個意識不強,另外還有宣傳法裡存在嚴重風險等等等等問題,這一番敲打,立即引發外界媒體的極大關注,有外媒甚至稱之為政治地震前奏,那麼為什麼中紀委這一番批評,會讓外界如此大的反應,那麼,中宣部是否面臨整肅,正值北戴河會議前夕,這對中共政治走向,下一步有什麼影響?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直播節目。上週,中紀委公布了對多家中央部門的巡視結果,其中中宣部首當其衝,被批「四個意識」不強、宣傳法理存在廉政風險等問題。這一番敲打立即引發外界媒體的極大關注,有外媒甚至稱之為政治地震前奏。

為什麼中紀委這一番批評讓外界有如此大的反應?中宣部是否面臨整肅?正值北戴河會議前夕,對中共政局下一步走向會有什麼影響?今晚我們請二位資深嘉賓點評、分析。一位是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博士李天笑先生,還有一位是政論家陳破空先生,二位好!

李天笑、陳破空:主持人好!

主持人:非常感謝!我們在節目的開始先看一段新聞短片。

6月8日,中紀委官方網站公布「中央巡視組2016年第一輪專項巡視反饋情況」。第一輪巡視組組長王懷臣代表巡視組向中宣部高層反饋相關意見。

王懷臣說,中宣部的主要問題是:有的領導政治警覺性不高,落實中央決策部署有差距;新聞宣傳針對性、實效性不強;對落實意識形態工作責任制不到位,選人用人不夠規範;重點領域存在貪腐等。

評論分析,習近平此前已經醞釀對文宣系統進行大整頓,這次中宣部被點名通報,透露出幾個方面的資訊。

劉雲山被指染指中共文宣、政法和黨務三大權力系統,其家族橫跨政治和財經兩大領域。還有外媒指劉雲山儼然成了中共黨內與習近平又一分庭抗禮的權貴勢力的核心,深涉江澤民集團在軍事、經濟及文宣等領域,企圖發動針對習近平的政變陰謀。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9日引述消息稱,習近平決意要整頓中宣部,很可能將「中央宣傳部」改名,同時考慮對劉雲山和中宣部部長劉奇葆這「二劉」做出適當處理。消息說,原因是習近平已經意識到自他上台以來,劉雲山掌控的中宣系統一直對其明褒暗貶、刻意扭曲,將習近平包裝成極左的「文革化」形象,嚴重衝擊習近平施政。

主持人:觀眾朋友,我們今天討論的題目:中紀委最新對中宣部的巡視結果,以及這是不是所謂「政治大地震」的前兆?歡迎您在節目中間給我們打電話發表您的看法。我先請問破空,我們知道,中紀委的巡視報告出來以後,外媒紛紛解讀,有的媒體說,它列數了中宣部的五大罪狀,請您先談談怎麼解讀中紀委的批評?

陳破空:中紀委對中宣部動刀,在中共的歷史上還真沒有出現過。因為中紀委是政治局常委王岐山領導,而中宣部又受另一個政治局常委劉雲山領導,在政治局常委裡面他們是平級的。

但是這回在習近平當政之後,因為中紀委是在王岐山手上,是習近平的密友。中紀委工具是對內整頓紀律的,它有理由查紀律和查腐敗,所以利用這個功能,實際上發揮這個功能來整中宣部,否則在以前是沒有先例的,像毛澤東抓中宣部是透過別的權力鬥爭的方式。

這一次巧就在巧在中紀委可以這麼做,中紀委怎麼做呢?中紀委通常查一些部門的時候,查的是經濟問題、腐敗問題,但是這一次查中宣部首先提出的是政治問題、紀律問題,這就很妙。

紀律問題它提到「四個意識」,說中宣部「四個意識」不強,政治意識、大局意識、核心意識、看齊意識,重點是後面兩個;一句話就是不聽習近平的,不服總書記的。事實上從胡錦濤時代的中宣部到現在的中宣部,都是聽政治老人江澤民的,都是江派所把握的。以前是李長春掌控,現在是劉雲山掌控,就是不聽當時的總書記胡錦濤;現在不聽今天的總書記習近平。這個意思很明白,從政治紀律上來說,它有政治上的問題、有方向問題。

第二,有經濟問題,就說了有廉政風險,重點裡面有貪腐現象。但是腐敗跟別的部分比,它沒有比重要的位置,這說明主要還是一場政治鬥爭。中紀委對中宣部開刀,就是爭奪筆桿子的鬥爭。

李天笑:我補充一點,裡面涉及到一個非常明顯的問題。中宣部現在涉及的問題非常嚴重,所以用詞裡面是含有玄機的。比方說「四個意識」,實際上表示它有導向性問題、方向性問題。

主持人:有的觀眾朋友可能不太清楚「四個意識」,其實是年初相當於是習近平當局提出來的。

李天笑:關鍵是核心意識和看齊意識。就是跟習近平打江的主線,現在出現了分歧,它沒有按照這個做,這是非常嚴重的問題,所以裡面強調指出的第一點,就是講的這個。

第二點講的是「選人用人不規範」,就是你用錯了人。舉個例子,比如庹震,原來在《南方週末》事件當中,他修改社論,這件事情他有責任,不但沒把他拿下去,還把他從廣東的宣傳部長現在升到了中宣部副部長,這顯然是有問題。很明顯是有所指的。

第三,廉政風險的問題,就是腐敗問題。

第四,講到他還有不為人注意的問題,最後講到一點,「還有一些領導人被舉報了,材料送到了中宣部和組織部」。這句話人家搞忘、漏掉了,這是非常嚴重的重大問題,很可能不單是劉奇葆,可能劉雲山都有一些很重大的問題,都已經送過去了。

習近平3年以來打江,幾個主要問題,第一是反腐,腐敗的問題;第二是違紀、違規的問題;還有一個是追責的問題,這幾個問題,在中紀委對中宣部的通報裡面全都涵蓋了。所以說這一次他是要進行大清洗、大整頓,對整個江派現在所控制的文宣系統進行大整頓,我覺得這一點也不為過。

主持人:我們看到這一次中紀委的通報連篇累牘,因為談到宣傳不力的問題,所以有外媒解讀「可能在意識形態的領域要進一步縮緊」。我不知道破空您怎麼看?

陳破空:外媒的解讀是隔靴搔癢,知其表而不知其裡。從表面上來看,在講意識形態、執行不力,實際上講的是習近平上任3年以來,他的路線、方針、思想沒有得到中宣部的貫徹,就這個意思。

至於「左」和「右」我以前已經說過了,「左」和「右」在中共內部只是一個鬥爭的工具,是表象,根本誰爭左、誰爭右是很有學問、很有疑問的。比如王岐山的中紀委是左還是右?我認為他就是右,而且劉雲山手下的千龍網已經發文章證明王岐山是右。當時罵任志強的時候說,跟領導半夜打電話,這些人是推牆派、是憲政派,是要西化、實現西方民主在中國。那就說明它影射王岐山是「右」、是自由化、是西化的。它的「右」是西化的意思。

從這個角度來講,中紀委去打中宣部,談不上要往更左的方向走,談不上。左和右都是鬥爭的工具,鄧小平之後所有的領導人,從江澤民到胡錦濤、習近平都在往左表現。因為他們的權力來源不是來自於民間。如果權力來源來自於民間,他們會用右的方向去表現,表現西化,得到民間的支持。

但是他們的權力來源是黨內,至少在現階段習近平不可能超越黨內。所以黨內階段都是以左的表現,以左面目示人,在黨內比賽左,你左我比你更左,以比賽左來說我是共產黨的維護人,我是既得利益的維護人。所以才有左的表現。

事實上這一次中紀委對中宣部的開戰,絕不是因為意識形態要收緊的問題,完全是奪權鬥爭。習近平掌握了政法委刀把子、掌握了軍隊和武警槍桿子之後,這是啃最後的一個硬骨頭筆桿子。在和平年代,筆桿子比刀把子、槍桿子恐怕更管用,就是沒有的硝煙的戰爭。

但是這3年來,筆桿子一直掌握在江派手上、掌握在劉雲山、劉奇葆這些人手上,鐵桶一般,那真正是針插不進、水潑不入。這一仗能不能打下來關係到習近平權力的真正鞏固。所以我認為這是決戰式的姿態。

李天笑:我覺得「中共要在意識形態方面進行收緊」的說法、概念,自王立軍事件以來中共就不是鐵板一塊了。一方面我們看到習近平陣營在清理江派,另外一方面我們看到江澤民犯罪集團拚命抵抗,中共內部,一個是犯罪集團,一個要清理它,就是這樣的關係。

另外還有一點很重要,習近平一開始上台執政就有治國理念。他的治國理念從什麼地方來?他看到胡錦濤時期江澤民架空胡錦濤的整個情況,看到了當時整個用維穩來迫害民眾,特別是迫害法輪功,這一切他都收在眼底,而且他也收到了可能是美國傳給他的王立軍的報告,關於政變的問題他也清楚。

所以他一上台以後就要防止江澤民繼續用這種方式來架空他。到現在為止,基本上他已經把這個粉碎了。從軍隊的改革,政法、武警等硬的方面都解決了,現在就向筆桿子、向軟的方面、文宣方面動刀。現在不是收緊的問題,他是要把陣地收回來、拿回來,本來就不是爭奪的問題。不是奪的問題。

主持人:所以所謂的「黨媒姓黨」就是黨媒不姓「劉」是嗎?

李天笑:就把它拿回來,要為他打江的總主題服務,換句話說,就是為他實現3年以來從一開始就不斷全面推進、全面部署有序打江這一點來服務的。所以這個時候是非常關鍵的。

主持人:我們看到文宣系統近兩年確實有很多舉動,外界普遍分析不是「高級黑」就是「攪局」,比如起底蔡英文或是近期的何韻詩,包括紅歌會。但是我們看到就在中紀委巡視組的結果出來幾天,突然新華社好像又出了事情,一篇稿子被撤。據傳是假傳習近平的旨意。大家認為在這麼敏感的時候文宣系統還在做這樣的事情,似乎有點頂風作業的味道。破空,您覺得它怎麼會這樣?

陳破空:中國的文宣系統歷來就是膽大妄為,而且它是獨立王國。我剛才講了,胡錦濤時代完全在李長春、江澤民那一派的控制之下,到目前為止完全在劉雲山這一派的控制之下。很明顯,習近平幾次大虧都吃在這個地方,他去視察三大中央媒體提出「黨媒姓黨」,他的意思是「黨媒姓習」,結果劉雲山給他擺局,來了一個「央視姓黨、絕對忠誠、請您檢閱」,結果搞得灰頭土臉,整個輿論沸騰,對習近平非常不利。

主持人:包括任志強也出來。

陳破空:後來支持習近平的「學習小組」提出「手抄黨章」,結果另一邊把「手抄黨章」簡直弄到了極限,甚至新婚洞房夜手抄黨章、激發民間到法院門口去手抄黨章。「手抄黨章100天」結果84天就夭折。

這一次中紀委通報中的一句話就說出來了,原來很多人不認為是「高級黑」;認為就是習近平本人的意思。中紀委的通報裡面有一句話說明了確實是「高級黑」,它說,宣傳系統在輿論宣傳上有差距,落實政策、方針有差距。也就是說,你沒有落實習近平提出的這一套方針,不管習近平這一套方針是左也好、右也好或是什麼。反正中紀委就說了,你沒有落實這一套,是有差距,你在搞另外一套,自搞一套,而且不看齊、不靠攏,就已不「姓習」。

劉雲山暗示的就是「姓劉」,至於最近他還在搞,他一定會搞下去,因為文宣陣地對江派、對劉雲山來說是生死攸關,是最後一個陣地,他一定要死守,死死爭奪。他覺得:「你沒有理由把我從手上搞下去,我也是政治局常委,我們搞的是政治局常委制,你沒有理由把我這個東西拿走。」因為他如果是拱手讓人或者放棄,他就覺得自己萎了,什麼權力也沒了,趁手上還有權力至少可以要脅對方,覺得:「你是不是要退一步?雙方達成妥協,至少不要在腐敗問題上去追劉家。」所以他為什麼現在還不停!包括孟建柱出訪,他們要加一個說法:習近平委託孟建柱給美國司法部長問候。結果沒有這回事,緊急撤稿。這樣的事情肯定很多,這只是其中之一而已。

主持人:李博士,請您進一步分析,我們看到這3年來習近平在一步步收攏他的權力,有人分析劉雲山是為了保自己,所以不得不一直跟習近平作對。我不知道您怎麼看這種分析?

李天笑:絕對不是的。劉雲山有三個過程,第一個過程,他最早是在內蒙古當宣傳部副部長,然後當宣傳部部長、中共中央宣傳部長。在這期間,他能夠被提到中宣部、再能夠進入常委的整個發家過程,都是因為追隨江澤民鎮壓、迫害政策,尤其是對法輪功的迫害。

我看了很多材料,在《追查國際》的網站上詳細列舉了他當時利用各種會議、表彰大會等各種形式、通過各種宣傳渠道包括大外宣把這個東西宣傳出去,到國外也是這樣,得到江澤民的賞識、重用然後才上去的。這是其一。

其次,劉雲山在「十八大」以後進入常委會,習近平主政,他繼續維護江澤民的政策、繼續追隨江澤民跟習近平進行各種各樣的搗亂包括「高級黑」。剛才講的「手抄黨章」實際上不是習近平要搞的,是劉雲山把它包裝成這樣,通過這種形式給習近平為難,使得習近平下不了台。

紅歌會也是,他把習近平包裝成好像是文革這種形式。他還把朝鮮的歌舞團請到中國來,背景裡面就有關於核試爆,如果習近平同意它在中國演出,很明顯就造成了國際事件。因為習近平本身是要跟朝鮮有距離,拉開距離的,現在變成習近平支持它核試爆了。但沒有得逞。

總的來說,他把習近平講的「依法治國」、「依憲治國」刪掉,還把很多意思都改掉,使得外界認為習近平是要往文革方面走、往左的方面走,甚至把習近平要用權力集中起來打江這一點說成好像是要集權或者搞個人獨裁等。實際上是劉雲山故意利用海、內外媒體把它包裝起來,對習近平進行一種高級黑或者誣衊的手法。

主持人:是整個江派的運作手法。

李天笑:劉雲山現在存在的問題一是他追隨江派;一是在習近平打江的過程中繼續製造阻力。這兩個問題已經構成了違紀、違規,習近平可以通過追責或者違紀、違規把他拿下去。

主持人:好的,我們等一下繼續談這個問題。我們先接聽加州丁先生的電話。丁先生您好。

加州丁先生:方菲主播好,李天笑博士好,陳破空教授好。兩位老朋友好久不見。關於這個事情,表面上看好像是習近平、王岐山、張德江要拿江派人馬留在中宣部裡的什麼政戰人員、政工人員,換一批新的進去;好像是要約法三章把法律、治安弄好。實際上對我而言,就是共產黨內部又開始狗咬狗一嘴毛,就是一定要把江系人馬給搞掉,江澤民都八十多歲了。

主持人:謝謝丁先生。我想請問破空,我們剛才談到劉雲山。最近《人民日報》有一篇文章很有意思,說「一把手如果獨斷專行往往不得善終」,引起了廣泛解讀,大家都在說:「這『一把手』指的是誰?」我不知道您怎麼解讀?

陳破空:這個雖然有很多種解讀,但是我認為,最主要是因為劉雲山還掌握《人民日報》,絕對是劉雲山針對習近平所發出的警告。回憶2012年初,當王立軍出事之後、薄熙來被拿下之後,《人民日報》出了一篇文章「總書記不能凌駕於中央」,就是針對胡錦濤的,當時胡錦濤跟習近平要聯手拿下薄,文宣系統要保薄,當時就說了一句話,把總書記的下場說得很慘,甚至說以前有總書記向忠發叛變投敵、怎麼被處死,還說了很多總書記的一些噩運;就講「總書記不能凌駕於中央」,是集體領導。

後來周永康又自己開政法委會議提出「政法委姓黨」,意思是政法委不姓「胡」、不姓「習」,而姓「江」、姓「周」。現在這篇文章說「一把手獨斷專行不得善終」,也就是說「要向你看齊、要聽你習近平的我就認為你是獨斷專行」;「不得善終」暗示什麼呢?我們數一數,毛澤東是最高領導人,之後是華國鋒、胡耀邦、趙紫陽,鄧小平還不算,鄧小平至少名義上不算,實際上是。華國鋒確實不得善終,被推翻了,暗示你習近平可能被推翻;胡耀邦、趙紫陽主張改革被推翻了,一個被氣死,一個被軟禁至死,暗示如果你要偏離道路、不聽我們政治老人給你安排的政治局常委集體領導,你偏道路你就可能不得善終。

「極左」我要解釋一下,什麼是「真左」其實很容易鑑別,江澤民派系的政治老人這一派就是真左。為什麼呢?因為它有一個特點,老人政治是「看死政治」,「看死政治」是什麼意思呀?就是防變天,不讓變天。為什麼要看死胡錦濤?就怕胡錦濤變天。變天往哪變?怕你往憲政、往西方方面變。

胡錦濤去白宮會見美國副總統,江澤民都要派李肇星把他看死,就不讓你們兩個單獨會談,李肇星一把闖進去坐在中間。為什麼?就是看你們究竟談什麼?會不會變天?為什麼習近平上台他還想看死習近平?就是防變天、防止往右走、防止往憲政方向走。也就是說,左、右之分是很清楚的,不管這些人怎麼表現左,最左的就是江澤民這一派。從這篇文章來看,劉雲山不能夠善罷干休。

主持人:也是一種發難。

陳破空:就在中紀委要動中宣部的時候,劉雲山會做最後的殊死掙扎。所以這篇文章中說「一把手不得善終」是對習近平的威脅,直接的人身威脅。

主持人:但是也有人認為《人民日報》沒有這個膽量。李博士,您怎麼解讀這篇文章?

李天笑:我倒是跟破空看法不一樣。我覺得從這篇文章本身來說,以及結合目前正在發生的一些事情來看,更大的可能性是針對江澤民跟劉雲山的。文章中講,舵手要定準方向、明確目標,如果當不好舵手,可能就當不好一把手,就不得善終。

這篇文章中講到方向問題。我們剛才講到中紀委對中宣部的問責通報裡面明確講到,它違背「四個意識」,與執行的政策有偏差。那就是方向問題,很明顯是有契合的。

主持人:而且中紀委對廣電總局也談到輿論導向問題。

李天笑:「導向問題」在這裡講的就是定準方向的問題,所以兩者之間是契合的。如果是跟中紀委契合就不會是中宣部出來的。

文章中還講到很多,比如「把單位當作領地,為所欲為、狂妄自大,針插不進、水潑不進的獨立王國,唯我獨尊的權力很危險,往往導致一把手『不得善終』」。「針插不進,水潑不進」這話當時毛澤東講過,針對文革的時候,北京市委掌握宣傳部的這些人。現在講這些話,肯定是要用很大的風暴來整頓、衝擊,現在正好就是衝擊江派所把持的最後一塊陣地,就是文宣方面,這兩者又是契合的。

再有一點,現在中紀委王岐山提出「問責」條例,講到對關鍵少數、對主要決策者要進行問責。主要決策者與關鍵少數就是一把手。這兩者也是契合的。我的意思,問責條例講的「主要決策」者實際上就是針對江澤民以及劉雲山。為什麼?因為在過去17年中,中國最大的迫害政策的決策人不就是江澤民嗎?對於現在所有的問題、產生的高級黑、跟習近平搗亂、興起各種各樣的風波等,不是劉雲山嗎?他控制著中宣部,劉奇葆是為他擦鞋的。

從這幾點來看,我覺得都與中紀委打擊中宣部、清洗中宣部是相契合的,不像是針對習近平。

主持人:說到這,我倒要談一談,對於中宣部和劉雲山的衝擊到底會到什麼程度?破空,我們知道最近戴晴寫了一篇文章,她在文章中公開提到劉雲山並稱他「廢物」。種種方面的信息是否打劉雲山的造勢?

陳破空:戴晴有特殊的身分,她是中共元老葉劍英的養女,1989年「天安門事件」她是民主派,她也是太子黨,雙重身分,她有特殊背景、特殊的關係和特殊的信息。

主持人:話語權。

陳破空:她說出的話代表一定程度的放風,曝露了習近平陣營對劉雲山的不滿。戴晴把劉雲山跟歷史上的「左王」陳伯達、康生等並列,與王力、戚本禹並列,就是對他非常不滿。這是個信號,我覺得非常明顯,這就是一場政治鬥爭。

剛才天笑講的我補充一下。如果《人民日報》已經在習近平的掌控之下,那篇文章確實有可能是針對劉雲山;但是我認為《人民日報》現在還沒有在習的掌控之下,所以劉雲山用那些似是而非的語言。甚至有一種解說:所謂「一把手」可能指的是6個省、部級的高官。表面上借目前的反腐,實際上是指桑罵槐,「指桑罵槐」歷來是共產黨內部的鬥爭工具、手段。

李天笑:其實戴晴的話不單是代表紅二代,也不是光光代表黨內的態度或代表整個社會的一種共識;只不過戴晴自己也是新華社的高級記者,同時也是作家,而且她對劉雲山、李洪林等人比較了解。出於一種比較了解的姿態她指出了劉雲山的實質,說他「廢物」。

當然,劉雲山是中專生,通過江澤民對他的賞識,戴晴說得很對,是通過江澤民的賞識而得到提拔上去的,並沒有真才實學。還不單單是廢物,我覺得劉雲山可能像一條瘋狗一樣,現在這個情況下拚命地狗急跳牆。如果他現在還繼續通過各種方式挑戰,他已經瀕臨滅亡、岌岌可危了,他何必還這麼做呢?肯定是膽顫心驚、處於最後的掙扎。為什麼?如果江澤民最後被法辦,他也接著要被法辦,因為他長期、近二十年的過程中一直是追隨江澤民,他的罪責是牢牢地跟江澤民連繫在一起的。由於這個目的,我覺得他會拚死反抗或者魚死網破。

主持人:破空,有人說劉雲山會提前下台,不知道您怎麼看?

陳破空:根據習近平的反腐模式,基本上是針對前任的政治局委員、政治局常委或政治老人,現任的很少動,劉奇葆是政治局委員,劉雲山是政治局常委,要動他們是比較難。我認為是敲山震虎,把他們周圍的人挖掉,把他們孤立化、削奪實權,虛化他們,就跟周永康下台前的情況一樣。

「十九大」這兩個人都要退,劉雲山是1947年7月出生的,明年剛好70歲,如果明年改一項規則、保留一項規則的話他要下台;改一項規則就是「七上八下」,剛好69歲的王岐山可以留下來;但是另一項規則70歲劃線,要退休,劉雲山就該下去。我認為劉雲山下去之後再法辦他的機率更大。

李天笑:我覺得劉奇葆今年下台的可能性非常大,他現在是一面工作、一面接受調查。劉雲山下來的可能性也非常大,要看今年8月份北戴河會議,但是「十九大」他肯定下去了。現在問題是對他的處裡是標竿,對這些在任的江派常委會如何?這是一個很重要的問題。

主持人:非常感謝二位。今天的節目時間又到了,感謝觀眾朋友們的收看,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