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進入戰時狀態 習近平警戒內敵 今日點擊(2584-1)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07 月 16 日訊】        提要
南海仲裁:北京進入戰時狀態為哪般?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在過去的1個月到2個月的節目當中,我一再強調一個概念-失控。英國脫歐,我們當時講過失控,那美國出現了黑人跟警察之間的衝突-失控,到現在大家不知道該怎麼處理。結果昨天晚上在法國的尼斯,那一輛卡車衝向了在紀念法國,國慶日的觀看放煙火的人群當中。那法國在過去1年半裡面,遭受了3次重大的恐怖襲擊,而在西方社會當中,美、英、法加上一個德國,德國有著2次大戰的陰影,那你就相對弱化。而德、英、法,是聯合國安理會當中,5個常任理事國當中,3個西方文明的代表,另外一個是俄羅斯和中國。

那在現實的環境中,其實很多朋友也意識到,中國大陸最近出現特別的,讓人感覺說不出來的一種狀況,而應對南海仲裁的結果,北京竟然下達了,叫戰時狀況這樣的說法。戰時狀況那是一種準戰爭狀態,即使在1989六四的時候,那也僅僅是這個戒嚴,而不是戰時狀態。那戰時狀態當時是藉著,這個仲裁結果出來時講的,在北京實施5天,我不知道今天,大概是第3天還是第4天,從12日開始。但是給我的感覺,戰時狀態有著特別的說法 ,因為戰時狀態如果出現的話,
那今天習近平就擁有絕對的權力,他可以廢掉政治局、政治局常委,他可以不經過任何討論,那來實施他的說法。

南海仲裁:北京進入戰時狀態為哪般?

當時大家沒太注意,結果我昨天在美國之音上,看到一條消息,就是為什麼北京進入了戰時狀態。它是個訪談節目,文章題目這麼說的:北京進入戰時狀態為哪般?在南海仲裁宣布前夕,北京市政府應急辦公室宣布,全市進入為期6天的戰時狀態。應急辦公室人員全天值班、加強信息搜索和輿情應對、維持管制那做好突發事件處理。為什麼要這個時候宣布,這個應急狀態由何而來?那防的是什麼樣的突發事件?沒錯!這是概念了。因為如果宣布叫戰時狀態的話,那有一種國家受到威脅的概念,對吧!這提升到國家安全,而它應對的區域卻是僅僅是北京。

那它是個訪談節目,訪談者一個是趙岩,原來紐約時報的記者,另外一個就是何清漣女士。那何清漣女士在此之前,曾經寫過一篇文章,針對這個主題,她說:北京市發布的應急狀態,應該對的是內敵而不是外敵,那這個說法就直接了當,根本不是菲律賓、美國,不是,北京應急狀態是怕北京出事,應該就是防止有人集會遊行。

因為北京是政治中心、異議人士集中地,那所以北京市政府肯定是如履薄冰,它很擔心就像當年北洋軍閥時期,那種遊行會發生,那說明中國政府還不算糊塗,知道中國的內部矛盾特別多。我說不是知道中國的內部的矛盾特別多,它深深的懂得愛國主義的情操,能一下,喀,砍它腦袋,你別看現在在罵美國,你別看在石濤節目下面,一串兒都是愛國主義,我跟你說扭臉兒就去殺了那頭,只要逮到機會,為什麼?他罵我沒事兒,他罵共產黨有事兒,他罵我隨便,但他罵共產黨不能隨便,他罵我的時候大家可以群情激昂,在激昂的時候你知道,人處於在半瘋狂狀態,他是失控的,失控了就沒有因為所以,只有痛快。那到底控制什麼樣的是輿情?趙岩認為北京怕出現當代的義和團,但是在這種情況下就是難免的,所以警察相關人員都取消了休假,現在的民眾言論看似和政府一致,但是中宣部門又非常清楚,這東西極不可靠,就像他們自己一樣。

中國共產黨的控制人員,認為最不可靠的就是黨的總書記,我不跟你開玩笑。而黨的總書記眼睛裡認為最不可靠的,就是各管一方的黨的一把手。何清漣女士認為表面上看起來,網路輿情是大部分支持政府立場,但是在實際上中國社會的真正的輿情,和政府的立場是不太一樣的。那現在政府們在那些,看政府出醜或者寫段子的部分人,但其實有一部分人,已經被政府當成是別有用心的人,那些別有用心的人,利用民意鼓譟製造事端,局面失控,那習近平最害怕的就這個。沒錯,誰也不信誰的。中國官方質疑仲裁庭不屬於國際法庭,引發了討論,那趙岩認為呢仲裁結果合不合法,外交部應該很清楚,所以不能說你加入了這個組織,簽署條約之後,反過來你再說這個組織違法,沒錯,其實道理一樣。

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中國是締造國之一,扭過臉兒來你說這個組織不合法,那你怎麼說呢,其實關鍵點在這兒,這是一個胡說的態度,對不對?正常的人社會會認為,這是個一件很尷尬的事情,因為這個公約是我是締造國之一,結果這個公約判我有問題,那我會覺得很尷尬,這是起碼有一種基本道義的概念。何清璉提到一個內部最關鍵的問題,她說解放軍進入戰爭狀態,到底意謂著什麼?她說這個問題,確實和中國的政治情勢有連繫,但並不代表這是在奪權,而是反應出中國,也沒有準備好一場戰爭,因為軍隊剛剛進行了改革,所以這不是幾個月內能夠完成的。而國內矛盾特別多,經濟實力很可能撐不起一場戰爭,這不是中國單方面能夠控制的,那內部軍心不穩,習近平承擔不起這樣的後果。所以這裡面有一個暗含的東西,就是奪權不奪權的問題,那我個人說法,他可能會不會利用這一種背景,那習近平完成自己2016年的願望。

2015年1月分,中紀委五中全會,我們跟大家講過很多,當時習近平在中紀委的五中全會結束的時候,他要過去12個上將站在他後頭,他講了一番話。2015年我們看到的是徐才厚死了、郭伯雄折了,真正對軍隊,對不對?他把總參和總政排除在主會場之外,這都是不可能的事情但發生了。所以2015年過去之後,我們看到的是軍隊整個滿盤全完,但他絕不相信軍隊的現在的具體高官,大多數人他不一定相信。扭過臉來在2015年底要求政治局人員、政治局委員向中央看齊,向他看齊。然後2016年1月分,再次提前召開中紀委的六中全會,六中全會他一開板他就上來了,上來說什麼?上來說的是針對那些違反政治紀律、違反政治規矩的團團夥夥下手,這是2016年他的反腐的目標。現在這個時候利用所謂的戰時狀態,利用今天特別的所謂國際社會的氛圍,他可以利用國家安全受到威脅的說法,廢掉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委對他的干涉,對他的權力干涉。正常情況下他做何決定,要通過政治局、政治局常委,要通過、要討論,現在進入戰時狀態他可以不用。國家進入戰時狀態,啟動了國家安全委員會的職能,那他就是什麼指揮部的總指揮、國家主席、軍委主席、軍委改革小組組長,他就幹了。在我的眼睛裡已經湊齊了,這種客觀需要的氛圍,換句話說,他用軍隊把政治局廢了他都可以。

同樣來自於美國之音的一篇文章說:美國前高官講,北京正悄悄承認南海仲裁,對北京是嚴重挫折。這是美國原來負責亞太地區的,助理國務卿坎貝爾說的,但他認為中國不會在短期內,採取激烈的反制行動,這不符合中國的最佳的國家利益。重返亞洲政策主要的執行者就是坎貝爾,他認為習近平依靠小圈子來決策,阻礙了美中之間的溝通,最令他懊喪的是莫過於同零和思維、根深蒂固的中共官員進行談判,這是他的一種態度啦。在我個人的看法,就是說這件事情對中國人而言,是一個外交事務當中的重大挫折。而這個挫折會變成中共黨內,打擊習近平勢力的一個強有力的藉口,而這個藉口的本身,會促使習近平,只能按照他無法選擇的路,吃掉對手,否則的話對他的黨內的對手,利用這件事情能夠制衡於他,甚至反而傷害到他。所以表面看起來是中共本身,在國際社會當中的勢力,但實際卻促成了中南海的,最後的搏殺的激烈程度和時間性的緊迫。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