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奇時代】永恆的電波(上)

這個地方叫文化廣場,原名地質宮,是長春市的標誌性地點之一。1999年1月,在文化廣場上留下了這樣歷史性的畫面。

這是法輪功學員在文化廣場進行萬人大煉功的活動。長春是法輪大法的發源地,據估計,在一九九九年七月法輪功遭到中共鎮壓之前,這裡至少有十幾萬人修煉法輪功。

長春法輪功學員1:過去在單位我的同事都怕我,經常跟人打戰,就是一點小事我要吃一點虧都不行,馬上張嘴就罵,有時舉手就打。我現在修煉已經四年多了,我覺得我們單位凡是所有熟悉我的人都說我像變了一個人似的,就是做事情也能替別人想了,遇到事也能忍了。

長春法輪功學員2:李洪志老師不僅教我們做一個好人,同時他也教給了我們能夠真正昇華的道理。

長春法輪功學員3:我原來在哪一種環境下對自己的生活都不滿意,我就覺得,哎呀,怎麼都是別人對我不好,都在找別人對自己不好的地方。但是修煉了法輪大法以後,我發現我現在心裡想的,和大家所有的功友都一樣,都是在找自己有甚麼對別人不好的地方。

旁白:這是一群典型的東北人,我們接下來故事的主人翁們,也都是東北人。這位張忠餘,是1996年開始修煉的,原中共吉林省省二級期刊副總編。

張忠餘,原中共吉林省省二級期刊副總編:那麼呢,當時就是我工作在省委機關大院,了,中共的省委機關大院,當時這個大院裡面也有很多修煉法輪功的人,包括處長就有很多啊,甚至還有黨委書記啊,也都煉吶。記得我那個辦公大樓,每到中午的時候,最多的時候有30多人在利用午休時間,大家煉五套功法呀。。。大家都感覺到,中午煉煉法輪功,對身體真的有好處。這其中有很多,甚至處長也有很多在裡面,就是說知道這個法輪功的人,可以說各個層次、各種身份的人都有,就是說在九九年七二零之前,煉功點遍及大街小巷,因為煉的人多嘛,就是連機關大院,各級機關大院裡都成了煉功點了。

旁白:然而,這樣寧靜的日子並不長久。7個月之後,針對法輪功的那場曠日持久的殘酷鎮壓開始了。但是,它所遇到的抵制也是史無前例的。法輪功學員前仆後繼的到北京上訪,在天安門打出」法輪大法好」的橫幅。據北京公安內部消息,截止2001年4月,到北京上訪被抓、有登記記錄的法輪功學員就達83萬人次。而更大數量的學員並沒有報出姓名或未作登記。有消息說,2001年10月,北京公安局通過計算每天街頭饅頭售出量的遞增,估算出當時來京上訪的法輪功學員至少100萬。面對這樣頑強的意志,中國人被觸動了。

旁白:當時正在中國工作的美國作家Ethan Gutman親眼見證了中國民眾對待法輪功的真實心態。

Ethan Gutmann:有點像我的司機,一個普通的中國人,「為甚麼不讓他們煉呢?有甚麼大不了的呢?為甚麼(政府)害怕這群人?」

旁白:如果事情就這樣發展下去,很可能不會有我們今天所要講述的故事。但是,不幸的是。2001年元旦,一場發生在天安門廣場的所謂法輪功學員自焚案改變了歷史的軌跡。

張忠餘:這個自焚事件出現之後啊,中共一言堂媒體呀,鋪天蓋地的又是這麼一通宣傳吶。我就感覺周圍的人吶,接觸的人吶,包括走在街上的人吶,一聽說法輪功,就好像非常恐怖了這感覺。

Ethan Gutmann:天安門自焚事件之後,公眾(對法輪功)的看法完全變了,大家覺得這些人瘋了,電視上說的是對的。

旁白:那是一段黑暗的歲月。法輪功學員前一段時間費盡心力講真相的效果幾乎因此而消失殆盡。但是,很快,海外法輪功學員和西方媒體就發現了這場所謂的自焚案破綻百出。

美國作家Ethan Gutmann:在這個自焚事件中,至少有一個很重要的地方有破綻,如果這件事不是完全偽造的話,起碼也有一個巨大的破綻,就是那個帶著孩子的母親。我很熟悉的一位華盛頓郵報記者菲利普・潘,他並不是刻意站在法輪功這一邊,他去調查了那個母親的背景,結果發現那個母親是一家夜總會的三陪女,也沒人見過她煉過法輪功,她是法輪功學員的可能性幾乎沒有,所以這個天安門自焚事件有假。

旁白:法輪功學員還製作了揭露自焚真相的」偽火」VCD,努力向民眾散發。但是,顯然,中國人並不能看到華盛頓郵報,能收到VCD的人也是少數。整個中國依然被籠罩在自焚案的陰影之下仇視和恐懼著法輪功。

旁白:時間就這樣令人窒息的走過了10個月。二零零一年晚秋,當中國吉林長春正在一天天走向寒冬的時候,有一群人的心裡卻漸漸升起了一股暖意。她的名字叫小蘭,二零零一年底的時候,小蘭經常去探望照顧一名流離失所到長春的法輪功學員。在那段時間,她和她的朋友幾乎同時注意到了一種新式的傳播真相的方法。

蘭麗華:有一天呢,我就從明慧網上看到了一篇文章,然後就在那幾天呢,我就去這個流離失所的法輪功學員的家,然後他也看到了這篇文章,那文章上的內容就寫一個法輪功學員他用電視插播的這種方式使那個地區的人幾千戶人家同時看到法輪功的真相,我當時看到這個消息之後我就覺得這種方法非常好。

旁白:這個消息讓小蘭眼睛一亮。因為如果能夠讓電視插播法輪功真相節目,那一個地區的人就能夠在一瞬間同時瞭解真相,這顯然比現在所有傳播真相的方式都更高效。而她看望的那位流離失所的學員,曾經學習過電器修理技術。

蘭麗華:那時候去的時候,他就正在研究真相小喇叭,因為長春以前我們都放過真相小喇叭,就是效果特別好,很多人能同時聽到真相,但是那個成本就特別貴,得需要一二百塊人民幣,但是他研究之後,六七十塊錢人民幣,就可以下來了,我就問他,我說你能不能研究研究這種技術?他說,「我研究研究應該差不多。」那在於此同時呢,另一個長春的法輪功學員,他就問我說,「小蘭,你認不認識會電視插播這種方式的法輪功學員?」我說我剛剛認識一個,然後這樣我就介紹他們認識了。

旁白:就這樣,因為明慧網上那篇文章,電視插播這個概念在長春法輪功學員中迅速傳播開了。而最終確定要做插播,並且開始認真準備的是這兩個人。

旁白:梁振興,1964年出生,是長春很成功的地產商,在90年代初,他已經擁有幾十萬圓的個人資產和兩部轎車。1998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之後,梁振興的改變挽救了他瀕臨破裂的家庭,而他也從一個花天酒地,夜不歸宿的紈褲子弟變成了一位笑容可掬,每天早早起來給煉功點提錄音機煉功的輔導員。

張忠餘:梁振興當時給我的印象很深,眼睛略小,但是身體顯得很堅實的樣子,他說話雖然語調很慢,但是給人一種堅定的,一種自信感吧。

旁白:在長春聯絡很廣的梁振興,成了插播項目的牽頭人,一位當年參加插播的法輪功學員最近寫了一篇回憶文章,這樣描述了梁振興,和他們的起步。

採訪配音:梁振興是個很聰明的人,他很有頭腦,他就是最開始跑來跑去聯繫電視插播的人員還有其他各種事情的人。他領我去了寬城區富豐教師樓。當時那是一片新建的樓群,同修就租這樣沒有裝潢沒有人住的樓很安全。我記得是五樓,從五樓的窗戶伸出一個到一樓的門鈴,這個門鈴一般人注意不到,但是誰按門鈴屋裡都會看到。進到屋裡,我看到那是一百多平米的毛坯房子,很空曠的大廳,有兩間臥室,一間甚麼也沒有,一間有一台電視和插播用的電纜等等一些很簡單的電子器材。房子是地熱,很暖和。

旁白:這套房子是另一位決心做插播的女學員周潤君租下來的。它在長春城區北部,就是在這裡,插播的籌備工作開始了,整個過程從2001年年底,到2002年3月5日,只有兩個多月的時間。

旁白:周潤君當時是50歲剛出頭的人,有的年輕人叫她周姨,中年的叫她周姐。她是長春市皮毛廠的退休工人,

採訪配音:我認識了早就在那的周潤君、劉偉明、張聞還有孫長軍。我覺得他們在很短的時間內就已經掌握了插播的理論基礎。我和孫長軍跟劉偉明學技術,過程中知道了劉偉明的職業就是安裝有線電視網的,這樣就使我們學的非常有信心。周潤君給我們做飯。那個時候沒有太多的感想和想法,也就是兩三天就掌握了應該學會的原理和技能。

旁白:電視插播的核心步驟,簡單講,就是用腳蹬子爬到電線桿子上去,把電視輸出的主幹線用鉗子切斷,然後把切斷的線的兩端接在VCD放映機上,放上光盤,開始播放。插播技術被檢驗成熟後,梁振興出資,買來很多個VCD機,周潤君買了30個同樣的分支器,還有一些工具,電工張聞拿來一副爬桿用的腳蹬子。

旁白:籌備的過程中,大家對技術要求非常嚴謹。

採訪配音:後來我們在幾天的時間裡,在室內練習幹線怎麼切割、連接、播放的過程。劉偉明不知從哪兒拿來一支兩米多長的主幹線電纜,這種粗的幹線是很難找到的。劉偉明把電纜通上60伏的電,掛在封閉的陽臺上。為了注意安全,我們把玻璃用布擋上,站在凳子上練習帶電操作。

旁白:對於爬電線桿,只有張聞是電工做的很嫺熟,其餘的人都需要練習。大家就坐公郊車到郊外,穿上腳蹬子,每個人都練習攀了一次;為了插播準確無誤,還到郊外做了插播實驗。

採訪配音:劉偉明領著李德海(大海)、劉東(小新)和我坐郊線車到他很熟悉的一個農村有線網路,做了一下真實的插播實驗。他拿著插播設備,用的是放出來節目是一豎一豎七彩顏色影像的那種光盤,可能是他上班工作的時候用的。他在一個新蓋的沒人的樓裡邊接線,讓我們到下邊平房各家裡面看有幾個頻道有那個七彩影像和清晰程度。我們到一家說查看一下有線信號,那個老人家很高興,把我們讓進屋,我們看到有好多頻道都有七彩的影像。

旁白:模擬操作逐漸成熟之後,大家四處去「踩點」,就是找具體插播的地點,最後定在了長春和松原兩座城市,在電視臺附近各選了兩個插播地點。

旁白:就在大家緊張的進行培訓的時候,梁振興在這個房間的時間並不多。大多時間他都在外邊跑,爭取找到更多有條件、有能力、願意做的學員,但是這並不容易。雖說當年長春地區的法輪功學員很多,但經過了兩年多的迫害,一些人不學了,一些為了躲避騷擾搬走了,一些流離失所不知了去向,還有一些正在非法關押中的;再排除年歲大的、女性的、一點技術基礎都不具備的,所以找到合適的人很難;更重要的是,這個人需要非常清醒的瞭解做插播的意義,還得敢做,能夠捨棄自己一切的來做。

旁白:我們現在能夠知道的直接參與插播的法輪功學員一共有15名,這是其中一位,雷明,吉林白山市人,三十歲。他是一名東北涼菜廚師,家中獨子。這位在東北人中顯得比較瘦小的廚師,不僅手非常巧,而且跑得很快,膽子奇大。

魏利生,長春法輪功學員:法輪功王可菲被迫害的一些消息,我們當時晚上貼了一晚上,而且還掛橫幅。當時在一個小區內,我和雷明掛了一個條幅。當時突然之間有一個人出來了。奔我們這方向來了。我當時一看,我當時挺害怕的,我說,雷明,來人了。當時雷明非常鎮靜,他當時看了我一下,就奔那個人去了。當時那個人嚇的撒腿就跑。我感覺雷明非常勇敢。

旁白:在15個學員中,有的人我們已經無法找到具體的描述,而有的人,我們只能在隻言片語中構架他們的音容笑貌。比如這位來自通化的李德海,大家都叫他大海。

周阿姨,長春法輪功學員:他有1米76,他長得挺敦實,家裡他是最小的,上面有哥哥和姐姐。大海性格比較爽快吧,很爽快,也很機靈這個小夥子。挺麻溜的,就是幹甚麼事說幹就幹……他父親呢養奶牛,養兩個大奶牛,每天賣奶,就是給他結婚用。

旁白:就在大海的父親攢錢給他結婚的時候,他卻因為做真相資料而被警察追捕,被迫流離失所到了長春。不知道是不是梁振興找到他加入插播專案。但是,等他加入的時候,疲憊的梁振興已經幾乎支持不住了。當時梁振興一方面提供資金購買相關設備,安排好設備的存放;一方面協調籌備的全過程,同時四處去找人,過度的疲勞和壓力幾乎壓垮了他。

採訪配音:我看到他的眼睛已沒有光了,身體很疲倦。坐在那直冒虛汗。我看到兩位女同修勸他跳出這件事情,不要再管了,他同意了。

旁白:梁振興退出之後,很快劉成軍來了。很多人認為他是梁振興找來的。劉成軍是吉林省農安縣濱河糧庫職工,因為他經常開著大卡車滿載著法輪功真相資料穿梭在長春地區。所以被大家叫做「大卡車」。

採訪配音:劉成軍的到來就像一個頂樑柱,穩住了我們那個環境不被干擾帶動。他性格很豪爽,拿得起放得下,給人一種信任安全的感覺。看照片兒好像不像,其實他給我的印象最深的是他很善良…比如說在奮進勞教所的時候,那個時候警察不讓我們互相之間說話。有一次在出入門口的時候,他看到我,很關心的對我說:「你好像瘦了。」在教師樓的時候,他和同修交流的時候,我偶然聽到他說要諒解同修因為承受不住迫害,出賣了別的同修,因為迫害的太殘酷了。

旁白:劉成軍接下梁振興的重擔協調著這一切。2002年2月27日,剛回家沒幾天的梁振興被誘騙到單位後隨後被綁架了。現在不清楚他為甚麼會被逮捕,但是有一點是確定的,那就是警察在逮捕梁振興之前並不知道插播的計劃,而且,無論警察對他做了甚麼,梁振興最終都沒有洩露插播的計劃,因為,一直到插播之前,警察對此都毫無所知。

旁白:梁振興被捕後的第5天,也就是3月3日晚上,劉成軍把大家召集到一起,決定了插播的具體時間——3月5日晚。

待續...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