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為何能拿下白宮寶座?(3) 熱點互動(1534)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11 月 11 日訊】【熱點互動】(1534)川普為何能拿下白宮寶座(3):昨天晚上,美國近代史上最分裂最富有最難以預測,也是最富有戲劇性的一場總統大選終於塵埃落定。政治素人川普成為第58屆,也是第45任總統。川普的當選創造了美國歷史,也給全球帶來震撼,那麼,他的當選折射出怎樣的民意,他將如何帶領和治理這個當今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他的當選對美中台關係會帶來怎樣的改變?


主持人:剛才大陸的陳先生應該回到線上了,陳先生請問您在嗎?

大陸陳先生:在,你好,我想問一下主持人,關於川普上台以後,他會多大程度上改變奧巴馬政府的政策如TPP協議、重返亞太政策,他會不會退縮?讓中共在亞洲的勢力更加猖狂?

主持人:好,非常感謝陳先生,我們等一下請嘉賓來回答這個問題。另位還有一位是加州的丁先生,丁先生您好。

加州丁先生:主持人好,陳破空博士好,方大為博士好。本來這次大選希拉里差兩步就贏了,由於這位年輕不懂事的聯調局局長,重啟電郵門的調查,他一旦重啟調查就乾脆調查到底呀,結果他中間中斷、停住了,否則他就乾脆不要再重新調查了嘛!不到3天、不到1天他就宣布因為證據不足,希拉里無罪、清白了。這是一個最笨的方法,連3歲的小毛孩都看得出來是天大的謊言,所以造成希拉里大敗。如果希拉里大勝,股票一定會大漲,希拉里的大敗就是聯調局害的。川普本來是不會贏的,不過對共和黨而言,我跟方大為一樣,非常高興。

主持人:非常感謝丁生生。接下來還是請問曹長青先生,談到川普,他在當選以後,任務也絕不輕鬆,他要面對很多的挑戰。剛才一位觀眾也提到,他會不會改變對亞太的政策?您覺得川普上任以後,他面臨最大的挑戰是什麼?

曹長青:當然我覺得他面臨的最大挑戰還是美國國內經濟的問題。因為奧巴馬在過去8年走社會主義道路,高稅收、國家控制經濟等政策,包括非法移民進入,而且在美國奧巴馬刻意的,我認為是人為製造黑、白的對立,在每一次問題上,一旦警察和黑人發生衝突,不問是非,先問黑白,就站在黑人這一邊,不顧自己的總統高位而站出來發表講話。

奧巴馬上台8年,沒有說融合美國族裔,反而使美國的黑、白更加對立,我覺得奧巴馬負有相當的個人責任,我覺得川普上台以後很多政策都要改變,最重要的就是要改變這些政策。剛才方大為先生也提了很多希拉里個人的事情,上商場還是很多年之前了!我覺得不是要指責希拉里更多,作為女性她很早就開始走出家庭、投入政治,是代表美國女性非常好的方向。

今天參加我們的節目,其實早在一年多前,美國開始準備總統大選之時,我就發表過文章,也上電台發表過評論,認為這一次就是應該共和黨開始執政了,因為兩屆、8年,美國慣例要換黨。另外最重要,奧巴馬的8年,把美國帶向災難,外交上、內政上、稅務上、移民上全部都有非常大的問題,選民非常憤怒。今天不是希拉里,拜登出來選也會失敗,人民也會跟他說「Bye-bye」!今天如果不是川普,是其他那幾個跟他初選時,有很多比他更優秀、不會像他亂講話的人出來選,會贏得更多。

這一次,我覺得不是川普打敗了希拉里,是保守主義的理念打敗了左派的左翼傾向、把美國帶入災難的政策。我剛才提了那麼多數字,主要是很多普通人不分西裔,不分亞裔,不分黑人、白人,很多人在最後一刻都要投給川普,說,到底他們兩位的人品我不管了,就是必須要講政策,我們要管的是美國,要挽救這個國家,誰能把這個國家挽救?希拉里還要繼續過去的8年,我們不能忍受。這個方面才導致更多的人出來投票。

包括我們看看,大家都談到,美國到底是什麼樣的人支持希拉里?毛澤東說了很多很多錯話,但是有一句給我印象很深刻,到了美國,一看美國的政治,更想起了這句話,「知識越多越反動」這是毛澤東說的,批判中國的知識分子。結果這一次希拉里拿到最多的選票來自什麼人?來自博士學位的人,58%有博士學位的人投給了希拉里。

剛才方大為先生也分析,為什麼媒體的民調都不準確?媒體把它的願望、希望當成事實。在哪裡做的民調很不同呢?在今天美國的鄉村。你看選舉當天晚上的地圖,鄉村一遍紅,都是支持共和黨的,城市的是藍色,在城市、在鄉村做的民調都是真實的民調,完全反映本體、本質的真實。所以這些知識分子本身有強烈的意識形態。

看一看過去兩個月的美國報紙,一律是希拉里贏,如果你看博客、臉書、看普通老百姓、網路上的言談,一定是川普贏。所以今天的選舉結果,不僅是保守主義理念打敗了自由派左派的理念,也是普通大眾的常識打敗了美國自以為是的《紐約時報》、《洛杉磯時報》為代表的知識精英。這是一次對決,人民勝利了,常識勝利了。

主持人:章天亮先生,您覺得川普上任以後,面對的最大挑戰是什麼?他會把美國帶領向什麼方向?

章天亮:我覺得經濟和外交方面可能都面對著比較大的挑戰。現在美國的經濟有一個巨大的泡沫;美國的對外政策,奧巴馬一直在和那些流氓國家眉來眼去,包括伊朗、古巴之類,完全放棄了美國立國的基本原則。

我想補充說一下。希拉里的失敗跟她個人有很大的關係,我並不認為僅僅是黨派的拖累,因為川普跟希拉里在第一次辯論的時候,他就曾經說過:「希拉里,你現在說這麼多漂亮話,可是你在過去從政30年的時候你幹什麼去了?」希拉里做過第一夫人8年,參議員做了8年,國務卿做了4年,光這些加在一塊就20年,但是我們沒有看到希拉里做出任何一件對美國社會有影響的決定或對美國未來有影響的政策。

特別是在希拉里做第一夫人的末期一直到現在,對於中國最大的人權災難──法輪功被迫害的災難,在長達20年的時間裡她幾乎完全是沉默不語。可以看到,希拉里嘴上說很多漂亮話,她可以說:我們支持宗教自由,但是她絕不會提「法輪功學員有信仰自由」;她可以說:我們支持人權,但她絕不會說「法輪功學員不應該被迫害」;她可以說:我們去推動言論自由或網路自由,但是她絕不花一點精力支持美國一些自願者的軟件可以突破中共的網路封鎖,她絕不會去支持。所以就會發現,她說的跟做的完全是兩回事情,嘴上說得很漂亮,但是做事沒有原則的人。

相反,川普的團隊畢竟有很多信神的人跟他們在一起,在接受採訪的時候,他們非常明確地說,知道法輪功被迫害,知道大陸的人權災難,他們有勇氣去面對這樣的事情。所以我想這可能還是在大善、大惡面前的選擇,使我們覺得可以相信就是這樣的團隊能夠給美國帶來更好的前景。

主持人:破空,想繼續請問您,剛才大陸陳先生確實提到一個問題,他說,川普上任以後對華政策會有什麼改變?會不會讓中共共產制度還繼續在亞洲?

陳破空:在這一次投票之前,我寫了一系列文章分析,如果川普當選是否對中國有利?是否對共產中國有利?我分析的結論是對共產中國不利。其中就一點,川普奉行孤立主義或是美國主義,放棄國際主義,就是對「政治正確」說再見,對無邊無際的「人道主義」或是慷慨大肚的「國際主義」說再見,美國需要來顧一下美國,美國優先。

我當時分析,如果他從亞洲撤軍、抽出軍力,是不是中共會高興?結果我現在看到了,我分析的結果跟中共的反應差不多,中共在最後一天,緊急通過「多維網」發表社論:為了世界和平請投希拉里一票。那就怪了!明明中國政府報怨希拉里親自制定了「重返亞洲」、「圍堵中國」的戰略,是「亞洲再平衡」戰略的制定者,而中國一直在譴責美國,什麼攪局亞洲、參與亞洲,又是如何如何妨礙中國稱霸,但這個時候為什麼說是和平制定者?它裡面的語言已經很清楚:希拉里儘管不受歡迎,但是川普更加不可測,如果川普一旦真的從亞洲撤軍,對立勢力就會強大起來。但是它沒說「對立勢力」是誰。

我當時分析過,如果按照川普的說法「日本和韓國應該自衛」,那麼韓國就可以擁有核武,以核對核,韓國就是核國家;如果日本可以自衛,不要美國的幫助,那日本可以重新武裝、重新崛起為東亞的軍事強國,這都是中國受不了的。另外,如果美國真正撤出亞洲,俄羅斯會迅速填補亞洲的戰力真空,然後,俄羅斯聯合日本對付中國的可能性遠遠大於俄羅斯聯合中國對付日本的可能性,而且俄羅斯還和印度、越南有鐵三角聯盟,起來夾擊中共,中共在這種情況下境況非常不妙。

今天我看到《環球時報》刊登一系列所謂中共「體制內專家、學者」的說法,就是御用學者的說法,其中就提到「美國關係的改善對中國有什麼影響」,跟我的分析完全一致,美、俄關係的改善會擠壓美、中關係,又,美、俄、中關係,原來一直是美、中聯手來對付蘇聯,美、中聯手來對付俄國,如果川普跟普京交好,美、俄聯手,結束對俄羅斯的制裁,而俄羅斯投桃報李跟美國配合的話,那紅色中國就危險了。

在這個時候我要說一句話,要繼續維持中、美關係有一個關鍵詞,就是民主化。1943年7月4日,美國國慶節的時候,毛澤東和新華社在延安發表了一篇社論「民主頌」,大肆稱讚美國不僅是民主自由的保障,給黑暗帶來光明的溫暖,而且說,美國從來沒有侵占過中國的領土,美國也從來沒有占領過中國的領土,而美國一直是幫助中國、救援中國;最後說了這麼一句話:「聯結美、中兩國人民的紐帶就是民主和自由。」今天共產黨應該回到這句話,要繼續聯結美、中沒有別的,你貿易是衝突的、地緣政治是衝突的,要利用美國和俄國的敵對不能再利用了,而周圍都是美國的盟國,在這樣的情況下怎麼改善中、美關係?已經沒有別的根基,唯一的根基就是「民主化」關鍵詞,如果中共不做,中共就等著瓦解。

主持人:是,把這句話付諸實踐。我想請問方大為先生,很多人都在分析,川普上台以後對於亞洲的政策,特別是整個東北亞的局勢,我想除了中國以外還有朝鮮半島的核問題,日本、韓國也非常關注美國的這一次大選。您覺得川普上台對於東北亞的局勢會有什麼影響?對華政策會有什麼變化?

方大為:我個人的看法,美國對亞洲的政策不會有特別大的影響,不會有特別大或者可觀的變化;對某一些美國國內的問題,還有一些其它外交政策問題可能會有比較大的影響,比方「奧巴馬健保」,我想他會在比較短的時間內跟國會合作,取消這項法律,他答應這樣做,我認為他會這樣做,而且是可以做得到的。因為眾議院和參議院共和黨是多數黨,現在會有一位共和黨總統,從政治上是可行的。還有一些其它的,美國跟伊朗核協定協議的問題可能也是總統可以左右的了。

關於美國對亞洲政策,我覺得他的確在競選的時候討論了很多令人吃驚的政策、方案,比如他說,可能不會繼續跟日本、南韓或是其它的盟國有盟國關係,可能會停止美國和日本的盟國關係等類似的話,甚至說,如果日本、南韓或其它國家要開始擁有核武器,是可以接受的。類似這樣的話是很令人吃驚的。甭說中國人,就是很多美國的觀察者、共和黨內的一些外交政策專家都覺得這是非常可怕的話。

但是我覺得他現在的確已經當選了美國總統,再過七十幾天他會成為美國總統,明年1月20日就職,他現在開始意識到一個總統身上的責任有多大、多重,我想從昨天晚上開始,他就非常認真、謹慎思考這些問題。我猜測,但是我以前對川普的很多預測是錯的,這個我必需承認,但是我猜測在將來他當總統的時候,採取的政策不會像他競選總統時的政策、方案。

主持人:非常感謝。線上還有一位觀眾,我們接聽觀眾電話之後,請曹長青先生、章天亮先生點評。是加州的江先生,江先生請問您在嗎?

加州江先生:你好,我補充一下曹先生講的話,曹先生說奧巴馬造成了黑人和白人對立。他說得一點沒錯!奧巴馬說,種族歧視就是民主黨的一塊遮羞布,警察打死一個黑人,如果他是罪犯、被打死,不注意被打死了,最後要賠償200萬至500萬。從2016年到現在,已經有52名警察被打死了。方大為先生我聽過他好多講話,我說實話,我判斷美國的政治,我不是吹,目前我還沒判斷錯。

主持人:謝謝江先生。剛才您給我們來過電話,您的補充我們也都聽到了,非常感謝。我想請問曹長青先生,您認為川普上任以後對於美、中、台關係會有什麼影響?

曹長青:我覺得影響不是很大,會基本延續過去美國傳統幾十年的政策,會支持民主台灣,支持亞太地區的穩定,制約共產中國在南中國海以及亞太地區的擴張,這個基本政策不會改變。雖然川普在競選時說了很多競選語言,但當選總統就不一樣了,受到國會兩院的制約,受到美國大的戰略傳統價值的制約,我覺得可能像方大為先生說的,更多是美國國內的改革,第一,奧巴馬健保會取消;第二,最高法院現在缺席的大法官會認命一位保守派、堅持理念、保持美國第二修正案人民擁有槍支權利不會取消的,而且男女廁所不可以混用的這樣一位大法官,堅持理念的。

另外一個,我覺得在減稅上會大幅的改革,因為這是川普提出來的救美國經濟的重要方法。美國企業稅現在是全球最高,必須削減,美國個人所得稅非常複雜,很多等級,必須要簡化。減稅要人民手裡有錢、要企業有錢,擴大再生產,降低失業率,人民有錢可以支持美國大眾消費,占國民生產的70%以上。國內的改革可能更加迫切,國際上可能還是維持穩定為主要考慮。

主持人:章天亮先生,請問您有什麼補充嗎?

章天亮:川普先生在蓋茲堡演講時已經提到,他上任100天之後所要做的事情基本上都是集中在內政上面的,這些事情夠他忙一陣子,所以我覺得外交方面不大可能會發生大的變化。而且還有很重要的一點,其實美國國內的繁榮和國際局勢的穩定、繁榮是緊緊連在一起的,所以為了保持美國國內的安定,美國在外交上仍然會延續過去的政策,特別是我們知道外交政策不是總統一個人訂的,事實上是有一個團隊、有一個外交諮詢小組,他們會提供很多的資訊,我相信川普仍然會延續美國現在的外交政策,但是可能會更加強硬一些。

陳破空:我剛才講,大選是美國制度的勝利,作為中國人,每一個中國人都應該百次、千次的問一下:我為什麼沒有選舉權?我為什麼沒有選票?我什麼時候才能夠投票選舉國家領導人?我什麼時候才能自己競選公職?這次美國大選給中國人又上了生動的一課,中國跟美國的差距究竟有多大?這是美國制度的完勝,一個政治素人擊敗了建制派。

主持人:非常感謝各位的精彩評論。感謝觀眾朋友們的參與和收看,節目時間又到了,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相關鏈接:

川普為何能拿下白宮寶座?(1) 熱點互動(1534) 

川普為何能拿下白宮寶座?(2) 熱點互動(1534)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