採訪「六四」《天安門屠殺》作者杜斌先生(下)今日點擊(2858-2)

【新唐人亞太台 2017 年 06 月 04 日訊】                           提要 
採訪「六四」《天安門屠殺》作者杜斌先生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在這一集節目的上半部分跟大家分享了,我曾經與杜斌先生的採訪的內容,那杜斌先生因為他是一個新聞記者,而且他是中國人在有關在西方媒體當中,拍攝新聞照片,據說他應該是最多的,被錄用最多的;他同時又是一個電視片、紀錄片的製作者,也是一個寫書的人。所以在4年前他剛剛完成了,有關馬三家在中共體制之下,這種勞教所對女性的那種殘酷迫害的紀錄片。所以他有著他非常獨特的視角,有著他自己非常敏銳的,那種對問題認識的深刻和廣度。那下面跟大家分享的是,當年我採訪杜斌先生,有關六四狀況的下半部分。

杜斌先生:
因為這本書匯聚了24年來,我所能收集到的目擊者見證者,以及所有能找到的,我已經都看了一下。這本書我覺得一、二百萬字是不成問題的,我是核對主要的看,我覺得編輯這本書把我累壞了,但是還是比較開心,現在要開心的就是說這本書終於如願出版,出版以後就跟我沒有關係了。這是我做過的。叫這麼一個名字,可能中共會覺得冒犯它了,因為它一直想努力迴避開,天安門屠殺,天安門廣場發生過屠殺的事情,它一直想迴避。我覺得編輯這本書用這些親歷者目擊者以及掌權者留下的這些文字,來編輯出這些東西來,它就是《天安門屠殺》,如果它不叫做《天安門屠殺》,它就不會有名字,它就不會有第二個名字,這就是真正的天安門屠殺。還有就是當時參與清場的士兵,他們寫了一些東西,我通過其他一些渠道。 他們在六四的早晨,在廣場上就親眼見到了血肉模糊女學生的身體,當時我在紐約時報工作的時候,我們採訪了士兵,就問他天安門廣場有沒有死人,他說,他想了一下說有沒有死人,我沒看見。後來我知道應該是在2012年6月分我知道,他告訴了別人,別人接受了媒體的採訪就說出來了,就是他看見了,但是別的不說,但是作為一個清場的人,他肯定說的不會是假話,這種事件他也不會去編造。

石濤先生:您提到這一點,其實我自己也有滿深刻的記憶的一件事情,就是大概應該是6月5日還是6月6日,北京電視台報導的在新聞的節目當中。當時它用了一個詞,就北京慣用的詞,他講說天安門廣場沒放一槍,沒放一槍放兩槍也叫沒放一槍;放一千槍也叫沒放一槍。這是北京人在描述相關事情的時候,可能是在殘酷的這種環境之下,所特有的一種北京人的文化。而他在講這件事情,在正經八百說天安門廣場沒放一槍,這樣新聞詞的時候,它的鏡頭,整個當時新聞片的鏡頭,位置是在紀念碑的第二層;然後第二層的花崗岩上,它把整個鏡頭往裡推,我非常清楚是這麼大的一個槍眼,這麼大的一個槍眼,把整個石頭打碎了,打成弧形彎狀的坑。它的解說詞就是說,天安門廣場沒放一槍,這就是我自己當時到現在記得非常清楚。

杜彬先生:對,對,當時好像,我不記得了是哪個外國記者,好像是CNN還是哪一個電視台的記者,說中國政府把這個事情,六四這個事情結束了以後,就帶著這些外國記者去參觀,參觀天安門廣場,說這個沒有開槍。好像就是說,一個記者戴的是,手上戴的一個叫,就是一個手鍊之類的,還是什麼東西,就突然,它碎了,掉了一地,掉了一地說你看看:這個謊言的力量有多大,說我的手鍊,那個珠子都掉了。

石濤先生:這件事情發展到今天,我覺得您自己的所作所為,應該說給相當多的朋友一個啟示,我就不知道,透過您過去的經歷,對現今的中共本身的政權,對現今的中共的領導人,面對六四這件事情,您是否還抱有希望呢?無論是平反還是怎麼樣?

杜斌先生:我非常反對用?「平反?」兩個字,因為我就不能接受,說一個屠夫來給被殺的人平反,這怎麼可能呢!你不可能要求劊子手幫你平反,它們沒有資格,它們面臨的一些,除了認罪沒有第二條路。

石濤先生:在《天安門屠殺》這本書拿來之前,一個月之前,您推出了一個片子《小鬼頭上的女人》。您在拍這個片子的時候,您當時是有什麼樣的感受?因為幾乎所有的人都懂得了一點,法輪功在中國,在今天中共統治之下,據說是不能碰的,誰碰誰死 ,有這麼個說法,而您為什麼敢有這樣的勇氣,把這樣真實的一面拿出來呢?

杜斌先生:其實這個問題都是非常簡單,我是一個人,尤其是涉及到法輪功這一塊,我也曾經多次告訴過我的一些朋友,他們也曾經勸告過我,說你不要碰法輪功,這個誰碰誰死。我說,我就笑了,我說:我不管他們是什麼信仰,他首先他是一個人;其次,她是一個女人;再其次,我們都是女人生的。我們如果能夠忍受這些事情的話,那你就不是一個人,你就不是一個女人生的人,那就是一個像孫悟空一樣從石頭縫裡蹦出來的所謂的人。其實我做的時候,我還是冒著風險,當然我有我的壓力,說我沒有壓力也是不可能,我也是一個平凡的人,我也有我的壓力。但是有一些事情,做了就做了,你不做將來就會後悔,假如說,將來我有了孩子之後,我的孩子要有一天會問我說:爸爸,在你們那個時代,你都幹了什麼?我就可以很驕傲的告訴他,爸爸就做了這些東西,無愧於我自己,我就可以這麼說。所以我覺得坦蕩蕩的去做一件事情,沒有什麼隱瞞,我想任何人,任何一個政權,我們都毫無懼色,這就是真實的力量,這就是真相的力量。所以我做 《小鬼頭上的女人》的時候,我的心情有的時候是難過,難過是因為我看到了 聽到了她們的遭遇,這個憤怒,就是在一個女子勞教所,一些女警察竟然直接可以做一些凌辱女人的事情。就比方說:這個女人,這個女警察拿著電擊棍,電擊女人的乳房、電擊生殖器、插進陰道裡電擊、往陰道裡灌辣椒麵,這些都是這些受害者自己說的。我覺得這能是一個人能幹出來的嗎?這是一個女人就幹這樣的事情,誰能接受!為什麼中國的知識份子們要集體沉默,這點讓我非常遺憾。我覺得我能夠做一點事情,我就做一點事情,我也沒有要推翻中共,也沒有要顛覆這個政權,我僅僅是因為我是一個人,我就是要做一點人能夠做的,應該做的一點事情。所以就在我的那本《天安門屠殺》的編輯這本書裡面,我在我的編者的話,裡面在最後的兩句話是這樣說的:至愛 至恨 至痛都要被看見,我們是人。其實我做的所有的東西,就是為了說一句話:我們是人,不是牲口。

石濤先生:非常感謝您接受我的採訪,也替所有的年輕的朋友向您表示致謝。更希望更多的朋友能夠透過您的這本書,知道更多事情的本來面目。謝謝!

杜斌先生:謝謝,謝謝!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