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駐京記者採訪被打 維權律師妻還原事件

【新唐人亞太台 2018 年 05 月 18 日訊】香港一名攝影記者,週三在北京採訪時遭多名中共警察粗暴對待,受傷流血,最後還被迫簽下悔過書才獲釋。這是一週之內第二名在內地採訪時遇襲的香港記者。事件攪動香港輿論。我們採訪到了事件當事人之一謝燕益律師的太太原珊珊,披露當天事發過程。

北京維權律師謝燕益,因代理銀川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上訴案,被當局指涉違規行為,北京市律師協會5月16號早上就此召開聽證會。

原珊珊介紹,她和謝燕益及代理律師9點左右到達北京律協門口。一些香港記者向謝燕益詢問情況,警察就上前查證件,並答應查完後會歸還。

謝燕益太太 原珊珊:「 這個媒體人非常的配合,他就把證件給警察,讓他去查。查完之後警察就不還給他,這個媒體人多次要求下還是不還給他。在這種情況下媒體人就問他追要這個證件,這個過程中,警察就(上來)4、5個人(把記者)摁倒在地,整個手被反鎖在後邊,然後戴上手銬,押到警車。在這個時候,謝燕益就說,你執法也好,怎麼樣也好,你要依法有據。可是這些人也不聽,抓著謝燕益,給他也押到警車裡,對他摁壓呀,扭啊……」

被警察粗暴對待的,是香港Now新聞臺駐京攝影師徐駿銘,他被帶到派出所,之後要求到醫院驗傷。據Now新聞臺報導,期間徐駿銘一度無法與外界聯絡,並被帶去單獨見派出所領導,警察威脅他如果不配合,就沒收駐京證。無奈之下他只好簽下悔過書。

謝燕益太太 原珊珊:「在那個過程中,也有警察對一些媒體人的壓迫,假如說查他們的證件,對他們恐嚇,國際上一些人權官員到現場去看看情況,也盤查,要求他們離開。還有公民在現場被驅散,還有三個公民被抓走,晚上6點多才回來。」

聽證會結束後,代理律師文東海出來告知,謝燕益又被帶走了,還簽了傳喚手續,罪名是「阻礙國家工作人員依法執行職務」。隨後原珊珊和馬衛、隋牧青律師,到和平里派出所了解情況。由於原珊珊要求警察給她看謝燕益的傳喚證,警察不給,結果她也被指阻礙執法,並被雙手反扣押到訊問室。

謝燕益太太 原珊珊:「到了訊問室之後,他們就給我戴上手銬,用各種有陷阱的話來去訊問我:你打我們民警幹什麼呀?你踢我們民警幹什麼?你信什麼,他這種問題我都沒有回覆。其實我就是握著那張紙(傳喚證),根本手就沒有動。」

東城區、和平里、安定門三個派出所的警察輪換看守和訊問,但原珊珊拒絕回答任何問題,而隔壁的謝燕益則被警方威脅。

謝燕益太太 原珊珊:「我聽見隔壁他們在威脅謝燕益,就說:你愛人已經構成一些什麼樣的罪名,你要寫悔過書,認錯書,我才能對你愛人予輕處理。」

當天傍晚原珊珊和謝燕益走出派出所。

Now新聞臺在事發後迅速發表聲明,指駐京採訪隊合法採訪,遭無理及粗暴阻撓,表示極度憤怒。

香港民主黨及公民黨都發佈聲明譴責。

香港記者協會多名代表當天到中聯辦請願抗議。

不久前一名香港記者採訪汶川地震十週年活動,遭村官毆打。國際記者聯合會香港和中國區代表胡麗雲表示, 五天就出現兩宗類似事件,讓人非常憤慨,也不可容忍。而且這次事件中,有幾名記者被一些不斷自稱老百姓的便衣騷擾或驅趕,這很奇怪。

國際記者聯合會香港和中國區代表 胡麗雲:「為什麼五天之前,有人說這只是老百姓,就可以去打人?然後就給當地的民眾去揭發,他不是一般的老百姓,而是當地一個村官。現在在北京再次出現的時候,給人一個懷疑,這個是不是已經變成新的方法,就是去掩蓋自己的身份,就可以隨便去打人?隨便去恐嚇人?」

事發當天,香港特首林鄭月娥表示遺憾。港澳辦也稱介入跟進。

胡麗雲則說,這些口頭上的表示,已經聽過很多了,但如何改善這種暴力行為的實際行動,外界卻一直看不見。

新唐人記者 陳漢 王子琦 鐘元 採訪報導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

相關新聞

今日整點新聞

九評共產黨引發三退大潮

目前退出中共黨、團、隊總人數

隨處可看新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