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英時:台灣正在生死關頭,中共在自掘墳墓

余英時:現在是台灣生死關頭,中共自掘墳墓(截圖/今周刊網站)

【新唐人亞太台 2018 年 12 月 07 日訊】國際史學泰斗余英時認為「台灣是中國文化基礎上第一個走向民主的地區」,必須珍惜、同情,他提到現在正是台灣的「生死關頭」。台灣決不能因威嚇利誘,向中共屈服,必須全力保衛民主自由的體制。余英時認為,現在中國共產黨氣焰很盛,然而在中美貿易戰下,「中國內部矛盾越來越厲害,不要把它(中共)看成千秋萬世不會動搖的,它(中共)一直在為自己掘墳墓。」

他也說,不希望台灣人拚命把「台灣」兩個字做文章,越「去中國化」,其實是越為共產黨民族主義鋪路。

台媒《今周刊》 12月5日刊登史學家余英時的長篇專訪〈余英時:現在正是台灣的生死關頭〉,電話訪問時間在台灣11月24日九合一大選前些天。

完整全文請見《今周刊》,以下摘錄部分內容。

余英時:中共進逼,派很多人在台做工作

報導寫到,余英時認為,中共專制政權步步進逼,「絕對已經派了很多人在台灣做工作」,台灣人必須「非常、非常『確定民主價值』。」「民主需要的東西,不光是一人投一票,而是有一種修養。完全沒有民主修養的人,有了那一票也用不好。」余說「選票多少是『量』,『質』就是文明程度。」

余英時:民主不該憑情感情緒

余英時認為,「台灣面臨一個大問題,民主第一?還是台灣第一?」他接著說:「如果你們總想著把台灣放在第一位,民主放在第二位,就會不斷遭遇分裂,這就是危險。」他不認為民主應該「憑情感、憑情緒」,更重要的應該是建立擁有「文化修養」和「理性判斷」的社會。

「台灣人權的保障、民主自由的體制,絕對不能丟掉,這是大家共同的利益。」余英時說,台灣政黨習慣於黨同伐異,「內部像是有兩個不同國家一樣,不是你死就是我活,這樣是不行的。」

余英時說,「因為不讓對方起來就沒有民主可言,這樣又是一種『一黨專政』了。」過度講究激情的「民族主義」,也很可能會傷害民主制度。

余英時:天心是民心,世界對中共不滿已到臨界點

報導寫到,「我也不希望台灣人拚命把『台灣』兩個字做文章,越『去中國化』,其實是越為共產黨民族主義鋪路。」

余英時認為,現在中國共產黨氣焰很盛,然而在中美貿易戰下,「中國內部矛盾越來越厲害,不要把它(中共)看成千秋萬世不會動搖的,它(中共)一直在為自己掘墳墓。」「在美國幾十年來,從來沒看過(現在美國各界對中共)這種敵意。」

報導引述余英時說「中國人向來講『天心是民心』,失去人心的政權就完了。」余認為「台灣應該要在普世價值上多用工夫。」台灣民主常流於分類械鬥。「我期望一個文明社會,與任何人交往都是很可靠,那我們非重視文化不可。對民主掌握的知識程度越高,民族激情發展的機會就越少。」

《今周刊》的專訪,也簡介了2018年11月在臺灣出版的《余英時回憶錄》,余英時自述前半生與時代的互動。

《今周刊》12月5日刊登陳亭均專訪余英時全文,請點閱〈余英時:現在正是台灣的生死關頭〉

余英時是中華民國中央研究院士,國際公認的史學泰斗,2006年獲得「人文諾貝爾獎」之稱的「克魯格人文與社會科學終身成就獎」,2014年獲得第一屆唐獎漢學獎。

余英時捍衛民主,關心中國大陸與台灣。1989年六四天安門屠殺、台灣黨外運動、香港雨傘運動、台灣反媒體壟斷及太陽花運動,余英時都曾發聲。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

相關新聞

今日整點新聞

九評共產黨引發三退大潮

目前退出中共黨、團、隊總人數

隨處可看新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