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駐WTO首任大使 揭「一帶一路」8真相

駐WTO首任大使顏慶章,解析中共「一帶一路」8個真相。

【新唐人亞太台 2018 年 12 月 12 日訊】中華民國台灣第一任駐WTO大使顏慶章,分析中共「一帶一路」計畫(Belt and Road Initiative, 簡稱BRI),「荊棘滿布」的八項內外真相,並建言台灣政府應參考川普方針,在美中貿易衝突中,降低對中國大陸的經濟依賴,鼓勵台商企業回流台灣本土,以降低台灣的國安與經濟風險。

中華民國自由通訊傳播協會,9日舉辦美中政經系列座談第四場「美中持續熱戰,台灣如何是好?」顏慶章在會中演講,首先分析,一帶一路的經濟與對外策略考量。

顏慶章分析,中共2013年提出BRI的經濟面理由,是中共為了削弱2008年全球金融海嘯的衝擊,大幅擴張國內基礎建設、生產能量等的措施,放任銀行挹注「鬼城」開發。這樣浮濫投資,對國家財富累積有限,但「殭屍型」的國營企業,擴張政策導致產能的過剩;例如中國過剩的鋼品產能,竟超過日本、德國與美國的合計總產能。

顏慶章指出,中共用意在尋找海外市場,避免國營企業設備的低度運用,並同時蓄積對外策略的影響能量,一石二鳥;然而「五年的充裕時間,已讓全世界認知BRI的真相」。

駐WTO首任大使顏慶章,解析中共「一帶一路」8個真相。
駐WTO首任大使顏慶章,解析中共「一帶一路」8個真相。

「一帶一路」真相一:鉅額融資欠缺透明,偏好債務艱困國家

顏慶章指出,國際貨幣基金IMF、世界銀行及頗具聲譽的研究機構,一致指出70個涉及BRI貸款的國家,多達23個已陷入債務艱困的危險,比例很高。

BRI欠缺透明的鉅額融資,甚至多屬於難有自償性的機制,將更加劇這些國家陷入「債務陷阱」(Debt Trap)。至少 8個國家包括:巴基斯坦、吉布地、馬爾地夫、寮國、蒙古、蒙特內哥羅、塔吉克斯坦及吉爾吉斯,因為BRI的貸款,而成為高度危險的債務國。

「一帶一路」真相二:引發對中共政治算計的疑慮

顏慶章舉兩個顯著例子。一是斯里蘭卡,無法支應80億美元及年利率6%的BRI計畫,只能將漢班托塔(Hambantota)港口,以債作股移轉99年的經營權給中國公司,中共同時將
該商港改建具軍港用途。

中共BRI 6%的利率,比商業貸款還高,不是一般援助機構的低利做法。

斯里蘭卡去年因償還不起債務,將具有戰略意義的漢班托塔港的控制權移交給中國。(圖/Deneth17/Wikimedia commons)
斯里蘭卡去年因償還不起債務,將具有戰略意義的漢班托塔港的控制權移交給中國。(圖/Deneth17/Wikimedia commons)

二是BRI提供貸款給吉布地,兩年間吉布地外債佔GDP比重, 由50%驟升到85%。
吉布地因此將通往蘇伊士運河的紅海軍港,讓給中共使用,而這是重要海運通道的咽
喉。

國際貨幣基金發現:BRI偏愛「嚴重負債窮困國家」(Heavily Indebted Poor Countries),在這36個中的31個國家,中共提供高達80%的債務總額。

「一帶一路」真相三:非中國廠商難分一杯羹

顏慶章說,根據歐盟及美國智庫的統計,BRI得標廠商約90%是中國公司,很少創造所在地國家的經濟效益,歐盟與美國也難以分到一杯羹,BRI推出初期曾希望參與的日本廠商也很難。

顏慶章也提問,五年來,有些台灣政商人士呼應參與BRI,如今要如何詮釋這個真相?他也指出,兩岸ECFA協議,不符合WTO機制、無法產生永久適用的自由貿易體系。

「一帶一路」真相四:中共不再掩飾政治層面意圖

顏慶章引述共軍將領學者喬良2018年3月的公開說法,「『一帶一路』要求陸軍具有遠征能力。」「『一帶一路』就是國家利益和需求對中國軍隊改革的一個巨大牽引。」

印度前外交部秘書長薩蘭(Shyam Saran)5月也表示,「中(共)國的戰略家,沒有劃分出經濟和安全目標,每個維度都強化了另一個層面,儘管經濟層面掩蓋了安全上的當務之急。」

「一帶一路」真相五:對手國的怨懟或拒斥

顏慶章列舉近年部分國家,對BRI的疑慮及拒絕。多個國家包括馬爾地夫、衣索比亞、烏干達及辛巴威,因政權輪替,正詳加檢視BRI計畫。例如非洲獅子山共和國 總理比奧2018年10月,宣布取消中國資助4億美元的機場建設計劃,表示該計畫並非必要,且代價對獅子山人民不公平。

顏慶章強調,中共雖然可以收買某部分政治人物,但卻無法收買當地的人民,隨著政權輪替,一帶一路在各該國便出現變數。

顏慶章列舉多個亞洲國家的態度變化:

2016年,泰國交通部拒絕一項BRI計畫,因為土地權利的讓與,有損及主權的疑慮,強調「泰國不同於寮國。」

緬甸2018年6月表態,將重新評估90億美元的興建計畫, 因為經費過高,若無法還貸款,Kyaukpyugp深水港將被中共接管。

馬來西亞 2018年8月,總理馬哈迪與北京達成協議,確認無限期凍結總價超過230億美金的「東海岸鐵路計畫」(ECRL)與沙巴天然氣管線開發案。

中共關係緊密的巴基斯坦,2017年拒絕數十億美元的Diamer-Bhasha水壩的興建案,因為認為融資條件可能導致中國取得所有權。巴國財政枯竭與外匯短缺,2018年向IMF申請紓困,還威脅中共將公開「中巴經濟走廊」(CPEC)的詳細內容。

「一帶一路」真相六:歐盟的加入批評

顏慶章指出,2017年6月,希臘接受鉅額投資計畫,將Piraeus商港讓與中國公司經營,並反對歐盟的譴責中共侵害人權決議。

顏慶章列舉,中共的作法,引發德、法、英等歐洲主要國家的警惕,例如:

德國外交部長Sigmar Gabrial警告,歐盟對中國須擬具策略,否則中共將分化歐盟,並要求北京尊重「一個歐洲」(one Europe)的體制。

2018年1月,英國首相梅伊訪問北京,拒絕為BRI背書。2018年2月「慕尼黑安全會議」,法國總理Edouard Philippe 提議,歐洲不應任由中(共)國訂定新絲路法則。德國外長更強調,中(共)國藉由新絲路,建立全面性的中國利益,並非基
於自由、民主與人權。

4月歐盟27位駐北京大使(匈牙利除外),聯名斥責BRI分化歐盟成員國的共同政策,貸款及投標程序不透明,並嚴重傷害世界自由貿易的精義。

顏慶章強調,至今沒有任何歐洲主要國家,和中共締簽BRI的備忘錄,因為BRI內容不符歐洲的透明與信賴標準,且過度堅持主導權力。

「一帶一路」真相七:美、日、印度、澳洲四國聯合抗衡

顏慶章說,印度自始對BRI抱持反對態度。2015年起,印度積極與日本、美國洽商如何增進印太區域基本設施的發展。2017年10月,美國國務卿透露完成了與盟國的「寧靜談話」( a quietconversation),將針對畏懼BRI資金條件的國家,提供替代性選擇,這三國首度明言抗衡BRI。

2017年11月,澳洲加入「四邊策略對話」( Quadrilateral Strategic Dialogue),研擬合作機制與挹注更充裕的資金。美國國務卿蓬佩奧2018年7月曾指出:「我們(美國)決不在印度太平洋追求霸權,我們也反對任何國家有如此行徑。」

「一帶一路」真相八:中國大陸內部的險境

顏慶章整理指出,中共應該已揮霍約7千億美元在BRI,但無法消弭內部質疑,為何不用在中國國內的醫療、住宅與教育等民眾需求?

而且中國財務面很沉重。國際清算銀行估計,中國債務在危險的境地,2017年中國未償債務已高達257%,IMF估算到2020年時,這項比率將高達300%。顏慶章說,2008年中共採行的寬鬆政策,2009年到2015年間,非正規金融體系所形成國家債務,由20%劇增到150%,其中「鬼城」不動產開發、欠缺競爭力產業、影子銀行,都是危機的部分因素。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

相關新聞

今日整點新聞

九評共產黨引發三退大潮

目前退出中共黨、團、隊總人數

隨處可看新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