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直播】從高耀潔看中國艾滋災難

【新唐人2009年12月5日訊】主持人:各位觀眾大家好,歡迎收看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欄目熱線直播節目。12月1日是「世界艾滋病日」,在中國大陸,被中國民間稱為「防艾滋第一人」的高耀潔醫師在華府召開了新聞發布會,並且發表了她的新書《血災:10000封信》。高耀潔為什麼在83歲的高齡還要背井離鄉來到美國?中國艾滋病的現狀到底如何?我們今天是熱線直播節目,歡迎您打我們的熱線號碼發表您的意見或向我們的嘉賓提問,熱線號碼是646-519-2879。您也可以通過Skype和我們聯繫,Skype是RDHD2008。我們今天會電話連線高耀潔醫師,另外介紹我們現場的嘉賓有出版高耀潔醫師《血災:10000封信》的《開放》雜誌的社長金鐘先生,另一位是政治評論家陳破空先生。我們知道金鐘先生出版這一本書這一本書對高耀潔醫師有一定的了解,您能不能和我們介紹一下高耀潔醫師這個人。金鐘:這次我是在華盛頓DC見到她,她是從德州來到DC舉行記者會,這是我第一次見到她,記者會和新書發表會我們是同時舉行,是由我主持,請高耀潔醫師做為主角出席跟美國新聞界見面。這是我第一次見到她老人家,她身為一個高齡83歲的醫學教授,一個資深醫師,她給所有人的印象,就是慈祥、很有親和力這樣一個所謂的老太太。一談到艾滋病,她就顯得非常的執著,她有她的一些看法和在中國大陸防治艾滋病的豐富經驗,所以她是個很專業又是個很容易親近這樣的人。主持人:今天我們連線了高耀潔醫師,她現在就在線上,高醫師您好!首先很多觀眾想知道您在83歲這樣的高齡還從中國來到美國是為了什麼呢?高耀潔:我離開中國是因為要出版三本書,第一本是《血災:10000封信》,第二本我還在和人家定合同,另外還有一本書。我為什麼要做這些?就是要把事實留給歷史,把我這十幾年來知道的艾滋病真實情況揭露出來,不要變成像文化大革命、大饑荒那樣很多人都不知道真實的情況,這是我出來的目的。我馬上就要83歲了,我也知道我的身體糟透了,也活不了太長的時間,心臟也不好,血壓也高,所以我出來的目的就是為了我的幾本書出來的,我離開家已經半年多了,在外面都住了幾個月了。主持人:另外我們還想知道中國的官方是說,在中國艾滋病主要是透過性途徑來傳播的,在您做過大量的調查還有與艾滋病病人的接觸當中,以您本身在中國從醫的經驗來看,艾滋病在中國主要的傳播途徑是什麼呢?高耀潔:關於艾滋病我在90年代中期,從1996年我開始協助艾滋病人,我在中國看到的有11個省,在河南和中國各地都是因為賣血或輸血,很多小孩也感染上艾滋病。我不否認艾滋病的傳染是有性傳染這個途徑的存在,但是在中國是因為賣血或輸血。為什麼在中國會出現這個問題?因為在中國主要是政治因素,為了經濟鼓勵農民賣血,有人賣血自然就有人輸血,所以造成這個局面。這個情況已經持續二十多年了,都沒有一個人來負責,都在掩蓋。但我要對得起我的良心,我不能說假話。主持人:謝謝高醫師。現在在中國一直被視為禁區的艾滋病到底有多嚴重呢?高耀潔:所謂的捐血途徑主要是傳染的原因,我們中國的艾滋病的傳染途徑和國外不同,傳染的類型也不同,中國的艾滋病感染率非常高,主要是因為賣血,而且現在沒有什麼有效的預防措施,如果繼續下去不預防的話,後果不堪設想。現在仍然有很多官員、黑心買賣血的人,他們為了賺錢,花錢買官,他們也怕受到連累。主持人:謝謝高醫師,因為時間已經很晚了,您先休息,謝謝您接受訪問。剛剛高醫師談到了三個問題,我想先問一下陳破空先生,她說她這麼高齡還出來主要是要出書,要把中國艾滋病的情況告訴大家,您怎麼來看待她的這種舉動呢?陳破空:高耀潔醫師在國內為中國的艾滋病病人做了很多的事情,包括援助艾滋病病人,找到他們的病因,並且自己掏錢花了一百多萬的人民幣去幫助這些艾滋病病人,還有幫助這些艾滋病孤兒,幫他們印書、印材料,做了很多的好事。她還得了很多的國際獎,享有巨大的聲望,但當局對她是百般的阻擾,阻止她出國來領獎,對她採取軟禁、監控,如果不是考慮到她年紀這麼大,還有這麼大的國際聲望,當局早就對她下黑手了。比如像對譚作人、胡佳那樣早就下黑手了。因為高醫師的高齡和國際聲望,當局有所忌憚,她從1996年開始就做了很多的工作,但是她要在中國國內繼續做下去已經很困難了,特別是她這麼大的年齡還要寫書,血壓也高隨時都有生命危險,還有她收集的一些艾滋病的寶貴資料要在國內完成是不可能的。因為這樣所以她要逃離中國來到美國來完成她未竟的事業,這對中國、對世界人民都是一個貢獻,這我非常能夠理解,在這段時間她來到國外比留在國內更有意義,這是第一。第二,高耀潔醫師流亡到國外來正說明了中國的一個獨特的現象,就是不管任何的年齡層都在背井離鄉,遠離自己的家園,我們知道流亡的主體有六四時期學生和民運人士、還有流亡的西藏人、流亡的維吾爾人。我今年6月訪問達蘭薩拉,有很多西藏人把孩子託付給別人翻山越領要到達蘭薩拉那邊去學習藏傳教育,最小的孩子只有一歲大,是個艾滋孤兒,我當時抱在手上忍不住就熱淚盈眶。我們現在看到高耀潔醫師幾乎是年齡最大的流亡者,都背井離鄉逃出來,這是中國才獨有的現象,這在別的國家是不可想像的。像她做這種事情在文明的國家事實上是被獎勵的、是受到鼓勵的、是受到幫助的,而不是來打壓。這個是反映了中國現在國度的黑暗的程度。所以高耀潔醫師流亡本身是在這樣的背景下發生的。主持人:有觀眾朋友在線上,我們先接在紐約張先生的電話,張先生您好!張先生:今天這個節目很即時。高耀潔醫生以八十多歲之高齡,能夠有這樣的精神,能夠不怕千難萬險躲避追殺,選擇適當的方法能夠到美國來。剛才也看到了像金鐘先生,資深政論家陳破空,這都是我非常敬佩的人。看到高耀潔醫師這種偉大高尚的行為的時候,我想起中國有一個通俗的說法,那就是小白兔被逼急了也會跳牆。那麼現在這個高耀潔醫師就是被逼的跳出牆外的那隻小白兔。那麼能夠用這樣的帶病之軀、耄耋之年,能夠帶著她的三本書,把真相留給人間、把真相留給歷史。可以說是相當偉大的,非常令人敬佩。同時也想到以前也曾經有過類似這樣的書《民以何食為天》,類似的書單還有其它領域更多了。總之一句話就是要揭露真相,就是要把真相讓全世界人知道,讓我們後代知道。所以我作為一個觀眾,非常感謝她,也非常感謝主持人、感謝金鐘先生、陳破空先生,感謝一切有良知的人,謝謝!再見。主持人:謝謝張先生。那麼剛剛張先生談到了他非常敬佩高耀潔醫生的這種舉動。我想問一下金鐘先生您跟高耀潔醫師這幾天的接觸,您覺得這是不是讓人覺得偉大的一種行為呢。金鐘:是!當然是很偉大的。他這種人格的確是很高尚。她參與防治艾滋病在中國的傳染、傳播。那個時候已經是70歲了,退休了。那麼她看著這件事情的確是太不公平,而且是使千家萬戶蒙受這樣一個災難。而且這個災難呢,艾滋病我們都知道是外國先有的。那時候我們最早知道都是和說什麼同性戀這些性行為所引起而傳播的。但是中國那些貧窮的農村,哪裡有什麼同性戀嘛?主持人:剛剛高醫師談到說兒童也感染上了。金鐘:所以她就很關注這一件事。到處去去調查採訪收集資料。後來她確證的發現了中國的艾滋病居然也氾濫起來,是什麼原因呢?就是在尤其90年代,像河南很多省份,高醫師的家鄉是河南,她在河南居住,對河南情況非常了解。因此河南是一個中國艾滋病氾濫的重災區。因此她就自己在周邊的在的縣市到處去調查,後來就發現了這是由於河南省當年推行的「血漿經濟」造成的一個後果。為什麼呢?因為那個血漿經濟,他們是用一種非常不科學的方法。有點像我們早前出的一本書,也是講在河南南部的地區,就是大躍進時那個地方才五百多萬人,就餓死了一百萬人。主持人:20%。金鐘:那個是震動全國。這個是大躍進造成大饑荒的一個非常嚴重的事情。那麼河南的艾滋病流傳簡直可以說是大躍進的一個翻版。也是非常荒謬的那種作法,那種抽血然後賣血的整個過程不衛生、不乾淨、不規範、不科學。造成了只要有一個艾滋病毒進去,就很快一傳十,十傳百。簡直沒辦法控制。所以她就把這個事情揭露了,揭露中共那些官員推行這個賣血經濟。而賣血經濟給中共官員賺了很多的錢。主持人:請問陳破空先生,現在國際現在對艾滋病是什麼樣的態度。尤其對中國這個艾滋病的現狀又是一個什麼樣的看法呢?陳破空:國際社會就我們所知道,自從發現艾滋病毒,這種對人類威脅非常大的一種絕症以來。國際社會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財力,在解決這個問題。一方面是在防治,另一方面是在發現各種源頭,蓄意防堵。中國這種情況尤其是受到國際社會的注意。因為國際社會普遍的艾滋病的傳染,原來都是像金鐘先生講了,同性戀也好、性行為也好、吸毒也好,這些是主要源泉。他們從這些源頭上說,沒能堵住。像非洲氾濫的最厲害,那他們可能在人類性行為規範上不規範,加上衛生條件不好,成為一個重災區。但是中國這個情況的發生,根據高耀潔醫師十多年這麼一個調查、研究,走村串戶的這麼一個結果統計的資料來看。她就當面告訴中國主持衛生部工作的副總理吳儀。她說中國政府說什麼吸毒和性行為是艾滋病主要傳染渠道是錯誤的!她說中國艾滋病主要傳染渠道是透過血液渠道。剛才金鐘先生也講到,不只包括河南。而且最重要的是高耀潔醫師反覆的指出不只是河南。全國31個省市,全部淪陷。她說沒有一個空白點,每一個地方都採取了這樣一個血漿經濟,就是高採血。當時貧窮的農民一伸手一輸血,400毫升的血給農民40、50塊錢打發了。對貧窮的農民當時來講是個不錯的收入。但是對政府、對投機份子、對官商勾結的集團,是更大的暴利。他們把這個血收集起來,給農民進行簡單的處理。他們在簡單處理過程當中,他們的箝子、剪刀、血袋都混在一起,沾了血,有的血袋擠破。然後透過回流一些血回去給輸血病人,讓他不感到頭暈。在這個過程當中,只要有一個艾滋病的就會有很多人感染。在吉林省有一個艾滋病人,他連續去獻血17次,結果傳染了無數的人。那麼中國艾滋病,在所有省市,不只是河南,艾滋病的主要傳播渠道居然是通過血液,這個世界上是絕無僅有的。這種事也只有發生在中國這種制度下,你沒有新聞自由,你沒有一個互相監督的制度。你一個地方發生的事情報紙上不披露,政府不發布公眾警報。結果別的省市照樣發生。一個縣發生了,另一個縣不知道。一個省發生了另一個省更不知道。這樣造成大面積的這種災難,政府有不可推卸的責任。而且這些所謂的血站,首先是政府的背景。是各地政府搞起來的,不是民間的也不是個人的。所以現在他們就悄悄關了,但轉成了地下採血。中國這種事情尤其受到了國際社會的注意,完全讓國際社會所不能容忍。因為這不是一個你國家內政的問題,就像高耀潔醫師說的,不是一個省的問題,也不是一個國家的問題,是全人類的問題。所以這樣的問題我想國際社會是非常的關注,也有利於中國防堵艾滋病問題。主持人:好,我們有觀眾朋友在線上,現在再接一下紐約王先生的電話,王先生您好!王先生:主持人、各位好!我也來講一講關於賣血輸血的過程,因為過去我也在相關的部門做。據我所知在河北省就有一個市立醫院,有一個大型國營企業的醫院院長就利用她的職權,去找一些社會上的青年,然後就把那些痴呆的人關在他們醫院的幾間房裡面,大概關了幾十個吧。每天就給他們一些饅頭吃、飲水喝,一天就兩頓,然後每天抽他們的血拿去賣。這情況大概發生有1年吧,關進去死了很多人,很多人關進去,很多是痴呆人、流浪漢,都是這種的。後來這事就被死者的家屬找過來,那醫院院長當時就被別人告,就說到底怎麼樣,市領導就批評她、教育她,因為她有錢嘛,她就送錢。這個院長是女的,而且他兒子是我的同班同學,所以我對這事非常的清楚。後來他母親不但沒有受到任何的處罰,而且因為弄了很多血,當了那個地區衛生局的副局長。當時我在國內的時候也可能良心不太好吧,我沒有任何的..我覺得很不好,但是現在想起這事,我的心在流血,因為我沒有做什麼,但是我現在能講出來,我覺得就是對我當時沒有反應的一種贖罪吧!好,謝謝你們,這是我真實所看到和見到的事情。主持人:好!謝謝王先生告訴我們的觀眾您所知道的情況。我們現在再接一下佛羅里達的觀眾路意的電話,路意您好!路意:主持人妳好,評論員你們好!我想講的就是,我覺得中國政府已經不配繼續管理中國的資格了,因為在它的統治之下,現在社會風氣這麼敗壞,人的道德這麼淪喪。我想舉一個例子。上次我在國內看到一件事情,醫院有一個護士給人家抽血,我就親眼看見這個護士從來沒有換過她的手套,從早上一直抽到下午,整個手套都已經變成黑色了,她都沒有換過,她至少給上百人抽過血。她並不是不知道這件事情的危害,她不這樣做的目的和動機,實際上就表示她這個人已經不具備做護士的道德水準。醫院就從一個救死扶傷的地方變成一個敲詐勒索的場所。我覺得這一切都是當今的政府造成的,不管它是無能也好,還是有意也好,這都可以證明現在的中國政府已經沒有繼續管理中國的資格了。我想講的就是這些。主持人:好,謝謝路意。我們現在再接一下中國江蘇趙先生的電話,趙先生您好!趙先生:主持人妳好,有人說中共官員的腐敗,是中國人民最大的災難,中共是吃人不吐骨頭的豺狼,河南本地人民因賣血而引發艾滋病,就充分暴露了腐敗中共是可惡的吸血鬼。由於時代的變遷,傳說中面目可憎的吸血鬼人們看不到了,人們看到的是披著畫皮的衣冠禽獸,它們吸吮著人民的民脂民膏。他們不但吸血,還盜取活人的器官,以換過他們腐敗的器官或販賣。我們這裡有這樣一個傳說,好多年前就有這個傳說,說中央某個高級領導人在上海,可能是江澤民時代吧,以前當上市長的時候,大換年輕人的血,這是相當不道德的。這些人不是吸血鬼嗎?不僅是河南,不只是賣血,看看大陸各地的血站,他們的待遇肥得什麼樣,他們通通都是吸血鬼。最後我希望大陸的人民要認清,從這一些小事看很多事情,都要看清中共的邪惡,它把人民欺詐成什麼樣子。他們是真正的吸血鬼,但不是傳統上那種面目可憎、嚇人的吸血鬼,而是用現代化的儀器來吸血的這樣一個吸血鬼。所以現在好多人還跟著中共跑,說是由於性關係什麼的引起艾滋病,不是這樣的。在二、三十年前我就看到那些苦難的人民賣血,他們一貧如洗,他們有的人失去勞動能力就靠賣血生活,身體都很差,這種人感染艾滋病幾乎太多了。在中國大陸這種黑暗的現實裡頭,到處都是妖氣重重,所以我們大眾不要聽信中共的胡說八道。主持人:好,謝謝趙先生。各位觀眾朋友,今天我們的話題是「從高耀潔看中國艾滋災難」,歡迎您打我們的熱線號碼646-519-2879。那麼首先請開放出版社的社長金鐘先生來回應一下剛才幾個觀眾朋友所說的話。金鐘:剛才有兩位聽眾的回應非常的感人,他們很坦白的說到從高耀潔醫生的無私的奉獻,去面對中國這樣一場被當局所掩蓋的艾滋病災難,這樣奮不顧身的奉獻犧牲自己,做出很多的努力。他感覺到自己以前應該把知道的事而沒說,覺得良心上過不去。我想這說明了我們中國人還並不是每個人都敗壞了,我們這個民族還是有被拯救的希望。我這次在華盛頓DC跟高耀潔醫師在一起的時間,我就聽高醫生談到過。有一次她在美國國會做一個聽證會的證詞的時候,她就談到說,現在中國大陸的風氣壞到什麼地步,就是說假話、做假事、賣假貨,的確覺得中國大陸現在最嚴重的問題,就是虛偽。說話做事,面對著一些問題的關係,很多方面都是虛假的。所以從高醫生她的表現,她在防治艾滋病方面的作法,我想我們最敬佩的也就是她這種精神。這麼一個老人,而且她的腳還不是我們今天的女孩子站著的天腳,她小時候裹過腳的,後來放開的。你想這麼一個小腳老太太,不辭辛苦跋山涉水到各個地方去探貧問苦、蒐集資料,她是出於對這些病人的一個醫生職業良心的關懷同情才做得出來,所以這是人道主義的一個典範,今天我們是很需要提倡這樣的精神。主持人:陳破空先生有什麼回應嗎?陳破空:首先感謝王先生提供河北市立醫院的情況,也感謝佛州的路易先生所提供的國內護士不換手套,這再次證明在中國共產黨把持的天下,沒有它們做不到的事,只有我們想不到的事。後來那位江蘇的先生說的,「腐敗」的確是個問題。剛才有位先生說,你本來醫生是救死扶傷,結果後來是牟取暴利,謀財害命。在目前這樣的道德敗壞,共產黨這樣「認錢不認人、笑貧不笑娼」的機制下,實際上就變成一個體系了。這個體系折射出政府的狀況,政府本來是維護正義的,是來保護民眾的,政府也跟著敲詐勒索、謀財害命。不光是地方政府,包括高層上級政府都是這個情況。剛才江蘇那位先生就講到「腐敗」,的確是這樣,這件事情從頭到尾充滿了官場腐敗。它最初的「血漿經濟」,這個血站採血是政府出面建立的,它就是為一個「錢」字,撈錢。這種完全不顧社會、不顧衛生條件的這樣幹,完全是一種腐敗行為。而這個事情發生之後,它們千方百計的遮蓋著,遮蓋到什麼程度呢?像河南那些艾滋村不要說國外的記者進不去,連國內的記者進去都要東躲西藏的,要被警察搜捕的。村民掩護他們,藏在菜地裡、院子裡,藏起來才能了解一點情況。為什麼要掩蓋呢?就是保護它們的既得利益。另外還有一個腐敗是,到後來大批的病人出現了,艾滋村出現了,這時候的腐敗是規定給病人的藥,它們苛扣;規定的補貼,它們苛扣。另外還賣假藥,向病人賣假藥,這都是高醫生了解到的。甚至還苛扣外面的捐款,國內外的捐款來了,它苛扣。所以高醫生講了,像河南省上蔡縣是重災區,說是一分錢也沒有捐到那裡去,說限制連一塊布也不要捐到那裡去。為什麼呢?那裡成了「形象工程」,撈錢的形象工程,它甚至抬高要價。本來比如藥是1塊錢,它人為的提高到4 塊,它就是向外界、向政府伸手要錢要捐款,所以這腐敗是從頭至尾覆蓋到每個角落。所以搞的像高耀潔這樣的醫師通過自己微薄的老人的力量,到處去活動發單子、印材料,卻擋不住這個腐敗潮,完全擋不住,只能在腐敗潮下悲苦無援,到這種程度。這裡面背後制度的問題、深沉的制度問題是引發這一切災難的真正源頭。主持人:好,我們現在接一下密西根州高先生的電話,高先生您好!高先生:主持人妳好!剛才採訪高耀潔的時候,她講的方言聽不懂,一會兒要有時間請您翻譯一下。第二個,我想講賣血漿的問題。大約40年前,69年的時候就有了,那時候因為要跟蘇聯打仗嘛,就組織一些貧困縣的農民到大醫院賣血,之後給你17塊錢人民幣,給你一張票可以到商店領半斤豬肉、1斤白糖,那時候就有賣血行為了。謝謝!主持人:好,謝謝高先生。我大概講一下剛才高耀潔醫師講的話,在問她為什麼在83歲高齡時候,還要背井離鄉來到美國?她說她就是要把這幾本書,她要出3本書,第一本是開放出版社出的《血災:10000封信》,第二本跟第三本馬上就要出版了。她說要把這個書留給歷史,不要變成像文革那樣,很多的情況不為人所知。在問到中國艾滋病這樣高速傳播,主要是通過什麼渠道?因為官方說是通過性傳染。但是高醫師在她的調查和工作經驗,和很多資料上來看,中國有很多艾滋村如果通過性傳染,很多小孩也患上艾滋病,他們怎麼是這種途徑去傳染的呢?在她的調查中主要是通過血庫的傳染,因為政治的腐敗,很多人賣血,而且二十多年了,官方還一直在掩蓋這個情況,沒有任何人出來承擔這個責任。她說她要對得起自己的良心,因為她有高血壓、心臟病,可能也活不了很長時間,所以為了要對得起自己的良心,不能讓後人不知道真相。另外被問到被視為「中國禁區」的艾滋病並有多嚴重?她說感染率非常高,而且現在沒有什麼有效的預防措施,如果繼續下去不預防的話,後果不堪設想。現在仍然有很多官員、黑心買賣血的人,他們為了賺錢,如此繼續下去的話不堪設想。希望對您有所幫助。我們回到現場,剛才談到高耀潔第一本書《血災:10000封信》,這本書是由金鐘先生開放出版社出版的,您能不能介紹一下這本書大概的內容呢?金鐘:這本書在2004年就是5年前,曾經在北京出版過,就叫《一萬封信》。這書名是怎麼來的呢?就是因為高醫師在預防救治艾滋病的活動中間,已經很出名,也得到很多獎,大家都很敬重她。因此很多感染者、病患者和他們的親戚朋友都來寫信給高醫生,向她請教、向她反應、向她傾訴他們感染艾滋病的痛苦遭遇,就他們的疑難請教她。所以04年出書之前,收到了一萬零幾封,她就把那中間抽出來一、兩百封就寫成了這本書。因此你可以想見,這些信都是原封不動的保留下來,一萬封信中抽出來百分之一點幾,大概是這樣。這本書出來之後由於整個中國老百姓對艾茲病的氾濫非常震驚,也非常關心。又對高醫生的投入奉獻非常敬佩。所以這本書當時一出來就得到「全國圖書大獎」,而且在北京人民大會堂開了數百人非常風光的新書發布會。但是發布會之後,這書突然靜悄悄的,實際上是被禁了,就是發行方面它不讓發。主持人:那為什麼還要給她獎呢?金鐘:這獎是因為情勢所迫嘛,這本書本身真實的、充滿愛心的,而且發出了警號,中國這問題是產生了,所以當時比方說北京的出版界、衛生界、新聞界,大家一窩蜂都很關注,所以就推崇了她。但是後來為什麼呢?就是有關的官員發現不對,因為這個事情一揭露,他們的烏紗帽、他們巨大的利益就保不住,他們就來打壓這本書的發行。所以這本書後來在大陸只賣了一點點,簡直跟這本書的榮譽和大陸這麼大的市場根本不成比例,可以說只賣了1%那麼一點。因此後來這本書等於是雪藏了,後來有人找她來出,她都不幹,因為是當局找她。按照它們的意思,說你只要同意,就用你的名,書我們來寫,她當然不幹。因此這本書她就一直埋藏在自己手上。一直等到5年後她能夠離開中國來到這個自由社會的時候,她就想完整的同時根據這5年的新的資料,後來她又收到5千封信,所以實際上是根據1萬5千封信中間,她抽出來大約2百封信重新修改,充實內容再交給我們,我們在香港給她出版。是這樣一個經過。主持人:還有觀眾朋友在線上,我們先接一下中國大陸張先生的電話,張先生好!張先生:主持人好,嘉賓好!很早就從國內各種渠道知道高耀潔她在中國抗艾滋,像個英雄人物一樣。說也奇怪,怎麼越到老了,反倒在國內呆不下去了?中國現在講真話就是這麼難,凡是誰講真話它就抓誰,要不就是把人家流亡。不管是什麼醫療、艾滋病這些,你看以前蔣彥永在SARS「非典」期間也講一些真話,也限制人家出境。最近不是又判了四川的譚作人、黃琦,它就給你抹黑;說那個艾未未「涉嫌詐騙」,就封鎖人家帳戶。我個人還有好多人提醒高耀潔這個事情,也說到這個書了。它現在越想壓就越壓不住,它現在就只能靠謊言和暴力。但我看謊言根本不行了,只剩下暴力了。它就是用很猥瑣、很卑鄙的手段,一邊抹黑,靠它好多那些爪牙,反正是給正義人士抹黑,什麼「勾結境外敵對勢力」,羅列了很多烏七八糟的東西,比如原來最反法輪功的司馬南這些人,他們就幹這事的。我今天就講這麼多,謝謝!主持人:好,謝謝張先生。我們現在再接下一位新西蘭周女士的電話,周女士您好!周女士:大家好!今天這個話題很有意義,記得兩年前高醫師到美國領獎的時候發表演講,我們《熱點互動》欄目辦過這個節目,就是「從高耀潔領獎說起」,我記得很清楚。那麼我想說兩年過去了,中共在艾滋病問題上依然是無所作為,不但是無所作為,它能做到的就是繼續掩蓋真相,歪曲真相。對艾滋維權人士千方百計的打壓、排擠和迫害。高耀潔醫師這兩年來,被那些中共指導下的流氓、黑幫採取無賴的手段盯稍、騷擾,以至於真的在國內呆不下去了,不得不帶書逃到異國他鄉來講真相。像艾滋維權人士胡佳,大家都知道的,在08年奧運前夕幾個月被判三年半;新疆艾滋維權人士常坤也被迫害。中共能做到的就是這些,掩蓋真相迫害艾滋維權人士,再就是領導人做秀。我好像看到前幾天胡錦濤在世界艾滋病日好像捐了五千塊錢工資,我看了真是哭笑不得。溫家寶掩蓋真相掩蓋不了了,到處會見、關心艾滋病患者握手,擠出幾滴眼淚來。這些領導人不要再做秀了,拿出你的實際行動來,不求別的,不要打壓迫害維權人士就可以了。我們維權人士有的想收養艾滋孤兒,它千方百計的給你設置障礙,艾滋孤兒的信息都是國家機密資料不外洩透露,人為的給你收養艾滋孤兒設置障礙。它還能做什麼!兩年過去了,在艾滋維權路上多少人受迫害啊,中共不但無所作為,只能是迫害。我覺得大家應該看清中共這個本質了,只要這個利益集團存在,這個罪惡的制度存在,艾滋病的維權道路要解決的問題永遠不會解決的。好,謝謝大家!主持人:好,謝謝周女士。各位觀眾朋友,今天我們的話題是「從高耀潔看中國艾滋災難」,歡迎您打我們的熱線號碼646-519-2879。那我們首先請金鐘先生回應一下,剛才觀眾朋友他們的看法。金鐘:好,剛才聽眾朋友講得非常好,說現在中國的問題艾滋病是其中一項,這個問題也是由於現在這些既得利益、貪污腐敗的這個集團,他們各級的權力相結合,甚至公檢法跟黑社會互相利用、互相包庇,來維護他們的權利。所以一旦他們闖了禍,他們就互相勾結起來加以掩蓋,來逃脫他們的責任。艾滋病現在涉及到的問題是什麼呢?就是中國的各級領導人,尤其是像河南省這種最嚴重的艾滋病災區,沒有一個官員來負責任,他們當時的血站也是做得比較紅火。這本書中我們有統計資料,她說她收到的一萬封信,她下過功夫把這一萬封信分門別類,看看是全國各個省來的,很多省都有幾百封信,二百、三百、五百的不等。河南省最多,有三千九百多封信,當然高醫生她本身是河南人,可能是河南的人反應會多一點,但是也反應出全國各個地方都有。那麼河南省既然是這麼嚴重,當時艾滋病猖獗,瘋狂氾濫的時候,誰主政的?他們的衛生廳長叫做劉全喜,這是首要肇事的官員,他要負責的。因為全省的血站傳播是在他衛生廳這個省的衛生部門領導下,開展的一個官方計畫之類的行動,並不是自發的說我擺一個小攤子做生意,不是這樣的,而是有組織推廣的一個致富賺錢的活動。那麼當時黨政領導第一是誰呢?是李長春。2007年9月份香港一份還是有中資背景的媒體,專門就這個事情揭露了他。為什麼?因為當時正是中共十七大的前夕,他們黨內有一些派系的鬥爭,大概是有一派支持他們,不讓李長春進中央常委,不讓他升為黨和國家領導人,因此抓住他這個事情來攻擊他。在香港那份媒體上指名道姓的揭露他、罵他,說他對河南省艾滋病嚴重氾濫,死了那麼多人你要負責任。結果他照樣好官我照當,最後上了九個常委之一,一直到今天還成為今天打壓全國的傳媒新聞自由的第一人,最高負責人。而香港這份雜誌發表這件事情之後,即刻被他們打壓,不讓進入大陸,本來他們可以在大陸經銷的,都不讓進入大陸。所以從這個事情可以看得出來,中共政治體制的腐敗,不僅是男盜女娼這種腐敗,一直到最高政治的這種黑暗腐敗。這是一個例子。主持人:所以就像剛才新西蘭周女士所說的,如果共產黨的罪惡一天存在著,艾滋病問題就無法解決,那陳先生有什麼要講的?陳破空:對,剛才新西蘭周女士所講的溫家寶,我補充一、兩個小故事。溫家寶前兩年去艾滋病氾濫最嚴重的上蔡縣文樓村探望艾滋病人,當時溫家寶就提出要給村民一人發10元作壓歲錢,那是很少的。全村本來是3,217人,這個村領導,村支書居然就多報了883人,結果就多領了這個壓歲錢,有村民事後就揭發說沒有那麼多人,多報了883人。這個村支書就解釋當時他統計錯了,當然統計錯了就統計錯了,但是這個錢,第一沒有退回;第二這多出的八千多塊錢也沒有發給別的村民,所以連國務院總理發的壓歲錢,他都貪汙八千多塊錢。這是一個事情。另外,前年溫家寶去的時候還有一個可笑的場面,一千多個村民夾道歡迎,之後被網友揭發,說這一千多名村民都是公安便衣扮裝的,根本就不是什麼村民。另外有一張相片說溫家寶跟艾滋病人握手,後來這個網友經過人肉搜索,發現這根本不是什麼艾滋病人的手,這是公安便衣的手,作假作到這個程度!他們寫:村騙鄉,鄉騙縣,一直騙到國務院,究竟是溫家寶被他們騙了呢?還是本身就是上下合演的這麼一齣戲,一個雙簧戲。所以這個東西不管是什麼情況,反映了中國政治深層的腐敗,而這種腐敗就在目前氾濫,甚至連醫生的工資都苛扣了。醫生派到當地去,主治醫生本來幹著危險的工作,說到艾滋病村去有500元的補貼,加上基本工資一千多塊錢。結果現在醫生都站出來說他們的錢都被苛扣了,而且不知道被哪一級苛扣了,他們24小時的工作,居然他們的錢被苛扣。足見這個腐敗已經深到什麼程度,簡直是角角縫縫都不給你剩下。主持人:剛才新西蘭周女士還談到一個情況,說她本來想領養艾滋孤兒,因為我們在圖片中也看到,在過去的一些紀錄片也看到,艾滋孤兒他們真的很可憐,就是父母染了病,小孩子也被染上,然後父母死了就沒人管他們。剛才周女士談到說,你要想領養一個孤兒,它不告訴你信息,所以你根本無法領養,官方認為這是「國家機密」。那麼現在在中國大陸,這些艾滋孤兒他們的境遇怎麼樣呢?金鐘:這些艾滋孤兒當然得不到照顧,最根本的問題,它沒有放開來做。你比方說西方人收養中國的棄嬰,大家都知道,它們等於說是一個開放的市場,這個孩子要收多少錢。主持人:有人稱這個像人口買賣一樣。金鐘:是啊,他收養一個中國的孤兒,不是艾滋孤兒,就是被遺棄的嬰孩,因為一胎化,多數都是女嬰,這個它是公開做的,搞成一個買賣。但是對於艾滋孤兒,由於整個對艾滋病的政策就是剛才我們前面講的這麼多,是一種虛偽的,不負責任的,它不願意暴露事情真相的這樣一個背景下,所以這些艾滋孤兒的命運可以想見,就非常悲慘。主持人:從剛才我們談的很多情況來看,中國政府是應該對艾滋病在中國的傳播負有很大責任,那麼中國現在這種艾滋病問題,如果政府持續掩蓋真相不讓真相外露的話,這個問題怎麼解決呢?陳破空:沒錯,凡是去過香港的,都記得有這麼一個香菸廣告,有一句詞:「香港政府忠告市民,吸菸危害健康」,就說香港這麼樣一個政府,因為它是一個有相當程度的民選,因為英制留下的法治和自由的體系,他不斷的忠告市民。吸菸的廣告都做到這樣子。中國政府是恰恰相反的,它的行為模式是掩蓋,從SARS疫情一直到禽流感、豬流感到艾滋村都是掩蓋,甚至連地震還有毒奶粉,他們的手法都是掩蓋,這是一個非常不負責任的政府。我們完全不能寄希望於中國政府,因為中國政府它是掩蓋,像SARS,如果不是國外去捅漏子,要不是香港暴露出來,SARS在中國不知道要死多少人。但是可幸的是,國際社會給我們提供很大的幫助。比如說高耀潔醫師她從2001年開始幾乎每一年都得到國際的榮譽,這個榮譽本身是對中國的幫助。聯合國給她授獎,美國的《時代周刊》、《新聞周刊》都把她評為英雄人物、「亞洲之星」,甚至把小行星命名為「高耀潔」星,甚至有美國國會的獎,美國婦女的「生命之星」獎,得到無數的獎。這些獎本身一方面提高了高耀潔醫師的知名度;另一方面,提高了中國艾滋危機的曝光點,提高了國際社會對中國艾滋災難的關注點。所以這個國際社會文明世界的存在是對中國人民的一個幸事,這不存在干涉內政、不干涉內政的問題,在生活在這個同樣一個藍色星球上,有這樣多的民主國家、文明國家來關心中國人,這對我們來說,還是一個不幸中的萬幸。主持人:那麼剛才陳先生也談到了 SARS也是掩蓋,艾滋病也是掩蓋,那我們現在看到在中國稱為甲流的H1N1病毒的這種傳播,已經非常廣泛了,而且我們的記者採訪很多中國醫院的醫生還有患者,他們說現在你去醫院他根本不給你做你是不是患有甲流的診斷,所以你根本不知道你自己是不是染上了,你周圍的人是不是染上了,你可不可能被傳染。那麼現在如果你在中國,這種情況你怎麼自己去保護自己呢?金鐘:是,所以我們只能說自求多福,在那種體制下面,要不你就跟它同流合汙,不然面對這麼多病毒,體制的和政治的、經濟的各方面病毒的侵襲,所以我們就想到在大陸要能夠自由的、正直的、安全的生活真是很不容易。主持人:高耀潔醫師她所說的這些事情,您認為對中國有什麼啟發嗎?陳破空:對,我認為在中國像高耀潔醫師這樣的人太少了,非常的稀有,真是鳳毛鱗角,應該有更多的人站出來像高耀潔醫師這樣講真話,揭露真相,關心弱勢群體,用愛心去關心他人,我想這個社會會好得多。所以揭露真相,向國際社會披露真相,這本身是對中華民族自己的一個幫助,我覺得這種精神非常值得發揚。主持人:好,謝謝陳破空先生,也非常感謝金鐘先生。我們非常感謝觀眾朋友從世界各地打電話來,參與我們這一期的節目,也感謝您的收看,如果您有什麼想法或問題的話,歡迎您發我們的反饋郵箱,feedback@ntdtv.com。謝謝各位,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