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話壇】最牛上訪老太一家的遭遇(下)

主持人: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歡迎您收看今天的百姓話壇節目。在上一期節目當中,唐山市栗園鎮村民劉玉紅講述了她66歲的母親劉鳳芹,為指控當地官員盜伐林木,侵吞村民的集體財產而遭到迫害,先後35次到北京天安門下跪申冤,最終被判勞教一年,並死於勞教所,但是家屬至今沒有領取到她的遺體,也不知道真正的死因是甚麼。今年9月,劉玉紅69歲的父親也被判勞教一年。而她自己因為到北京收集有關勞動教養的法律書籍,也被派出所拘捕。劉玉紅:緊接著我們栗園鎮的鎮長麻彩有,還有工業辦的主任鄭永春還有幾名大學生就追到了派出所,派出所警員在裡就說,“要不送你馬家樓?要不你就跟栗園鎮政府的人走?”我說我上這兒辦事來了,星期一需要見陳清講師,星期一也要去中國法制日報社取書。我訂了書。所以說我不能走,我在這兒還有事兒,然後突然栗園鎮政府的鎮長麻彩有,鄭永春,還有幾名大學生還一司機都抓向了我,把我從羊坊店派出所的警務室硬拖到栗園鎮政府的鎮長的車上。把我強制的拉回了栗園鎮地區的荊各莊招待所。在那裏有很多的年輕的十七八的小孩把我從車上抬下來,把我連抬帶拖的拽向一個房間,裡面有一個床一個被子。我當時因為在羊坊店看守所管轄的旅館裡面當時只穿著睡衣,外頭衣服因為已經去北京好幾天了,當時我全部洗了,還沒干。我只穿著睡衣,當時在他們拖的時候連褲衩都露出來了,沒有了人的尊嚴,非常狼狽。他們把我關在那個屋裡面,鎮政府的王建春鄭永春他們在栗園鎮政府的汽車上,在窗戶外面看著。門口有四個以後才知道是栗園鎮政府一百塊錢一天僱來的黑打手看著,不准出屋。我說我要求上廁所,“不准去!就屋拉屋尿! ”我說,你把門關上,然後“不許可,你只能這麽解,我們看著!”在那裏沒有人的尊嚴,沒人管飯,沒轍在門後解的手,拉屎拉尿一概不准出屋。然後我在那裏喊冤枉喊救命的時候呢,土匪們捧來了水,“讓你喊”,咣咣的上被子上潑的浸濕,沒法呆。我丈夫第二天給我送衣服去的時候,他們不讓見,衣服也沒讓給我留下,我連衣服穿的都沒有,他們說甚麽沒衣服穿更好,省的逃跑。在這期間在那關押兩天都不讓出屋,沒水沒飯,不給水不給飯吃。當時有一個叫安燕珍的也關在裡面,安燕珍也是上訪的。還有一個男的,關在裡面,逃跑了,鄭莊兒的。安燕珍就是吃他們吃剩下的飯,然後想給我吃,還遭到了毒打。28號晚上六點多鐘把我轉到了雙廟村的獨立的房子,黑監獄,我以前曾被在那裏關押過。本身裡面都是既沒水又沒甚麽,有一個大炕,北方人睡大炕,炕洞都露了,沒薄被沒甚麽的,然後他們把我關在了裡面沒人管,把我反鎖在門裡頭。主持人:在被關押在黑監獄期間,劉玉紅了解到看押自己的年輕打手都是由政府花錢僱來的。劉玉紅:他們僱來的打手,這群孩子們,有的跟家長說了情況,家長就不讓去了,因為說這種事非常缺德,會影響孩子的一生的,很多孩子不讓去了。不讓去他們人不夠還得招人,招人的時候他們向外打電話說,一百塊錢一天,一天保證給20塊錢朝上的一盒煙,管三頓飯,說打車甚麽的還給報銷,有時候還給報銷一部分電話費,讓別的孩子去那裏看管我。因為我們是對面屋,聽得非常真切。這個紀檢副書記王思上那屋去玩的時候孩子們向他索要要求,讓他給報電話費,報路費,因為轉到黑監獄的時候那裏頭交通非常不方便,沒有公交車,要求給報路費報甚麽的。當時他非常的猖狂,就說沒問題,大哥保證!我在關押的時候呢,栗園鎮政府的書記王福軍也去了關押的地方,我裡面沒有被子只有一個炕,炕上有一塊紙片在裡面,又冷又餓,當時被關到第四天的時候我已經無法站立無法行走。在第四天的時候,王福軍下午5點左右帶著他的女秘書去了那裏,到那叫囂你去北京啊,打不死你也關死你!到晚上的時候,到第四天晚上的時候不知道誰發了善心還去給我送進個被子,但是我看著那被子是這群孩子的,我沒有忍心要,因為8個孩子只有兩床被子在那裏頭。孩子非常感動,第二天就辭了這種事情,回了家。在那裏頭,冰冷不說,第四天晚上他們扔進來很多的飯和菜,“吃呀,爬下來吃呀,像狗一樣”。他們弄這個。四天沒看到過水沒看到過飯,然後第四天晚上他們把那個他們吃剩的飯扔到地下。在第四天晚上的時候我丈夫不知道甚麽時候去看我了,他們把我的衣服也扔到了地下,扔到了飯跟前,我才有了衣服穿。在那裏我只穿著單衣服,每天晚上凍的睡不著覺,就只能坐著,然後身體的右側腋底下疼,疼痛難忍。第二天上午的時候來了三四個大夫,這群打手抬進了一張床,把我摁倒在炕上抬到了床上,用白布把我捆了20上道的白布,手腳身體胳膊都給我捆上了,然後摁到床上,拿了一瓶液體強行給我輸液。當時有認識的鄉政府的人,我就說了,我懷著孕呢,他們就強行給我輸液。扎的我手上滿是大包。因為我5天,沒有水米,沒吃沒喝,然後血管太低,扎不進去。然後他們就把我嘴給我,這幾個打手把我嘴,鼻子給我掐住。把嘴給我撬開。用針管強行上我嘴裡灌這種液體。到4點多鐘的時候,他們把我抬著,給我擱在栗園鎮政府的車上,把我送到了家。當時因為我的身體高度的脫水。我家人到家以後馬上把我送到了工人醫院。他們當時到家的時候,門口也有人看著,栗園鎮政府的車,就在道上橫著,看著。然後他們跟到了工人醫院,把情況一說,工人醫院不敢醫治。有一個好心的大夫。說你們走吧,政府找去了,說不準給你姐治,怕留下證據。我弟到外頭把車牌子摘了,悄悄的把我弄上了汽車。然後在市裡繞了很多圈,發現後面沒有尾隨的時候,才到了煤醫醫院。然後我弟弟悄悄的把我送進了醫院。然後我們沒敢說甚麽。就說因為兩口子生氣才這樣的。所以人家才給我,心肌脫水得到了醫治。因為錢太貴,花錢太多在醫院。那麼短時間,我們就花了4000多。病未癒我就出院了,因為交不起住院費了。回到家,也沒有得到休養,他們在門口跟蹤,門口看押著。10月2號,我查出了有了醫院證明懷孕。5號,又聽到了我媽媽沒了的消息,但是我又還得給我爸爸復議去,因為法院不給立案。9號,10號的時候拖著病重的身體,去找了我媽一天,也沒找到。然後我又去給我爸,要求我爸給簽了個行政復議書。在19號的時候,我想準備去石家莊河北省公安廳,走在半路上,就在四路站點等車的時候,就被栗園派出所所長常志青帶著3個人把我抓上了他們的汽車。拉到了栗園派出所,就說我擾亂公共秩序給我拘留10天。然後他們說呢,上車,他們把我拉著,在半道上呢,找鎮政府的車拉著我,車開的飛快,然後給我拉到了行政拘留所門口我才知道我被行政拘留。然後就把我關押在後面,當時一直不好受,沒人管。然後在10點,我就那次已經上了好幾次廁所了。在10點左右一上廁所,嘩一家夥,我才發現我流了產。找了我們家屬,家屬很快到那了,帶著錢,然後派出所跟鎮政府的遲遲不到,2個小時以後,派出所的到了以後,告訴再等著鎮政府的,鎮政府的人不到,不准醫治去。由於失血過多,我當時走路都非常困難,把我帶到了煤醫醫院。當時派出所姓藏的副所長去的,請示分局的政委,分局政委說了,不死就關在拘留所,不准放人!他們又把我送回了拘留所。拘留所警官說呢,你只能等明天了,明天所長來了我再商量商量,現在這種情況,我再給你一床被子。再去給你找點開水,別的我們也沒辦法,你要是覺的身體不好,你趕緊說,實在不行,我寧可犯錯誤也去給你治。上面要求就是繼續關押你,不准放人。第二天,所長八點半來以後一看我這種情況呢,聯繫了當地鎮政府,派出所和政府。他們去了以後呢,然後又把我拉到栗園鎮政府信訪辦,關押到後晌5點多,在信訪辦裡頭,非常的冷,冰涼的椅子,連躺的地方都沒有,我就趴在他們的桌子上。在信訪辦的時候呢,關到了5點多,才把我拉回家來了,當時我連走路都走不了了,是我丈夫把我硬拽下來的,拽進屋的。主持人:劉玉紅在1994年的時候,曾因不慎懷上第二胎。她主動到村大隊辦理流產手續,但遭到婦聯的刁難,沒有做成。之後政府派民警闖入她家中,將她毒打,並拉到鎮政府關押後強制流產。劉玉紅覺得很委屈,很冤枉,曾多次上訪告狀,然而十年上訪換來的只是勞教再勞教。劉玉紅:我以前被勞教過,是在1996年,97年,2003年和2007年,曾經四次被關進勞動教養所。因為過去我一直在上訪,上訪是因為計劃生育。當時我因為有了一個孩子以後又懷孕了,想做去,村裡政府看我做買賣太火爆,嫉妒。所以說即不管做,在當時做孩子的時候,流產的時候必須有大隊的介紹信,沒有介紹信是不准流產的。我找到他們的時候,也不給介紹信,也不給做,就那麼拖著。最後發生了衝突。像派出所民警王耀輝上我們家在我們家堵著我了。然後把我踩著毆打一頓完了,拉到鄉政府去了,關押在鎮政府兩天。然後他們保證說保證給我解決,然後保證處理相關責任人,然後我就,8月2號,94年的8月2號就把孩子流產了。鄉政府帶著去流的,流產以後差點死在醫院當時,因為生氣甚麼的,差點死在醫院得到及時搶救,烙下了產後風。(孩子已經)四個多月,因為強制做掉,當時我昏迷在醫院嘛。然後做去後他們保證解決也沒給解決,上訪了十年。所謂的保證,政府一直都是在騙人的,保證處理相關責任人,誰都沒處理,包括打我的警察。人家就說了,我們的目的就是把孩子給你強制做去,剩下別的我們不管。他們犯法,我說那個婦聯主任甚麼的犯法,“犯法犯法唄!”警察打人,“打人打人唄!中國就這樣!你去告唄” 然後我去告狀了,上訪去了,然後就以擾亂公共秩序給關押了。然後在上訪的時候,無理上訪,擾亂公共秩序就把你送進勞教所去。這勞教所本身就成了關押上訪的,在勞教所經常有上訪的被關押在那裏。實在給你弄不了了,你太堅持真理了,就把你關在勞教所裡頭。主持人:目前最令劉玉紅揪心的還是年邁的父母至今仍被關押在鐵窗之內,強制勞動,生死不明。現在她將自己的遭遇公布於眾,就是為了讓公眾了解真相,尋求支持,向官方施加壓力,能夠早日釋放無辜被抓的父母。劉玉紅:在中國勞動教養一直是侵犯人權的,可是呢這所謂的人權國家至今沒有改變,上訪的公民都是有冤屈才去上訪的,沒有冤屈誰也不願意走上這條不歸的道路。可是呢一旦你走上上訪的這條不歸的道路,就沒有好的結果,有的結果就是被關押被毆打,被迫害,有的付出了生命,這就是所謂的人權國家! 我的父母至今沒有觸犯到法律,可是他們被關押,被迫害。到今天我母親生死不明,我父親在那裏生著病,被強迫勞動! 他們的歲數早已超過了勞動法,我父親母親都已經非常的高齡,在勞教所得不到醫治,這就是黑暗的勞教所!黑暗的勞教所是誰造成的,是國家!這就是所謂的人權國家,公民在這裡,人權呢,沒有,經常被非法關押,只要你那個甚麼經常被非法關押被毆打,毆打完以後得不到法律的保護,這才是黑暗的一面!希望您老百姓,觀眾們給我們以聲援以支持,感謝你們,感謝你們關心我們,把我們從黑暗的地方解救出來,讓我們也看到陽光,救救我媽媽,救救我爸爸,謝謝你們!主持人:好的,觀眾朋友們,由於時間的關係呢,這一期的節目就到這結束了。我們也期盼著,劉玉紅一家的冤屈能夠早日得到昭雪。謝謝您的手看,下次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