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尊嚴的繁華 專訪《上海骷髏地》作者

【新唐人2010年5月16日訊】新聞週刊(217)

上海的繁華,很難讓它與骷髏地聯繫在一起。上海世博會開幕前夕,美國紐約時報北京分社的合約攝影師杜斌撰寫《上海—骷髏地》一書,在台灣出版發行了。這本僅64頁的書,用大量的圖片和上訪者的口述,將被強佔了房產的上海拆遷戶,特別是婦女,在上訪過程中所遭受到的非人性的侮辱,原封不動地呈現給讀者。杜斌日前接受了本臺的電話專訪,他表示,原本他非常喜歡上海,但如今,那個地方在他心中已成爲毫無人性的淒涼世界。

(電話專訪)《上海骷髏地》作者杜斌:“我是用Skype採訪的,我也沒有跟他們面對面。面對面,這樣的事情我也不好開口。而且有的時候我的採訪是很殘酷的。我就問你在那裏面怎麽大小便?我就問得這麽細,因爲我需要知道細節,因爲她的兩個手都是被反扣在後面的。她沒有辦法解自己的褲子,大小便都是用臉盆接的。她講的時候邊講邊哭。”

紐約時報北京分社合約攝影師杜斌關注訪民的消息已長達十年。聼了太多訪民的悲慘遭遇,在絕望無奈之中,經過半個多月的思考,決定將訪民們的口述,特別是女性訪民,在上訪過程中,在看守所,勞教所受到的污辱,原封不定地拿出來,著書《上海骷髏地》。也許因爲他是攝影記者的緣故,這本僅64頁的書,配有大連圖片,該書已在台灣出版發行。

杜斌是紐約時報北京分社合約攝影師,關注訪民的消息已長達十年,聼了太多訪民的悲慘遭遇,在絕望與無奈之中,經過半個多月的思考,確定了這本書的主綫—人類的尊嚴。杜斌表示,上海那邊最突出的問題,就是公權力對隱私,和人性尊嚴的底綫的挑戰。

《上海骷髏地》作者杜斌:“我問過了三批,他們說的,進去以後這些打手要搜錢,把他們身上的錢全部搜光了。其中的一個打手是這樣說的:必須留下共産黨的錢。他告訴那些女上訪者,別以爲我們是男的不敢搜,你們的衣服都得扒光。扒光之後就讓她蹲下。實際上搜錢只是個藉口而已,主要是爲了羞辱這些上訪者。

採訪中,杜斌還講了一件書中沒有記載的,一位54嵗的上海女訪民瀋佩蘭,今年四月世博開幕前,被綁架後的遭遇。

《上海骷髏地》作者杜斌:“---這四個打手,都是年輕力壯的。這個瀋佩蘭,都可以跟他們的媽媽年齡差不多,---。這四個人把他抗進了一個賓館裏,最後,也把她的衣服都給她扒光了,一絲不挂。扒光後,這老太太就非常惱火,因爲她也是一個有文化的人,這是生活在上海這麽一個大城市的人,這種女人是很講面子的。她就也顧不上害羞了,就光著身子掙紮著就站起來了。這些人也不在乎,直接用遙控器把空調打開了,打開之後就吹冷風嘛。你光著身子,能不冷嗎?站了有一個多小時,就暈倒了。一個國家如果不能尊重自己的國民的話,怎麽能得到世界的尊重呢?”

杜斌還指出,辦世博,中共可以花一億美元幫助非洲及第三世界國家建設豪華展館,而對待自己的國民,就連藏在隱私処的幾元錢都要被搜走,這樣的中國人哪有甚麽尊嚴。

《上海骷髏地》作者杜斌:“而且今年兩會的時候,溫家寶還在他的2010年中國政府工作報告裏面,還提到了,就是讓人民生活的更有尊嚴。難道要讓人民生活的更有尊嚴,有一部分人必須要放棄尊嚴嗎? 就像上海的世博會一樣,美國搞展館,人家說我們的搞不出來,我們這些錢通不過,錢不夠修展館的。中國這邊就幫你修。北朝鮮,這個流氓國家,沒錢,中國幫你修。非洲,昨天的新聞說了,中國拿出一億美元,幫四十三個展館援助它維修。一億美元哪!都是中國人納稅的錢,就是説願意花那麽多的錢,給外面的人,就不願意花一點錢,補償給流離失所的人,我一直想不明白爲甚麽會這樣。”

杜斌原本很喜歡上海,計劃在那裏買棟房子,了解到訪民的遭遇,他覺得那裏是個活得沒有尊嚴的淒涼的地方。

杜斌:“我原來我特別喜歡上海,因爲上海啊到處都是新的高樓大廈,非常漂亮。我曾經想過,將來有一天,要在上海買一個房子,將來去上海居住,因爲那個地方靠海比較近,到處都是高樓大廈。感覺這是一個年輕有活力的城市。但是現在我不這麽認爲了。現在就是上海市政府白給我一個房子,我都不會去住。因爲這個地方讓我覺得太痛苦,太淒涼,沒有地方可以說話。侮辱你了就侮辱你了,你跟誰講?”

燈紅酒綠的花花世界下面埋葬的是人性。杜斌心中的大上海已變成無血無肉的骷髏地帶。

新唐人電視臺中國新聞組採訪報導。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