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言博客】120億元改造古城牆

【新唐人2010年7月9日訊】【中國禁聞】禁言博客(12)120億元改造古城牆

@ 120億元改造古城牆

一條令人吃驚的消息不久前被公開:西安曲江新區管委會推出一個《西安城牆景區整體提升方案》,計劃投資120億元改造城牆,並將在4座城門建立4個博物館,在城牆上塑造或站或躺的古代士兵雕塑,演繹古代城牆攻防情景。聲稱將來遊客能夠“半日看盡三千年”。有大陸媒體稱,該計劃引發各方面的質疑,認為投資規模巨大的城牆改造工程,“實在是太商業,太燒包”。

網友“加勒比漁夫”揶揄說:沒見過古羅馬鬥獸場遺址、埃及金字塔、柬埔寨吳哥窟遺址要進行現代化改造……120個億的“城牆改造”計劃,讓人感覺西安很“牛”。

西部網一位網友質疑說,“在城牆和城樓上怎麼敢建造古代士兵雕塑?” “這和在城牆磚上刻上『某某到此一遊』一樣,在城牆上砸刻,穿線過洞,這樣的GDP會讓愛護城牆的人們看著心疼。”

當地一位文物專家更是用“失望至極”來描述自己的心情,“以傷害一個千年古遺蹟及周邊環境為代價,去滿足一個在別的地方都可以達到的商業衝動,只會讓後人笑話我們這些急功近利者的愚蠢。”

@ 洪水沖不垮的官腔官調

一網友轉發了新快報記者的一段採訪經歷。有村民說親眼見到一老人被洪水捲走,當記者趕到防總指揮部採訪時,一官員稱“現在救援十萬被困村民的時候,是一個人重要,還是9萬9千人重要?等恢復重建的時候再調查吧。”問其貴姓,拒絕回答,再問,怒喊:“我姓黨!”被譽為史上最牛官腔! ”

6月21號,江西撫河幹流右岸唱凱堤發生決口。當晚,央視主持人連線江西防總辦公室副主任平其俊詢問汛情,可是這位防總辦負責人答非所問,只顧著介紹省政府,水利部、國家防總指揮部等部門領導的指示, 主持人不得不接連兩次打斷他的發言,表示只想知道居民是否已安全轉移了,最後匆忙結束連線。

網友評論說,見多了官腔官調和官樣的老百姓,估計不會對於這位防總辦副主任的表現感到奇怪,長期以來,官腔官調之所以有著強大的“生命力”,只因為官場中只對上級負責的生存法則牢不可破。平主任應該會仕途無量.

還有網友指出除了少數有點良心的還多少講些人話。整個體系內都是這種思維。包括媒體人員,無出其外。地方臺的報導也是這德行。正常人關注的是災情,電視上給的畫面卻是川流不息的各級領導作秀圖,剩下點時間再報報武警如何搶救,人民如何感謝黨。把喪事辦成喜事,把悲劇報成喜劇。縱觀歷史,沒有一個朝代敢這樣記載災禍的。

◎ 朝鮮戰巴西,你感動嗎

在南非世界盃的足球場上,朝鮮隊以1-2負於巴西隊。很多國人都說自己很感動。有人甚至說,朝鮮隊值得國足雙膝跪地表達尊重。但也有一些冷血的朋友不明白為甚麼要感動。

路透中文網專欄作家張小彩在博客中說,分明是戰敗,卻偏有人說是“雖敗猶榮”,還有人頗為感動,盛讚朝鮮“地瘠民貧,內憂外患,但卻憑著一口氣,與全世界為敵”。

說實話,我不能理解把自己弄得“地瘠民貧”,還要“與全世界為敵”的精神為甚麽值得稱讚。或者,也正是因為其“與全世界為敵”,所以才“地瘠民貧”?

著名足球評論員李承鵬在談論朝鮮對巴西的比賽時說,稍富但也頑強拚搏的韓國隊是不會把我們感動的,很富且頑強地戰勝了頭號熱門西班牙的瑞士是不會把我們感動,但窮而拚搏的朝鮮會感動我們,因他們貌似跟我們有關係。其實他們跟我們沒甚麼關係,我們生活中更多的是瑞士巧克力、韓國手機、日本私家車以及美帝國主義的盜版碟,大多數人並不知道朝鮮的地圖形狀,鴨綠 LU江還是鴨綠LV江,兄甚麼弟,感甚麼動。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