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迫害16年 法輪功為何要「訴江」?熱點互動(1337)

【新唐人亞太台 2015 年 08 月 03 日訊】【新唐人2015年07月21日訊】【熱點互動】(1337)反迫害16年 法輪功為什麼「訴江」:1999年7月20日,中共江澤民集團發動了對法輪功的鎮壓。16年後的7.20,海外法輪功學員一如既往的在全球各地舉行一系列的反迫害活動。而與往年不同的是,在中國大陸,出現了一股強勁的起訴江澤民的浪潮。迄今為止,已有超過8萬大陸法輪功學員「訴江」。為甚麼「訴江」?在中共體制內「訴江」有用嗎?對中國社會會有甚麼樣的影響?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您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直播節目。1999年7月20日,中共江澤民集團發動了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鎮壓。16年後的今天,海外的法輪功學員一如既往的在全球各地舉行一系列的反迫害活動。而與往年不同的是,今年在中國大陸出現一股強勁的起訴江澤民的浪潮。迄今為止,已經有超過8萬大陸法輪功學員起訴江澤民。

為什麼要「訴江」?在中共的體制內「訴江」有沒有用?這個事情對中國社會會有什麼樣的影響?今晚我們請來三位嘉賓和大家一起就這些問題做些探討。一位是現場的時事評論員橫河先生,橫河您好。

橫河:方菲您好。

主持人:另外二位是在線上的法輪功學員,一位是通過Skype和我們連線的高莉莉女士,高莉莉女士和她的家人最近起訴江澤民,是通過郵件把控告書郵寄給中國。高莉莉女士您好。

高莉莉:主持人好。

主持人:另外一位是通過電話和我們連線的朱柯明先生,朱柯明在15年前就已經起訴了江澤民,可以說是「訴江」第一人。朱柯明先生您好。

朱柯明:您好,主持人。

主持人:好的,謝謝三位。在節目的開始我們還是先來看一個新聞短片。

「訴江」大潮來到香港。法輪功學員遊行隊伍透過鮮明的訴求,要求控告江澤民、解體中共,制止迫害。

在香港法輪功學員一連二天集會遊行,今年的遊行以「訴江」的巨型條幅打頭,在集會中更首次大型排字。

在台灣五千多名法輪功學員在總統府前悼念被中共迫害致死的大陸同修。

台灣法輪大法學會理事長 張錦華:「在短短不到半個月的時間,我們全台灣已經徵簽了6萬5,612名。」

台灣的法輪功學員,徵集了6萬多人簽名,要集體向中國最高法院和檢察院,舉報江澤民。

台灣法輪功人權律師團發言人 朱婉琪:「舉報江澤民的罪行,要讓江澤民,在其迫害人民自己的國土上面,獲得法律制裁。」

亞洲國家新加坡、泰國、南韓等,法輪功學員也分別舉辦活動,聲援「訴江」。

在北美,美國東部地區的法輪功學員,在首府華盛頓DC舉辦大型集會遊行。

美國國會眾議員Ted Poe:「是把江澤民繩之以法的時刻了。他應該被關押起來,而不是法輪功學員。」

美國國會資深眾議員llleana Ros-Lehtinen:「我們共同向北京的中共集團發出信息,我們在注視著,我們知道他們的行徑,我們譴責中共的行為。」

在美國加州洛杉磯、舊金山、沙加緬度、也傳來控告江澤民的呼聲。

加州參議員代表Rebecca Kurtz:「我們絕不放棄,直到所有法輪大法的修煉者,都不再被迫害為止。」

鏡頭轉到加拿大多倫多,上千名法輪功學員集會聲援「訴江」,國會議員發出聲援。

在大洋洲澳大利亞,法輪功學員在悉尼,悼念3,000多名遭酷刑死亡的法輪功修煉者。

在歐洲,十多個國家的法輪功學員齊聚法國巴黎,要求法辦元凶。

主持人:今天在這個法輪功學員反迫害16週年,我們談一談最新出現在中國大陸「訴江」的浪潮,歡迎您打電話發表您的觀點,或者向嘉賓提問。

首先我想問一下朱柯明先生,當時您在1999年7月20日迫害剛發起之後不久,就和王傑一起起訴江澤民,那時候您還沒直接受到迫害,為什麼那時候您要起訴江澤民?跟我們講一講好嗎?

朱柯明:雖然我是香港出生的,我自己的公司企業是在北京。我們學了法輪功以後,我親眼看到中國社會,我們認為沒有希望的社會有希望了。我的一些朋友過去是老闆、經理,他們說白了:我過去就是吃喝嫖賭的,我學了法輪功以後我真的覺得生活有希望了,我自己像個人似的活著了。

我也看到很多人從中央到地方、從軍隊到老百姓,那個官裡面各種各樣的人都在學法輪功,大家都在做好人。突然間出現這種情況,你把法輪功定性為那麼不好的東西,我們當時沒法接受。7.20那天我們聽新聞報導的時候我們就哭了,真的哭了。

我們就覺得這樣不行,好像是國家政府不了解情況,有人在裡面搗亂破壞,我們就開始給江澤民去信,他沒回信,然後我們又給中央各大部委去信,給人大政協去信,又給世界各地去信,然後全沒結果。我們覺得政府對老百姓、對於做好人就是耍流氓,你就是好的,全國人民都說是好的,我就說你是壞的,我就要打壓你,所以我們就覺得不通過法律途徑是不行的,這樣才經過了法律途徑去告了他。

主持人:好,謝謝您簡述這個過程。我想請問橫河先生,16年之前,當時訴江可以說是寥寥無幾;鏡頭轉向今天,16年之後,在中國出現這樣一個「訴江」浪潮,您怎麼看?為什麼在現在出現這樣一個浪潮?江澤民要負什麼樣的法律責任?

橫河:從表面上看是因為5月1日在法律上它實行了一個「立案登記制」,「有案必立」、「有訴必理」。這樣就創造了一個條件,你要控告至少登記一下,不像以前可以不理,它不能這樣做,從表面上是這個原因。

從另外一方面來看,這麼多年來有這麼多人受迫害,就在前二、三年,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主要幫派體系裡面的人都已經以各種方式受到懲罰,儘管不是以迫害法輪功名義受懲罰。主要是周永康這個體系。大家就認為既然這個幫凶都已經受懲罰了,雖然是以別的名義,它的主謀、主犯應該也要受懲罰。從這個角度上來說,在中國大陸起訴應該是一個水到渠成的事情。

主持人:就是時機到了。那您認為江澤民對於迫害法輪功要負什麼樣的法律責任呢?為什麼他要負責?

橫河:為什麼要他負責?是因為整個迫害運動就他一個人推動起來的。這裡有幾個證明,他發起、推動,然後他執行,一個人接了多種職位。大家知道4.25上訪的時候,朱鎔基、當時的總理已經把這個問題解決了,但他否定了總理當時已經做了決定的事情,然後他就開始準備。所以現在我們知道是從4.25開始到7.20迫害,前後他至少5次直接發指令迫害法輪功,這一段期間沒有任何第二個人發過任何指令。

主持人:舉個例子,什麼樣的指令?

橫河:4.25晚上寫了封信,第一次提出來共產黨要戰勝法輪功,這是4月25日晚上;然後到了4月29日的時候,作為當時中共總書記,居然編出一個謊話,說5月1日、2日、3日法輪功要大規模聚集。他自己編的故事,然後自己再下一個文件說「要防範」。這是4月29日。

到5月8日的時候,針對軍委當時做的一個報告,關於301院長李其華的心得體會,說修煉法輪功對自己有多少好處,對國家、對人民有利。結果軍委就報給江,江又做了一個批示,5月8日的時候。對這種事情他親自都做批示。

然後到6月7日的時候對政治局有個講話,決定要成立中央處理法輪功問題領導小組,下面設一個辦公室,後來叫「610」辦公室。一直到7月19日,就是20日大抓捕的前一天,開了一個各省委主要負責人的動員會,他還親自跑到動員會上面講話。

所以其中這麼多內容,至少有三個以上的文件形成了中央文件下達,把他個人意志變成了中共的政策,所以他必然就應該負最主要的責任。

主持人:好,等一下我們再來談它這個過程中有什麼樣的影響。我想請問高莉莉女士,您和您的家人在不久前寫了「刑事控告書」寄出去了,你們是什麼時候發的?這個控告書,控告江澤民主要的依據和理由是什麼?

高莉莉:我們是今年7月12日向中國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發出了我們的刑事控告書,控告江澤民。我們的理由是他迫害我妹妹(高蓉蓉),包括我們家好幾位都是法輪功學員。按法律,他對高蓉蓉的迫害,犯的是酷刑罪、謀殺罪,包括法外殺人罪,包括徇私枉法。這都是江澤民他自己超越法律強行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才造成我妹妹遭受那麼嚴酷的迫害,然後最終被迫害致死。

主持人:請您稍微詳細的講一下,因為我知道高蓉蓉是2005年被迫害致死的,當時她的這個受迫害引起國際社會的廣泛關注。能不能請您稍微講一下她被迫害的遭遇,還有對您家人造成的影響。

高莉莉:就像剛才橫河先生提到的,我妹妹當年她就參加了4.25,在大學、魯迅美術學院煉功點做義務輔導員。4.25是一個星期天,她當時連夜趕回單位,週一早上上班。然後單位實際上是不知道她參加4.25的,可是她4.25回去以後,莫明其妙的單位總是找她談話,要她不要煉了。從4.25開始我妹妹就不斷的被騷擾,因為她不答應就給她停職。到7.20的時候我們就進京去上訪。當時我們想的就是我們作為公民,有權說一下我們的實際情況,結果招來的還是迫害,不斷的抓捕和關押。

到2003年的時候,我妹妹再次被關押到瀋陽龍山教養院,她是2003年6月被關押的,到2004年5月7日。在這之前,她在龍山教養院也遭過多次酷刑,包括電棍電擊。到2004年5月7日,龍山教養院的警察唐玉寶、姜兆華就酷刑折磨我妹妹,用電棍電擊她7、8個小時。大家看到照片看到的只是她臉部被電擊很嚴重的部分,我們實際是見過我妹妹,她的手上腳上電得都很嚴重。

5月份被電擊的吧,我們當時是到7月份的時候,到遼寧省檢察院立案要求驗傷,他們檢察院的專家來醫大給我妹妹做了驗傷。

主持人:那我想問一下,當時被電擊之後,這個照片流傳出來引起國際社會的廣泛關注,那麼後來她也被接回家了。但是一段時間以後又被抓起來了,最後被迫害致死是嗎?

高莉莉:不是接回家,是被其他的法輪功學員營救出去。就是我們去檢察院驗完傷以後,就像剛才說的,當時算是立案了,也是調查了,但是結果這個案子就壓下來了,每次去問了,遼寧省檢察院監所檢查處副處長都直接告訴我們,高蓉蓉驗傷的結果和這個案子都被「610」拿走了。問他們哪一級的「610」?也跟我們說過中央一級的,也說是遼寧省的。就等於在這個情況下我妹妹繼續遭受迫害,善良的法輪功學員就把我妹妹營救出來了。

營救出來3個月以後,我妹妹和營救她的法輪功學員就再遭綁架,我妹妹再遭綁架之後是被秘密關押。多方去尋找,當時瀋陽張士教養院警察史鳳友就跟我父親親口說過,說高蓉蓉這件事,指的就是被電擊毀容這個事,當時政法委書記羅幹親自有指令說這件事國際間影響太大,要「處理好」。這樣我父母親就一直見不到我妹妹。直到我妹妹被迫害致死,那是2005年的6月16日。

主持人:謝謝您的回顧,那我想這個發生的只是冰山的一角。我知道朱柯明先生當時你們「訴江」之後遭到的遭遇也是非常艱難的,能不能請您簡單講一下您跟王傑「訴江」之後的一些遭遇?請您簡單回顧。

朱柯明:好。我們是以法律形式控告江澤民、曾慶紅和羅幹,我們以為我們是原告,最起碼他們得出庭,我還準備從法律條文、從被迫害的真相上跟他們辯論辯論,即便他們找代理律師,我也能和他們見面辯論;可是沒想到,它是用一種土匪式的,闖進家裡面,根本任何證件都沒有,逮捕證都沒有,搜查證都沒有,把我們給抓起來。

抓起來以後,我被判5年冤獄,受盡各種折磨,最慘就是王傑,他在一個月之內就被打得雙腎壞死、心臟纖維化,我沒有見過這樣的人。因為我們是分開關押的,在開始進到看守所的時候就已經不見面了,一個月出來以後,他從一百四五十斤的一個胖小伙子,一下變成七八十斤,瘦得都變形了,已經都走了樣,牙都呲出來了,就打成那樣!

王傑後來住在公安醫院裡,最後每天洗腎。公安怎麼打的?兩隻手抓住王傑的肩膀,然後用膝蓋使勁頂王傑的胸部,王傑後來回憶說,那個肺都要吐出來了!再從背後抓住他的肩膀,然後再用膝蓋使勁磕他的腎部,把腎和身體內臟全都打壞了,而且昏迷了幾個月,到最後快要死了、不行了,結果以「看病」讓他出來的。

主持人:但是出來以後,也很快去世了!

朱柯明:出來以後36天就死了。還有一個問題,他出來之後找他姨,在印尼死的,被送到印尼的醫院解剖檢查,醫生都說沒有想到會有這樣的人,雙腎壞死、心臟纖維化,已經積到兩輪大了。那醫生親自講的,說一個星期之內出檢查報告。過一個星期,醫生不見了,說出國了,一個月以後才回來;一個月回來以後提出檢查報告「一切正常」。

主持人:病歷被修改了!

朱柯明:就是中共在外邊做的這些事情。

主持人:橫河先生,剛剛我們聽到法輪功學員講的遭遇都只是冰山一角。但是也許有的人會問,直接迫害人的,一般是當地的官員,為什麼他們要起訴江澤民呢?

橫河:中國人講「冤有頭,債有主」,誰負主要責任就應該起訴誰;另外,不是這些人不要承擔法律責任,而是現在還沒輪到他。

主持人:不是不報,時候未到!

橫河:對,將來輪到他的時候他還得承擔責任。像「紐倫堡審判」最早審判的是甲級戰犯,是最主要的戰犯,然後再到乙級戰犯,再到丙級戰犯,是這樣子來的。另外就是通過對最主要的首惡起訴,可能還給其他人有一次機會,讓那些曾經參與迫害的、受蒙蔽的或者是被迫的人還有一次機會,讓他們還可以將功抵過。用這種方式我覺得也是一個機會。這個時候通過起訴江澤民本人,我覺得起的作用是最大的。

主持人:我們先接聽一位觀眾朋友的電話,加州的丁先生您好。

加州丁先生:方菲您好,各位嘉賓晚上好。1998年,我親眼看到大陸官方媒體宣布,法輪功是非法組織。1998年到現在整整17年了,比你們說的還多了1年。相當殘酷,很多法輪功學員包括高蓉蓉在內,被殘酷迫害,而且整得不成人形,甚至於丟了性命,不只她一個,成千上萬的都這樣白白丟了性命。雖然他也是揚州人,我認為他應該被起訴。

主持人:謝謝丁先生。橫河先生,剛才丁先生也認為江應該被起訴,但是也有一些人認為,畢竟現在是中共體制,在體制內起訴前黨魁好像不會有結果。您怎麼看?

橫河:我想這是思維方式不同的結果。當年開始迫害法輪功的時候,學員們都善良的以為是中央不了解情況,剛才朱柯明先生也講了,所以要去講清楚:法輪功是好的。法輪功學員們就是很認真地直接這樣去講,如果一開始很多人就能認識到中共的邪惡,就不去跟它講了。

這麼多年來,講真相的過程其實對於一般人來說都是很難理解的:你怎麼這樣子講呢?你怎麼那樣子講呢?實際上法輪功學員講的是過程,要把真相告訴大家,重要的是過程而不是目的。至於最終能不能把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罪行,以中國的法律在中國法庭上判刑?對於法輪功學員來說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在過程當中能夠講清真相。這是不一樣的。

另外,法輪功學員本來就對中共的體制沒有興趣,並沒有目標未來要建立什麼政體,從來就沒有過。因此,在現有的法律體制下,中共既然承認有《憲法》、有法律,當然可以用現有《憲法》和法律起訴,至於中共採不採用那是另外一回事。通過「訴江」也可以讓更多的人知道,中國的法律究竟是怎麼回事!

主持人:不管是什麼體制,正義還是正義,邪惡還是邪惡。

橫河:對。再有,這個過程當中,究竟能達到什麼目的,還不是哪一個人說了算。如果現在把中共揭露出來,想要達到什麼目的也不一定能達到,最終的結果是人算不如天算,不是哪一個涉及這件事情的人能夠做到的,江澤民當年啟動迫害的時候也沒想到16年以後。

主持人:套一句話就是「你永遠不會知道」!

橫河:對,你永遠不會知道的,所以不用去擔心。

主持人:線上有一位觀眾朋友,我們接聽一位加州包女士的電話,包女士您好。

加州包女士:我想這主要是看習近平怎麼做了!民眾是響應習近平「依法治國」的精神,才起訴江澤民。其實江澤民跟這些罪犯所犯的錯誤,滅九族都沒有辦法平息民怨,說實在。如果習近平不做任何事的話就有後患,我是這麼覺得。謝謝各位。

主持人:謝謝包女士。我想請問朱柯明先生,現在16年過去了,您看到已經有這麼多法輪功學員起訴江澤民,對比今昔,今天的「訴江」和您16年前的「訴江」有什麼不同之處?

朱柯明:完全不一樣。我們當時「訴江」的情況,幾乎全中國人民和世界上許多人,都被江澤民集權迫害法輪功的欺騙宣傳給蒙住了,被新華社、中央台的造假宣傳給蒙住了,以為法輪功真的是他們認為的那樣,其實不是。

過去很多人不明白真相,我們「訴江」的時候也相對顯得比較孤單,現在不是這樣,我認為現在是「善惡有報」的必然結果,是全世界和全中國人民覺醒、覺悟的過程,認清了真正是中共在做壞事,法輪功是純正無辜的,是這樣一個情況。

主持人:謝謝。線上有一位日本觀眾朋友王女士的電話,王女士您好。

日本王女士:主播好,各位嘉賓好,我第一次打電話來。我覺得不管是不是針對法輪功學員,對人類犯下這種罪行從來就沒聽說過,簡直是令人髮指。我就說這些吧。

主持人:謝謝王女士,感謝您給我們打電話,希望您以後持續關注。橫河,一是請您回應一下王女士說的;另外,我們也知道現在中共時局比較紛亂,我們一直有分析,中共內部一直在反腐、打虎,內鬥激烈。外界分析認為,現在高層反腐的對象,下一步是江澤民、曾慶紅,你認為現在的「訴江」潮,對於高層反腐、打虎會不會有什麼影響?

橫河:我想「訴江」潮本身對反腐或者打虎是沒有什麼要求的,並不指望反腐和打虎的過程受到「訴江」的影響。控告江是法輪功學員自身受害,通過司法要求正義,但是作為中共領導人來說,其實不管是哪一面的,他是要看民意的,他也希望得到民意的支持,哪怕是假民意。

它為什麼有的時候要培養這麼多五毛?是製造假民意,然後讓其他人認為這就是民意。不管是國內還是國外,讓大家認為這是民意。所以民意對它來說還是很重要的。要不然就不會通過各種媒體放出這麼多謠言,兩邊都在放,就是這個因素。所以我覺得,作為最高領導他還是要考慮民意,不管他是為了鞏固自己的政權也好,還是想怎麼樣也好。但是從正義的角度上說,應該作正確選擇,如果順應時代潮流,做出正確的選擇,我覺得是給中共領導人的一個機會。

主持人:還有一個問題。我覺得在法輪功16年反迫害過程中,每隔一段時間會有新的反迫害形式,比如以前有《九評》,現在是「訴江」。您怎麼看待法輪功學員平和但是非常有力的反迫害形式?

橫河:這是給中國人留下來的在歷史上非常重要的歷史階段,從你剛才講的這個過程來看,除了江澤民最開始啟動迫害以外,後面發生的所有事情,包括先是上訪,後來是講真相,後來是《九評》,後來是退黨等整個過程,實際上掌握主動權的是法輪功學員。雖然中共堅決想要鎮壓法輪功、戰勝法輪功,法輪功不跟它鬥,卻在整個過程當中處處掌握主動權。所以我認為,這給歷史會留下非常重要的一課。

主持人:謝謝橫河先生。今天的時間已經到了,我們本來還想問嘉賓問題,已經沒有辦法問了,非常感謝三位的參與和精采點評。我們也感謝觀眾朋友的參與和收看,希望下次節目能夠和您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