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中全會經濟及高層人事議題受關注 今日點擊(2346-1)

【新唐人亞太台 2015 年 10 月 14 日訊】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大禮拜一的,蔣潔敏折了、李春城也折了,這是周永康在,如果你把它算成一個團夥的話,這是團夥當中的核心式人物。

李春城是最早被拿下來的,習近平、王岐山在十八大上來之後沒幾天就把李春城幹了,蔣潔敏呢他的震動性比較大,因為就是錢多。

再有呢比較有趣的是,他是跟女人有關係,牽頭引出來的是跟女人牽頭牽出來的,但是非常令人吃驚的,或者說又是大家正常理解的,他們兩個人都判了10幾年,沒有太多,判10幾年跟過去對待那些官被判的概念差不多。

所以我們看到的在反腐當中,整個的被打下去的人,已經判刑的人,一開始他們的罪名嚷嚷得很高,最終被判刑的結果都出乎大家意料,都把大家感覺上給大家吊起來了,然後又給放那兒,對吧!

判得不重,判得不重的原因,在我看來已經跟大家解釋過。就像上個月初,我們知道在大閱兵結束之後,求是雜誌出的文章,痛打死老虎,徐才厚都死了,已經沒了,為什麼要痛打死老虎?

就是我們講過,以個人的罪名拿下來,摧毀江澤民本身建立起來的,整個黨的從上至下的系統,但他沒說黨有毛病,對不對?他只能說這些黨的系統的官員,在黨中是個蛀蟲,所以一個一個摘下來。

摘完之後黨其實就沒了,摘完之後黨其實就沒了,因為今天他只能建立起國家體系去保自己,這是我一再,一而再再而三跟大家描述的。

那一開始大家可能覺得不是這麼回事兒,但是現在隨著這種非常寂靜的背景之下,大星期一的把這個蔣潔敏跟李春城拿下的時候,我們羅列在一起,就非常清楚。個人罪名拿下,最後在什麼時候算總帳,不知道,但它一定是很快有一個時間。

與此同時宣布五中全會在10月底舉行,原來都認為在10月中,習近平在出訪英國之前,結果現在他往後挪了,挪到出訪英國之後。

那言外之意,五中全會會有故事的,五中全會拿出來的東西,使得習近平不能夠說,開完會到英國去,他不能離開。

因為在此之前一直認為是在10月中旬,那不能離開,那五中全會的內涵是什麼,三中全會建立機構,國家安全委員會、深化改革小組;四中全會,依法治國、依憲治國,要求公務員從2016年開始向憲法宣誓。

那五中全會做什麼?有人說軍隊會做大調整啊等等,我覺得這些都是具體的,關鍵就是在他整體機構的方針當中,整體機構的方向當中他往哪兒去,這是一個非常關鍵的。

中共中央將召開全會,經濟及人事受關注

BBC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中共中央將召開全會,經濟和人事受到關注。

中央決定26日到29日召開五中全會,它說五中全會確定的日期,當時是在7月20日那天。

大家記得我強調,中紀委的五中全會是在1月分召開的,他召開的目的,是在五中全會再召開的時候,有些人已經完了。

那我們看到的,徐才厚死了、令計劃被拿下來了、蘇蓉拿下來了、郭伯雄被拿下來了,那周永康已經被定了案了,就判了,已經判完了,對吧!這是我們看到的整體的故事。

蔣捷敏也好、李春城也好,作為中央委員已經明確的,現在看來有了結果,所以他中紀委的五中全會,是為中央的五中全會掃清障礙。

然後它提到說,經濟增長的速度是個問題。我早跟大家講過,這個問題是江澤民藉助了在胡錦濤時期,建了一個金盆,結果盆裡面裝的真正的東西,都是江澤民的糞便,然後給了習近平,就這麼點事兒。

所以經濟增長的速度本身,我早在節目中說了,他沒辦法,制度不改革,整個共產黨不拋棄,這個東西他一點辦法都沒有。

所以他只能在經濟之外找方式,那至於經濟本身來講,在經濟之外找了一個決定性的方式,然後在經濟本身上,是一種技術性的調整、應對,應對的根本不在經濟本身,應對的根本在於社會的本身,和政治的本身、人性的本身。

今天時間走到這兒,然後他就提到了整個人事的安排,那在我個人看來,因為他有空缺了,他人事安排這也是正常的,這不是什麼大的事情。

可能被人們矚目的就是,軍委的調整本身有沒有可能,第一個;第二個,其實我還是看,五中全會他真正根本的內涵在哪,他怎麼去把三中全會的決定,四中全會的決定,作為一個堅實的贏盤,能夠給他在2016年後面的時間裡,真正的實施下去,這是關鍵。

但是沒有人、沒有任何媒體,在這方面有推測。那應對這兩天,另外一個人,杜潤生病逝。這個人被稱為中國農村的改革之父,但是他的官位呢比較低,相對而言比較低,可是在30多年前,他是一個非常有名的人物。

杜潤生曾呼籲建設一個透明民主政府

結果在昨天財新網登了一篇文章,這篇文章寫得很特別,習近平、王岐山的教父,杜潤生呼籲建立一個透明的民主政府。那我們現在看到的就是,王岐山跟杜潤生的照片。

王岐山自稱為他是杜潤生的門徒,而作為中國農村改革之父的杜潤生,曾經是中央農村政策研究室,和國務院農村發展研究室中心主任。

杜潤生晚年的時候,曾經提出了漸進式改革的反思,建立一個自由民主體制的期待。這是他直接提出來,財新網在10月10日刊登了,叫杜潤生談政治改革一文,披露了他對民主、自由、法治,以及反腐的驚人之言論。

杜潤生明確講想在中國,建立一個民主政府的話,有3大包袱:第一個是毛澤東;第二個是文革;第三個是六四。

但我相信他在講這段話的時候,很可能還沒有觸及到,1999年對法輪功的迫害,也就是這段話如果查,很可能是在1999年,對法輪功迫害之前說的,因為提到的3件事情的2件事情,對吧!

毛澤東自身這我們不用說了,我在節目當中講了很多了,對不對!他是個象徵,他是個代表,但文革和六四直接觸及到所有的普通的中國老百姓,對吧!

跟它同樣類比的,就是1999年對法輪功的迫害,它同樣涉及到中國各個階層的,普通人、當官的、有錢的、沒錢的,各個階層、各個部門,各個社會層面的人,都遭到了殘酷的迫害。

那杜潤生提出來的說法,和他跟習近平和王岐山之間的關係,為什麼跟習近平有關係,習近平在農村做縣委書記的時候,曾經求教過杜潤生應該如何管理,如何在農村做出一番事業,習近平求教於杜潤生。

改革元老離去 恐怕後繼無人

而王岐山是杜潤生的學生,那所以這就比較有趣了,那今天香港的這個東方日報,為此寫了一篇評論:改革元老離去,恐怕後繼無人。

那它說的後繼無人,也就是今天的改革已死,那也就是變成了你想得到,民主與自由和公眾的社會,你沒有任何出路的,要否定共產黨本身。

102歲的杜潤生老人9日去世,不論是在內地還是本港,聽過杜潤生名字的人不會很多,但這實在是一個不應該被遺忘的人物。

不僅因為他是中國農村改革的關鍵人物,還因為他的門生遍及中國的,黨政機構和學術界,掌握重權,甚至中國的最高領導人,在做縣委書記時也曾問政於他。

所以從時間是個神的角度來講,他在今天去世,在五中全會之前去世,在今天現實的環境中去世,讓人們重新記憶起他,曾經的概念、曾經的民主,公正理念的概念,曾經提出來毛澤東就是包袱、文革就是包袱、六四就是包袱。

那如果是這麼個人的話,那我們就會從另外一個角度,你不得不敬佩時間是個神。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