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馬會究竟要達到什麼目的? 今日點擊(2368-1)

【新唐人亞太台 2015 年 11 月 07 日訊】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大傢伙看我這集節目的時候,應該是人家習近平跟馬英九還沒吃上飯,馬英九已經起飛,從台北飛往新加坡。

英媒:「習馬會」到底要達到什麼目的?

BBC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實際它翻譯的是英國媒體的報導,習馬會到底要達到什麼目的?對,到底要幹嘛?這是我們看到的最直接了當的一個問題。

泰晤士報在報導時講,會晤時他們兩個互稱先生,以避免敏感的政治頭銜。你避免也沒用,對不對!他就有。我個人覺得非常有趣的是,在一開始這件事提出來之後,當爆炸式新聞出現之後,當時就有人提到國共合作的說法。

我們節目做得很早啦,今日點擊特輯是這件事情出來1個小時之後,我們就開始錄製了。所以我們當時就講,誰提國共合作你out了,回家吧!

這裡不是國共合作,這裡不是國共合作,這裡是國家背景下的兩個政府的最高首腦的會面,他是以國家為背景,所以這是一個很厲害的地方,這是一個很要命的背景。

文章引用了中國國台辦張志軍的話,此次會面顯示雙方在相互尊重的基礎上,有化解分歧的意願。

外交辭令,台灣年輕人似乎不買帳,實際上他們痛恨台灣在經濟上過分依賴大陸,這是馬英九在過去時間裡依靠中共,投向中共所帶來的報應。

文章還提到說,習馬會也可能給馬英九和國民黨帶來更多的負面驗影響,這是泰晤士報提到的。不會是加分,搞不好是減分的。

所以我在昨天節目中提到一個說法,馬英九為什麼願意見,馬英九如果見成了,那肯定是見成了,他是以中華民國總統的身分見了習近平。他在歷史的地位當中,中華民族的歷史地位當中有一票,以後讀歷史的時候,他的名字永遠會被提出來。

沒人知道連戰是誰,不跟他玩;但後面的人會記住馬英九,馬英九要的是這個。什麼國民黨不國民黨的,我跟你說就那麼回事。

金融時報在評價時稱為里程碑,因為這是習近平對台灣的歷史性姿態。所以我覺得英國人的媒體,相對比較更慎重,就是說更經典一些。

它就意識到這件事情是習近平提出來的,所以習近平具有一種歷史性姿態。我覺得這是正經八百在看問題,剩下那東西都是情緒化太重。

文章評論說星期六的會晤,是一個巨大的里程碑。而最大的問題是通過這次會晤,習近平是否能重振國民黨的士氣,影響台灣選民!

頭說得不錯,餡是另外一回事,對不對!以為吃的是肉包子,結果當肉包子吃;裡頭是什麼呢?豆餡兒,兩回事。主張統一和親中的國民黨支持率不斷下降,選情危急。

雙方都強調海峽兩岸的和平穩定,但具體到其他的議程,就非常的棘手和複雜。但是會談的結果,也不排除會有意外的驚喜,沒人知道,對吧!

所以這是金融時報留了個後手,意外的驚喜是什麼?習近平主動提出來的,歷經幾個星期,但沒人知道。這件事情愣是密不透風,所以誰都不知道習近平的目的。

說了半天,那你要說意外驚喜就在這裡了,但是如果這2天看我節目的朋友,石濤有自己的看法,而石濤自己的看法,如果習近平真照那個走的話,就是他們眼中的意外驚喜。

但是在我的眼中,那是歷史的必然,你可以不按照那個路走,但你會死的,今天沒得選擇的。分析當中還提到說,互稱先生,既務實,又表明習近平願意把馬英九視為,視作是自己對等的關係。

習近平願意把馬英九,視為跟自己對等的關係,這按照原來黨的原則說:賣國賊,我不跟你開玩笑,賣國賊這是,對不對。

台灣是一個省,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個省,原來一直這麼說的。你現在作為對等的關係,承認了中華民國總統,所以當時這件事情一出來,我們當時做了一個特輯就在這裡的,這裡最關鍵的問題是一個名分。

當名分改變的時候,那就驟然不同囉!習近平願意見馬英九,也顯示出是位遠見的政治家。他想把中國在世界舞台,所佔據的新的地位,成為世界領袖與標準的引領者。

沒有那個,這個東西我覺得都是客觀造成的。習近平最大的麻煩在國內,根本不在國外。

而英國的獨立報在針對這件事情的時候,更側重台灣選民的憂慮。所以台灣選民的憂慮是他怕今天政府,馬英九政府會出賣台灣人的利益。因為馬英九在過去的時間裡,在選民的眼睛裡,一直在出賣台灣人的利益。

出賣給誰?出賣給中共,所以這都是對立的關係啦!當他出賣給中共,這是台灣選民的共識、很多人的意見。結果今天習近平見馬英九,不就變成了激化這樣的事情嗎!

那他怎麼能,怎麼去對台灣的國民黨的選情帶來正面影響呢?所以這就我說的,根本就不是那麼回事。

公僕非正常死亡 官場儼如修羅場

而最近這2天呢,官拜副部級左右的官員,我認為官拜副部級啊,正局級肯定是啦!官拜副部級的官員紛紛自我了斷,這可真是個事兒。

而且最蹊蹺的是柳州市的市長,太陽報寫了一篇評論:公僕非正常死亡,官場儼如修羅場。

隨著中共反腐整風加速推進,內地官員非正常死亡的現象越來越多,官場儼然變成修羅場。有多少官員能夠通過這一輪的整肅啊!玩命的!

它提到的是廣西柳州市市長肖文蓀,和他的祕書孫德強,在柳州市的江邊散步時,突然落江溺水而亡。

消息震驚了當地官場,堂堂一個市長,在祕書的陪同下散步,然後掉水裡淹死了。

所以這事兒,旁邊沒人還好說點兒,旁邊有個人跟祕書在一起,對吧!掉水裡淹死了,所以到底是自殺和他殺,人們就眾說紛紜了。

柳州市的市長應該是相對來講,實權比較大,因為柳州在廣西來講,是一個很大的城市。

文章也提到說,當地傳肖文蓀已經被當局調查,它又說沒被抓的紛紛自我自殺,

自我了斷,而被抓了的並沒判死刑,就這擰了勁的,這地方為什麼?

然後它也提到了這個,中海油的紀檢組組長張健偉,在辦公室猝死,死因不明。

而他自己本身原來在中辦多年,據說是跟令計劃的交往滿深的,在他的工作關係上,所以他的死因也就耐人尋味。

而上個月國信證券的總裁陳鴻橋,在家中自己用電話線勒死,震驚了整個金融圈,而且留下了勿擾妻兒的遺言。所以不少網民猜測,是被利益集團相逼而死的。

那我剛才也跟他的說法一樣,問題在於為什麼抓了的判刑的,沒判死刑的,而沒抓的覺得有麻煩的,自個兒先了斷,愣死了?

那太陽報寫的評論挺令人感慨的,自我了斷,保住貪款。當局每次對官員的死因,都會輕描淡寫,整個調查也不會說什麼,所以結論匆匆了斷,它說如何能夠取信於民呢?

老百姓無法知道官員自殺的真正原因,難免會做最壞的猜想。那這種最大的猜想就是,應對了徐才厚的死。

我記得我們節目當中講過,徐才厚一死,中共官方講了人死了,不再調查了。那後來自殺的人就多了,就是在正局級、副部級自殺的人多了,自殺了,你不再調查了,對不對!

錢留給兒子了,滿悲壯的、滿愛情的,滿充滿一種令人感慨的,一種蕭蕭兮兮的那種感覺喔!壯士的那種氛圍,聽起來多那個呀!

但他確實死了,如果他死了,真不給家裡調查了,這事已經這麼著了,那你說他弄個5個億、10個億,他死了,中國人有幾個值5個億、10個億的?

一條命,那是不是個選擇呢,那如果是個選擇的話,中國的官場就是戰場,那出生入死,對不對!隨時都會用命填進去的,昨天的歡樂、昨天的成功,竟然成為了今天,將被自我了斷的直接的原因。

我不得不說,按照佛家裡面的感覺,還是一種報應。而自殺了斷,罪加一等,而這現實人的生活中,又有悲壯悽慘,愛情,家庭的味道,我們到底生活在什麼一個年代裡?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