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中後習王打虎突加速 面臨最大掣肘? 熱點互動(1388)

【新唐人亞太台 2015 年 11 月 21 日訊】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直播節目。

中共的十八屆五中全會,至今短短的12天已經有8隻老虎落馬,其中包括備受關注的京滬首虎北京市委副書記呂錫文和上海副市長艾寶俊;而就在11月13日,證監會副主席姚綱被調查,姚剛是證監會僅次於主席的第二號人物。 

這次全國31個省、直轄市、自治區都有省部級官員落馬。而官媒則放話說:「打虎全覆蓋也許只是開始」。那麼五中全會後,習王打虎為何「突然」加速?這些落馬老虎都是何許人等?背後牽扯什麼樣的政治勢力?

今天我們請來兩位資深評論員就這些問題做一些評論和解讀。一位是在現場的時事評論員杰森博士,杰森您好!

杰森:主持人好,觀眾好!

主持人:謝謝!還有一位是在Skype上的時事評論員文昭先生。文昭您好!

文昭:主持人好!

主持人:謝謝二位。我們在節目的開始先來看一條有關姚剛被調查的新聞短片。

據大陸財新網報導,姚剛曾是中共證監會內,最年輕的部級後備幹部,今年7、8月股災期間,姚剛作為證監會內最懂專業的領導,參與救市工作。

姚剛落馬兩週前,香港媒體就已經曝光姚剛落馬內幕。港媒稱,有證監會高管在救市期間,違規把巨額資金轉移到香港和新加坡,與境外合謀做空中國股市,而負責轉移資金的人,已被從香港「勸回」大陸自首。

大陸時政評論員王思想認為,當時中國股票瘋漲中,就是有人在布局套取民眾財富,結果救市又被利用,把老股民深深套在其中。

7月初,面對股市暴跌引起的恐慌,知名經濟學家、北京大學經濟學教授王建國連發微博指出,中共內部的貪腐利益集團,在試圖發動一場驚天的「金融政變」以此搞垮國家經濟。

最近,劉雲山的兒子劉樂飛,其所掌控的中信證券多位高管落馬,以及江澤民的老巢--上海,剛剛落馬的上海副市長艾寶俊的妻子也因在股災中做亂而被調查,都似乎為這種說法做了註腳。

15日,《人民日報》的報導稱,姚剛掌控A股市場IPO發審大權長達13年之久,被稱為「發審皇帝」,姚剛及其家屬曾牽涉令計劃案件,向令計劃家族輸送巨額不法利益和賄款。

主持人:觀眾朋友,今天我們關注的題目是「習王打虎加速」,歡迎您隨時打電話發表您的觀點。

我想先問一下杰森,我知道我們前一陣談過金融反腐,當時是國信的陳鴻橋自殺,中信有多位高官落馬,包括前一陣落馬的證監會的主席助理張育軍,這些人他們其實是一個錯綜複雜的利益網。我們剛剛看到新聞中這個姚剛,在您看來,姚剛這一次的被調查是不是牽扯同一張這樣的利益網?

杰森:非常合理的一個推測。本身來說,我們可以看到姚剛跟張育軍歷史上共事二十多年,兩人的關係是很緊密的。而且他和張育軍同時負責這一次救市,可以說是兩人共同操作的。

張育軍直接跟中信證券有密切的關係,因為中信證券的前幾任董事長或者總經理都是他的校友。而且他們中間有個中間人,這個中間人一方面是姚剛長年的下屬,同時又是張育軍的同學。所以你可以看到這些人都有錯綜複雜的關係。從各個跡象來展現來看的話,肯定這一次姚剛落網跟前一段時間6、7月的股災是有緊密關係的。

主持人:那他這一次被安的罪名一個是「嚴重違紀」,您怎麼解讀這樣的罪名?

杰森:「嚴重違紀」現在整體來說是一個打擊面最大的,或者說最含糊的定義。因為最終的話,腐敗算是違紀,但是同時不聽黨中央的話也算是違紀。所以打上這個招牌的話,它有無限的伸展力。但一般為了不體現中共權力鬥爭這樣的因素,最終都會以貪污、經濟犯罪這樣的把這個人判刑。但是如果查不出來的話,沒聽黨中央的話,或者暗中操作,或者透露內部信息、透露股市內幕,等等這樣東西也可以落在違紀的範圍裡頭。所以「違紀」是最普遍、反改革面最大的,幾乎現在所有被調查的官員都用「違紀」概念,因為未來可以留下無限空間。

主持人:文昭,我想請問,在您看來,姚剛的被調查和所謂股市的「惡意做空」以及「救市」有人趁機牟利有什麼關係?如果存在利益網,可以聯合操作獲取鉅額利益,其中會如何操作?能不能請您舉例分析?

文昭:從現在中紀委在金融界辦案的重點來看,主要是圍繞6月至8月的股災,不是一般性的查收賄受賄、買官賣官、內部交易等,還不是一般性的問題。有香港媒體報導指出過,是有證監會的高官夥同券商一起做空股市牟利。這是兩星期前的報導。

實際上「證監會高官」指的就是姚剛。具體的方式大概是這樣,證監會的高層人員、高官知道政府將調資金救市護盤,於是串通和自己有關係的券商內部人員,預先在低價位買入股票。救市開始以後,當然通過「國家隊」資金大舉進入股市,股指和股價都被抬升,這時候就賣出股票獲利。之前低價位取得的股票,其實也是在做空壓盤的過程中取得的。他就是利用這種方式:製造股災,再利用政府注入的巨額資金抬升股價,以中間落差中飽私囊。這種行為被國內的一些媒體稱為「股奸」,這麼說倒也是不過分。

10月初,姚剛就被中紀委的人叫去問話,稍後被放回來了。當時就有香港媒體說,有證監會高官在救市期間把巨額資金違規轉到香港和新加坡。這個高官其實就是指姚剛。姚剛的問題中可能還包括主管新股發行的審批權期間,和別的待上市的企業或者運作新股上市的私募基金之間建立起利益輸送關係。但是我想現在查案主要是針對6月至8月的股災。

杰森:這次股災,目前大家還都是以經濟面概念在討論,基本上是以內部交易、牟利,或者某些證券公司背後操作,最後通過內部消息非法牟利等概念。但是,我想這件事情背後是有潛在引伸,至少很多人分析這次股災是「金融政變」,概念是以搞亂經濟影響政治走向,甚至是破壞當前習近平的政治影響力。

有人分析,姚剛是山西人,是西山會的重要成員。西山會是令計劃組織的山西幫,形成非常龐大的政治勢力,再加上當時令計劃與周永康有「攻守同盟」,要推翻習近平。如果按這個脈絡走下來,其實這一次的股災,真的有可能是背後有更大的政治目的。

主持人:說到令計劃西山會,新聞中剛才也提到,當時姚剛在證監會籌備創業板之時,令計劃的胞弟令完成的「匯金立方」私募基金獲益良多。您認為姚剛現在被調查跟令計劃案也有關嗎?

杰森:對,我感覺他們之間的關係一定不單純是賄賂或者行賄、受賄的問題,姚剛、北大方正CEO和令計劃之間更大、更緊密的聯繫是權力上的聯繫,他們之間互相權、利輸送概念是自然而然的,比如姚剛在做創業板的時候,令計劃的弟弟令完成屢戰屢勝,投資神準,如神話般的全勝,事實上完全是他一手幫忙造成的。這在中國不為奇,因為官商勾結,中國股市其實就是信息市、政策市,這事大家不驚訝!

在姚剛這個位置上,金錢對他來說不是大問題;最大的問題其實是權力,他對自己的仕途是有更大的計劃,他當時認為跟令計劃結合是他仕途快速上升的捷徑。我們也知道,當時令計劃已經倒台了,北大方正的CEO還幫著令計劃的太太準備逃到日本。所以他們之間的聯繫,超乎簡簡單單的行賄、受賄的關係。

主持人:說到政商勾結,我想請問文昭,在一連串落馬的經濟不同個體中,中信也是一家非常獨特的公司,因為它可以說是被一窩端,多名高官落馬。我們都知道中信的副董事長劉樂飛是劉雲山的兒子。請您分析中信在這其中扮演的角色,這把火最終會不會燒到劉雲山?

文昭:現在中信,我的預計可能是反腐運動開始以來比較典型的第三個窩案。以前出現過兩個企業集團的窩案,一個是中石油窩案,指向周永康;第二個是華潤集團窩案,指向曾慶紅,當然華潤集團窩案目前還缺乏縱深的發展;第三個就是中信的窩案。既然中信整個管理層被連鍋端了,現在應該說是波及到了劉雲山,他即使不是特別直接的,肯定已經觸及到劉雲山了,只不過官媒現在沒有直接提到劉樂飛。

按照以前的套路來看,在周永康案之前,官方媒體由暗示到明示的方式,提到周永康的兒子周濱。現在看,還沒有提到劉樂飛,所以離劉雲山可能還有一段距離。當然,處理周濱是一種模式,通過周濱的違法行動,然後指控周永康非法為家人牟取利益從而把周永康打倒。這是一種模式。

還有一種模式我稱之為「賴昌星模式」。賴昌星在2011年底被引渡回中國,和他關係非常緊密的當時政治局常委賈慶林,表面上沒有受到直接觸及,但是作為在任的政治局常委,他在十八大之前的人事話語權受到嚴重削弱。我想,當時的胡錦濤已經利用賴昌星這張牌,一定程度上削弱了賈慶林的影響力。

現在對待劉雲山也可能採取像賴昌星同樣的模式,利用劉樂飛箝制住劉雲山。當然賴昌星最後還被審判了,劉樂飛是不是最後能浮出水面被審判呢?我覺得有可能還不會!畢竟兩年以後劉雲山就70歲了,2017年十九大鐵定要退休了,所以我認為習近平對待劉雲山是缺少足夠強的動力把他公開打倒,只要剝奪他對未來政局的影響力應該就可以滿足了。

其實我認為也不應該把劉雲山作為一個主要目標,而是把主要矛頭對準腐敗勢力的總後台江澤民,這樣可能對全局影響更大一些。

主持人:是!雖然在金融領域習、王反腐的力度非常大,在五中全會之後打虎加速,覆蓋很多領域,我們談一談其中最受關注的京、滬首虎。基本上北京和上海是兩個重地,現在首虎出現了,北京市委副書記呂錫文和上海市副市長艾寶俊。杰森,在您看來為什麼這兩個人成了這兩個地方的首虎?

杰森:網上有各種各樣的傳言,比如艾寶俊,上海市副市長、市委常委,同時也是上海市自由貿易區的總負責人。我們知道上海自貿區是李克強堅決支持做的,當時受到的阻力非常大,反反覆覆推都推不動,直到他拍桌子,最後才掛上牌子,2013年草草掛上牌子。現在已經都兩年過去了,上海自貿區的發展,幾乎跟他當初預定的計畫差之千里,某種程度上講,阻力一直存在。艾寶俊被抓是不是有這樣的因素?我不知道。

主持人:有人分析是有。

杰森:但是至少就目前來看,習近平、李克強的意志在各個地方受到的阻力還是非常大。在這樣的情況下,當時官方媒體也反覆提,在十八大之後「頂風作案」,而且完全還是按「老一套」的做、「不可救藥」等詞都在官方媒體出現了,加之網上有一些評論都紛紛提出來。

我感覺在目前特別是像北京、上海,盤根錯節,當時的地方勢力很強,比如江澤民時代結合力很強的勢力,他還覺得自己背後有大靠山、還覺得自己應該可以按以前的想法做、按以前老主子的意志做。這時候,習近平就不能再容忍了,就要拿下一些這樣的人,再次展現他的權威。

事實上你可以看到,兩地首虎被拿下來6分鐘之後,北京、上海兩地領導班子、市委立刻發表全體堅決支持中央的決定。當然,如果只是簡單的反腐,不用一群官員站出來「堅決支持中央」,事實上是有一定的表態、站隊的意思。王岐山在很多發言中都沒有迴避這話:「站隊」。此時此刻,其實很多情況下就是站隊的問題,很多人不明白事,還跟著以前的方式走,結果就是這樣子。

主持人:文昭,您對於這兩個京、滬首虎的分析和解讀是什麼?

文昭:對待呂錫文,中紀委說她「嚴重違紀」。最後很可能還是會用貪腐來論處,但是她的升遷和迫害法輪功切切實實密切相關。呂錫文是1999年1月份擔任北京市西城區區長、區委副書記,國務院當時信訪辦所在的地點府右街就是在西城區,她當了區長以後,同年4月25日,發生法輪功學員萬人上訪事件,現場就有警察來調度、引導,形成好像對中南海包圍的樣貌,而且還在現場有警察便衣去蒐羅法輪功學員的個人資料,這基本上都是有當地政府和西城區公安分局的參與;「7.20」鎮壓法輪功以後,在信訪辦外截訪法輪功學員也是西城區警察直接參與。

實際上呂錫文自己編了一份西城區年鑑,專門寫到有1999年的「4.25上訪事件」,說,西城區的公安分局直接介入這個事件,成績受到中央領導的高度肯定。當時的中央是誰呢?當時的中央就是江澤民、羅幹、曾慶紅這一夥人。所以可以很明確知道,1999年以後她的升遷途徑是誰在提拔她。

艾寶俊作為上海倒台的第一個副省部級官員意義還是很大的。我這裡舉個例子,去年上海市發生小學一年級的語文課本刪除一些古詩詞的事情,引起爭論,當時習近平還表了態。我當時去查了一下,上海市教育局這些人是什麼背景?結果發現上海市教育局的這些主要官員,他們的學術成果基本上都有包括這些內容:江澤民思想研究、參與江澤民文集、江澤民文選第幾卷的編輯工作。這是教育局官員的主要成果。

從這件事情我們可以看到上海市的官場生態。畢竟是江澤民把持多年,要進入上海官場、要獲得提拔,基本上沒有什麼別的途徑;必須投靠江派,並且為江澤民樹碑立傳、歌功頌德,才能夠獲得提拔。整個上海官場基本上是被江系的勢力所控制,艾寶俊做到上海市副市長,他也是上海「坐地虎」式的官員,很長時間在上海工作、提拔的,他畢竟是和整個江系勢力有非常密切的聯繫,現在把他扳倒了,打破上海官場的缺口,我覺得意義還是滿大的。

主持人:同樣的問題,杰森,因為媒體說「首虎」,意思還有第二個、第三個,所以媒體就說在這背後會牽扯什麼樣的勢力。在您看來,有可能牽扯出什麼樣的勢力?

杰森:我還是感覺現在打的對象都是「手腳」,真正指揮手腳背後的「思想」一直都沒有觸及。但是我自己感覺,其實他這個打虎這個過程中步驟其實是安排蠻細緻的。你可以看到在整個針對金融行業的反腐過程中,它事實上是先從直接運作的公司,比如說中信證券抓到證監會,從證監會助理抓到了副主席,這副主席逐漸逐漸就跟那個政界就聯繫起來了。像艾寶俊,他事實上也不是直接把艾寶俊抓了,他是先把他手下的一些相對的……

主持人:對,當時在寶鋼的時候。

杰森:寶鋼的一系列的官員都抓了。這個過程中你可以看到,底下的官員有腐敗問題,抓起來以後交待問題。而這些官員歷史上這些關係其實都是權力、利益的關係,他沒有真正的義氣。他知道一旦抓起來,他沒有希望的時候,他就會把歷史上這些官員的問題都交待得一乾二淨。因為他交待得越準確,他可能立功的機會越多。所以他事實上是從外到內的一個剝洋葱皮的過程。

但是我們都知道在一個副部級官員,中共都把他叫「中管」,他是個中層,他們最多是個手腳,決不是思想。那麼這些人的行為來自何方?比如說他們頂著現在習李的政策對著幹,他作為一個中層官員他為什麼有這樣的動力做呢?對他的仕途有什麼好處呢?所以說背後他的思想來自哪兒?

整個來說,你已經做到證監會副主席了,你已經是未來的高層儲備力量了,你為什麼要在習近平要救市的時候你卻把這個資金到處轉,讓這個救市不能成功呢?這對你有什麼好處呢?非常簡單的道理,最後在這些手腳後面它有思想。這個思想來自哪方?其實我們大家都知道,都非常清楚。它最終和習近平現在整個往前推進反腐對抗的力量,也就是整個江派代表的那一系列的力量在後面。

主持人:那我想問一下你們二位。其實一開始想問的最關鍵的問題就是,對於習王來說,為什麼在五中全會之後這個打虎速度突然加快?我想先請文昭談一下您的看法。

文昭:其實應該說股災那段時間以後有一個布局的調整,所以醞釀了一段時間,所以有幾個月它表現出節奏有所減緩。現在只是重新調整一下部署,就進入比較正常的節奏。現在有個現實的壓力是經濟困難,就是要找出一些既得利益集團和敵對派系的障礙,加速所謂深化改革。

這兩年我也一直在說這個話,就是中共領導人在和危機賽跑。就是看你奔跑的速度是否能追得上導火線燃燒的速度。從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六十多項深化改革目標以後,我們也看到了現在基本上沒有什麼推進。自貿實驗區實施以後,效果沒有什麼明顯;農村土地流轉是光說不動;金融市場化的改革甚至出現一些倒退的跡象。整個中共體制官僚體系暮氣沉沉,它出於利益關係以及中共官僚系統缺少一個激勵機制,就使得他怠政、惰政的情況非常嚴重。

因為過去20年基本上是以腐敗作為潤滑劑,你現在把腐敗的利益因素拿掉了,你還要這些官員去搞經濟建設,還要勤政,還要承擔風險,他就沒有一個利益驅動了,缺少一個激勵機制了。因為中國的官場官員不是民選的,他並不對選民負責。所以把他的利益輸送關係拿掉以後,他又跟民眾的利益不直接相關,他確實是沒有什麼動力去勤政的。

所以我覺得最終習王還是會走到這一步,就是他會發現要不突破中共的體制、不放棄中共黨性的桎梏,僅僅通過反腐是沒有辦法讓中國的政治清廉、行政高效的。

主持人:好。杰森,這個問題您怎麼看?就是他為什麼突然加速?

杰森:我自己感覺是有他自信心增強的一個因素在。6、7月份、7、8月份那個中國股災以後,讓習李王感到了事實上他的權力並不穩定。當時他有很多因素掣肘不能讓他大做。最關鍵的問題是他宣布裁軍,宣布軍隊改革。在這之前,當然軍隊已經抓了很多。當他宣布裁軍的時候,軍隊一致擁護。某種程度上講,通過裁軍、通過軍隊改革,他在軍中的威望逐漸開始建立;或者說已經建立了一個明擺在全國人面前的他在軍中的權威。一旦這個權威建立了以後,其它的問題相對來說就容易解決了。

在這個權威的延伸下,金融方面的反腐,然後全國31個省的全覆蓋,意思是說每個省你都看成是一個權力堡壘,他如果在這個省抓到一個人,那麼就幾乎把這個堡壘打破了。換句話說,所謂的「全覆蓋」它表面上好像是簡單的一個稱呼,其實也就是他把每一個地區的核心都打破了,他每一個地區都已經插進去一個手了。

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在我看來是他一個自信心的展現。同時,文昭也談到了危機感的問題。所以說一方面他有能力做這個事,另一方面他必須快速做這個事。

主持人:其實他做這個事情也是有一定的政治風險,就是最近有一個微信公號叫「學習小組」,它就發表署名文章說習近平三年的反腐觸動了各種利益集團,冒了很多政治風險。文昭,請您很快地說一下,您覺得這個局面有多複雜、有多大的風險?阻力來自何方?

文昭:現實是很複雜,江澤民的勢力,和受到波及的各種利益集團它們的干擾在起作用。不過我認為最大的阻力還是來自於黨性這個魔咒給習近平、王岐山他們帶來的桎梏。這個桎梏如果不能夠拋棄的話,有兩個事情是很難避免的。第一個就是為淵敺魚,「淵」是指江澤民,「魚」是指被波及的這些權貴集團。就是說當他觸及到他們利益的時候而又不扳倒他最後的靠山江澤民,那這些被觸及的官員,或者受到威脅的官員就會倒向江澤民,從而反而給了江澤民更多的資源和手段來製造各種阻礙。所以說最後這個矛盾一定是繞不過去的。

第二個就是接班人的問題。現在習近平沒有找接班人的意思,但是江澤民不會放棄這個機會,在十九大上他肯定會提出自己的人選。所以江和習這個衝突,你不拋棄中共這個黨性的話,它最後都會到來。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謝二位,我們今天節目時間很快又到了。我們也感謝觀眾朋友的收看,希望下次節目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