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因任志強事件遭遇黨內外激烈反彈 今日點擊(2484-2)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03 月 22 日訊】        提要
中共因任志強事件遭遇黨內外激烈反彈
「促習辭職公開信」事件鬧大涉京港多地 中共成立百人專案組徹查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大衛芬奇曾經拍過一個影片-社交網絡。我印象中呢好像得了奧斯卡某一個獎,而社交網絡談的是Facebook的老闆,他的成功過程。

影片裡毫不隱諱地指出來Facebook的老闆,那電影裡是這麼講啦,人品有問題,人品有問題。專門喇熟兒,北京話專門喇熟兒,坑朋友,誰都坑。那他透過這樣的方式,他走向了成功,社交網絡是這麼拍的。

那我們知道真實的Facebook老闆呢,前兩天到北京天安門廣場那兒跑步,天安門廣場殺人的地方。然後他在那兒跑步健身,然後那天霧霾大概PM2.5 300多,我覺得就挺正常。

如果你看過社交網絡,然後你再看看Facebook老闆,今天非要進去見劉雲山,那是給了他相當大一張臉啊,這麼大!那他難在那兒呢?我相信今天Facebook老闆,他自己難在自己的Facebook本身上,這個東西他必須改。

他不改他進不了北京城,對不對!但如果他改完了他能進北京城,他肯定扛不過什麼微博、微信,他玩不過他們。你放心吧!因為他完全地方化、共產黨化之後,他就失去了Facebook原來的真正的特點。

所以這是我認為甭管他見誰,他難就難在這裡啦。那當然我剛才也跟大家講:從那個電影上說呢,社交網絡那個電影本身上來講呢,人品有問題。

那與此同時劉雲山據說又見了,大概現在又見了這個德國總統。張高麗又發表了一些有關,在什麼經濟論壇一個論壇會上,發表了一番他代表國家發表了一番看法,很吃驚的。

當然那種論壇會本身呢,對外國媒體又是封閉的,就是說在北京城、在中共政壇上,出現了非常詭異的現象,與過往時間完全不同的,與過往時間是完全不同的。那這種詭異的現象代表著什麼?你現在不好說。

我相信說現在不好說,需要有一段時間的,就像任大炮這件事情。任大炮這件事情他自己講大意了,但是他的大意,又成為了這現實生活中真實的一面,在中共政壇最上層引起了軒然大波。

這種軒然大波的引起本身,代表著中共上層的分裂,代表著整個中共體制本身的分裂,這是我跟大家一直說的。那任大炮本身也是優秀黨員咧,然後他的一番話,說的又是那麼說的,對不對!

你看任大炮是個優秀黨員,結果說了一些言論自由等人性的話。而要求習近平辭職的那封公開信,落款是一個優秀中國共產黨員。但是又放在海外一個反黨媒體上,這裡面表現的是什麼?有人性必然跟共產黨做對。

而一個優秀共產黨員,要求習近平辭職的公開信,放在了反黨的媒體上,又轉載了新疆的黨媒上,而它的核心價值,要保住共產黨萬歲,同時威脅習近平家裡的生命安全,我就問你:你說習近平為什麼還要留住共產黨?都是很邪門的事,很邪門的事。

中共因任志強事件遭遇黨內外激烈反彈

兩會開完了,結果風聲更緊了,輿論爭執更厲害。紐約時報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中共因任志強事件,遭遇黨內外激烈的反彈。措辭犀利的地產大亨,嘲諷黨媒姓黨的說法,大家可想而知中共即刻做出了反應。

任志強幾千萬的微博,一夜之間被刪除乾淨,黨辦網站發起猛攻,當局誓言要對他進行懲罰。而對任大炮的做法,對任大炮懲治的做法,就是當初對習仲勛的做法。就是康生說的:習仲勛用小說劉志丹進行反黨,發明用小說反黨,這是一個反黨新的方式。這不就變成了今天的任大炮,就是當年的習仲勛。

但是接下來的事情讓人們感覺很驚訝,記者、學者和這個黨內人士,開始出面替任志強辯護,黨內最高學府,這是指中央黨校。一個記者大膽發出聲音,而這個財新網又對這種審查者,進行激烈的譴責。

一封由國家通信社支持任志強的公開信,在網上瘋傳。所以這就講,一份黨報對壓制所有不同意見的風險,發出了警告,這是英文翻譯成中文的報導。

它講說:任志強的事件是長期以來壓制在系統內的感情的爆發,這是章立凡的話,章立凡今天一直在北京啦。他說我覺得很多人,都已經厭煩了,沒錯!終於有人說出話來了,對攻擊任志強的反應,超出了當局的預期,我相信是這麼話。

茅於軾接受採訪時說:整個自由公共輿論的空間在縮小,這不是一個孤立事件,這也不僅僅是任志強本身的個人的事情。然後提到說:任志強的評論受到抨擊之後,任志強沒有做過任何公開的發言。

我們看到的就是他在推特上,自己的推特帳號上,說了一句大意了,唉了一聲, 唉!然後說大意了。紐約時報記者打電話給他哪,沒有人接聽。

它說當然並不意謂著這場爭論,使得今天主政的人處於危險之中,他依然大權在握,並受中國民眾的歡迎。原因支持他的反腐運動。但是我跟大家講了,那現在的反腐,2016年之後的反腐,卻沒有任何,網絡上也沒有任何更多的支持聲音了,因為大家吃膩了。

但當局似乎沒有對支持任志強的反擊言論做好準備,這是他沒想到的。也就是說想來文革式的方式,在民間沒基礎。

那文章裡最後談到:任志強和王岐山的關係,促使人們揣測,這件事情表明,高層內部出現了權力鬥爭,那這種權力鬥爭,它說是王岐山是向習近平傳遞信號呢?任志強表示的不同意見,是否指向了更不利於穩定的內部分歧?

我自己認為呢都被玩其中了,就像任志強說的:大意了。習近平自己,也是被人玩在其中了,為什麼?就是一腳踏進了央視。

我一直跟大家說:中宣系統就是往死了玩人的,以黨性的名義,要把人的一絲絲良知都要斬殺掉,它的工作就是玩人的。而玩人的東西,其實真正懼怕的,是老砲兒的做法,我根本不跟你玩。

手起刀落把腦袋砍了,這事就簡單了。那你要跟它玩,這事就複雜了,其實這裡是這原因。它說在共產黨的核心集團之外,沒有人知道答案,官方不懲罰任志強的話,他的人脈關係是其中的原因。

它說本來想嚴厲懲罰,這是任志強黨內的朋友,這個人叫陳平,我們聽過這個聲音。但發現反對聲音很大,包括黨內地位高的人,所以推遲了懲罰的決定,他們在等待著看情況。

我覺得就很難說囉,如果有著黨內的更高的反對聲音的話,這不就表明中南海真正的分裂,一種現實客觀的表現。

那蘋果日報的今天的評論,寫得更直接:說敦促習近平辭職的公開信鬧大了,涉及到北京香港多個地方,中共成立了百人專案組調查。裡面我相信很大的原因,是說威脅習近平和家人的安全。

威脅習近平和家人的安全這種說法,只要往上一落,那就涉及到國家安全問題,對不對!所以有人提到說:不對,這是言論自由,不是。

一個優秀黨員把要求習近平辭職的公開信,要他對共產黨今天走向崩潰的場面,負有責任的信卻放在了一個反黨的媒體上的本身,放這封信的人就是基本人品都不具備的。

那它說是由海外某個媒體報導說:孟建柱批示要對這件事情調查,由這個公安部常務副部長傅政華督辦,成立了近百人的調查組。那在北京、新疆和這個香港在查,有數十人被遭到了調查。

它說但這個消息呢,中午的時候又被刪掉,中午的時候又被刪掉。我跟大家透個風兒,說彭麗媛在二月分曾經要被暗殺,也是這家新聞社拿出來的。

這家新聞社我看過很多次了,很耀眼的題目出來之後,刪了。又出來一個,又給刪了。新聞社,人家說的。那文章裡也提到說:目前習近平上台的最大的威脅,政治危機就來自於這封公開信背後,可能有著一個巨大的陰謀。

我覺得這都不用什麼分析啦,就是我剛才說的,很簡單啦。你怎麼看都是共產黨死定了,無論你多有名的反共人士,無論你多有名的共產黨的堅定的支持者,在這種玩戲法的過程中,完全不顧及人基本的人品的概念的背景之下,從某種程度上,真的,那叫會隨著共產黨崩潰而完蛋。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