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官墜樓 習近平敲山震虎指向2人 今日點擊(2487-2)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03 月 26 日訊】        提要
港媒:江派高官墜樓為保靠山
德語媒體:經過包裝的批評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從去年709,也就是王宇律師被抓開始,前後涉及到幾百人,而被抓被控以各種方式,限制人身自由的律師呢,大多數到現在沒有一個結果,沒結果。

你說出庭啦你說怎麼樣,都沒有,也見不著人、也見不著律師。張凱律師是在去年,比較早的被抓的1個律師之一,在溫州被抓的應該是。結果張凱律師呢,在微博上可能發了個通知,自己已經被釋放回到了這個內蒙古。

而張凱律師曾經被上了中央電視台,可是我沒有看到更詳細的內容說,他是因為什麼原因被釋放,是沒有罪名啦還是怎麼樣啊,沒有,這個都沒有說。所以這是一個非常交錯的一個氛圍、一個環境。

那我們在節目當中跟大家分析,曾經講過,我說這是一個交織的過程,對吧!就像有關說無界新聞整個被清盤兒了,有人說一些媒體人失去了如何如何,沒有言論自由,我就不接受這種說法。

言論自由是對一個人性社會而言,一個人的人性社會而言。對一個以黨性為基礎的社會,你為什麼要講言論自由呢?那中共的體制講得很清楚,它是有黨性要把人性扼殺掉的,對吧!

人性只能被猖狂來形容,那不就在黨的環境中說,中國共產黨的中國,有人性就是對它而言是邪惡的。人對中國共產黨人而言是邪惡的,那你怎麼能談人的新聞自由、言論自由呢?

昨天我們跟大家講了深圳市的1個副市長,也成了空軍了啊,二次大戰日本人的敢死隊,跳樓了。那昨天說的呢,我們只是說他可能為了1人而死,保住全家,
愛自己的孩子、愛自己的老婆。

以為說愛自己的老婆,我心裡都有點兒這話兒不老穩,因為說實在搞不清楚,對不對!這事兒不老穩。為什麼?深圳市的副市長,那地方深愛自己的老婆,是件很艱辛的事情,很艱辛的事情不容易啊!誘惑太多。

港媒:江派高官墜樓為保靠山

那結果被這個香港還是台灣的媒體,叫東網的分析一篇文章,上升到中南海的高度,深圳市副市長跳樓。上升到中南海的高度,文章呢寫得很長,但是它的梗概很清楚,文章題目這麼說的:江派高官跳樓是為了保靠山,那習進平敲山震虎劍指兩人。

是為了保靠山,我覺得那這事就有點疑惑,他的死的客觀行為可以保住靠山,他為了保靠山而死,這是兩概念,我持懷疑態度。

那反過來就說,他到底怎麼死的,如果按照這個分析話,他到底怎麼死的,有沒有他殺的可能,那就是我提出質疑的。跳樓的陳應春來自於黃麗滿一黨,而黃麗滿與江澤民關係密切,密切到什麼程度呢?

有人形容啦,咱沒看著,叫赤裸相見,你別樂,那人家的事。他說這一次出事,如果陳應春跟黃麗滿是一黨的話,難免讓人們聯想到,他的死是有著敲山震虎之作用,劍鋒遙指黃麗滿、江澤民二人。

那這裡的問題就在於,是陳應春在被調查過程中自己死了,還是陳應春在被調查過程中,被別人摔死了。摔死他是為了敲山震虎嗎?也不好說,但他的死會把黃麗滿跟江澤民牽出來。

黃麗滿的爪牙遍布深圳各大要害崗位,陳應春也是在此時站隊成功,晉陞速度大增。在黃麗滿的手下時,主政深圳國資委掌握深圳國資系統的人脈和改革大權。

而德國的總統高克在同濟大學的一番演講哪,真的成為了世界各大媒體的新聞了。德語媒體對他的訪問,在這個同濟大學的演講哪,給予了相當的評價。明鏡在線的記者,對高克在同濟大學的演講,描繪成叫先揚後抑的批評藝術,印象極為深刻。

德語媒體:經過包裝的批評

在這篇的評論當中,明確說叫尖銳的批評,漂亮的包裝。高克選擇了一個巧妙的途徑,向中國提出了批評,首先向東道主展開了雙臂,然後對同濟大學大加讚揚。

突然扭臉一轉,談到了中國的文化、歷史和經濟,然後就談到了環境保護、談到了中國的貧富差距之嚴重,超過了今天的美國。然後他講說:那些完全走自己的路似乎與中共官方路線相抵觸的人,有什麼遭遇呢?那就明確抨擊今天中共的統治。

所以他面對同濟大學的學生,高調的提出說法,物質財富或社會地位,無法持久代替一個個體的自由權利。

物質財富和所謂的社會地位,在中共的體制之下,跟黨性是連在一起的。所以有黨性,你選擇了黨性,你就有機會有著豐富的物質財富,有著在人的眼睛當中很高的社會地位。但你記住你是黨性的,而你不能擁有人性的猖狂。

而他後面選擇的,那個東西是不能代替個體自由權力的,沒錯!那作為共產黨也講得很清楚,它也承認不能代替的。所以有黨性就沒有人性,沒有人性哪談得了個體的自由呢?

而作為人性來講,是每一個人與生俱來的,你想成為這個社會的一員,共產黨的社會的一員,你必須扼殺掉你與生俱來的人性。

高克自己的生活經歷、自己的生命經歷,就經歷過共產主義制度。他自己說:作為昔日民主的共產黨的德國的公民,回憶起自己在獨裁統治時的經歷,民主德國對自由的鎮壓。

共產黨的德國叫做民主德國,而它實際卻是強姦了民主之真實涵義,所以這跟為人民服務的概念是一樣的。

到新華門那兒一看,燙金的大字,襯托在紅的影背裡面,為人民服務,殺了你們都是血。我獲得了錢財,因為我是你們的主子,我得管著你們,所以要為你們服務,對吧!

門口倆拿刺刀的往那一站,你敢站門口站一下你試試,上來一群什麼衣服都沒穿,就沒穿官衣的,打你鼻青臉腫,對不起你。因為你是人民的敵人,你想在那兒看為人民服務,你就是人民的敵人。

然後他講說:共產黨德國對自由的壓迫,執政合法性的缺乏,政權可信度的不足,它說這樣的描繪讓所有聽眾都可以聯想到今天的中國。

所以這是明鏡在線,形容高克在同濟大學演講時,他用了非常漂亮的包裝的手法,去直接點出今天中國共產黨的邪惡,和每一個聽眾要尊重自己,人性與靈魂的自由和它的價值。

另外一個比較確認的消息BBC報的:習近平、奧巴馬將在核安全峰會上會晤談到朝鮮核問題。這個月底,三月底到四月初,4月1日愚人節,習近平到華盛頓,參加一個全球的核安全峰會。

那這裡面奧巴馬唯一單獨見的人就是習近平,據說要談到朝鮮的核安全問題。那是不是?我覺得可能更多的問題,表面上談朝鮮的核安全問題,那奧巴馬是否有可能提出一個說法,徹底解決朝鮮的核安全問題,那就把他幹了就完了唄。

你只能,那你聽起來我覺得是這麼回事,所以是不是某種前奏、某種一種外交的一種安排,然後表現在後面的一些實在的做法,不知道?而我能想到的可能就這個了。

你要徹底解決朝鮮的核威脅的隱患的話,那你把人給辦了,很多事就辦了。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