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曉力:紅歌會為文革張目 給中央挖坑 今日點擊(2528-1)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05 月 13 日訊】        提要
「紅歌會」事件惹爭議
馬曉力:紅歌會為文革張目 給黨中央挖坑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在做這一集節目的時候,加拿大阿爾伯塔省的大火,在砂油田的重鎮那個地方,它過火的面積一宿之間擴大了一倍,現在已經燒到了它臨界的薩斯卡通省。現在的天氣極其高溫,乾燥、大風,那就一點兒招都沒有。我看包括香港媒體,和世界其他的一些大媒體,都在報導這件事情,眼睜睜就看它燒,一點兒招都沒有。

這是香港有一個人,寫了一篇東西就提到說,有關世界氣候峰會,要把世界的溫度控制在,就是世界的溫度,它的上升不能超過2℃,在一定的時間裡面。他特別提到在工業化革命之後,大概到了,我忘了是到了,是到了上個世紀末還是甚麼時候,世界的氣溫,平均氣溫升高了1℃,就帶來了我們今天看到的場面。

而阿爾伯塔省的大火燃燒的地方,是靠北部,加拿大的北部,那個地方是凍土層。黑龍江的人肯定知道甚麼叫凍土層。在它的一年四季當中,在它的地下一定的厚度的時候,它溫度長期在零度以下,所以那部分土是凍土。但是隨著氣溫的升高,這部分凍土本身就開始融化。他提到一個, 他說如果這些凍土,大面積凍土融化的話,他舉個例子,比如說格陵蘭島靠北,如果它的凍土的本身全都融化的話,那它自身會產生眾多的甲烷氣。

而這甲烷如果產生的話,要超過我們現在看到的,人工造成的所謂二氧化碳,它就直接給整個地球的溫度,帶來了相輔相成的惡作用。那就會在更多的地方,出現了類似現在在阿爾伯塔省,加拿大發生的野火,自己著起來了。一旦燒起來,沒人能控制。其實換個角度來講,科學給予了我們一切。而按照世界氣候大會的講,那正是工業化革命,正是二百年前左右。隨著時間的推移,在人們延長了自己的手臂,這是柯雲路寫大氣公司時候說的,延長了自己的手臂,卻摧毀了自己大腦的智慧。

那柯雲路寫過習近平,新星這個電視劇,電視連續劇。那柯雲路當初他採訪過很多大氣公司,所以讓他非常吃驚的,讓他的結論就是,這世界的一切都是被安排好的。就是一張紙從桌子上掉下去,它都是被安排好的,它都是在另外空間已經發生的事情。那如果是事情被安排好的,那在現實人的生活中,出現了這種突如其來,失去控制的事情,正是人們過去的所作所為,給今天在人間帶來的反映。

而在人大會堂的紅歌會,德國之聲有篇評論,文章題目這麼說的:紅歌會事件惹爭議。被質疑文化大革命再現的大型交響演唱會,在希望的田野上,引發爭議。

主辦方和審批方相互發表聲明,指出與中宣部無關。我跟你說中宣部死定了。我記得有一個有錢的人說出事兒了,是個甚麼女婿,然後一定賈慶林的女婿,一定要找了星島日報的記者,陪著他從香港進了深圳,從深圳又回到香港,沒事兒,沒管他。然後不接受星島日報的採訪,又刻意把跟共產黨死磕的,蘋果日報的記者叫來,進行專訪,說我沒事兒,你麻煩大了,就這麼回事兒。

「紅歌會」事件惹爭議

你別看很多人賺了錢了這個那個,我跟你講貪生事兒的時候,它就這樣,就是這樣。這裡拼命說跟中宣部無關,我跟你說中宣部死定了。觀察家認為,該事件為中共最高領導層,內部政治角力增添了新的材料。宣傳系統會引發一場地震的,誰都明白。那文章裡特別提到說,在音樂會的舞台的背景宣傳畫當中,特別打出了全世界人民團結起來,打敗美國侵略者及其一切走狗。比金胖三兒還狠,這都真的。

這對於年輕40歲以下的朋友,根本就不知道這甚麼東西,說甚麼,那這是。40歲以下的,1976年之後這東西都沒了。那這裡提到馬曉力,這是紅二代了。馬曉力在社交媒體上直接講,這是開歷史倒車。主辦方五十六朵花文工團,團長陳光接受鳳凰網採訪時說,我們只是演員,對我們來說我們做好自己的藝術,唱好自己的歌,這對我們來說是更重要的。我們可能對別的事,包括團辦組織之間的一個事情,也不一定很明白或者很清楚,還是請最終官方說明為準吧,我們自己就甚麼都不說了,我們只是一些演員,有些東西我們是不能回答的。

如果你是女的,別人給塊糖,妳跟他走不走啊?在家裡媽教育女兒都這麼說喔,這女孩子啊,別人家給塊糖跟著就走了,對不對。一句話,我說的意思,你甚麼都不清楚,我真的不知道,甚麼的都是人家辦的事兒,這事兒跟我一點關係都沒有,那你幹嘛來了?你幹嘛去了?你是傻了,你是擰了,你是呆了,你是剛從安定門醫院出來的,沒錯吧?但最後他說了一句實話,有些東西我們是不能回答的。那你是演員嗎?但是這話呢話裡有話,你要給我放在案板上,剁死我的時候,我一定叫,這在北京混的都這樣。

明報引用知情者的消息講,這個辦公室是中宣部的臨時項目。中宣部都有臨時工,不僅人有臨時工,連項目都有臨時工。所以臨時工的概念很簡單,出了事兒就沒了。這是甚麼社會?共產黨,我一直說共產黨不是人。有人說你就會說這兩句,用說別的嗎?那文章介紹說,中國歌劇院西城區,出於輿論壓力而撇清關係。絕不是輿論壓力,它根本不怕,但它怕栗戰書,它怕習近平,對吧。而馬曉力的話說,這場演唱會無論政治上,和經濟上都有問題,必須嚴肅查處,肅清影響力。

那觀察家認為,這給北京最高層內部的權力鬥爭,增添了新的料。很清楚的可以意識到,那當局一定會對它進行調查。中宣部,劉雲山,那這一條線就下來了,對吧。那收了錢了,那收了錢,錢上哪去了?誰收的?當初你們誰策劃?

這事就故事就多了。所以這裡關鍵的問題就是說,在紅歌會上,唱大海航行靠舵手。唱完這個歌,就唱歌頌習近平的歌,所以就把毛澤東、習近平、文革、封殺,跨在一條線上。在這件事情上又出了事情,而這條線是過去4月分、3月分,春晚之後,人們在網絡上探討最多的。

馬曉力,那據說這件事情之後,她通過媒體有個說明。馬曉力是馬文瑞的女兒,馬文瑞是政協副主席,所以她是標準的紅二代。她接受記者採訪時這麼說的:公開信,寫給栗戰書的公開信,她說是我寫的。為甚麼寫這封公開信?她回答挺有意思,她說她反對的是文革的氣氛。她經歷過文革,她知道那是甚麼東西,所以她極端的敏感。

馬曉力:紅歌會為文革張目 給黨中央挖坑

她講說我第一眼看見這東西,就很不舒服,我感覺回到了文革。那文革是甚麼?

他組織者要利用這個活動幹甚麼?她說這其中包括了個人崇拜、個人迷信。那在黨的歷史上,無數的歷史經驗都證明,凡是搞個人崇拜、個人迷信的,都沒有好結果。凡是搞這個東西的人,必定是有著不可告人的目的,和政治企圖和有野心。馬曉力講說我毛骨悚然,讓我覺得一夜之間,回到了文化大革命。

記著問她,妳在人民大會堂演出的話,包括像現在一些抗日神劇,和紅色經典再現,是用極左思潮來賺錢嗎?她說我覺得沒有這麼簡單,在這個地方,在人大,在大會堂演節目,沒有部一級的證明,沒有他們的放行,是根本進不去的。那這裡說得很簡單,那這是中宣部的部長一級的,對不對。他們通過,才有機會進入這個人民大會堂演出。她說我自己就是從中職機關出來的,我知道那工作是怎麼做的,把這個責任往下推,為了賺錢太膚淺了。我是衝著他們,是不是要往文化大革命的回頭路上引導,釋放信號已經很明確了。而到現在這個時候我不會讓步的。

我跟大家講過,在如果你品到文革的風聲,文革真正的實力,真正的力點,在於毛澤東打掉黨內所有的敵手。那習近平讓你們,讓大家夥說把他給罵成純粹就是習左的包子。罵完之後,他一翻手就能把這些人砍了。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