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屠殺27週年 你選擇遺忘還是記憶? 今日點擊(2548-2)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06 月 04 日訊】        提要 
六四屠殺27周年 你選擇遺忘還是記憶?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昨天很多朋友在You Tube上留言,濤哥終於回來了,還以為怎麼著呢,非常感謝大家的關心。怎麼著不了,反正是出門幾天,那因為當時條件所限,也是自己太累了,所以沒有把原來的節目傳上去,那很多朋友習慣在You Tube上看節目,所以沒有 就以為怎麼著了。

那與此同時今天在做這集節目的時候,我們知道現在北美時間是6月3日早晨,可是在北京時間是6月3日的晚上7、8點鐘。那在27年前,1989年6月3日晚上7點多的時候,那我自己騎車從復興商業城門前,應該說準確一點,從百盛那兒穿過來,往北走,走西二環,那看到路過是復興立交橋,上面軍車被老百姓劫走。

而當時傳說在公主墳和木樨地,再往那邊一點,已經有開槍了。那我騎車往北走 奔三元橋那邊,因為邊走邊看,騎得慢,我印象中大概9點多,不到9點半左右,三元橋從橋下往三環路上上,從機場路的方向,這條路上那斜著往三環橋上走,東三環,我往上騎一輛軍車往下來,軍車是大解放的卡車,那軍人在兩側拿著槍衝著下面。

我們兩個方向是逆行的,我往上走它往下走,我只看見所有的槍口在對著我的腦袋,我沒敢扭過臉看人家,惹不起。這就是在我做節目的時候,做這集節目的時候,那27年前我自己親身的經歷。

我們昨天已經講了,丁子霖女士已經不許跟外界通話了,結果今天有個朋友,在face book上、在我做節目之前,他已經來到海外了。他說他跟丁子霖家是朋友,那他就講說:作為丁子霖家裡面,那孩子死了一生走到今天非常苦難,但是反過來她自己並沒有受到影響。她也感嘆說:為什麼今天很多年輕人並不知道89六四?

六四屠殺27周年 你選擇遺忘還是記憶?

美國之音的報導講說:六四屠殺27周年你選擇遺忘還是記憶?我看過這篇內容,但是給我的感觸,它講述太多時差歷史決定的過程,第一個標題是六四的思想根源和政治根源,是由夏明教授提出來的。

他引述了1979年當時的思想解放運動,實際當時是科技大出現的那些啟蒙的社會改變者。也就是說在所謂經濟開放之後,要從政治上走向開放,胡耀邦、趙紫陽特別胡耀邦當時提出來,那時候已經逐漸提出來放棄一黨專制,那走向一個正常的民主轉型過程。

你知道79年同時是自衛反擊戰,那被鄧小平奪過了軍權,廢掉了胡耀邦,對不對?所以大家想一想,鄧小平的兒子鄧樸方,在文革時能夠自殺摔得高位截癱,可是要不了幾年之後,他卻可以能夠直接封殺掉,人們解放思想恢復人性的東西。對吧!

同樣一個小矮個子1米5幾的男人,可以做出這樣的決定,共產黨教育出來的黨的優秀黨員們,是極端自私的噬血的這樣的人物。所以它在提到說胡耀邦和趙紫陽的歷史定位等等。我覺得這些每年都談論很多,而且都談論到是甚麼中共高層這些東西。

而對於今天我們27年後的普通人,其實我個人認為這個圈是個死圈,這是個死圈,永遠你出不來的,關鍵你選擇忘記還是記憶,這是一個很關鍵的概念。那我們現在看到的是,紐約時報使用了美聯社的一些照片,當年的照片,這是當年在5月末拍的一張照片,後面是軍人,那些軍人都是農民兵,農村上來的孩子們。然後在到北京城之前,大概幾個星期不許看報紙,甚麼都不許看,只許聽宣傳,雙方都是被屠宰的,真的,被屠宰的。

這是5月30日,我們看到的民主女神像的揭幕,位置應該是在金水橋那個位置上,所以這是當時的場面。

這是當時抗議者,人們疲憊之後的表現。

這是6月4日 已經到了開槍了。

這是最著名的一張照片了,這是當時5日在天安門廣場所發生的。

所以有人說:作為第一輛開坦克的那個軍人,英勇還尚存人性,因為坦克很明顯的,在躲開前面站的王維林,而王維林只不過始終堵在他前面,後來從旁邊過來的人,把王維林弄走了。而過來的人,以很多人的經驗而言,應該是當場的便衣,公安、特務,非常有可能。

這張照片是很標準的一張照片,他說是開過北京東部的時候,兩個青年藏在了橋下,我忘了當時是不是說的是立交橋,底下男的帶著女朋友騎著自行車,上面是坦克車,復興立交橋當時上面是坦克車。

我們曾經歷過說,復興立交橋離兒童醫院只有一站地,有人用鐵桶放炮,結果放炮竹的時候,軍人就追過去了,把這個人攔腰打斷了,打折了腰,這是我們當時說的故事。

這是當時的場面啦,他沒有說這是哪一天,但是旁邊的軍人已經全都拿著槍了。我印象中很深的,我相信北京電視台一定還存那個視頻,在6月4日、6月5日在報新聞的時候,北京電視台二台報新聞的時候說:在天安門廣場沒放一槍,照的是紀念碑的第二層,那是花崗岩的座壇。花崗岩的平台這麼大槍眼,然後它zoom in放大,在天安門廣場沒放一槍,那個話說多準呢,打兩槍就沒放一槍,打一萬槍也沒放一槍,放一槍對得起你,這是北京人的黑色的幽默與無奈。

而在全球各地每年對六四,進行大規模悼念的,唯有香港,我們知道看我們這一集節目的時候,香港我相信要不了幾個小時,在維園場地就要有人出來進行悼念活動。今年的悼念活動略有不同,因為學生組織表示不參加,這學生的組織,年輕人,他們表示了一種,所謂本土的概念。

我個人給我最大的體會,中共的共青團、中共的學生組織,對香港這種地方學生的滲透,太簡單了,太簡單了。李儀先生在蘋果日報寫了一篇文章提到:公民黨主席余若薇,曾經說過這樣的話說,對於我們這一代人,1989年百萬香港人出於憤怒,和對自身前途的恐懼而上街,以及年年六四悼念活動,其實就是本土的概念。

余若薇特別提到:89六四之後的2天6月6日,余若薇主持90年代月刊,邀請了演藝界人士參加。著名導演徐克說:本來許多人對97問題已經放棄了,甚至有如等死的感覺,看不見有任何力量去要求甚麼,雖然有人在做甚麼基本法,但是實際與我們太有距離了。

北京民運使得我們覺得參與有著特殊意義,如果六四發生在中英簽訂的聯合聲明之前,那可能會改變。但是中英聯合聲明是1984年簽署的,那要移民的已經移民了,所以留下的人無可奈何。

在無可奈何的背景之下,89六四發生了大屠殺,上百萬人在香港走上街頭,而在後來的時間裡面出現了幾十萬人,坐在維園紀念89六四,是因為他們想求得一種人性的尊嚴、靈魂的尊嚴,而不是政治上的任何企圖。

任何把這樣的事情,掛以政治上的名義的說法,如果你是一個信仰者,如果你是一個進入教堂,或者是廟宇、道觀求神拜佛的人,你是對神佛的汙辱。政治僅僅侷限於人的層面,是人社會生活當中的一面,用這單純的一面,去描繪共產黨在屠殺人這件事情上,這種嗜血概念的魔鬼性質的時候,是你的愚見、是你的淺薄、是你的自私、是你內心中真正恐懼的一種再現。所以在我的眼睛裡,六四本身就是證明中共的魔鬼概念,而不是政治問題。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