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二代馬曉力等人致習近平公開信 今日點擊(2574-2)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07 月 05 日訊】        提要
紅二代馬曉力等人致習近平公開信
中共駐港特工的白色恐怖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在昨天的節目當中幾集節目當中,我都引用了諾查丹瑪斯的一些預言和故事,是因為週末的時候我突然想起來,我就查在網上查,諾查丹瑪斯、中國、2016。然後看到那麼多故事,其實諾查丹瑪斯最著名的一個故事,就是兩隻小豬的故事,大概時間是那樣,當他預測出來,這個亨利二世死亡的事情之後,那是法國國王嘛,後來他在法國很有名。結果有一次大概很多人請他啦,大概是個財主還是個什麼人,反正請了他,說懷疑他,說你看我們家這兩隻豬,一隻小白豬一隻小黑豬,說這兩隻豬的命運是什麼?他說然後他看看說這個,白豬大概是,白豬會被狼吃了;黑豬會被你吃囉,會被人吃囉,這是諾查丹瑪斯說的。

那有名嘛,所以財主要招待他。然後扭臉兒他進廚房找他廚子說:今晚吃豬,你把那隻白豬給我殺了,把那隻白豬給我殺了,我就吃那隻豬。那廚子說行啊,大家明白這就是存心,這個財主捉弄諾查丹瑪斯。諾查丹瑪斯不知道,結果這中間就有個時間嘛,時間是個神咧,這個廚子去弄這豬的時候,就這中間一剎空的時候,這財主家裡頭忘了他養了一隻小狼,養了隻小狼,狼把那白豬吃了、給咬死了。

所以這個廚子就只能吃那個黑豬了,但是廚子怕主人給責怪下來,所以就不說你知道吧,他沒跟那個財主說。然後等晚上吃飯的時候,財主又問他,今天你白天說吃的是哪隻豬啊?吃的是黑豬。那財主就樂的,完了,我們吃的是白豬,你在我們家裡,我問完你,他就把這段故事說了。我們現在吃的是這白豬,不是這隻黑豬,你騙人。諾查丹瑪斯不輸口,非說我們吃的就是這隻黑豬,你的白豬被狼吃了。那主人就你抬槓你非這麼來,把廚子叫來,廚子叫來,我們吃的是白的還是黑的?廚子到這份上,說對不起老闆、對不起主人,吃的是黑的。唉!為什麼一剎點的功夫,那白豬被咱家那狼給咬了,所以沒敢吃,只能吃這黑的,這是很有名的一段故事。

人中發生的一切事情,是有人中的客觀道理,就像你生活在物質世界中一樣,物質世界中的道理,被人們總結出來,有些人有能力總結出來,他就變成了思想者、人中的豪傑,但他依然在人中。而生活在境界中的人,其實就是生活在靈魂中的人,生活在自己真正的主元神的人,他看的是事情的結果,他不在乎你人中的過程。所以中國的真正傳統文化,是個修煉的文化。你修煉的文化,就是認知自己靈魂主元神的過程,這是我個人的看法啦。而現實的一切,在我的眼睛裡面,各自單獨發生的事情,它是一體的,它在更高的框架下是一體的。

紅二代馬曉力等人致習近平公開信

美國之音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網上出現紅二代馬曉力等人,給習近平的公開信。而她上一次的反擊是在人民大會堂,有人唱紅歌,對不對?頌揚習近平,把他對比成是當今的毛澤東。馬曉力出手寫信給栗戰書,栗戰書下手,這事就沒了,大家聽明白了,這事就沒了,這是事實。而在這個時候馬曉力再一次出面,馬曉力呼籲在民間召開中共十九大時,中央出台措施,要求十九大黨代表、中央委員、中央候補委員等候選人和當選人,公開個人和家庭的財產狀況。有分析認為,儘管中共不太可能推動公示財產,但馬曉力等人的做法值得肯定。

公示財產、公示作法、獲取民意,對不對?對等的是什麼?對等的是問責制,對等的是在過去時間裡,習近平對中共黨的高級幹部的,就短短的時間裡,對黨的高級幹部的一連串的做法。他的背景有著保黨的含義和氛圍在其中,但是有一點可以確定,今天中共走到了懸崖邊,今天中共崩潰在即,就這麼回事。

當公示財產的時候,當一公開財產的時候,整個通體的腐敗、貪婪與淫蕩,都在其中,對不對?那如何公示財產就是這麼個道理。所以從這個角度上說又像個遊戲。文章講說:馬文瑞的女兒馬曉力,以及原前中組部的任小彬、崔武年,原人事部的張北英等人發表了說法,說法叫必須堅決拒絕腐敗,然後提出了公示家庭財產的說法和要求,那其實我覺得必須堅決拒絕腐敗。

我為什麼說在我的眼睛裡,馬曉力這公開信有著跟習近平唱雙簧之嫌呢?那前面我們說的,這個習近平給黨員給幹部提出的要求和規矩,特別是從5月底開始,在整個6月分,王岐山找到了這個曾慶紅、李長春等人,要求他們必須向黨內公示自己的財產,它是一體的,它是一體的,他是從各個方面營造氛圍,要把這泡擠碎了,把這泡擠碎了一個,他自己認為有著他的時間上的需求。另外一個,當他在七一的時候,高調召開紀念七一的說法,證明他已經拿下了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委,他拿下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委的意思,今天在他眼睛裡,政治局常委和政治局的具體人員,在相關的黨的系統當中,應該沒有能力向他抗爭了,沒有能力向他提出任何異議的說法。起碼在他認為走到了這個時間,已經把這種可能降到最低限。也就是說,習近平奪取了黨的組織的權力,十八大他沒拿到權力,今天他拿到了權力,走向了下一步。

所以馬曉力的說法是配合王岐山,我們看到了包括對曾慶紅等人的下手的做法。馬曉力星期一上午,針對記者的採訪表示拒絕,但她承認這封信是她寫的。章立凡他個人認為這個,馬曉力的公開信的,是出於挽救共產黨的願望,但還是值得外界肯定的。他說這樣做還是有一種血緣上的感情,想挽救這個黨,不否認她的想法還是應當肯定的,但就是總比不公開,或者拒絕公開要好一些。章立凡也講,但是要建立公示財產制度,在目前的政治體制下,政治環境下很難的,一定會有阻力的,所以只有向全國公示財產,才能起到一定的作用,在黨內意義不大。

所以這麼多黨員都公布財產的話會遭到抵制,會隱瞞,這是與全黨作對的,所以現在恐怕很難查,問題就還是在於,一個是能不能公開,公開後有沒有監督的作用,在黨內申報意義不大,相互包庇,你有不義之財,我也有不義之財。馬曉力寫這封信是真的,能不能公開這是另外一回事,這是個態度。可是在利用這樣的呼聲,去打擊曾慶紅、江澤民所有的人,這是客觀存在的一個必要條件。

中共駐港特工的白色恐怖

林和立在蘋果日報寫篇文章,叫中共在港的特工,建立起來的白色恐怖。林榮基和李波的遭遇,帶出了一個嚴重影響一國兩制的問題,就是中共的強力部門。公安、國安、解放軍的情報特派人員,在香港到底有多少,而他們監控中共認為,是敵對分子的活動是否加強?包括林榮基3年前,跟一位資深的時事評論員,在港島吃飯時也被人給跟蹤了,所以這就是林和立提出的一個說法,所有向中國共產黨說不的人、發表過文章言論的人,在某個特定時段,都可能會被跟蹤。而當你被跟蹤的故事呢,可能讓你故意發現他,為了嚇死你,就像林榮基,對吧!

七一大遊行之前,讓他感受到有人跟著他,往死了跟他,所以林榮基7月1日大遊行,就沒敢出來,這就是它的目的。他說令人髮指的是,有一位學者只在網絡上,他是個教書的,發表過一些文章,結果他很少參加街頭運動,但即使在這個背景之下,他也被跟蹤了。當我們能夠有能力認清這一切的時候,其實就是中共本身崩潰的時候,一定會死掉、一定會崩掉。什麼時候崩掉呢?每一個人從它的邪惡中,能夠認清自己靈魂與人性的真實存在,它就死了。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