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平成功破除「黨領導一切」迷信 今日點擊(2616-1)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08 月 23 日訊】        提要
郎平出任女排教練背後:拒絕「黨領導」
世道人生:「叛徒」的回歸與突破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昨天晚上奧運聖火呢,這個被熄滅了,也就是整個的,里約熱內盧的奧運會呢結束了。那整個閉幕式呢斷斷續續就這麼看了。讓我滿驚訝的,閉幕式的整個的過程給我的印象就是,非常的民主,非常的自由,非常的個體,這是一種給我最大的印象。在整個場面過程中,特別是在最後,奧運聖火在熄滅的時候,在滅火的時候,其實當時場裡正在下雨。那一個女生唱的歌,咱不知道啦人家巴西的歌星啦,但是它整個的氛圍,很簡單但很創意。特別是當它把整個主會場的地面,作為一種播放的屏幕,以一種反向的方式,讓人們有一種俯視的感覺。給我的體會就是,突破了人習慣的空間。我們看東西有我們自己的習慣,墨守成規的習慣。當突破這一份空間的時候,給我的體會就是自由,一個生命的自由,個體生命的自由。那是整個在現實環境中人的繁榮,人類的繁榮之根本。

我們知道做為中國人,談論的更多的是郎平,有人說叫女排精神。那在2008年奧運會聖火時候,我跟大家講過她在美國的西部居住。在傳遞聖火時她,那所謂的北京的奧運聖火,充滿了政治上的需求。那在這個背景之下,郎平本身同樣,是以愛國主義的概念而出現。但是幾個月之後,當她帶隊來到了北京進行比賽時,當時她是美國的國家隊的主教練,打敗了當時的中國隊。迎接她的是甚麼,我相信每個朋友都知道。但10年後的今天,8年後的今天,她成為了中國隊的主教練,那拿到了奧運金牌。當她拿到金牌的時候,郎平又成為了偉大的,重新喚醒了中國女排,女排的精神。

在我的眼睛裡,作為一個人性的人她沒變過。而作為中共黨的,舉國體制的本身的邪惡性,卻是摧毀一個人的本身的自由。那今天在探討郎平時呢,我不知道這國內的氛圍是甚麼了,那但是大家呢確實是在,在一種改變中,只能說叫在一種改變中。有很多不同的人在不同的角度,在探討著郎平本身,這一次能夠獲勝的原因所在。那網上有篇報導,這篇報導我個人覺得,它的立足點相當到位,文章題目這麼說的:郎平出任女排教練背後,拒絕黨的領導。

你讓我說,我覺得就是這麼回事。所以網上你可以看到,在郎平獲勝之後,很多人是叫鐵榔頭,她的一個雅號叫鐵榔頭,鐵榔頭砸爛了體制,砸爛了體制之後,才獲得真正的成功。所以這一份成功是她一種個人的因素,你要明白這一份成功是她個人的因素,你能想像到嗎。女排奪冠之後,央視的主持人張斌採訪了郎平。郎平說奪冠之後很平靜,鬆了一口氣。張斌要求郎平向上級表達一下,我不知道,張斌曾經在2008年奧運會,跟他的太太也傳出了故事,對吧,那當然他並沒有丟掉工作。所以文章是這麼寫的啦,張斌要求郎平向上級表達一下。我覺得這是個很滑稽的說法,要女排主攻手朱婷,擔任奧運閉幕式的旗手。

郎平出任女排教練背後:拒絕「黨領導」



郎平回答說,這是我們代表團領導決定的。他說,妳可以表達一下嗎?郎平講,我沒有表達的權利,我很尊重別的體育項目,他們也是拚搏出來的,如好的成績,比如跳水、乒乓球。郎平的回答就是一個個體自由者的,直接在我的眼睛裡一種直接的表白。她是美國人,對不對。有人說她也一直沒有拿到美國護照。沒錯,她有她的想法,對不對,她有她的想法,她的生活,她的生命,包括她曾經出任了美國女排的主教練。

郎平接著講女排精神不是贏得冠軍,而是有時明知不會贏,也要竭盡全力,哪怕艱難險阻,也絕不忘在絕境中揮拳和怒吼,無論結果如何,都把殺氣和猙獰留給對手。揮拳和怒吼,那是30多年前她打球時就是那樣。所以當時我印象中在大學的時候,連課都不上了,在看她們當時的比賽,這是我印象非常深刻的。最關鍵的是後面她披露出一個概念,郎平擔任國家女排的教練,體育總局是被逼無奈的,提前半年與郎平談判,就是動員郎平服從大局。服從大局,是在黨的體制之下極端邪惡的概念。貪官汙吏就是以服從大局的說法之一,來保住他們的權勢,來保住他們現實的一切,來欺騙所有這個體制之下被管制的人。這就是,換個角度來講,同樣是愛國主義的,變種的那種邪惡之一的表現。

他說,郎平幸虧不是體制內的人,否則她頂不住了。在當局規定的竟聘上崗的上午,她說下午4點鐘開竟聘會,體育總局再做努力,郎平一步不讓。最終體育總局讓步,答應所有的條件。她其實所有條件當中的,就一個條件,球隊是郎平一個人說了算,總局不能派人包括黨的書記。總局只提供經費、場地、協調隊員入隊。總局接受了郎平的條件和要求,結果下午的竟聘會也就瞎了,因為郎平聲明不參加竟聘,你要同意我就聘我,要不然我就走人。郎平開啟了破除黨領導一切的迷信,這是她成功的根本,第一個。第二個,這是她保護自己的一個必須的條件。第三個,黨是滅絕人性的,一個堅守人性的人,不能被任何利益所驅使。所以她就是一個在這一點上,她就是一個成功的。

蘋果日報評論:叛徒的回歸與突破。女排贏得金牌,許多媒體都說郎平教練,所取得的第1枚奧運獎牌,錯了。郎平當年以教練的身分,取得奧運會的第1枚獎牌是2008年,那一次她擔任美國國家隊教練,美國國家隊當時取得了銀牌。2008年北京奧運,女排在出賽中以3:2戰勝了中國隊,當時許多愛國憤青們,咒罵郎平是祖國的叛徒。郎平無奈的說,我是一名職業教練,執教美國隊只是一份責任,並不是為了擊敗中國,她只能為此做無奈的解釋。被黨洗腦後的人,無論妳是誰,當妳順應我的概念的時候,妳就是我的姊們;當妳反對我的概念的時候,妳就是十惡不赦的賣國賊。那不是人,那就是高級動物的表現,正常的人只能無奈,對不對。
 

世道人生:「叛徒」的回歸與突破



所以文章講說,大陸體育明星很多,基本都是舉國體制的產物。那他們既是體制的寵物,又是體制的玩偶。他們的運動生涯,與思維方式、說話、做的,都帶著刻板的制度的烙印,走出體育圈就貽笑大方。人們就會成為,很多體育者,很多體育的尖者,他的後來的過程,他整個生命的過程就是個笑話,真的是個笑話。那有人提到,只有郎平雖然也成名於體制,但成名之後卻去擺脫了體制的這種概念,踏上了一條自我救贖的奮鬥之路。在經歷了千辛萬苦,自己長成一棵大樹之後,回歸中國女排,以她獨特的個性魅力,給予中國體壇,一個令人歡喜的制度性的突破。很難說,有黨存在。如果我是她,我就辭職。

紐約時報的是駐北京的記者寫的報導,說奧運獎牌數下滑,中國體育制度引發反思。這篇文章寫的時候,女排還沒有得冠軍,所以但是它已經在討論了。所以它集中的是這個體育制度。而我想跟大家分享的最關鍵的,是在推特上有個東西,高瑜女士昨天在推特上發了個帖子,王寶強的爛事沒人理了,微信要求郎平出任,微信要求郎平出任,男足總教練、體育總局局長、央視電台台長、藥管局局長、外交部部長、證監會主席、北京市長。總之呼籲用鐵榔頭砸碎舉國體制,結束一黨專政。這是在微信上大家貼的帖子。那其實她抗爭的是一種制度,但她抗爭制度的想法最單純的,保證她個體的自由,和基本做人的權利。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