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排精神」是什麼? 今日點擊(2618-2)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08 月 25 日訊】        提要
「女排精神」是什麼?
12年後再奪金 真是靠女排精神?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在做這集節目的時候看東西,發覺李嘉誠在賣他,香港地面上的一個產業,大概值360億應該是港幣啦。據說國內,包括國內的工商銀行,已經有人在詢價,他計劃就是掛出大概半年左右賣掉。李嘉誠的兒子自己說呢,除了他的長江實業的,中心總部旗艦不賣,其它的產業都可以賣。我們知道李嘉誠先後這1、2年,從上海、北京,好像還有深圳,他的很多產業在賣,離開大陸。那他有各種說法,來掩蓋自己的說法,當人們痛斥他說,你為什麼在祖國需要你的時候,你跑了,你賺了大陸人的錢你扭臉兒跑了。他是生意人,是吧!他是生意人,那中國共產黨殺了幾千萬中國人,獲得了政權,創立了偉大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你不也認可非說那是你的國家嗎?這就是我覺得這是一個非常現實,要能夠很清晰的明白現實的狀況。

奧運金牌,奧運金牌的數量低過英國,結果人們變得非常的包容和寬容,去迎接那生活的一面,邪了門了,對不對?然而聽起來說,中國人的理解,大陸人被洗腦後的理解,有著很人文的、很進步的一個說法。可是就在奧運會結束那天,郎平帶領的中國的國家隊,獲得了冠軍,立刻女排精神就起來了,又抽羊角瘋了,藥一下就給吃猛了,又愛國主義又來了,那才叫兒媳婦大肚子裝孫子,我跟你說真的。人瘋了之後啊,吃藥跟不吃藥你弄不清楚了,到底藥量下多少你也不清楚了,因為一分鐘之前你還覺得他好了,這事兒有點門兒,一分鐘之後只要給他一個繩兒,給他一根線兒,人說姜太公釣魚願者上鉤,這個姜太公還得擺個姿勢,這不,你給他根線兒他都往上躥兒,玩命的躥,對不對?那誰也沒想到郎平,在小組賽帶領了中國國家女排,在小組賽輸了3個隊,第4名的身分進入複賽,結果她輸過的這幾個隊,進入複賽之後在淘汰階段,垮垮垮都給人幹了,誰也沒想到,她要想到了她不這麼說話,我跟你說。所以人算不如天算,算了也白算。
 

「女排精神」是什麼?

但是在天意的這種背景之下,他迎合出了、透顯出了,制度之下,人被摧殘人性之後的表現。那女排精神或者叫郎平精神,其實還是成為討論的焦點,BBC的一篇文章,文章題目這麼說的:女排精神是什麼?郎平的說法,女排精神就是鍥而不捨,團隊遇到苦難永不放棄。那女排精神出現在80年代中期,當時以郎平為主攻手的女排,發揚拼搏精神,當時是這麼說的啊,奪得所謂的五連冠,沒錯!這是當時說的。它這裡記述的是79年,說當時的中國女排戰勝了日本女排,奪得了亞洲錦標賽的冠軍,然後81年獲得了世界杯冠軍,82年獲得了世界錦標賽,到84年獲得了奧運會,五連冠是那麼來的。所以在她之前、女排之前是男足,我講過多少遍,而女排之後是女子短尺游泳,所謂的五朵金花。我在節目當中一再強調,當年的女排,是文革之後傷痕文學的四年,是人精神最放鬆,在中國的年代當中,人的精神最放鬆的年代,遠遠超過於現在的,我們看到所反映出來的那種僵化的概念。

農村當時在萬里和趙紫陽,萬里在安徽,趙紫陽在四川,包產到戶,農民有飯吃,城鎮可以練攤有錢花,所有人,我印象裡是50歲以下,都可以參加高考,人有仕途,這就是當時的環境,當時出現女排的環境。所以郎平的精神、女排的精神,在我的眼睛裡就那麼回事。我們看到了郎平的兩次輝煌,如果叫三次也可以,第一次是中國開放的年代,傷痕文學的年代,希望恢復人性的年代;第二次是她失敗的年代,是屠殺學生的年代,是江澤民在屠殺學生之後,上來的年代;第三次她代表著美國人的價值觀,帶領著美國隊,獲得了北京的奧運的金牌,這是對當時中共體制,對江澤民垂簾聽政,整個體制的莫大的嘲諷與諷刺,絕對的價值觀的衝突。尊重人,否定人,這是一個根本,國家的利益高於一切,還是國家服務於人,在她的身上表現得淋漓盡致。而在今天她能夠獲勝,獲勝的根本,拒絕黨的領導,這是她說的。所以女排的精神,真正女排的精神,有著大的背景拒絕黨的領導,恢復人性的一面。
 

12年後再奪金 真是靠女排精神?


五連冠當時的體制之下,是弱化著黨的領導,是當時的背景之下,是社會進行的崩潰,反思著文革,不是體制下的產物,是在否定著文革對人性的扼殺。在很多評論中,根本沒有意識到這個大的背景,也就是說當時郎平的成功,相當於安徽和四川的農民,相當於城裡練攤的,相當於那些包括我在內,可以自由高考的人,那是女排精神。今天她能夠再現女排精神,是拒絕黨的領導,堅守自己做人的準則。12年後再次奪金,真的是靠女排精神嗎?美國之音的疑問。中國女排郎平接受採訪時說:單靠精神根本贏不了球,女排精神被郎平又否定了,女排精神到底是什麼?它是運動員致勝的關鍵,還是打雞血的口號?那郎平作為一個海歸教練,那如何超越國家體制,重振中國女排。沒什麼可講的,它使用的是一個在進入正常社會裡,一個正常人的工作態度,就這麼簡單。一個正常社會裡,一個正常人的工作態度,美國女排主教練,工作;中國女排主教練,工作。當在中國女排93年到98年的時候,它不是工作,它是黨的控制下的傀儡、工具,就跟今天諸多的運動員是一樣的。

文章包括採訪了夏業良和韓連潮博士,那兩個人從不同的角度都去提到,那夏業良先生特別提到說:81年當時的女排世界杯獲勝之後,強化了愛國主義,民族主義的情操,物質上很貧乏,比較重視精神層面,而現在中共已經感受到社會的淪喪,所以希望找到一個工具,能夠恢復到以前的狀況。如果不改變根本性的制度,無法恢復到社會公德水平較高的狀況。現在有一個非常關鍵的問題,在81年的中國,當時人們很多人吃不上飯,所以吃飯就行了。到了今天2016年的中國,有了相當一部分所謂的中產階級,對不對?那和互聯網的出現,人們在自覺和不自覺,懂得了自己做人的基本尊嚴和權力,人們在這種懂得與不懂得之間,進行自我的較量,所以根本不可同日而語。但是它表現出來,在郎平身上表現出來的價值觀,就是法廣說的:郎平曾拒絕排球隊派黨支部書記,就這麼回事。所以這個大的背景,今天當她拒絕了派黨的支部書記的時候,我們看到的是她固有人的價值觀,在這種女排的背景之下,在女排的隊員身上,她可以傳遞過去。那些是女孩子,郎平是她們的目標,是她們的大姐大,對不對?她們都是隔代人了,那當年的精神,當年對人的理解,當年她自我價值的實現,可以傳遞給年輕人,在她絕對的權力之下。那作為那些年輕人,她也不用背一個黨的包袱,為國貢獻的包袱,對吧!在現實的環境中,在利益的驅使中,如何能認清自己做人的尊嚴,其實郎平在某一個層面上,做了一個完美的典範。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