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令須出中南海 央地博弈新階段 今日點擊(2620-2)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08 月 30 日訊】
        提要
習為六中定調 十九大前料再出新招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的節目,我是石濤。

在節目當中我們經常談到一個說法,就是時間是個神,那很多朋友非常認同這個說法,其實這個概念這種法理,是師父教的。

那時間是個神是掌控著現實生活中的一切,我們看到的就是,你說時間到底是甚麼,我們只能說一般的人會說我有手錶,一秒一秒的過,那稍微有點文化的人,有點修養的人說,那日月星辰這是我們看到的時間,但人們能夠看到的日月星辰,也就是一天的時間和四季的變化,對吧!那也就是說我們人的現實感受當中,我們只能感覺一年的輪迴和一天的輪迴,沒錯吧。我們只能感覺一年的輪迴和一天的輪迴,白天黑夜是一天,春夏秋冬是一年,再往大去沒了。所以我們說活了多少年,給自己數數,68、79、88、100歲給自己數數,所以百年就去了,對不對?

人生百年就是個遊戲,人生如戲不過百年,人生如戲不過百年,其實那天我理解一個非常,昨天突然意識到這句話是真理,而不是頹廢的說法。人生如戲不過百年,指的我們現實肉體的人,百年左右必死亡人生如戲,人生又為甚麼如戲,因為我們自己肉體的人,是父母的結合給予我們的肉體,但它卻不是我們,它僅僅是我們生命當中的一個過程、一個載體。如果你能認識到自己的生命靈魂的真實,那我們生命靈魂的真實,進入了我們自己這個肉身,這一世的肉身就像穿上戲袍一樣,唱了一曲霸王別姬,了去恩怨撒手而去,了結恩怨在現實時間段裡面,你想不了結都難,因為人從來沒有說了算過。但是在了結這舊的恩怨過程中,卻結下新的恩恩怨怨,因為當自己不能洞悉到,自己靈魂生命真實的時候,
人們就會自然滿足這肉體上的需求,對吧!

吃喝嫖賭抽,坑蒙拐騙拿,匯總一個字慾望。百年之後就知道自己的荒唐、荒謬,這一份荒唐與荒謬,卻是自己一手造成的,回來現實還得回到現實,所以一再跟大家說政治算個屁,新聞發生一切的事情被時間控制著,社會出現無論甚麼樣犀利和巨大的變更,都是這時代天地間變化的產物,人在其中這是一場戲,你周圍看到的一切就是戲台,能否從中認識到自己靈魂的珍貴,東方日報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政令須出中南海那央地博弈新階段,就拽這些詞。

政令不出中南海,,民意難過長安街,這後頭這些話彼此聽說,政令不出中南海,說這是中共政壇的頑疾,胡說。

政令不出中南海,它只兌現於胡溫年代,只兌現於江澤民垂簾聽政的年代,為了解決這個難題,當局日前頒布,「關於推進中央與地方財政事權,和支出責任劃分改革的指導意見」,落實中央在財政事權,確認和劃分上的決定權,維護中央權威。實現權、責、利統一;中央財政事權由中央承擔支出責任,地方財政事權由地方承擔支出責任。

這是一九九四年,分稅制改革以來首個中央事權劃分的意見,意義深遠。在我的眼睛裡這可能有著另外的概念,因為它觸及到主要觸及到的財政,主要觸及到財政,以中央的名義 ,在重新規畫著,國家的權力的間架結構,給我最大的體會 。在西方國家有聯邦、有州、有市,通常叫三級政府 ,三級政府 。

政令須出中南海,央地博奕新階段

市政府收那些物業主的稅,支撐它市政建設。州政府收所有州裡面的居民的稅,來營建州裡面的主要的像高速公路,一些州議題的一些設施,服務於本州的居民。聯邦負責一國家向全國人民抽稅,有國防、外交、代表國家的尊嚴,三級政府有著相對獨立的,在美國更有著非常明確的州的法律跟聯邦法律是分開的,是分開的 。

這裡的說法 ,讓我真正感受到它要分開 ,因為這裡有句話,中央財政釋權由中央承擔支出責任,地方財政釋權由地方承擔支出責任,分開了。
中央政府跟地方政府分開,責任分開,財政支出分開,具體會不會那樣我不知道,但是從權力的間架結構中,出現了這種分權和責任。
 

習為六中定調 十九大前料再出新招

另外一篇報導,習近平為六中全會定調,十九大前料再出新招。這是香港明報的一篇個人的文章,它提到說 多地的官方媒體,報導說換屆需要做到「四凡四必」,頭一次聽說。他說考察對象的檔案「凡提必審」,個人有關事項的報告「凡提必核」,紀檢審查機關意見「凡提必聽」,線索具體的信訪舉報「凡提必查」,如果是這樣的話那蝦米?今天的官不能當了 對不對!而且現在還是官的人,基本就是提心吊膽了,所以如果這個說法是提出來的,那就是更加收緊了今天,現在圍觀者的氣口憋死他們算。

消息人士講新規則,可能將「四凡四必」列為幹部提拔式的必須程式,明確幹部「帶病提拔」的上下級責任,並確立一項有關幹部提拔時,廉潔自律情況的簽字保證制度。

新規則如果制度化的話,意味著中共將在全黨範圍內,執行幹部提拔審核關口前移的規範。說得比較拗口 ,香港人寫的,在我個人看來,作為地方,我不相信它會執行,但是當地方不執行的時候,你記那個中央八條,現在斬殺的都是高級將領,高級官員一樣的,它會在後面殺這些人,對不對?所以今天的圍觀,比當初國民黨時期,共產黨作為地下黨還難多了,我的感受就這麼回事,難多了。
 

誰能將中國的權力之虎關進制度之籠

美國之音在昨天 ,再次出現了一個討論節目,叫誰能將中國的權力之虎關進制度之籠。它是圍繞著很大的一個,連續出了兩三期節目,我個人覺得首先制度問題,對不對?當你制度隸屬於黨,黨就是高於制度的話,這就另外回事了,當黨紀、國法這麼去說的時候,當把國家級的官員說雙開,開除出黨、開除公職、送交司法,還存在著的事這就是扯蛋。一切彰顯的,依然是權力之虎,如果國法能夠管制中國共產黨黨員的話,沒有先開除出黨 ,再送交司法的,沒有這個說法。
 

誰能將中國的權力之虎關進制度之籠

國家公職是打工的,是自己應該吃飯的傢伙,當黨的機構有權力,鏟除一個人的國家公職,然後才送交司法的時候,它的潛台詞:我黨養了你,所有中國人是被共產黨養的,但共產黨是誰?又是中國人當中的一部分,所以這一部分人,是被共產黨完全扼殺人性之後,反過來統治著所有的其它人,是高於國家的 ,我覺得就這麼簡單。

所以如何能夠把中國的權力關進制度裡,恢復正常人的道德和正常的社會,否定高級動物的存在,和共產黨的特殊材料,別給自己弄成特殊材料不是人這事就辦了,否則的話永遠辦不了,這一期節目就道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