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G20興師動眾的背後 今日點擊(2622-2)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08 月 31 日訊】        提要
如此做法真能博得各國政要的歡心嗎?
希拉里被指安排捐款人出席胡錦濤午宴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隨著奧運會的結束,特別是最後郎平,有人說不叫女排精神,應該叫郎平精神。那隨著郎平的故事呢,愛國主義呢再次被黨的宣傳所利用,而在全國的範圍內太多的人,從這個在奧運過去的時間裡過程中,奧運金牌數量的衰退,人們突然變得比較的包容和淡定。無論我們拿多少金牌無所謂,大家只要是這麼參與啦,我們是如何如何啦,這種說法呢,在過程中隨著比賽接近尾聲的時候,過程中就出現了,讓人們看見了一種相對比較嶄新的,相對比較人性的討論和說法。結果郎平挺壞,最後這一槌子,喀,給砸了,把誰砸了,把愛國主義的虛偽給砸了。那當她拿到金牌的時候,那曾經我們看到的在體育運動中,在全國範圍內的那種愛國主義情操,呼,就起來了,全都燒焦了,立刻就回來了。所以所謂的寬容與包容,是一種面對現實環境中的無奈,純粹是無奈,無奈之後以苟且偷生的方式,來安撫著自己早已興奮,但沒有興奮起來的內心的熱潮,所以我說郎平壞,對不對?

作為一個職業運動員、職業教練,她幹這個活兒是因為她掙錢了,掙錢就得對得起老闆,僅此而已,這就一個工作態度,對不對?這就是一個工作態度。但在中國的環境當中,當兵的就是各部門裡面,有拍老闆的、有玩老闆的、有耍老闆的、有不鳥老闆的,一句話,誰都來為了討一份工作,盡著自己十八般武藝的努力,但拿到這份工作之後,玩耍他的就是這樣的人本身,這是今天社會的行為,那同樣社會的行為,愛國主義一下子又給激起來了,對不對?這個郎平這個大榔頭,喀一下,扔到愛國主義這個熱湯裡頭,所以我說了愛國誰都有,一成主義就是邪惡的。當郎平這個榔頭,扔到這個愛國主義熱湯裡頭的時候,這湯就蹦出來了,濺著誰呢?是燙著每一個愛國主義者。當一個政權來誘導人民,進行狂歡的愛國主義的時候,就是這個政權將扼殺這些,高舉祖國之旗幟,高喊愛國主義之口號的這些人,一定殺他們,一定汙辱他們,這是統治的方式,這是以夷制夷的概念。
 

如此做法真能博得各國政要的歡心嗎?

因為真正的所有崇尚的,高喊愛國主義口號的人,他的內心是自卑的,內心是賣國的,你不信嗎?推特上今天登了一篇照片,杭州,對吧!杭州。它照片上頭寫了一段話,是這麼說的:動用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財力;停工、停廠、停市、放假,這樣搞真能搏得各國政要的歡心嗎?是這麼回事。那能否得到各國政要的歡心,裡頭20國首腦會議,那只有一個,20國,1/20是中國人,剩下的都是老外。要贏得世界尊重,不是靠炫耀大金項鍊、金手鐲;不是大耍陰威,不是靠大撒幣,而是靠你對世界政治文明、精神文明、物質文明的貢獻,不然就像奧運會、世博會那樣,到頭來一場空。我們也跟大家分享過,特別是一眼望不到頭的女人,在空蕩蕩的大馬路上穿著旗袍,打著陽傘。有朋友說濤哥,那不叫陽傘,那叫油布傘,可能是應該是叫油布傘。北京人老土,我們那時候就管那東西叫陽傘,對不起啊,這是地方語言。那在空曠的大馬路上,穿著旗袍、高跟鞋,我不知道這些女孩是不是一般高,從這頭走到那頭。你說這件事情是不是習近平知道?這事我倒覺得,我不敢肯定,我個人覺得有點過,但是作為地方官員,被派下來的任務,這麼去操守,我覺得是非常有可能。

可能朋友會說,那你不能丟人現眼啊,我早跟大家解釋過他不會別的,他不會,你怎麼就這東西聽不懂哪,人家當頭說叫一加一等於三,你說不對,是一加一等於二。他說我說一加一等於二的時候,我今天就當不了這個官,我說一加一等於三的時候,我今天就是你爺爺。我管它是二還是三哪,是幾個問題都不重要,問題是我順著上邊說,我今天就是你爺,你聽懂不?這就是黨的體制,說常了就習慣了,是不是這道理,一定要把歡迎工作做好,他就會這個,你說這些女孩倒霉不倒霉?有朋友說濤哥你也不對啊,你不能埋汰人家,你早說過,要打美國人的話,把軍隊裡面的伺候這些當官的女人,給排成一連就行了,你看人家杭州幹了,你怎麼又不高興了。我剛才跟大家講了,愛國是每一個人都具備了的,愛國本身是做人的道德和尊嚴,一成為主義的時候就邪惡了,他殺的一定是這些愛國者,殺的一定是這些本國的、具體的、普通的每一個人。

在這一組照片當中,除了這些女人,就是警察,這就是奧運之後拿出來的,愛國主義的情操和精神,除了淫蕩就是殺戮。淫蕩,出賣自己國民、民族、本人的尊嚴;殺戮,屠殺本國國民。因為你們本國的尚存人性的國民,都是黨的死敵,都是對黨威脅的,這就是愛國主義的結果。
 

希拉里被指安排捐款人出席胡錦濤午宴

但中國人奉行一句話,有錢能使鬼推磨,美國媒體報導說:希拉里被指安排捐款人,出席胡錦濤的午宴。所以希拉里現在遇到麻煩,那事情發生在2010年,胡錦濤作為這個,中國的國家主席正式訪問美國,在當時這個希拉里任美國國務卿,利用她的權力,安排了當時瑞銀集團,私人財務管理的首席執行官卡恩、洛克菲勒基金總裁羅丁,和西聯匯款的首席執行官,這人叫做賀博睿。那三個人原因就是,他們是克林頓基金會的捐款人,那捐助的資金呢50萬到2500萬。所以作為希拉里,對人家捐款的一種答覆,利用國務卿的權力把他們安排了,安排在歡迎胡錦濤的午宴上。那因為這樣大的財團,跟中國有著必然必須的,金融業務上的往來,那作為這樣集團的首腦,能夠跟中國的國家主席搭上鉤,對於他們的業務在中國的開展,那這是有目共睹的,一來一回,一還一報,這本來在中國人的環境當中,我相信這是非常正常的,這是生意,對不對?這是一種價值觀的直接表現,但是在一個正常的社會中,它將受到莫大的衝擊,這是事實。

因為在任何正常的一個社會中,政府官員、政府職員絕不能利用,政府職員本身的權力,來回報自己私人上的朋友、目的和生意,那這是一個社會道德底線的問題。因為作為美國國務卿也好,他隸屬於美國總統,但是當他隸屬於美國總統的時候,美國總統是被美國國民,一票一票選上來的,他理應代表著整個國民的,本身的利益取向,在這個時候他屬下的政府高官,利用自己的權力,利用國民給予他的這麼一個機會,去回報自己生意上的贊助者,回報自己利益上的這種共同者,麻煩就在這兒。那這東西我們就知道,對比之下我們知道,在中共的體制之下的邪惡,那一份邪惡,沒有國民之說,對不對?只有被要求去做愛國者的義務。當你被要求去做,愛國者的義務,你卻成為一個愛國者,而出現的時候,國家就可以任意把你凌辱。因為國家的利益,高於你個體人的利益;國家的尊嚴,高於你個人人的尊嚴;國家的生命,需要你去保護和奉獻你自己的生命。所以這就是我跟大家講,愛國主義的邪惡,高喊愛國主義者,必被愛國主義所屠殺,因為在擁有愛國主義,本身的說法的權力者的眼睛裡,你根本不是人,你是他們眼中的一個玩偶。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