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書記換人 習近平拉開捕江前奏 今日點擊(2622-1)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08 月 31 日訊】        提要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書記換人引發臆測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昨天我在Facebook上貼了一段,其實我在節目中講的體會的,時間是個神,那時間控制著日月星辰,控制著四季的變化。每一個四季呢就是人老去了一年。那一個人呢經歷過幾十個世紀,那生死兩不知,對不對,黃泉路上無老少,人們就死去了,所以時間控制著人。但是誰想過時間背後是什麼?如果時間是神,到了這個時辰就必須得幹這事兒,如果不幹這事的話就會有麻煩,過了時辰就是麻煩,沒錯吧。到了時辰孩子就得生,到了時辰你媳婦沒生這孩子,得給她剖腹,要不然大人有危險,對不對,不鬧著玩的。人生孩子,女人到了時間沒生孩子,她也害怕,對不對。然後沒到時間她生了大家也害怕,活不了怎麼辦,出毛病怎麼辦呢。

當每一個人自己,每一個女人去生產的時候,都意識到,哪一個時辰都是很關鍵,往前也好,往後也好,都會給人一種說不上來的感覺。而無論超前多少,無論超後多少,但你都會發覺那該生的時候就生,前後差一點,不就這麼點事嗎。那人該死的不是就死嗎,前後不是也差這麼一點嗎。

張春賢死了,那BBC呢是這麼報的:新疆黨委書記張春賢被換掉,引發臆測。新華社消息說,新疆自治區黨委書記常委,委員張春賢另有任用。接替張春賢的是頭一天,剛剛被換下來的西藏黨委書記陳全國。那它說同時被調動的,還有內蒙古的黨委書記王君,以及安徽省的省委書記王學軍。那這個是非常有趣的,內蒙、安徽和這個新疆黨委書記,全都被換掉,全都有更替,另有他用。那頭一天我們知道包括湖南、雲南、西藏也全都被換掉。再往前我們知道,羅志軍被換掉,我們知道強衛被換掉,我們知道遼寧省委的原省委書記,王王民被抓。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書記換人引發臆測

張春賢被拿下,這已經一而再,我們大概前後說了大概兩年到三年。而張春賢是整個所控制著新疆地區,是周永康勢力最強悍的地區,是原來政法委體系當中最強悍的地區。那原來的新疆王就是王樂泉,是後來的政法委副書記,對吧。從2012年習近平一上台,到了2013年我們就看到了昆明事件,雲南昆明事件。雲南昆明事件是以最暴力的方式,所謂的新疆人在昆明火車站砍殺漢民。而幾年過來我們看到,雲南從上至下官不聊生,官越大死得越狠,而且死了兩三代的雲南的省委書記,沒錯。

2013年過後,我們看到的,就是幾乎所有新疆人,都是恐怖分子,這就是共產黨基本幹的。殺人的、開槍的、點火的、劫貨的,幹嘛的都是,沒錯吧。幾次出現的事情,都是以新疆人的概念,維吾爾族人的概念出現。而我們看到的故事,一直是包括習近平到訪新疆,出現了爆炸事件。他吃不下新疆,新疆是整個當時,周永康年代當中控制的,從上至下,從軍隊到武警,再到政法委體系當中的整個的故事,整個的故事。而這一份故事,高智晟來自於新疆,我們同樣看到了對高智晟的迫害,同樣是新疆發生的。而張春賢所有人都知道,他是江澤民的死黨。拿下張春賢呼籲聲極大,他的呼籲聲並不亞於當時的王王民,甚至羅志軍,包括強衛,我們看到的那些所謂的省部級大員,隸屬於江澤民體系的。

而從2013年到2015年在網絡上,在各種新聞媒體當中,我們討論的地方大員,其實隸屬於江澤民的地方大員,都沒有怎麼太多的動盪。而真正動盪的是今年,是今年6月分,是今年郭伯雄被斬殺之後,出現的故事。各省部大員突然的被斬削,突然的被斬首。而這種斬首的方式,都是調離他當地地方,已經掌權多時的地方,把他的權力本身的根基全都剝掉。一句話,張春賢如果他的整個身子都在新疆的話,把腦袋給搬家了。他怕的是什麼,怕的是有什麼變動的話,新疆他控制不了。

我們知道今年年初,讓習近平辭職的兩封信,也跟新疆直接相關,沒錯吧。那我們知道習近平在當政之後,唯一去了一次新疆,結果烏魯木齊火車站爆炸,這也是沒錯。所以我剛才講了,從2013年一直過程中,所謂的恐怖份子跟維吾爾族人,幾乎掛在一起。在反恐的這種浪潮之下,作為張春賢,作為江澤民的體系當中的人,以夷治夷的方式,頂著習近平賞著臉做。在我的眼睛裡,這就是所謂的新疆人殺人事件。

而從去年天津大爆炸,我們說了給習近平、王岐山,打了完全的措手不及。那在這種背景之下,先動了軍隊,削藩。當動完軍隊之後,動地方勢力就是削藩,對吧,就是削藩。所以我們看到的是江蘇省、湖南省、江西省,我們現在看到的新疆、雲南,所有這一些在過去,2013年到2015年,在我們的節目當中曾經探討過,他的地方大員一把手,跟習近平兩心的人,幾乎都被換掉。那意謂著什麼,江澤民死定了,曾慶紅死定了。動他們是一種前奏,動他們是一種標誌。動了他們,殺了江澤民,地方給他靠穩,不至於出動盪,這是他今天唯一能夠做的。

而就在張春賢被拿下的頭一天,德國之聲報導講說,十九大召開前,那習近平又更換了3個省級的黨委一把手。在這個張春賢被換之前,我們看到的故事,是雲南、湖南和西藏。那省委書記位置高於省長,所以新任的雲南、湖南省委書記,都曾經在習近平手下共職的。而作為這個西藏上來的新的書記,是西藏純純的西藏人,他是西藏的第二代人,他一直就在西藏為官,也就變成了是一個當地的官員。那我們知道西藏的省委書記,並沒有到北京,直接接替了張春賢。所以從西藏到新疆接替張春賢,那不外乎就是否定張春賢的做法。而西藏和新疆,有著同樣類似的背景。也就變成了習近平是認可原來的西藏的省委書記,自治區的書記。而跟這個新疆一起被換掉的包括內蒙古。那內蒙跟新疆是連為一體的,這就是我們看到的故事。

而內蒙在過去時間裡,同樣出現過很多事情,跟習近平本身出現著有著對立的層面。而內蒙自治區本身,省部級高官下來不是一個、兩個,也是一打、半打的。這是我們看到的,我跟大家講的,動的是地方大員,現職大員。就像王建平一樣,動的是現職上將。所以當他動的這批人,都是個個藩王,各自有自己的屬地,各自可以獨立稱王的。那先免掉可能對習近平、王岐山,造成威脅的這些個地方大員,一把手,換掉他,是為了江澤民、曾慶紅被掛出來的時候,不會出亂子,就這麼點事。

而法廣在報導這消息的時候,說得就更有趣了,給習大大獻神曲的省官,被提前下崗。那徐守勝湖南省的省委書記,昨天被拿下來了。那他比較有趣的,就是拍習近平的馬屁。那在我的眼睛裡,那兩個人說另有所用,而徐守勝沒有說這句話,也就變成了可能就直接被拿下了,就像當初的王王民一樣。所以在我個人的說法,恐怕江澤民、曾慶紅被拿下的時候,這些已經被下崗的另有所用的,江蘇、江西、新疆、內蒙、那湖南,那甚至山西,我們會看到,諸多的原省部級高官被控制起來。也就是說從他的原來的崗位被拿下,然後來到京城被控制,然後另外一頭宣布,江澤民、曾慶紅被拿下,我個人的看法是這個概念。所以時間是個神,我跟大家講過,掛起江澤民、曾慶紅的時間表,哪一天他已經定好了,稿子都寫好了,現在在抓人,現在在把這件事情完成。就這麼點事,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