黨媒再論依法治國 習近平奠基捕江合法性 今日點擊】(2619-1)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08 月 26 日訊】        提要
黨媒再論依法治國 葫蘆裡裝啥藥?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昨天在網上瘋傳了一個視頻,短視頻,是在加拿大的BC省,哥倫比亞省一對夫婦,去海裡面去看鯨魚。視頻很簡單啦,在看鯨魚的時候呢,一個男人在,因為他又釣魚嘛,他在弄魚。這個時候從他船尾上,上來一隻小海豹,我們感覺上也就這麼大,不大,小海豹,一下給那男主人嚇壞了,就搞不清楚怎麼回事。在小海豹上來之後的有一半秒鐘,然後你就看到那個鯨魚,在他的船尾部就出來了,起碼有兩條。所有看影片的人就明白了,那鯨魚是可以吃掉小海豹。小海豹跑到這船上來,是為了躲避鯨魚本身的不期而遇。我看包括EBC,很多大新聞也在報這個新聞。

與此同時另外一個視頻,那個不是新的,講的是一對,應該是挪威還是瑞典的老夫婦60多歲,他們也是到了水邊去拍攝,不知道拍攝什麼東西啦。但是他們陷到了水邊的這種沼澤裡,人不能動。越動越往下走,越爭持最終會埋下泥。結果出現了另外一個年輕人,是漁船上下來的人,試圖去救這兩個人。但是呢身體動不了,這個老人可能已經到了臀部這個位置,他根本就出不來。年輕人,後來我看,他是趴在了那個沼澤上面上,然後試圖讓老人脫掉了什麼東西,因為比較遠嘛,脫掉了什麼東西,然後從他的身上爬過去。

大家知道就像冰面一樣,當你開春的時候,冰面上是不能站著走的,但你可以趴著匍匐著往前走。也就是說同等重量的一個人的身體,當你接觸點越小的時候它的破壞力越大,但是當你的接觸點大的時候,你人趴下去的時候,你可能能夠有著自己安全的可能,道理是一樣的。這個年輕人最終把這兩個老人救了。而這個年輕人,是讓兩個老人從他身上爬過去。兩個視頻那放在網上很多朋友看,我看現在可能幾萬人看。

那給我的感觸,我自己的說法,我寫了一段話,就是當每一個人處於在危險之中的時候,那很希望別人伸出一隻手。但要命的是,有多少人知道自己身處危險之中呢?一個小海豹牠知道處於在危險之中;兩個老人,飽屢風霜的老人,那經歷過生命的仕途,結果他並不知道,在看似沒有任何威脅的這樣的海灘上,竟然把他可以漩進去,而兩個人完全都陷進去,可是周圍的一切都是完好的。有一個人伸出了救援的手,甚至把身體趴下來讓他從他的身上過去。我覺得這就是一種生命的啟示,就像現在的環境一樣,看似沒有任何發生,任何事情發生,但是就我個人而言,我倒覺得隨時出現的歷史性的改變,這就是我個人的態度。

在Facebook上寫,我說如果我認為這有莫大的風險,當我伸出我自己的手的時候,你能接受嗎? 你能認為嗎?你肯定是十有八九很多人,會站在自己的觀點角度上,去看待這一切,認為沒事,認為你依然可以有利可圖。可是在我的眼睛裡,在你中國的社會環境中,在你追尋自己仕途與利益的過程中,就像那個老人已經隨時死去了,你自己沒有任何能力使自己擺脫困境。那如果有人伸出了一隻手,你可能會覺得,這隻破手有病啊你。所以這是我個人,感覺相對比較淚崩的地方。很無奈,但是呢又不能不做,這是我個人的體會。很無奈,就是每一個人有自己的觀點,又不能不做,見死不救,那不是人,這就是我個人的一種簡單的體會。

美國之音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黨媒再論依法治國,葫蘆裡裝的什麼藥?美國之音這話問得賊狠啦。黨媒,對吧,隸屬於共產黨不是國家的,卻在討論著依法治國,那就是欺騙。葫蘆裡賣的什麼藥?玩人的,對不對。也就是說在今天的社會當中,包括美國之音的媒體在內,在它跟作為一種訪談節目的時候,都把今天共產黨媒體討論依法治國時,作為一種欺騙的手段。依法治國是假的,就像人穿的衣服,就像現在男女分不清似的,你得把他衣服脫了,才知道他到底是男是女,就是那麼個比喻。所以表面你根本看不出個子丑寅卯。
 

黨媒再論依法治國 葫蘆裡裝啥藥?



8月中旬人民日報海外版,再次談到習近平依法治國,梳理了十八大以來依法治國的表述。新華社發表社論說,中國為何要全面推進依法治國,說要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法治體系,建設社會主義的法治國家為總目標。而與此同時,中共全面對維權律師、異議人士、宗教人士的這種打擊力度與日俱增。有分析認為,那習近平關於依法治國的論述,與政法委領導下,司法當局的做法,完全是南轅北轍。官媒高調依法治國,究竟是為何方?中國特色是否就是一黨專政,一黨專制。所以這是一個非常直接對立的題目。

胡平認為,這是原來北京之春的主編,現在是榮譽主編。胡平認為官媒如此大張旗鼓的,學習習近平的論述,有點像文革當時的情況。而目前看到,中國政府在一系列重大問題上,嚴重違反法律的行為,構成了一種鮮明的對照。所以這是我們跟大家,早就跟大家講過,在2012年十八大出現的時候,習近平只有他,他只信兩個人,王岐山、栗戰書。熬到了2013年的三中全會,那出現了兩個機構。三中全會兩個機構出現完了之後,立刻殺掉周永康。首先被殺掉的,是司法體系當中的國家領導人。但體系是體系,不是殺掉一個人就OK,第一個。第二個,周永康接過這個羅幹的班10年,而在周永康之前,羅幹並行著同樣的體系。

在整個司法體系中,中共官場的體系中,所有的體系中,江澤民統治時間,如果從1997年鄧小平死算起的話,那就是20年。如果從1989六四算起的話,那六四多少年他就多少年,他是真正權力的擁有者。那如果有20年,那是兩代、三代的官員。從他貼身的國字級的高官,曾慶紅、周永康、李長春、那賈慶林,所有這些人都算上,一直下到村官、村長、書記,他都已經經歷了兩代人。羅幹是上一撥的人,周永康是這一撥的人,對不對。大家要明白這是兩代的官,乃至三代的官,侵蝕著整個中共體制的官場。為什麼現在黨媒突然又說起這件事情?我跟大家講過,對不對,中紀委六中全會的目標沒有實現,中紀委六中全會的目標,是習近平上台以來,真正的反腐目標。

當祭起依法治國、依憲治國的時候,我跟大家提過一個說法,以國家憲法之名義,以國家法律之名義,治江澤民、曾慶紅,以及他所統治的,整個黨的體系的官員為罪名。如果這麼做,就是中國人的希望。這麼做,就可以奠基起國家憲政的形象,和國家憲政的真實的實質。否定的是黨整個江澤民掌控的黨的體系,它的意義,對老百姓沒有任何實際的意義,因為有黨在就不存在。但它的意義,是打擊和掛出江澤民、曾慶紅的,最大的藉口,最大的合法性,根本不在它本身。絕對就是跟大家說了,中南海已經挖乾了,蛤蟆、螃蟹都煮了,祭起憲法之旗幟,掛起江澤民、曾慶紅之屍首,告之於天下,江澤民、曾慶紅的罪惡。而他的罪惡的一切,是1989六四以來他掌政的一切。而恰恰是1989六四時,屠殺完學生,罷免完趙紫陽,就是江澤民、曾慶紅兩個東西,從上海游到了北京。這個圈畫圓了,馬上就畫圓了,不信你走著瞧。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