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扶起老人 為何又引爭議? 熱點互動(1524)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10 月 13 日訊】
【熱點互動】(1524)美女扶起老人 為何又引爭議:近日,河北保定一位年輕女孩扶起摔倒老人的一組照片在網絡上熱傳,並且意外引發了不少爭議,有人說是不是擺拍或者是假扶,也有人說,這個女孩想成網紅。事後,這個女孩在網絡上憤怒回應,這很讓人寒心,我以後碰到這種事該怎麼做?那麼,為什麼扶老人的舉動又引發爭議?是什麼造成了人與人之間的不信任?而在中國成為潮流的網紅是一種什麼現象呢?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直播節目。近日,河北保定一位年輕女孩扶起摔倒老人的一組照片在網上熱傳,並且意外引發不少爭議,有人質疑,是不是擺拍或者假扶?也有人說這個女孩想成「網紅」。事後,這位女孩在網路上憤怒回應:「這是很讓人寒心,我以後碰到這種事情到底該怎麼做?」

為什麼扶老人的舉動又引發爭議?是什麼造成人與人之間的不信任?而現在中國成為潮流的網紅又是一種什麼現象呢?今晚,我們請兩位嘉賓討論這方面的問題,一位是在現場的時事評論員傑森博士,傑森您好。

傑森:您好,觀眾好。

主持人:還有一位是通過Skype和我們連線的時事評論員趙培先生,趙培您好。

趙培:主持人好,大家好。

主持人:非常感謝二位。歡迎觀眾朋友在節目中間給我們打電話談一談您的看法。傑森,我想請您先簡單回顧這件事情,一位女孩去扶一位老人引發爭議,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一件好人好事會引發質疑?

傑森:其實在我看來,這件事情好像都不是個事的事。一位女孩在保定火車站,看見一位老人騎三輪車,車翻了,老人摔了下來,她去把老人扶起來。碰巧旁邊有一位縣宣傳部幹事,拿起單反相機拍了幾張照片,在微博公信號裡頭發出來,被作為一件好人好事給報導出來了。其實在中國,扶老人已經成了很危險的事情,這件事情成為網路議論,有人點讚:這是好人好事應該讚揚;也有人說明明是擺拍,因為8張照片。

主持人:好像一組照片,還有近景、特寫。

傑森:對,8張照片有近景、遠景、特寫,完全好像是擺出來的,很多人覺得有疑點,因為報導中可能有一些與事實不符或者前後矛盾的地方,更引發懷疑。有人甚至說,這女孩一定是想網紅想瘋了做出這樣的事情!

我還是那句話,在正常的社會它什麼事都不是,而是太正常不過的事,但是就在中國目前的社會,它變成了討論內容,而且最大的問題在於,網民對於這樣簡單的事情,不信任程度讓人覺得非常吃驚!

事實還有個小細節,這位女孩留了一手。她當時扶老人的時候,讓她的男朋友在旁邊拍錄像,以保證將來有證據。

主持人:有萬全之策。

傑森:對,所以說,這個女孩某種意義上講是做好事,也是基於有一定心機去做好事的。

主持人:比較理智地去做好事。

傑森:但是在中國,這件事情從裡到外翻開來看,都是那麼古怪、奇特的狀態。

主持人:是。趙培,這件事情其實真的不值得炒作或有任何爭議,但是放上網路之後有超過萬條評論,而且有爭議、各種質疑;當然,也有人說好。為什麼這樣的事情又成了網路熱點、引發這麼大的爭議?您怎麼看?

趙培:中國現在有句話「一切都是套路」,套路就是一套騙人的方法,從頭到尾。「一切都是套路」是在中國的大環境之下,很多人利用某一、二件事情在網路上迅速成名,賺取商業利益。這種事情大家知道的也非常多。

舉一個最極端的例子,陳光標的例子。2008年,陳光標號稱第一時間率領60輛挖掘機趕到災區救災,但是《南方都市報》的記者發現,他從南京到災區需要三十多個小時,而且這麼大規模的挖掘機不可能在第一時間進入災區。事後,陳光標的下屬說,他們到了災區之後,租了幾輛挖掘機,馬上進行擺拍。你看這個套路。然後陳光標就藉此炒作成為「首善」。我們在之前的節目當中也分析了,陳光標的套路背後還有令計劃,要讓他成為由網路和媒體炒作出來的「首善」,來達到他們的目的。他們需要這樣一個「名人」。

這些套路在中國,大家一看就覺得是套路,其實它是有歷史的原因。因為共產黨本身就是搞虛假宣傳的能手,單論擺拍這件事情,雷峰可是擺拍的始祖啊!你想啊,他幹了那麼多的事情怎麼能被拍到?他扶老人過馬路一定會被拍到、他教育同事一定會被拍到,雷峰其實是中共擺拍出來的「英雄」,騙了中國好幾代人。

中共的官員也是這麼做的,我們剛才看到的南京官員,他去指揮抗洪救災,大家可以看到,他在皮划艇上坐著,旁邊就有一個人拿著照相機在拍。一切都是擺拍,一切都是套路。中共把中國社會變成「套路社會」的情況下,誰要是做好人、好事被發出來,一表揚,大家都覺得是套路。中共甚至還有專門的詞來形容這種套路,例如「最美的女教師」、「最美的警察」、「最美的……」,中共現在替自己標榜也採用網路方式,讓大家很討厭。這正是這位女孩遭受質疑的原因所在。

主持人:傑森,剛才趙培講到一點,確實有人說,官員擺拍讓很多人不再相信網上的某些事情。當然也有人說,為什麼現在連做好人好事大家都不相信?是什麼原因造成現在的好人好事大家都不相信,您覺得擺拍是主要原因?還是有其它原因造成的?

傑森:其實我們說了,這個問題事實上是小事,但是後來展現出的社會現象確實非常讓人擔憂,對任何事情都沒有信任感。這種現象剛才趙培也說了,不是近期某官員幾個擺拍造成的,是從中共執政以來,先是持續讓老百姓對官方失去最基本的信任,然後人與人之間失去信任,再加上中共普遍強調物質化、實用性的基本人生觀、價值觀在整個社會被普遍接受以後,於造成議論之時,不議論事情本身的感人因素而議論實際效果。

主持人:對,人性中有善良的一面。

傑森:我印象非常深的是,大概在幾年前,2012年底,當時紐約有一位警察,看見一名流浪漢光著腳覺得很冷,他花了100美元給流浪漢買了一雙保暖的鞋。被一名遊客看到了,遊客拍了下來放到臉書上,造成網上轟動,大家都在傳這則消息。後來一查,發現那名流浪漢其實不是流浪漢,是一名退伍軍人,他在紐約有政府給的房子,家裡有三十多雙鞋,他就是要光著腳在街上。甚至有人看見他在地鐵上還數著一摞鈔票。

事情爆出來以後,美國媒體也有一些討論,美國網民也有討論,最後的結論是什麼呢?當時這位警察拿錢給「流浪漢」買鞋的那一瞬間,他的善心是真正感動人的;那個人需不需要這雙鞋並不重要,重要的是社會需要這樣的善心,「善心」真正讓人感動。

警察買鞋的故事,沒有因為所謂「中國式爆料」有任何的損失,大家一樣接著傳頌這位警察的美德。事實上這是正常社會思維方式,當看到有善念、有善心的行為,不是從負面去想它,而是看到善良行為給世界帶來溫暖人心的感覺,這是最實實在在的,「善良」不會有任何變味的因素。

在中國,因為實用主義的態度,大家首先會決定這樣做值不值、被騙的因素有多大?因為有太多騙人的事情,被騙的人太多了,如果有人這麼做了他也會第一想到:我是不是又被這張照片騙了?!甚至,照片裡的人是不是有什麼圖謀?

這樣的社會是非常讓人緊張、害怕的,而這樣的社會不是一天形成的,目前的執政黨是非常大的推動力。

主持人:是,我看到海外一些網站有人也評論,即使是擺拍又怎麼樣?它還是傳播一種善舉。如果能夠這樣正面去想,確實是比較正常的社會思維。

傑森:是。

主持人:我們先接聽觀眾的電話,一位是香港的楊先生,楊先生您還在嗎?請講。

香港楊先生:一點都不為怪啊!我認為您完全就是小題大作了。這個現象歸咎到底,我認為傑森先生真的說得非常好,中國這個社會沒有基本的信任,這是最主要的。就是因為缺乏基本的信任,所以才會導致以錄像的形式,我不知道他們是出於什麼目的拍下來,但是就我個人理解,這也是保護自己的方式。因為幫助他人反而被訛詐已經不再是一、二起了,時間一長的話,你即便要做好事,肯定也要給自己有所警覺。這是一個。

第二,我想之所以會引起網友的指指點點,很有可能也是中國人那種極端自私自利的心態帶來的吧!中國大陸現在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會引來網友們的議論可能是:別人怎麼樣關你什麼事,你去幫別人幹什麼?!很可能也是出於這樣的自私心態。所以才會有人感覺那位姑娘像是想出名。我的理解就是這樣,謝謝。

主持人:謝謝楊先生。我們接聽下一位觀眾電話,加州的丁先生,丁先生您好。

加州丁先生:方菲主播好,兩位嘉賓晚上好。我認為這個事情,你知道就是中國人自古以來就有一個毛病,這個毛病到現在還沒改,尤其是1949年好人到了臺灣,壞人當權以後更變本加厲,很嚴重,就是看不得別的中國人比自己好。一位美女把老人扶起來又有什麼了不起的?這在美國、在西方世界再稀鬆平常不過,太多了。也不見得每一個把老人扶起來的人都好心沒好報,反被人家反告啊!所以我覺得這個事情要不然就是媒體在炒作。在古時候做好人人家都稱讚,現在做好人被人家諷刺,這實在太反常了!謝謝。

主持人:謝謝丁先生。趙培,我想請問,其實剛才丁先生說的也是我想問的。這位女孩事後在網上憤怒回應:「很讓人寒心,我以後碰到這樣的事應該怎麼做?」在中國,好像現在做好人好事越來越難,甚至很多人不敢做好人好事;做壞人、壞事卻可能暢通無阻,您覺得到底怎麼會形成這樣的社會風氣呢?

趙培:其實社會敗壞到這個地步也是有原因的。我們知道,共產黨特別是在文革結束之前,它利用強權打壓中華傳統道德,讓人做壞事,比如兒子打老子,不尊重師長,連孔廟都能砸,砸毀一些修佛、修道的場所。它是這樣破壞中國的道德,所以那時代的人道德是反過來的,認為幹壞事就是做好事,比如砸別人、打別人是好事。

到了江澤民開始「腐敗治國」之後,中共又換了一種方式敗壞社會,大家認知的道德範圍是什麼呢?用錢、用名去做了這件事情。剛才講,文革之前是把孔廟給砸了,把修佛、修道的道觀、寺院給砸了;現在這個時候中共幹了什麼?用錢。現在看一看少林寺的門票多少錢?燒頭一炷香多少錢?之前,即使中共把廟砸了,大家也知道拜佛是向善的、要修佛、修道,雖然和尚被迫還俗,他在家裡可是作居士了,他還是想修成佛。

到今天為止,和尚廟裡被錢給汙染了之後,整個和尚廟裡的人都不知道在幹什麼!去拜佛的也都是去求財的。這種破壞更嚴重。整個社會風氣也是這樣,我們看到的這位女孩,大家為什麼說她想出名呢?因為中國現在有「網紅經濟」,你在網上出了名,就有商家找你贊助,你可以換來錢,在中國大陸這是非常普遍的現象。

這個現象的背後,是從江澤民「腐敗治國」之後採取的一種策略,不能讓你討論社會上有道德的事情,比如「中共幹了什麼壞事我們要出來制止它」這種基於大義的事情不能做;能做什麼事呢?娛樂致死。什麼是「娛樂致死」?可以通過各種綜藝演出吸引你眼球、可以有婆媳吵架等節目滿足人的道德消費觀念,但是不能討論社會大環境,到今天,形成在網上可以娛樂致死。

比如我們看到的芙蓉姐姐之類,都是通過特殊扮醜搏大家的眼球,然後她紅了,成為一種網紅經濟。2016年被稱為網路直播元年,「網紅」成為網路直播的特別名詞。我在網路上直播,你送我禮物可以換成錢;我替商家賣產品,我可以換來錢,甚至是各大網站也會給我錢,形成一種網紅經濟。

在中國,名和錢可以互換,大家懼怕這位女子又是一個想通過道德上立標竿而出位的網紅;實際上這位女子不是這麼一個人,只是誤會而已。

主持人:傑森,提到網紅我想請問。前兩天我也看到一則報導,一位網紅為了搏收視率捅馬蜂窩,結果非常不幸被馬蜂螫得進了醫院。您怎麼看現在國內的網紅現象?

傑森:這也是一個新現象,我也非常驚訝於在短短一、二年裡冒出這樣的名詞,而且有人把它當為職業。這種現象的根本原因,最近有調查,48%的大學生不想傳統就業,其中有一部分人選擇要想做網紅、做主播。

我從另外一個角度看這個現象。中國在過去這幾十年的經濟發展過程中,越發展越虛。我們以前講過房產問題,金融和房產,包括房產也走入了金融的概念,虛象的概念。

主持人:而且把實體經濟擠壓了。

傑森:實體經濟基本上已經沒有意義了,過去中國在經濟發展過程中,由於很多政策導向的錯誤,最後形成創業不如買套房子;努力學習,找一個好工作,不如在網上一日爆紅、出名,有大量收入。這樣看來,這一代年輕人特別是90後的,在整體社會大環境薰陶、耳濡目染的情況下,輕視實體經濟、輕視踏踏實實地就業、賺錢,再加上就業也很難。

除了個別好的專業,大部分孩子的就業工資也非常低,低得不足以滿足他們真正物質上的需求。所以為什麼那麼多人會對「網紅」非常著迷?因為是最捷徑、最快,立刻能賺到錢。只要能用非常古怪的方式譁眾可以取寵,取寵以後出了名,出名以後就立刻換成錢,網路使得名和錢結合非常快、非常緊密。這就是為什麼有很多孩子,據說有幾十萬的畢業生居然把網紅定成自己的職業目標。

主持人:趙培,我想請問您,其實「網路名人」這個概念在歐、美國家也是有的,當然,可能不像大陸這樣批量生產,比如在美國有位越南裔蜜雪兒‧潘,一開始,她把自己的化妝錄像放在YouTube上,吸引大量的人看,最後有品牌。您覺得這樣的網路名人跟中國現在的網紅有什麼不同?

趙培:這要分狹義與廣義。2008年之前,中國的網紅基本上也像這位美國網紅一樣,言之有物。我們知道有個網紅叫白客,這個人給搞笑漫畫日和做了一次中文配音之後,他們的團隊火了,今天的很多用詞比如「不給力」就是他們配音而火遍全國。

2008年之前,中國最開始的這批網紅還是自己做動漫、做剪輯,或者是在網上評電影、在網上唱歌,由此而火的,當然也有惡搞而火的如芙蓉姐姐。在這種情況下是百花齊放。

我們知道在網路進入中國之後,它跟YouTube的發展很相似,因為中國在學美國。在發展過程中經歷了一個階段,「優酷」和「土豆」要搞收視率,就把這些網路名人從網紅的狀態收編,讓他們去拍一些搞笑視頻,專業化製作。

第一代網紅可以說現在已經混出頭了,比如白客和叫獸易小星在去年已經開始拍電影;由網路搞笑連續劇一直到電影,一步步走出來,他們可以說跟美國網路名人是一樣的。還有一批不一樣的,就是2016年開始的網路直播,這批網紅是狹義的網紅,很多是靠著網路直播讓人送禮物,比如送一朵花朵多少錢,在網站上是有明碼標價的。我看你直播同時我去買這朵花,你拿到這朵花再賣回給網站,網站會以更低的價格收購,從中是網站和網紅本身賺錢,這是一種套路。還有的網紅在網上直接賣東西賺錢,這種就更快。

中國現在狹義的網紅可以說是直接跟錢掛勾,可以花錢讓人消磨時間,狹義的網紅、直播網紅是這樣的概念,已經完全走出了美國或者大陸初期網紅概念。這裡面共產黨的推手作用非常重要。我們知道在發展過程當中,美國有twitter和YouTube,我們有微博、優酷和土豆,但是中國人的士大夫情節更多,比如讀書人就比較尊重范仲淹的「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的士大夫情節,是中國傳統的道德文化。中國人更喜歡在微博上評論中共幹的那些壞事,批評中共。

主持人:針砭時弊。

趙培:中共為了阻止這種現象,就把這一部分網路功能給消失了,只發展網紅經濟,這樣就形成了中國的網路非常直接的一切向錢看。這就是中國跟美國發展的拐角點。

主持人:我們現在還是來接聽觀眾電話,剛才那位大陸黑龍江的任女士應該已經上來了,任女士請問您在嗎?

黑龍江任女士:主持人好,嘉賓好。我就說好人要堅持做好人,不是給誰做,都是給自己做。尤其大陸的這種風氣,怎麼說呢!就是堅決做好人也挺難的。好人要堅持。

主持人:謝謝任女士。還有一位加州的黃先生在線上,黃先生您好。

加州黃先生:主持人好,嘉賓們好。我就說3個問題,說清楚這個問題。第一,這個制度真的?假的?國民不知道是宣傳部做的,「天安門自焚案」是詐騙;「首善」這事陳光標都做出來了,是宣傳部門做的。第二,法院判人要舉證,我就說能夠舉證嗎?第三,「真、善、忍」都受到迫害,公、檢、法一齊歪曲證據。這是不正常的社會。

主持人:謝謝黃先生。我覺得二位觀眾說得都非常好,任女士提到,你要做好人,就是做好人,不用管別人怎麼說;黃先生提到,以「真、善、忍」做好人都被打壓的情況,當然正氣被抵制,邪氣就生長。我不知道您怎麼看?

傑森:對,其實是這樣。「扶老人」本來是件小事,真正展現出社會大問題的是後面網民的反饋,包括這位女孩茫然的回答:「我以後該怎麼辦?」我自己感覺,是整個社會的巨大氛圍造成人人不信任,沒有穩定、堅定、可以讓人信任的世界觀或價值觀造成的迷茫感。

剛才國內打來電話的任女士,以她的年紀,我想她可能會有準確的價值觀,她知道:我不必要讓別人說什麼,我準確、堅定地做好人,就能給我內心很好的慰藉。年輕一代不一定能夠接受這樣的價值觀。原因是什麼呢?為什麼老人能有這樣的價值觀,而現在的年輕人不一定有這樣的價值觀?某種程度上講,是整個國家、社會這幾十年運作過程中形成的。剛才趙培也分析了,特別是網路整體運作、發展過程起了非常不好的作用。

主持人:年輕人沒有這個概念,可能也是因為他們很少接觸到這樣的概念。如果他們能夠接觸到更多這樣的人或想法?

傑森:但是什麼社會能給他們更多正確的方式?

主持人:好人越來越多才行。

傑森:對,當然是好人越來越多才行。有時跟制度也有關,包括溫家寶也說,好的制度可以讓壞人做不了壞事;壞的制度讓好人做不了好事。很多時候社會導向是非常關鍵的,但是中共在這個過程中一直沒有起好的作用。

主持人:趙培,對剛才二位觀眾的看法您也回應好嗎?

趙培:我十分贊同加州這位先生的講話。我只是做一點補充。中共在打擊好人的過程當中它確實需要一個替代品。比如說,本來中國人在微博上抨擊壞現象,中共就找了「網紅經濟」方式讓你發洩,你不能抨擊這個。大家知不知道?中共打擊「真、善、忍」也找了一個方式,就是廣場舞;不讓大家練靜的氣功,而讓你們都娛樂起來。

大家現在應該在這個浮燥的社會靜心想一想:我們的生存價值是什麼?我們的人生價值是什麼?這可能是每個人的考驗。

主持人:感謝二位今天的精彩點評。感謝觀眾朋友熱烈的參與和收看,下次節目和您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