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宇:貪官都在想翻案 「習核心」只是虛名 今日點擊(2698-1)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11 月 28 日訊】        提要
羅宇:貪官都在想翻案「習核心」只是虛名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在上週的時候,其實在世界範圍內發生一些很,就是很動盪的事情,但其實被人們都忽視了,我個人覺得被很多朋友忽視了。厄瓜多爾發生了地震;在此之前日本的福岡再次發生地震;而在福岡之前呢是新西蘭的,地球上最東邊的基督城發生了地震。而地震它的級數都在7點多級,厄瓜多爾的地震的地下中心的位置呢,只有10公里左右,很淺層的。發生了一些海嘯,但都不高,一米多不到兩米。因為沒有對人造成傷害,所以大家也沒太注意。

與此同時那希拉里在與川普之間,進行總統競爭的過程中呢,出現了一個奇妙的事情,就是希拉里的總票數,超過了川普200多萬。在超過200多萬的背景之下,有一些學者提出要求說,對於搖擺的3個州,希拉里應該提出來重新計票。如果這個說法成立的話,這跟當年的戈爾與小布希之間,在競爭總統選舉時,就出現了極其類似的場面。當時的戈爾,戈爾是原來的柯林頓任總統時的副總統,後來在柯林頓8年之後,戈爾出來去競選總統結果輸給了小布希。那輸給了小布希的過程中,就是票數出現了極其類似的場面。但是你很難說他是福他是禍,因為在小布希在這種背景之下,獲得了總統之後,我們看到了911的事件的發生,所以我說很難說是福是禍。但是對於希拉里而言,今天已經有更多的人提出來說,她應該向聯邦高級法院提出要求,對有關擺動的3個州重新計票的要求。

而與此同時在上個星期四星期五的時候,黃金價格出現暴跌,暴跌了60美元。那與此同時亞洲貨幣出現了巨大的動盪,據說是菲律賓還是馬來西亞的貨幣,已經接近了當年,金融風暴時亞洲金融風暴時,那是20年前1997、1998當時的狀況。那當時的狀況,我們知道在泰國的銖包括印尼的盾,菲律賓、馬來西亞包括台灣和南韓,都出現了歷史性的暴跌。當時的港幣遭到了索羅斯的狙擊,結果中共利用它的中央集權的概念,用整個中共的國力去支持香港港幣,那造成了港幣逃此大劫難。但是這種做法,就不是一個自由經濟自由社會的做法,相生相剋的道理,所以到今天在美國的社會當中,美國的媒體當中,依然不承認中國的社會經濟模式,是一個市場經濟模式,它不承認。所以它是一個獨立的,但是獨立的呢,它可以有這種強有力的狙擊,但也有今天我們看到的這種困境。

那這是在上週出現了,其實讓人應接不暇的場面,但大家都麻木了。而我們這集節目呢,因為週末的時候我外出,所以是提前製作的。所以在我的眼睛裡,就讓人感受到特別是金融動盪。現在是11月末,到12月初,美國幾乎百分之百的確定要加息,而義大利在12月初將要公投,兩件事情合在一起,都會促使美元更加強硬。而美元強硬和川普的保守政策,將打擊世界各地的,其他的國家的經濟狀況和貨幣狀況,這就是連為一體它自然反映出來的問題。

那羅宇先生呢寫了篇文章,就在星期五,文章題目這麼說的:貪官都在想翻案,習核心只是個虛名。這是羅宇寫給習近平的第13篇文章。那原文章的題目不是這麼寫的,只是說跟習老弟商榷,那這是其他的網站轉載的,我認為我以為這個標題寫得不錯,所以跟大家分享這個標題,貪官都想翻案,習核心只是虛名。

我在節目當中講了,當六中全會,要求全黨把他樹立成習核心的時候,他是一個奪取權力的過程,和成為核心的過程。他要否定江核心的存在,這樣的做法都是中國文化當中傳統性的,對不對,一山不容二虎。你家公司裡出兩個老闆你試試,你家公司裡老闆說話老闆娘也說話,你看打工的,打工的成了仨孫子 不知道聽誰的。
 

羅宇:貪官都在想翻案「習核心」只是虛名

六中全會開完了,那官員們公示財產沒有寫入公報,證明貪腐勢力是優勢。那全世界公認的最起碼的廉政措施,在你今天控制的中共裡根本實行不了,可見中共已經腐敗到甚麼程度。普京都實行了官員公示財產,規定哪個國家,在國外買了甚麼房子,開了甚麼帳號都要下台的。沒錯,栗戰書、陳雲,陳雲的兒子陳元,在8月分已經聯手提出來,要求六中全會參加會議的人要公示財產,這事沒做成。要求將要參加十九大的官員要公示財產,這件事情阻力很大。所以我跟大家講過,沒甚麼十九大不十九大的,今天先在六中全會,這件事情做完了磕死了,再說十九大。甚麼時候磕死,明年在兩會之前你看他能磕死甚麼。

習老弟你現在面對的,龐大的腐敗透頂的黨,這個黨曾經輝煌過現在完蛋了,民心喪盡。你陰錯陽差的坐上了總書記的位置,不願看到亡黨,力挽狂瀾,提出把腐敗的黨變成廉潔的黨,很多人認為不可能,他說我認為可能。然後他提到了蔣經國,他說蔣經國,把腐敗的國民黨變成了廉潔的國民黨,那習近平為甚麼不能把腐敗的共產黨,變成廉潔的共產黨?是, 這個蔣經國在他打開黨禁,打開報禁之後,一年之後他就去世了,就留給了李登輝,留給了後面的人,留給了後面的人,也就是說他奠定完這個說法之後,他就離開了走了,留下了一個英名。那後面的人在走的過程中,他就把整個原來獨裁的體制感改變了,對不對。今天的國民黨,已經不是當年的國民黨了,所以國共合作是扯蛋的事情,是不存在的,沒用的,對不對。習近平也並不是不承認。

羅宇:貪官都在想翻案「習核心」只是虛名



所以在這點上我們可以看到,看出來羅宇先生,其實他們都是在那個環境中長大,他們父輩是那樣的,多少是有這種情感的遺留的。那羅宇先生的表達,跟習近平自己,我們看到的某些他父輩留下來,對他的影響都存在。存在的意思就是說,誰都不想東西壞了,但是共產黨它就是壞的。所以我認為羅宇先生的這種表達,就是一種內在的情感。但是如果按照蔣經國的說法,民主化了,開放黨禁,開放報禁,司法獨立,官員民選,那軍隊國家化,那也就變了。但是在過去在國民黨,無論怎麼樣做法當中,它有過二二八的屠殺,但它永遠無法,跟中共框架之下的活摘器官相比,它的罪惡 它的邪惡。所以這是一個在中共,唯獨發生在中共體制之下,江澤民控制時期出現了活摘人的器官的事情。暴政在國際社會當中,不同的國家存在,但不可能存在這種事情,但在中國發生。
 

羅宇:貪官都在想翻案「習核心」只是虛名



所以這是我與羅宇先生,不太相同的認知,共產黨死定了。說鄧小平家族,到底有多少個億萬富翁呢?六四之後中國一直走在邪路上,中共嘴上說的社會主義,那手上幹的是官僚資本主義。你真的要想肅貪,怎麼就不能動最大的貪官,江澤民、曾慶紅呢?你掙來的核心是虛名的,雖然有虛名總比沒名好,那但並不存在真正的核心。中共中央委員裡有幾個不貪的?貪官會把你當核心嗎?所以真正解決中國的問題,就是逐步的有次序的民主化。現在被你拉下的貪官,有一個服你嗎?他們都想翻案。有了民主化,貪官們就翻不了案,你也安全了, 沒錯。

與此同時在法廣登了一篇文章,美國的可口可樂和日本的索尼,在中國的工廠,遭到了工人們罷工的這種對抗。文章講說可口可樂和索尼,出售在華的工廠其部分業務,遭到工人們連日來的持續罷工。工人們擔心工廠被中國企業收購之後,面臨著裁員、減薪、欠薪、加班不加薪等一系列的嚴酷的工作條件。廣東、重慶的罷工工人,與前來干預的警方發生了衝突。這就是最現實的,對吧,這就是最真實的一面。

而作為可口可樂也好,索尼也好,在它們來到中國建廠的時候,那不就是江澤民所吹噓的,大屁股崛起的時候嗎?不就是很多愛國人士說,石濤,你回國看看,你看看我們國家,對不對,你看看,你很久沒回來,你看看。其實我說的很不好聽的話,我回去看看,樓有了,你家的女兒找的哪個男人,你一點都不知道;你媳婦生的兒子,你不知道是不是你的。我問你,我問你,大國崛起表面的輝煌,和我剛才說的,女兒找的男朋友,你媳婦生的孩子,你不知道,哪個對你是最真實和實在的?愛國主義就是扯蛋的,不害死你,絕對對不起你。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