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手段竟成殺人工具 中共灌食迫害真相

【新唐人亞太台 2017 年 10 月 14 日訊】灌食本是一種救死扶傷的醫療手段,然而,在中國大陸,它卻成為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眾多酷刑手段中的一種。《法輪大法明慧網》日前整理發表了一篇有關遼寧地區14名法輪功學員被灌食致死的報導,一起來了解。

10月12號,《明慧網》發表「遼寧法輪功學員被灌食致死14例冤案」一文。其中第一個案例寫道,大連市法輪功學員孫蓮霞於2000年秋天進京為法輪功鳴冤而被非法抓捕,2000年12月,她以絕食的方式抵制迫害,遭到大連市勞動教養院野蠻灌食,在插管的過程中,她的鼻腔、食道黏膜損傷、鼻孔出血;因鼻孔堵塞,她只好張嘴喘氣;又因氣管、喉嚨發炎,她不斷的咳嗽、吐痰,吐的都是膿血;在孫蓮霞生命垂危的最後2個小時,也沒有停止對她的摧殘。2001年1月16號,孫蓮霞被迫害致死,時年50歲。

瀋陽法輪功學員 陳政達:「他又不是以關心你生命角度去給你灌食,所以他把管子插到你胃裡邊整個過程,如果是一個已經虛弱的人,隨時都會導致呼吸的困難,以至於在過程當中身心的衰竭吧,也就不可避免生命的危險了。」

第二個案例寫道,大連市法輪功學員李秀梅被大連市姚家看守所迫害致死的前兩天,她被拖去灌食,回來時,她臉色青紫、上氣不接下氣的說:「她們掐著我的鼻子,捂著我的嘴,使我上不來氣,想憋死我。」還說:「灌的東西中有藥,使人昏迷。」

第三個案例,是葫蘆島市法輪功學員金麗鳳遭到葫蘆島市看守所野蠻灌食,2002年2月12號,警察把胃管插到金麗鳳的肺部,她被迫害致死,年僅39歲。

畢業於大連醫科大學的法輪功學員潘奇,也曾遭到看守所野蠻灌食。

原內科主治醫師、法輪功學員 潘奇:「她當時插到了氣管裡,拿那個粥,她就往裡倒,我就覺得我要死了,我知道下一步可能通過氣管進到肺,我就可能有窒息的危險,因為我手、腳已經被固定住了,我又發不出聲音來,然後這時候一下子就灌進去了。灌食在醫學上,它是一個治療的手段,但是在這裡邊就變成了一種迫害的手段。」

潘奇說,中共監獄和看守所的灌食手法,非常的野蠻。

原內科主治醫師、法輪功學員 潘奇:「他灌的時候,管子非常粗,經過食道非常柔嫩的地方,他就來回拉,硬拉呀,而且灌的東西裡面有鹽,非常濃的鹽。而且我在看守所的時候,他就灌藥,把那個東西放在粥裡,他攪,攪完灌進去以後,我就感覺天旋地轉。」

《明慧網》的第九個案例講述的是瀋陽市法輪功學員王秀媛,2004年2月,王秀媛遭到瀋陽龍山勞動教養院野蠻灌食,她時常被灌濃鹽水,很粗的管子從鼻孔插入胃部,胃與食道都被插破。2004年4月,王秀媛含冤離世,時年52歲。

第10個案例寫道,盤錦市法輪功學員李寶傑,2005年4月7號遭馬三家勞動教養院20幾個管教野蠻灌食,李寶傑的頭、四肢被按住,鼻子被摀住,嘴被「開口器」撐開到了最大極限;同時,他們不斷的往灌食的漏斗裡倒麵糊,麵糊嗆入李寶傑的氣管;又把李寶傑的嘴摁住,使她被憋的更加喘不上氣來,4月8號,年約32歲的李寶傑被迫害致死。

法輪功學員于洋透露,2004年他被送進瀋陽張士教養院洗腦班,絕食10天後被使勁灌食,結果發生休克現象。

法輪功學員 于洋:「他給我灌玉米面那些東西,特別難受,脹的就是,灌了很多嘛,下午的時候我就特別暈,他們又給我拽到椅子上說給你灌,我說我坐不住了,他說那也不行,他就使勁把胳膊往後一擺,本來當時我就暈,然後一下子我就休克了。」

其他被灌食致死的案例還包括:撫順市的梁素雲、周玉玲、黃克、蓋春林,瀋陽市的曹桂美、吳連鐵、趙壽柱,以及鞍山市的寇曉萍、王文舉。

其中蓋春林2005年4月在家中遭綁架,後被劫持到所謂的「關愛教育學校」,結果不到20天,就被插管灌開水活活燙死:食道往下都燙熟了,用手一擼都掉皮;心尖呈白色。

新唐人電視 常春 陳潔 鍾元 採訪報導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

相關新聞

今日整點新聞

九評共產黨引發三退大潮

目前退出中共黨、團、隊總人數

隨處可看新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