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直播】神韻舞動中華風 擦邊香港

【新唐人2010年1月27日訊】各位觀眾大家好,歡迎收看《熱點互動》直播節目,很高興和您又見面了。美國神韻藝術團向全球吹起了一股中華文化的旋風,就在中國新年前後的幾個月裡,他們以文化表演的形式,把傳統的中華文化濃縮展現在全世界人的面前。在短短的三、四年裡面,美國神韻藝術團不但風靡了西方世界,就連到充滿傳統中華表演藝術以及民間藝術的台灣都是場場爆滿。但是我們感到很遺憾的是在香港政府的刁難下,原本預計到香港登場的這場神韻中華風卻擦邊而過。那麼神韻藝術團的魅力到底在哪裡?中共為什麼這麼懼怕神韻?我們今天利用一個小時時間和各位探討這個話題。首先我們在節目一開始,我們先放一段影片,讓大家來認識神韻藝術團。(影片播放)(旁白)美妙似來自仙界的音樂,令人驚歎的舞蹈,引人入勝的景觀,永恆的傳奇故事。塞瑞碧(職業演員):太棒了!泰德.卡瓦瑙(CNN創辦人之一):演出太棒了 從頭到尾都很精彩。遞恩(歌唱家):太美了 真是太美了!傑瑞.麥當勞(百老匯表演藝術家):我會回來再看一遍。(旁白)中國曾被稱為神州,古代的中國上自皇帝大臣下至黎民百姓、社會的每一個成員都努力與天地和諧共處。也許正因為如此,上天賜與了中國令人驕傲的文化、哲學、繪畫、音樂和舞蹈。然而不幸的是自上個世紀50年代起,這些神傳文化的大部分在共產黨統治下的中國大陸,都被破壞了。終於,傳統正在得到復興,沒有人能比美國神韻藝術團,這個以薈萃了全球眾多優秀的中國舞演員、歌唱家和其他藝術家而舉世聞名的演出團體,能更好的表現中國正統文化的精髓。張鐵鈞 神韻(紐約)藝術團團長:神韻藝術團展現的是神傳的文化。王學軍 主要領舞演員:我們想傳達給觀眾是人類最根本的東西。張鐵鈞 神韻(紐約)藝術團團長:他能夠帶給人們最純正的、最善的、最美的藝術。李維娜 神韻(國際)藝術團團長:神韻演出之所以獨一無二,是因為他展現的是真正的傳統文化。(旁白)從2007年巡迴世界32個城市,發展到2009年的在世界四大洲一百多個城市巡迴演出,使數百萬現場觀眾領略到了神韻的風采。許多全球最著名的頂級劇院都參與承辦了這一藝術盛事,如紐約無線電城音樂廳、倫敦英國皇家慶典音樂廳、洛杉磯柯達劇院和華盛頓肯尼迪中心歌劇院等。理查德.康內馬(著名百老匯評論家):五星級,頂級。原中國大陸大學教授:這麼多年來,中國文明的可貴的東西,我在今天的晚會中看到了。丹尼爾.德里斯克(百老匯表演藝術家):是我生平所見過最好的。瓦茨拉扶 歌瓦魁(聲樂家):精美絕倫,獨一無二。張清郎(台師大藝術學院前院長):從來沒有看到這麼感動的。(旁白)純善純美的表演、高尚大氣的風采,神韻藝術團。(播放結束)主持人:歡迎各位回到直播現場,相信很多觀眾朋友都已經看過神韻的演出,但是還有很多的觀眾朋友也許還沒看過,我們剛好藉這個機會來談一談。首先為各位介紹一下今天現場的三位特別來賓,第一位是神韻巡迴藝術團的團長李維娜女士。李維娜:主持人你好。主持人:維娜好,非常高興您來到我們節目。第二位是神韻巡迴藝術團的主持人林理善先生,理善您好!林理善:主持人好,大家好!主持人:第三位是本台的資深評論員橫河先生,您好!以前在我們節目裡,包括李維娜還有其他的一些神韻裡面的老師或專家都來過節目,對中國舞有一些基本介紹。我們今天想來談一下「神韻旋風」是怎麼樣造成的?比如神韻節目的一些內容,還有像中國傳統文化如何表現在節目裡面,我們從這個方面來談一談。首先我想請兩位談一談,比如我們看到很多在紐約百老匯的一些節目,可能是同一個戲碼演了好多年,神韻每年的節目多少都有些變化,您們可不可以請您介紹一下,神韻的主線大概是怎麼樣來的,比如說我們講傳統文化,他的主線是怎麼樣拉出來的。李維娜:我想其實我們中國的傳統文化實在非常豐富,人們所知道最起碼是五千年的歷史,當中有非常非常多的歷史人物,好的文化精髓,精神上層面的東西都可以拿來展示在舞台上,當然在舞台上展示是不容易的。這些年來我們每年都推出一台全新的晚會,這當中以舞蹈為主,有聲樂、器樂,還有天幕的配合也非常主要,因為是三維動畫。那麼我們的音樂創作也是原創。我們現在是三個交響樂團,也就是管弦樂團,中西方合併,以東方的樂器為主,西方的樂器為輔。神韻現在已經有三個表演藝術團和三個樂團,同時在進行巡迴。我們在舞蹈方面是用了中國舞這個手法來做為我們的主要表現,因為現在可以說吧,包括中國大陸對中國舞的認識都有很大的偏頗。雖然在一些主要的學院,像北京舞蹈學院他們在這方面做努力,但是受到現代化的這種意識的衝擊,很多人就是把很多的舞種混在一起。特別是對古典芭蕾舞的衝擊也非常大,像現在的當代舞、現代舞等等。所以真正的原汁原味的中國舞很多人還沒有看到過,而我們在這個當中用了傳統的中國舞來表現我們所要表現的,不管是集體舞也好,是人物也好,那麼他的語彙是非常的豐富,因為包括他的技術技巧,他的身韻,中國舞要說起來是很大一個篇幅的東西。那麼在剛才的影片當中,大家也能領略到一點點吧,所以我們是以這種形式在舞台上表現。主持人:那我們大家都覺得,比如說林理善先生,您不是像我們一樣是黃皮膚的,我們叫老外也不太對。就您來講,您從一個非中華民族的這麼樣一個人,您怎麼樣會喜歡上東方文化或者是中華文化。在您接觸到神韻以後,您對於中華文化是不是有一種新的認識?您可不可以談一下您的心路歷程。林理善:肯定有新的認識,我從上大學開始學中文,我一學中文就非常喜歡,覺得這個語言是太深了,非常美。但是進入神韻以後才開始慢慢的真正了解中國傳統文化,神傳文化有多麼博大精深。我覺得很多西方人從小就知道有芭蕾舞等等。而對中國舞、中國藝術我們知道的可能是唐人街的那種舞龍舞獅,最多是雜技之類的東西。其實中國傳統文化的舞蹈,神韻這幾年表演的東西非常豐富,讓我很吃驚。你看中國那麼多朝代,哪一個朝代的服裝,他們的風格,他們那些傳統,比如清朝跟唐朝就不一樣。不同的中國人,東北跟江南又很不一樣。少數民族,苗族跟傣族也非常不一樣,那就非常豐富了,哪怕你看兩個將軍的故事,一個岳飛,一個韓信,又是非常不一樣的故事,真是太豐富了。主持人:是,我們看現在林理善先生已經是中國通了,對於中國文化了解非常非常的透徹,我想神韻對您在這方面一定有很大的幫助。林理善:我主要是在神韻舞台旁欣賞舞蹈演員。主持人:我看理善的北京話好像講得比我還要好。另外我想請問一下橫河先生,這些年我們看到中共在海外也推出了很多它所謂的中華文化的一些演出。那麼您感覺到,可不可以就這方面來跟我們談一下,我們為什麼講神韻是一個傳統的中華文化,您覺得他跟一般從中國出來,由中共來推行的演出有什麼不一樣。橫河:「神韻」這個詞其實就表現了區別了,「神韻」他是神的韻,中華文化實際上從表面上他有各種各樣的表現形式,但最根本的中國是敬天敬神的這麼一個文化,所以為什麼叫神傳文化。但中共它不一樣,它在統治的前30年,它是把中華文化看成是一個敵對的,就是絕對敵對的東西。中共把三類主義視為革命的三個敵人,就是封建主義、帝國主義和官僚資本主義,這裡講的封建主義其實就是徹底地消滅中國的傳統文化,在前30年中共就是一直這麼做的,以文革的時候為高潮,所以把中國的傳統文化徹底地消滅掉了。在中共統治的60年當中成長起來的人們,其實已經不明白什麼是真正的中國傳統文化了,那麼在這之後它就建立起了一套它自己的文化系統,大家聽到的,學習的都是這一套東西。那到了後30年文革結束以後,它的共產主義意識型態就破滅了,破滅以後它怎麼辦呢?它現在就開始重新撿起傳統文化當中一些表面的東西,然後把它那一套共產黨的文化給包裝起來,所以我們現在在外面看到的,它推到世界上來的不是共產黨的黨文化,就是用傳統文化的一些表象包裝起來的黨文化。比如我們可以看到上次在紐約演出的電影《英雄》,比如我們可以看到在奧林匹克開幕式上,很多人都說唉呀!好像這個好看那個好看,但你仔細看一看,它沒有一點中華文化的神在裡面,沒有的。這就是中共包裝以後要推廣它所謂的大一統的意識型態,所以我們看到的一些可能是花花綠綠很熱鬧,但是它正好是中共想把中華傳統文化最精髓的東西給割掉了,然後來推行它的東西。主持人:那我接著橫河的解釋,我想他這個解釋得非常透徹。維娜就您自己,您是在大陸上出生長大的,那麼您原來認識的所謂的中華文化或者中國的文化,可能就像橫河先生所講的那些。當您接觸到了神韻以後,或者是您加入了神韻以後,您是不是對於中華文化有一個新的認識的過程?像理善的話他可能是從不知道開始認識。那麼您呢?您可能必須把您以前知道的再重新認識一下,可不可以跟我們聊聊這方面。李維娜:其實這個過程還是滿漫長的一個過程,而真正產生巨大的變化是從加入神韻開始。在我們小時候的時候,學的很多東西吧,因為你要表現的是共產黨那套東西,當時並不明白,因為你在那個環境中長大,你根本不知道外面還有別的東西在,所以就是不太願意去跳,但也搞不明白為什麼。我記得我第一次去台灣的時候,我看的什麼忠誠路,什麼信義路,我覺得唉呀太有意思,這些詞居然會拿來放在馬路上,原來我們都好像很久都沒有聽過,或者以前小時候也不會提這種詞。那時候就覺得其實中華文化不是我們長大所知道的那種文化,當時也不欣賞中國的東西,因為總是覺得不對。可是為什麼老聽人說中華文化很讓人驕傲,五千年的文明怎麼怎麼樣,當時總是不知道答案在哪裡。當然隨著在海外生活時間慢慢長了以後,看的東西越來越多,也就明白共產黨確實是毀了不只一代的人,其實我本人也算犧牲品一個。但很幸運的是到了海外以後有機會接觸,才慢慢看到中華傳統文化。當神韻剛剛開始要搞這種創作的時候,那作為我們來說真的是感覺到天賜良機,同時也感覺到,原來我還是從頭開始學起。對很多東西並不了解,並不知道真正的東西在哪裡。所以不管是從演員的表現力上來看,其實很多東西是混到一起了,你已經不知道那種純善、純美是從何而來、從何而起,真的是要從洗淨自己、重新做人這麼來看,去挖掘文化精髓的東西,從新去創作,而在這個過程當中,我覺得不僅僅是在藝術上表現,而且也是人的精神文明層面的開始。所以我想為什麼很多人看了神韻的演出會說,這台晚會很純淨,看完演出身心非常舒服。其實作為我個人來說,我覺得在這整個過程當中也是我的學習過程,受益匪淺。主持人:我想就我自己來講,我是在台灣出生長大的,我記得小的時候對於中華傳統文化,比如有一些故事書,這故事書買來以後,打開來很漂亮,一本一本都是講歷史故事,古代英雄人物,講一些「仁、義、禮、智、信」。但是還沒有一個節目像神韻這樣,我們去看神韻的時候就很高興,從神韻看到一些我們以前知道的歷史人物或傳說故事、神話故事,他把這些串起來,您看了以後,不管您以前有沒有看過,覺得好像跟這個東西也脫離很久了,這種節目對於我這種背景的來講,我覺得都很高興,非常高興。理善您是主持人,您們在主持這麼一台節目的時候串下來,我看神韻節目裡很推崇的就是一些中國傳統文化,比如說像善惡有報、神傳文化。您可不可以告訴我們一下,比如您剛剛提到了一些歷史故事,那麼您們是如何用一條線把他串起來?林理善:其實我們演出都是太豐富了,所以很難把非常不同的東西串在一起,我們在舞台上報幕,同時能感覺到觀眾他們的心態,他們熱不熱情、他們喜不喜歡,他們在欣賞時他們是什麼樣的心理狀態。當大幕一拉開,他們馬上非常投入地看,不管你演的是東北舞,還是演一個歷史情節,他們都聚焦在天幕上漂亮的鏡頭,但是我覺得就像我們團長剛剛說了一個詞我非常欣賞,就是「洗淨」。因為我天天看那些舞蹈演員他們的心理狀態,他們在上台之前真的是要為別人而表演而跳舞,不是為了自我,當他們找到不對的地方就把他清理掉,所以他們就越來越純淨。而觀眾不管是東方人、西方人,不管是在紐約或美國洛杉磯哪一個地方,都會感覺到神韻帶來的力量,真的是為他們而表演的,加上中國傳統文化非常有內涵的故事,他們都覺得很感動。雖然他們文化背景很不一樣,成長、學習的故事不一樣,但是就像你說的善惡有報、忠孝仁義,像岳飛的故事,他們能認同,因為這些就是人的東西嘛!主持人:對,不管是東方、西方的人對這些東西都能夠認同。好,在節目繼續進行之前,我們先接聽一位中國大陸江蘇趙先生的電話,趙先生您好。趙先生:你好,嘉賓好,觀眾好。神韻香港受阻,我認為不應該以一次性的成敗論英雄,人們應該站在公理道義的一邊,站在對人民、對社會有益的立場上,神韻弘揚中華傳統文化,傳播神傳高雅藝術,是中華民族復興的重大功臣。對華人來說,觀看神韻是兩岸三地人民的福分,是順乎天意民心的,神韻在不久的將來一定會在香港演出。中共一貫以「好話說盡、壞事做絕」這樣一個口蜜腹劍的嘴臉,出現在世人的面前,不論它竊國還是執政,都是以暴力和謊言對待人民。對法輪功和神韻就更加暴露出它們的狼子野心。中共在製造謊言的同時,在瘋狂的大規模的鎮壓大法弟子的同時,它們也瘋狂的進行破壞、暗殺等卑劣行動,包括對神韻的破壞。據北京公檢法、國保和保密系統知情的正義人士透露,北京已經有這樣的文件,就是對不轉化的大法弟子也不判刑也不抓,採取暗殺的手法,事實上大陸有不少的大法弟子被用車禍、茶葉放毒等形式被害。所以我認為神韻的這個決定是明智的,對中共邪黨絕不能採取妥協合作的方式,歷史證明那是一條死路。中共是魔獸世界來的低靈爛鬼,專門破壞人類的傳統文化和文明,破壞傳統的道德根基,專門毒害、殺害中國人民,中國的傳統道德文明被它們破壞殆盡。現在神韻要來了,傳統道德文明要回來了,中共怕得要死,它們採取一系列的陰謀鬼計破壞,他們早已設計好了歹毒的連環計,神韻的演員們沒有怕,倒是中共的惡魔害怕了,正邪大戰還沒有交手,中共就拒絕神韻入境,這就是在沒有交鋒之前,邪黨已經敗下來了,所以邪黨滅亡是注定的,是天定的。主持人:謝謝趙先生。觀眾朋友,我們先休息一下,在休息當中,我們看一看觀眾朋友他們看了神韻以後的一些感覺。我們等一下再來進行討論。(影片播放)中國觀眾 小周:非常非常感受到我們中國有了不起的歷史,可以說做為中國人感到是最自豪的。中國內蒙古女高音歌唱家 包金龍:我感動得都嗚嗚哭,我心裡很多很多事,我實在感動,謝謝!在日留學生 黎明:我作為中國人的話,我覺得中國人,如果都能把神韻表達的那種思想,表達出來的話,外國對中國肯定是一個新的認識,中國肯定是一個更好的中國。藝術家 孟憲玲:這可不是一般水平,我覺得指揮還這麼年輕,讓我感覺驚訝!我覺得太棒了! 真的。美國人很多懂音樂,他們從小就受這個音樂訓練,他們都跟我說:哇!他們很驚訝。加拿大著名華裔時裝設計師 廖建明:如果我現在要是年輕20歲的話,我一定要跟他們一起去跳舞。他們實在是跳得太美了。不做服裝設計了,去跳舞。台北駐洛杉磯經文處副處長趙家寶:大多數都是美國的主流人士,這代表著什麼?這代表著我們中華五千年的文化,在神韻舞團的表演之下吸引了相當多的美國人士來觀賞,這一點是非常了不得的成就。華人觀眾 Frank:而且我把小孩子也帶來了,我覺得讓他們接觸中國文化,因為他們在這邊生長的,沒有接觸到中國文化,我想讓他們有這個機會,說實在的你看看其他的什麼新聞聯播,那些根本看不到中國的文化,對不對?我覺得這些舞蹈啊!對他們(有)很好的教育。華人觀眾:一種很震撼的感覺,覺得好美、好美。我覺得光用「美」字好像不能表達那個意思,我覺得那種震撼,發自心靈的震撼。大陸居美人士 尹女士:我覺得我是哭著看完這個舞蹈的,我覺得舞蹈能夠讓人感動到流淚,是很不錯的,是很珍貴的,而且我覺得整場舞蹈是一種非常好的美的享受,在當今這個時代不多見。著名旅美作家 張慈:我真心希望這台演出能夠回到我們自己國家舞台上表演,我希望有這一天,我也相信,也會有這一天!(播放結束) 主持人:好,我們看了這個以後非常感動,希望馬上能在紐約看到這個表演。我們先來談一下,剛才講到神韻的這股神韻風,風行世界。最近我們曉得剛剛在華盛頓DC,您們兩位是不是可以談一下,就是今年一開始演出的情況,還有神韻在過去的三、四年裡面走訪世界哪些國家,大概多少觀眾,這些可不可以跟我們介紹一下。李維娜:其實在這幾年當中,我們是從一開始幾十個城市發展到今年會有一百多個城市,我們從第一年的一個團,到現在的是三個團和三個樂團同時在世界各地巡演。主持人:您們現在有三個團就是紐約團、巡迴團和國際團。李維娜:對,三個團同時在全球開始,我們一般都是從北美開始,會有一個團往亞洲,包括韓國、日本到澳大利亞、新西蘭等等這些國家。另外會有一個團在歐洲,同時還會有一個團,現在在北美地區演,因為北美這邊確實是演不過來。主持人:是,我們知道這次在華盛頓DC爆滿,好像在過去的不到12個月裡面,在那裡演出三次。李維娜:是,華盛頓DC觀眾是非常非常熱情,而且很多政要,很多藝術家都來看,他們的評價都非常的高,他們也是想不到。更可貴的是很多華人看完以後也覺得,剛剛大家也看了那個反饋,很多人會覺得自己是一個中國人而自豪,這一點我覺得神韻很了不起,把這個文化推廣到全世界,而且讓人們是感覺到自豪、美好,所以紐約的無線電城演出馬上就要開始了,我們現在也是緊鑼密鼓的在準備。主持人:那麼不管是中國人或是不說中國話的其他人種或外國人來看神韻演出,基本上沒有什麼語言障礙,對不對?就像您中文講的這麼好,英文是您的母語。林理善:藝術當然是超越語言嘛!所以我們在不同地方,像我們在加拿大演出、蒙特利爾、渥太華,有觀眾非常熱情,他們就是不要走,謝幕完好幾次,他們就不要走。主持人:那在台灣呢?在台灣的演出?李維娜:台灣我們是爆滿,然後買站票買不到。其實現在到台灣的演出根本就不費勁就可以做得很好。第一年我曾經在別的節目當中講過,我第一次去台灣的時候滿緊張的,就像你在節目剛開始介紹的,保持傳統文化最好的地方。就我個人,我當時就想,唉呀!我們現在在表現中國文化的東西,在台灣保持得這麼好,不知道他們能不能接受,但是恰恰讓我感到很震驚的就是台灣觀眾非常喜歡,而且我聽到很多搞專業的人士,包括一些觀眾就講,他說,「為什麼這麼好一台中華文化的晚會讓北美華人去做了?而不是我們台灣人做出來。」我當然想他沒有任何不好的意思,就是說感到高興吧!所以那時候就很鼓勵,就想一定要好好做,大家一起努力。主持人:我絕對沒有做廣告的意思,但是身為一個台灣人,我在台灣生長了幾十年,我覺得這個神韻真的是我看過發揚中華傳統文化,表現的最淋漓盡致,也最好的一個節目。另外,我想談一下,我們知道神韻他很特別就是,他的服裝還有天幕,動態這方面很特別。兩位是不是可以談一下,您們對服裝的考究,您們是不是都會考究歷史文化當時的情況等等,譬如這個背景,依據什麼來?李維娜:這麼說吧!其實我們講的神傳文化,有些東西不是說一定是從考古上看的這個杯子是這樣子的,那你今天還這麼做出來,我覺得人們老是說靈感靈感或者是神的意思,這麼說吧!很多東西是來自天上,你信也好不信也好,我想現在社會上這麼多的演出,這麼多的服裝出來,每年的包括時裝秀,可是有這麼多搞服裝設計的人看了演出後佩服的五體投地,就是神韻的色彩是來自天上,神韻的色彩搭配是他們想不出來的,神韻的色彩搭配是他們不敢做,在舞台上這麼亮麗,所以我想這就是最好的答覆。而天幕這方面的話,我們有很多專家,他完全是為這個節目的內容去服務,而且把天上人間連為一體,真的感覺有很多佛、菩薩從天而降,而人們這種精神的昇華又能從我們這個舞台空間上升到天堂去,真的是連為一體,很多苦心的創作在裡頭。但是我想這一切智慧,就是回歸到這個傳統的文化當中,神州文化真的是神傳文化,所以我們還在往這條路上走。主持人:是。我們也看到了,當我們進去看的時候,譬如說有一個〈嫦娥奔月〉的節目,她喝藥酒以後,不管是被月亮吸走了,還是她自己浮起來,她就跑到邊邊去,然後就隨著天幕到月亮上去。我還記得有一個很特別的節目,在一個石窟裡面有很多的佛,有一個石匠在裡面雕塑一個神像,然後睡著了,突然那些神佛都活起來了。您們在這個動態背景方面,是不是用最新的高科技做出來這種東西。林理善:我覺得有高科技也有傳統的古典的,為什麼呢?譬如說另外一個例子,我們的樂團也是一個亮點,中西的那些樂器合併的時候太棒了,就像團長剛剛說的,很難想像!這個樂團有小提琴也有二胡,有小號也有嗩吶,有長笛也有笛子,但是他們拉的音樂非常美,非常合諧的一種意境,觀眾如果沒有舞蹈他們會非常欣賞那個樂團,說光聽也行。主持人:另外講到這個,就談到香港的事件。我們的天幕要跟後台的技術人員及演員是不是要緊密的配合,還是說這個東西他是依照順序自動去播放該怎麼做就怎麼做了。我想請問一下,這次發生這個事情,香港政府是以什麼樣的理由拒發簽證,我想橫河先生是不是可以就這方面可以來說明一下。橫河:它拒發簽證的理由就是說違反香港〈勞工法〉,就是有些可以在香港用的,就不需再從外面進來了。我覺得這個藉口不管是用在任何一個演出團體都是不合適的,因為任何一個演出團體,他不是給你搭道具的或者是給你往上搬道具的人,(不全)都是這樣子的人。而是都是屬於舞台的技術人員。特別是像剛才這兩位提出來的,神韻他全是原創。你就是在百老匯演過50年、100年的劇恐怕也不能臨時換人。大家都已經看了這麼熟的,你也不能臨時換人,更不要說這全部都是原創的。這個理由拒絕任何一個樂團都不可以,要拒絕神韻演出團就更不合理。主持人:各位觀眾朋友,我們現在連線一下香港的本台記者林秀宜。秀宜您好,我們想請問一下,有關這次香港政府刁難神韻藝術團然後拒發簽證這個事情。我想請問您一下,剛才橫河先生給我們大家解釋了香港政府它所提的理由。那麼就您所知道我們曉得香港是有很多的藝術團體包括有很多百老匯秀都會到香港去表演。那麼香港政府是不是對其他相關的團體,有提出同樣的要求,他們的這些技術人員可以在當地去找?就您所知道,您所調查的情況是怎麼樣?林秀宜:目前我們在這裡正在聯繫一些香港的演藝的團體了解這個情況。一些民間團體和香港當地的人權組織也都表示神韻藝術團受到港府的刁難被迫取消演出應該是第一次。從昨天香港的《信報》的專欄裡面,這個作者就質疑了港府的作法。他在文章裡面就提到說港府高層衷情的那些百老匯、音樂劇來港表演或者是國家藝術團體來港演出的期間,入境部門又是否仍然會用這個能否用本地人擔任的原則去審批。如果是《歌劇魅影》歌劇類的這樣團體的燈光師是否要聘請本地的人員呢?從這篇文章裡面就可以說明一個事實,就是神韻藝術團這次是一個先例。主持人:另外一個,我們知道這些場次(在表演)之前賣票的情況是非常的好。我想請問一下秀宜針對這些已經買了票的民眾,他們對這個事件有什麼樣的反應?林秀宜:因為神韻藝術團要在香港的第一次演出,這7場的門票其實在一週以內就已經被搶購一空。購票的觀眾裡面有香港的市民還有一些海外人士,當然也包括一些大陸的老百姓。這幾天已經購買門票的市民聽到這一個消息都感到非常的震驚,很失望也很憤怒。他們認為這是香港的恥辱,因為香港應該是一個尊重人權自由的地方,不應該屈服於中共,剝奪了港人欣賞文化表演的自由。他們也批評這次的事件,其實香港政府已經失去了一國兩制的精神。昨天我也碰到了一些來自海外的人士,因為神韻會來香港演,所以他們前幾天就陸續來到了香港,他們一來到香港才發現說神韻演出已經被取消了。他們都感到很失望而且在這之前已經安排了很多香港的行程,包括機票、食宿等這方面的損失很多。他們也想跟港府方面追討這方面的損失,他們也很支持主辦方(在)這次的事件(中)向港府追討這方面的損失。很多市民也覺得說,神韻藝術團在全球巡演已經非常的出名而且是一流演出,他們都不明白為什麼這麼一個傳統的文化,而且是教人向上且這麼好的文藝的表演竟然說在香港不能演出了。另外,最近有很多老百姓就是香港的市民,他們也很主動的打電話到香港的入境處去了解情況,甚至到入境處當局那邊去做出抗議。這幾天香港主辦方(將)舉辦一些活動,很多香港市民都來踴躍的參與。主持人:好的,非常謝謝秀宜跟我們介紹了不光是買票的民眾,還有香港其他民眾對這個事情的反應。我想請問一下,我們從這個事件看出來,香港政府是可能受了中共的壓力;我想應該絕對是。那麼在神韻演出,中共對於您們的這些,不管是阻撓或一些破壞,是不是有其他的前例,可不可以列舉一下這方面的例子?林理善:當你們在韓國的這個事情。李維娜:是,我們在韓國就遇到這樣的事情,它們當時就威脅國家電視台;因為它們(國家電視台)要轉播奧運會的播放,所以把我們已經訂好的劇場也是票賣完了,就強迫它們取消了。這些事情是有。其實我覺得回到香港這個事情吧!也是很難讓人家去相信一個政府會這麼的脆弱、這麼虛,不僅僅是卑鄙,也很虛弱。因為你想想一台晚會,我們神韻藝術團是在美國成立的這麼一個演出團體,其實也是衝著美國政府來反一個藝術團體,你說百老匯等任何一個藝術團體去,它會不會也是這樣做呢?它已經虛弱到忘記它在做什麼了,它是在反對美國的一個藝術團體過去。那另外一點就是說這個晚會受到觀眾的歡迎,受到華人看完感覺是驕傲,它若是做為一個政府應該是把我的國家讓我的人民在全世界看都很驕傲,它應該是高興才對,它幹嘛害怕呢?它幹嘛不讓去呢?稍微用腦子想一想就知道共產黨它到底是在推崇中華文化、是想把中國推向世界?還是它害怕全世界認識什麼是真正的中國?它現在推崇的是共產黨。所以如果中國是真正強大了,中華的文化真的是回歸了,它就沒有地位了,它就完了等於是。主持人:好,我們現在接聽一下紐約張先生電話,張先生您好!張先生:你好,很高興看這個節目,因為這個節目很即時。剛剛在香港發生這麼大的事情,今天請到嘉賓李維娜女士我很欣賞,因為給我印象很深,她在廣告裡說的英文說得非常好。她的語調非常優美,好像就是藝術表演一樣,就像林理善先生講中文講的那麼地道一樣,可以說我們的中文都沒有他好。對林理善先生這麼良好的中文表示敬佩。言歸正傳我再說幾秒鐘,香港這次事情的發生之後,令人感到港府確實是很可惡,而且也激起很多有良心人的憤慨。換一個角度說我也覺得它很可憐,就像一隻狗一樣不值錢,當然最可惡的是中共在後面的導演,用這種理由把你搞掉好像是天衣無縫。實際上就像李團長所說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你在背後搞鬼。但是我要說,神韻藝術團你們要挺住,將來總有一天會到香港,也可能三、兩個星期、三兩個月、也可能一、兩年都回大陸去演了,這都說不定是不是?「樓脆脆」一倒,那整個都是「新紀元」了!主持人:好,非常謝謝張先生。我們先請橫河先生就剛剛兩位觀眾朋友回應一下。橫河:我先回應江蘇趙先生。趙先生特別談到一國兩制的問題,其實是很關鍵的問題就是如果說香港是確實在實行一國兩制的話,那麼中共它所有的理由;它覺得它有很多理由。而且大家也相信,它和真正中國傳統文化是敵對的,所以它要想盡一切辦法去阻止他;但是香港港府是沒有理由的。因為香港在經濟發展過程中,很多外商都越過香港直接到大陸投資了,香港之所以能夠存在下去,不是因為它的人工便宜、不是因為它的勞動力便宜,是因為它在經濟秩序上、在商業上、在經濟上,一個是符合國際標準,再一個是自由的。所以這個是中國大陸再發展經濟也不能去替代香港的內容的。如果香港一但把這個部分放棄掉了,那香港就沒有任何優勢了,它存在的價值就沒有了,所以香港政府沒有任何理由要順從中共的指點去阻止神韻入境,因為神韻是一個商業演出,商業演出是屬於商業行為。在前一陣子中共對香港的所有的限制當中,還沒有對商業行為的限制。所以這是一個很不好的開始,而且對香港的前途很不利。主持人:好,我們再接聽一位中國大陸李先生的電話,李先生您好!李先生:是這樣子,我今天正好看到神韻藝術團的李維娜女士和林理善先生到來,我看過神韻演出,我很喜歡,我對神韻全體成員致力恢復中華傳統文化感到非常敬佩,我向李維娜女士和林理善先生致敬,向所有的神韻演員致敬。我也很喜歡橫河先生的評論,我經常聽橫河先生的評論,我向橫河先生致敬。我在中國大陸看過神韻演出,我覺得神韻是純善純美的演出,他表現的是忠孝節義,都是中國傳統的理念、傳統的價值觀,都是非常好的東西。而且神韻裡邊的演出、中國古典舞非常優美、非常高雅,我感覺完全是一群仙女在跳舞,是非常漂亮非常好看的。但是這很奇怪就是為什麼這個中共,它為什麼這麼害怕,全世界各國政要,各國的無論是社會名流還是普通百姓都非常喜歡的神韻演出,偏偏中共就非常害怕,其實原因很簡單,因為中共本身它是邪,它是惡的,中共它本身是信奉假惡鬥的,它是信奉謊言、暴力、仇恨的,所以它就特別害怕這個真正的純善純美的。因為如果讓中國大陸的老百姓,普通民眾都看到了這個神韻演出的話,不怕不識貨,就怕貨比貨!人們馬上就可以看到中共它的邪惡,它所演的東西都是邪惡的。香港政府現在已經完全淪落成中共的走狗了,一國兩制從一開始就完全是騙人的東西,完全就是為了騙香港人們,騙港澳台人民,騙中國大陸人民,搞這個東西,而現在已經赤裸裸的,前一段時間公開妨礙法輪功學員,現在又公開的使用卑鄙的手段,拒簽神韻核心技術人員。主持人:對不起李先生,因為時間的關係我要打斷您,但是我想請問您一個問題,您在大陸上是怎麼樣收看,或者是看到神韻這個表演的,您可不可以告訴我們其他中國大陸的觀眾朋友。李先生:是這樣的,我是別人給了我一個神韻光盤,用這個神韻光盤直接放到電腦裡邊,或者家裡有VCD的話,直接放到裡面就可以看。主持人:好,非常謝謝,那麼如果中國大陸朋友還沒收看到的話,趕快去尋找這個神韻的光盤,非常好看。另外我們還有幾位觀眾朋友在線上,第一位是德國的王女士,王女士您好。王女士:你會說廣東話嗎?主持人:好,您盡量說偏向國語一點好了。橫河您會不會聽?李維娜:我會聽。主持人:您會聽是不是,您可以翻譯一下。沒問題,我們李團長會聽廣東話。李維娜:你講。李女士:因為我是香港人,我看到過你們藝術團,我每晚都看新唐人電視台,我是基督徒我不是法輪功,但我覺得香港九七之後這些做法太過分了。香港現在這位特首曾蔭權做法太過分了。主持人:好,王女士非常謝謝您從德國打電話來,非常謝謝您對我們的電視台的支持,那麼因為時間關係我們接聽下一位觀眾朋友的電話,謝謝。溫哥華的胡先生,胡先生您好。胡先生:你好,大家好。其實神韻所做的事情真的可以說是大功大德,因為他所做的事情就是奪走中共對於中華文化的話語權,所以中共這個政權才會這麼害怕神韻的演出,謝謝。主持人:好,非常謝謝溫哥華的胡先生,還有另外一位是洛杉磯的吳先生,吳先生您好。吳先生:我是說神韻在香港本來已經票賣出去了,賣票之前應該香港政府有請示過中央的,那我個人的猜想,應該是它黨內鬥爭,誰能夠積極一點,誰就可以生存下去。誰如果不夠積極,就像趙紫陽一樣下台了。這是我個人的意見。主持人:非常謝謝吳先生,吳先生的意思就是說,他判斷是中共黨內的鬥爭所造成的一些相關的影響。我們再接聽一位紐約的田先生,田先生您好。田先生:你好,我想這次香港政府拒絕發簽證,這是香港政府的一種恥辱。它對神韻拒發簽證,這是香港的歷史倒退,也是害怕神韻在香港。曾蔭權要負全部的責任。還有,共產黨為什麼這麼怕?我也搞不懂?它大概殺人太多,抓人太多,它壞事做的太多,怕人家揭露它。要是神韻在中國大陸全部鋪開演的話,這共產黨就倒台了。《九評》要是給中國人民都看過的話,那共產黨也倒台了,沒有共產黨了。這政權已經不存在了,所以它怕死了,人家演一個舞蹈,它為什麼怕死了?說明它是作賊心虛,殺人太多,做的壞事太多。人家要揭露它,它怕死了。這是香港政府的恥辱。曾蔭權應該要受嚴厲的批評。主持人:非常謝謝田先生。好,我們是不是請橫河先生還有兩位對於我們幾位觀眾朋友有些回應。橫河:我先回應胡先生剛才講的,我覺得他講的特別好。因為中共一直要往外推它所謂的中國文化,就是包裝的黨文化。但是它又怕別人比較,所以它搶一個對中華文化的解釋權。這是對它來說是至關重要、生命悠關的。如果說別人一比較,一看,你解釋是錯的,所以他剛才講的這個話語權,神韻一演出,中共就失去了對中華文化的話語權,這個非常重要。這就是剛才紐約的田先生所提出來的為什麼中共這麼害怕,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因素就是這個。因為到現在為止,它所利用的基礎之一是民族主義。如果大家知道這個民族主義是外來的幽靈,不代表中華文化,也不代表中華民族的話,那麼這個民族主義就煽動不起任何人來,就不能使人民再繼續支持它,那它馬上就倒了。真的就像田先生所說的那樣,這是一個。另外一個洛杉磯的吳先生所說的黨內鬥爭問題,我個人認為,共產黨內是會有鬥爭,是會在爭權奪利。因為黨的路線鬥爭當中,從來沒停止過,共產黨成立以來,就是在鬥。但是我覺得在關係到中共的生死存亡的問題上,它們恐怕是一致的。主持人:另外還有很多觀眾對您們表達非常崇高的敬意。那兩位對觀眾是不是有什麼樣的回應。李維娜:我想我應該代表神韻藝術團的所有成員,對觀眾表示感謝。這種支持會鼓舞我們,更加努力把每一年的晚會演好,做好。非常感謝大家的支持。林理善:我先想說,有這個機會跟這些大陸朋友談天聊這些事情,我很高興,感謝新唐人電視台給我這個機會。主持人:我們也很榮幸邀請兩位到節目中來。林理善:像李先生說的,還是張先生說的,希望(神韻)能很快回到大陸,讓李先生的朋友親自看到演出。主持人:剛剛很多觀眾朋友提到,我們一開始也在問,中共它為什麼這麼害怕?不管是傳統文化或是神韻的表演。我想神韻演出的就是把中華文化中好的部分表演出來,表現出來。中共它到底為什麼這麼害怕?除了剛才橫河先生所提到的這些以外,兩位有什麼感覺?李維娜:我想這個東西就是一種正與邪吧!我們整個晚會表現是純善,純美的,也可以說是全善,全美的。我們給觀眾帶來的是光明,帶來的是希望。我們帶來的是忠、孝、真、善,我們帶來的還有忍,還有韓信這種歷史人物等等,這一切是給人們正的這種東西,光明的東西。而共產黨這麼多年所帶來的東西,不管是橫河先生,還是觀眾或主持人你本人也都了解到,是很多很邪的、很負面的東西。它殺了多少人,這些歷史不用我們在這裡說,那這種邪的東西是害怕正的東西。 做為我們來說其實我們不用擔心也不用去考慮它怎麼想,我們只是想要做我們要做的事情,就是要把這種好的傳統文化,不單是帶給全世界人民,更讓中國大陸我們本身這個中原大地的這個普通百姓,每一位人,我也是來自那地方,能夠看到這樣。我就可以想如果今天我不是在海外,如果今天我沒有在神韻藝術團,如果我是在中國大陸的某一個地方,我聽說有這麼一個演出,我想我也非常非常渴望能看到。不管是一個政府還是一個機構、還是某個人,它以一種卑劣的手段阻止這樣的演出的話,我只能覺得這個人太可憐了、太卑下了。林理善:我不知道現在有沒有一些中國大陸中共那些國安、公安,政府機構的官員在看。主持人:我想應該是有,他們應該是每集都要收看我們的節目。林理善:我想從西方人角度來說,我們老外,在美國叫老內吧!它們用這樣的手段,我覺得很搞笑,而且常常是、基本上100%完全是起相反的作用。比如它們給某個美國官員打電話說,這有神韻演出,你不要去看。那他就好奇這什麼演出,就去看。這西方人覺得這個政府怪怪的,告訴我看什麼演出、不看什麼演出,我就想去看,我不知道它們還沒學到,其實它們事情做少一點,可能好一些,它們越這樣做,越宣傳我們演出。主持人:這種情況發生還不只一次,有好幾次。林理善:基本上一直跟著我們這些事情,幫我們推廣演出。李維娜:其實在西方的社會,人們不是希望你告訴我去做什麼,人們是選擇,這社會是公開放在這,百老匯天天多少場演出。神韻藝術團也是要到百老匯去演出,我買這場票、那場票,他完全是自由的,確實是像理善說的,他也許進了這個門,看了這廣告,他還不知道怎麼樣,突然有個人跟他說你不能看那個;他還想我為什麼不能看那個,所以有的時候我覺得是很愚蠢。主持人:神韻在未來有什麼樣計畫?從本來一個團到現在三個團,是不是有計畫還在擴大?更頻繁的向全世界演出。李維娜:我想這是人心所向吧。如果大家都像觀眾反饋的這樣子,他們看了神韻會這麼喜歡,那就會有更多的人支持,有更多人看演出,那也就是需求量會更大,那隨著形勢的發展,我想肯定團會越建越多,演出場次會越來越多。而且我相信我們會很快回到香港去演出,中國大陸也是很快的事情。就像我親身經歷的事情,在韓國受阻以後,當時我們是不知道什麼時候(回去),我記得當時是從韓國直接到台灣去演出,到台灣還在準備的時候,很短的時間,大概兩個禮拜之內吧!這麼短的時間,突然打電話跟我們說馬上去辦簽證!因為我們每次簽證是一次做完,所以當時不敢相信,就這樣。但其實也敢相信,因為當時當地的主辦單位就跟我們說,一定會讓你們回來,一定會請你們再回來,所以我們也相信。其實又說回來,還是一個正與邪的事情,邪惡永遠不可能戰勝正義,光明永遠是勝利的,所以我想我們一定會回去。主持人:我們也相信神韻藝術團很快的就能夠到香港去演出。那麼紐約的表演馬上就要來了,大家如果要看神韻也可以到神韻的網站上去訂票。我們下次時間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