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奧巴馬為何非見達賴喇嘛不可

【新唐人2010年2月22日訊】主持人:觀眾朋友,關注全球熱點,與您真誠互動,歡迎您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節目。虎年伊始,美國總統奧巴馬頂住了中共多方的警告,仍然於2月18號在美國白宮會見了西藏的精神領袖達賴喇嘛,中美關係此時正處於非常緊張的時期,此舉被外界認為是火上澆油。奧巴馬為什麼在此時非要會見達賴喇嘛,那麼之後的中美關係又將如何發展?節目當中我們請到了本台的資深評論員李天笑博士為大家做點評分析。天笑博士,最近中美關係由於諸多的事務,可以說搞得非常緊張,比如說谷歌引起的爭議、人民幣匯率的問題,同時對台的軍售還有碳的排放量等等諸多的問題。此時奧巴馬會見達賴喇嘛,有評論說對美國國內沒有任何利益,那麼中國方面,對老百姓來說更加無法理解,可以說是損人不利己的一個行為,得罪了最大的貿易伙伴--中國。那在此時奧巴馬非得要見達賴喇嘛,您是如何解讀的?李天笑:首先,奧巴馬見達賴喇嘛這件事情並不是一個新政策,它是一個既定的方針政策,因為在奧巴馬訪華之前已經推遲了對達賴喇嘛的接見,因此這次接見只不過是履行當時的一個諾言而已,人說話要有信用,奧巴馬他也是這麼做的。另外,我們可以從美國長期的外交政策來看,從91年開始,歷屆的美國總統都接見達賴喇嘛,特別是在前三屆美國總統當中,接見了11次,奧巴馬跟他們相比的話,到現在為止還是第一次,所以這也是外交政策的連貫性所決定的,而在這個背後實際上有一個更深刻的因素。你說美國沒有利益或者什麼,美國的最根本的利益在於什麼?就是它的總統是靠選民一票一票選上去的,所以他必須要尊重和執行民意。現在根據美國的民意,就在奧巴馬接見達賴喇嘛之前,在CNN這個美國最大的聯網電視(cable)做的一個民意測驗,現在做出來的情況是:有3/4的美國人支持西藏獨立,另外有56%的人對達賴喇嘛有好感,其中還有53%的人認為對中共當局的人權問題上強硬,要比維持這種所謂良好關係更為重要。那麼這就說明一點,美國人民對達賴喇嘛和西藏問題有他們自己的見解。我先不談這個見解對不對,這是一回事,問題是在美國政府來說,它必須尊重民意,那麼在這點來說,中共獨裁政權它是不能理解的,它怎麼也不能理解,為什麼他要這麼做呢?而中共現在的宣傳工具封鎖了對於西藏問題的一些其他事實和看法,國外的東西他都看不到,因此中國民眾所得到的信息只不過是中共媒體灌輸給他們的。所以在這個問題上,你提到獨立問題可能會引起一些爭議。另外為什麼要見他?還有一個原因,就是達賴喇嘛拿到了諾貝爾和平獎,但這個諾貝爾和平獎實際上並沒有做出什麼,只不過是對他的一種鼓勵,那實際上西方社會對達賴喇嘛本身的尊重是非常廣泛,而且非常高的。那麼在這個情況下,我覺得無論是從他的政治需要,或者是尊重他的民意,以及奧巴馬本身的信念出發,他都可能接見達賴喇嘛。主持人:剛才您是指達賴喇嘛獲諾貝爾獎,還是奧巴馬獲得諾貝爾獎?李天笑:奧巴馬獲得諾貝爾獎。所以他要證實他是不是真的支持世界上的民主啊、自由啊,他通過接見達賴喇嘛這件事情,他能夠證實這一點,所以說這也是一個原因。主持人:剛才您提到了,在CNN的調查中顯示,1/4的美國民眾支持西藏獨立,其實中國老百姓聽到獨立這個詞,可以說是一個非常敏感的詞,尤其是相對於民族主義和愛國主義來說,這相當的敏感,我想老百姓聽到這個詞的話會非常憤慨,就是說美國你一向是講自由和民主,怎麼自由和民主到要分裂我們中國來支持獨立了!您對這樣的觀點是怎麼看?李天笑:我覺得這個看法本身很值得商榷,首先就是我剛才講的,中國民眾現在所得到這些看法、這些信息,都是在中共媒體範圍之內的;另外,美國政府現在並沒有支持獨立,它還是做得相當克制的,它表達的是「西藏是中國的一部分」,所以儘管民意是這麼樣,但是美國政府還是有一定的限度的,這是一點。那麼我想最主要的就是,第一、美國的傳統,我們知道,美國是從英國的13個殖民地中獨立出來的,獨立本身對美國來說具有至關重要的,是價值核心中之核心。也就是說它的一個核心價值就認為人民有自決權,人民自己說了算,我可以決定我留在英國的殖民地當中呢,還是獨立成為一個美利堅合眾國。當初美國人起來,在列克星敦打響第一槍,然後取得了獨立,這是美國能夠到今天的一個最基本要素,如果沒有當初美國獨立的話,現在就沒有我們所說的這個美國,這是一個。再有一個就是美國對戰後民族自決權這個問題,它是非常重視的,為什麼重視呢?它認為人民可以自己決定自己要不要存在這個政治體當中。舉一個很簡單的例子,93年的時候,美國有一個託管地叫波多黎各,波多黎各要公投,就是要選擇到底是成為美國第51個州呢?還是繼續成為一個美國託管地,結果最後選舉出來,公投的結果是繼續成為一個託管地。那麼我們知道美國有2億5千萬人,波多黎各大概就幾百萬人,如果按照中共現在的邏輯,那美國可以2億5千萬人投票,堅決不讓波多黎各獨立,要成為美國第51州。但是美國沒有這麼做,你波多黎各願意待在美國,成為美國的一州,可以,你願意成為一個託管地,也可以。你願意怎麼樣,那是你自己說了算。另外我們知道加拿大魁北克,魁北克兩次公投,第二次公投我記得在95年的時候,公投結果是以50.06,差不到1%的選票選擇繼續留在加拿大裡面。這個也是魁北克自己說了算,這是第二。第三、戰後有很多慣例都是國際承認的,你比方說蘇聯解體之後,它的十幾個加盟共和國基本上都成為獨立的國家,像烏克蘭、白俄羅斯、立陶宛等等。還有像東帝汶啊,還有像科索沃等等都是,這是一個國際上承認的慣例。再有一個就是今天的西藏,美國人之所以會對西藏問題這麼關心,同情西藏人,實際上是中共在國際上做的宣傳的反作用,而且是它的所作所為所造成的。它現在對西藏文化的摧殘,對西藏宗教迫害,還有對西藏的滲透、移民等等,通過美國的媒體、世界的媒體報道出來以後,美國人就非常同情這一點。美國人同情弱小者,所以在這個問題上他就自然認為達賴喇嘛是西藏人的精神領袖,他受到了迫害,他是這麼認為的,所以在這個問題上,它是有一個歷史的演變過程和對現狀的理解,所以這點來說,我覺得跟很多中國人的看法是不同的。主持人:奧巴馬會見達賴喇嘛可以說是中美關係的一個底線,那麼在當前這個世界格局下,中美關係究竟是如何,中方和美方,雙方是如何去擺平各自的核心利益的?李天笑:現在中共當局控制著中國的外交政策,所謂的中國外交政策應該就是中共的外交政策,那麼它的核心是什麼呢?實際上它的核心之核心就是借重美國的資金,借重美國的技術,拿過來以後它強大起來,最後以美國為敵手,最後為之一戰,跟之一戰,與之一戰。所以這個戰略本身就決定它在貿易或者經貿上面跟美國做一些交易,根據李嘉圖的〈比較成本論〉,互相之間確實在貿易上,它是可以做一些交易還有投資等等。但在根本的問題上一定會發生衝突的,因為現在美國的核心利益是什麼?我們剛才講,第一個是民主自決權;再有美國後面的涵義是什麼?就是人的權力來自於上帝,政府為什麼要聽從於人民?因為人民的權力來自於上帝,人民把權力讓渡給政府,政府才有資格存在。如果今天政府不執行人民的意志了,人民第一可以把你選下去,第二可以用槍把你推翻,這是美國人的基本核心價值,所以人民和民意是在美國所有核心價值中的核心。但中共的價值核心是什麼?黨的利益,就是黨的利益、黨的專政、黨在執政,這是一切的保證,比方說所謂的政治制度也好,國家安全也好,領土、主權這些東西實際上都是為這個黨服務的。但是它並不真正的為中國謀主權、領土,比方說江澤民出賣了大量的北方領土,中國在印度、在西面,在南面越南也出賣了一些領土。它這東西都是假的。所以中共當局的外交政策和核心利益和美國的核心利益在一起的時候,雙方是沒有交集的,是不可調和的,這就產生了很多各種各樣的衝突,比方說在對台軍售的問題上,在達賴喇嘛的問題上都是這樣子。主持人:這次會見也突顯了西藏的問題,而在解決西藏問題上中共是一直拖拖拉拉的。達賴喇嘛推行的是一種中間路線,當然這種路線是被美國所稱讚的,但是實際上也沒有根本解決問題。那麼,西藏問題的癥結究竟是如何?中共和西藏的關係究竟是怎樣?李天笑:癥結就在於中共通過對西藏的經濟滲透,還有對西藏文化和宗教的摧殘,在文化大革命中,6千多幢廟宇被摧殘得只剩現在殘缺不全的7、8座。另外,在語言教育上實行漢化教育。當然它對西藏是有一些經濟援助,但經濟援助的實質是放在基礎建設上面,比方說鐵路、公路,這是保證它運兵、運物資,同時保證進藏的幹部,在這個資源上中共花了80%。所以中共對西藏控制的本身是所有一切要害的癥結,而其他宗教文化這些東西因而被國際上所關注。美國還有西方國家為什麼對西藏問題這麼重視,要接見達賴喇嘛?是對於他的自由、民主、人權受到侵害的一種象徵性的支持,是這麼一個意思。主持人:我們知道,美國總統奧巴馬在去年的時候推遲會見達賴喇嘛,同時在訪華的時候,外界媒體稱他對中共領導人的態度軟弱,而訪華之後,態度就轉而變得強硬,為什麼有這樣的轉變?李天笑:主要的原因就是他親身體會到了中共政權的邪惡,對他進行封殺,還有中共的不講信用,在氣候高峰會議上愚弄了他,另外在其他的一些問題上他也感到中共不守信用,所以在這個問題上他有了根本的轉變,在達賴喇嘛這個問題上實際上他是回手一擊。主持人:好的,今天由於時間關係,我們節目就只能進行到這裡。我們今天討論奧巴馬會見達賴喇嘛這樣一個問題,如果說在這樣一個舉措上,這樣一個行為上體現美國民意的話,其他國家領導人會見達賴喇嘛可以說體現了世界人民的民意。面對世界人民的民意,中國人民應該反思,中共在解決西藏問題上確實沒有誠意。今天節目就進行到這裡,感謝您加入我們的節目。觀眾朋友,感謝您收看這次的《熱點互動》節目,我們下次節目再會。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