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堵眾口央視再耍手段 律師稱柴寶文無罪

被關押在看守所內的柴寶文精神狀態尚好,感謝大家對他的關注。(網絡圖片)

(大紀元記者李霞採訪報導)黑龍江省訪民徐純合被警察槍殺事件持續發酵,大陸各地民眾對央視所公佈的監控視頻並不相信,要求真相的呼聲越來越高。為堵悠悠眾口,5月23日,中共再次使用相同手段,抓捕發佈相關微博的民眾柴寶文並讓其在央視露面,承認編造謠言並道歉。柴寶文的代理律師表示,柴寶文並未犯罪,央視這種未審先定罪的做法是在侵犯其言論自由。

 

柴寶文未被審先上央視道歉 律師:侵犯人權

5月19日凌晨2時左右,安徽省合肥市維權人士柴寶文在家中被當地警方以「涉嫌尋釁滋事罪」抓捕,理由是柴寶文日前在網絡以「野茉莉走天涯」的名字在微博上發帖,稱「慶安槍殺訪民案有某華社兩位黑心記者收受有關部門好處費3.8萬元,而後顛倒黑白,進行歪曲報導,美化行凶者李樂斌」。22日上午,柴寶文被哈爾濱市警方帶到哈爾濱市香坊區看守所拘押。

5月22日晚,中共新華社就報導稱,柴寶文已經承認編造謠言的事實並對兩名新華社記者道歉。5月23早晨,中共央視播出了柴寶文「認罪」和「道歉」的畫面,顯示柴寶文承認自己在網絡上發佈的信息是自己編造的虛假信息,並對兩名新華社記者道歉。

「央視這種報導是片面的,實際上柴寶文還說了一些其他的內容,但央視並未報導。片面的斷章取義,只播出符合其需要的報導,這個肯定是侵犯人權的。特別是央視未審就判定柴寶文有罪,也是侵犯言論自由的。央視和新華社都是共產黨的喉舌,只要是共產黨需要,讓其怎麼說就怎麼說,法律在他們眼中和公眾眼中根本不一樣。」柴寶文的代理律師葛永喜對《大紀元》記者說。

曾在中共央視負責節目後期製作的董先生也對大紀元記者說:「一般央視這種『認罪』或『道歉』節目都會有國安部門的人直接指揮著做,由他們監審。並且,央視其他的節目也都要通過中宣部的審查,否則是不允許播放出來的。」

 

央視為堵眾口再耍手段 民眾痛斥:不要臉

此前,中共央視也曾多次播出過這種「未審案,先定罪」的「認罪」或「道歉」節目,包括網絡大V薛蠻子 、新快報記者陳永洲、微博大V董良傑等等,他們多數是因言獲罪,他們的言論被外界普遍認為觸及到了中共的痛處。

曾在大陸一家媒體工作過的李女士對大紀元記者表示,中共對所有媒體的掌控非常嚴密,所有的新聞都要被過濾,不利於中共統治的負面消息全部不准發表,這就使得新聞造假氾濫,謊言充斥所有媒體。「中國媒體已死。」李女士說。

「央視所有節目還有一個規定,就是不允許打擊公、檢、法等公權力機構,都按照中共需要播出,這樣製作出來的節目沒有一個是真實的。」央視節目製作人董先生說。

「我想當局抓柴寶文目的是要殺雞儆猴,花這麼大的精力做這個案子是想使得更多的老百姓在網絡上戰戰兢兢,不敢再對徐純合被槍殺事件去發言。因為像柴寶文這樣的社會底層民眾,對官方處理徐純合事件的方式以及警察不斷向民眾開槍的行為是非常憤怒的,但是官方對開槍殺人的警察卻是極力粉飾,去掩蓋真相。」葛永喜律師說。

對柴寶文在央視的「道歉」,大陸網民也是一片唏噓,有人說:央視終是央視,不要臉的傳統就是不丟掉。看央視報導中柴寶文的「招供」把哥給笑瘋了,幻覺就像做夢一樣。問問央視,柴寶文是因為「造謠」才被抓的嗎?你們信不?

 

律師:柴寶文無罪 官方侵犯言論自由

5月25日,葛永喜律師前往哈爾濱市會見了柴寶文,見柴寶文精神狀態尚好。但是,由於央視之前曾多次播出的同類「認罪」畫面中,當事人都被民眾懷疑受到酷刑虐待,柴寶文也擔心自己以後有同樣遭遇:「我進看守所時已經體檢過,身體健康,肋骨正常。」

葛永喜律師表示,柴寶文案件還存在諸多疑點,如案件管轄權問題等,都需要進一步討論。「我認為柴寶文是無罪的,只不過是被官方侵犯言論自由。官方定罪的依據可能是根據最高院的司法解釋,但是司法解釋是否違反最新法律,還需要進一步論述。如果說是他侵犯了新華社或其兩名記者名譽的話,哈爾濱市既不是其『犯罪』行為地也不是『犯罪』結果地,那麼他們是憑甚麼來管轄的呢?他們的管轄權是從哪裏來的呢?」

5月26日,葛永喜律師披露最新消息稱,再次會見了柴寶文,並獲悉一個消息,警方為柴寶文這個案子成立了專案組,案件級別升高。

5月2日,黑龍江省慶安火車站內,訪民徐純合被警察李樂斌毆打後開槍打死,一時間大陸民眾群情激憤,網絡一片罵聲。而中共喉舌媒體公佈的相關新聞和監控錄像被民眾指出明顯造假,大家紛紛要求公佈真相,柴寶文就是其中之一。


責任編輯:孫芸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

相關新聞

今日整點新聞

九評共產黨引發三退大潮

目前退出中共黨、團、隊總人數

隨處可看新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