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前的黑暗 中國進入美麗島時代?

【新唐人亞太台 2015 年 07 月 29 日訊】中國最勇敢女律師王宇,7月9日被公安綁架,至今已整整二十天,目前仍舊下落不明,就連她16歲的兒子都持續遭到當局軟禁,中共恐懼社會力群體爆發,硬生生把履行專業,主張受害者權利的維權律師群體推向對立面,有些輿論認為,這次大抓捕律師,等同宣告中國美麗島時代來臨。

1979年台灣爆發美麗島事件,人權律師接二連三投入辯護,標誌著終結威權的美麗島運動,同步開啟了台灣民主的機會之窗,對比中共710大抓捕維權律師,許多人都盼望這是黎明前的黑暗,但實際上,中國的民主之路或許更加艱難。

台灣聲援中國人權律師網絡副召集人 魏千峰:「即使在台灣戒嚴的時代,如果律師正當合法的執行業務,沒有一個人被逮捕過,當我把這句話講出來的時候,那些中國的律師,還有中國的研究生,還有香港的研究生說,那中國的話,比台灣落後至少六十年。」

台大法律系教授 顏厥安:「當年的國民黨政權,至少在兩個意義上跟現在(中共)不一樣,(中共)它沒有選擇自由民主,它也沒有美國壓力,它反而要反抗美國。」

學者分析,台灣政府當年在冷戰背景下,投靠自由民主陣營,相當程度上也受到美國壓力。如今中共卻在依法治國的路上,矛盾的自我否定律師維護公民權利,履行法律的職責。

中研院政研所副研究員 徐斯儉:「關鍵是它是一種跨域動員,這個是關鍵,但問題是這種跨域動員說實話在中國的社會裡面,有很多都是這樣,需要維權的群體太多了,法輪功當然是其中之一,這不可否認的,認為自己權利受到侵害的群體,去請律師來為他們維權,這是再自然也不過的事情,而且這是一種進步。」

台大法律系教授 顏厥安:「它越要壓的時候,表示它控制力越來越差,它只好越來越害怕,會有一個趨向是什麼?它也必須好像用專業的方式跟你辯論,至少假裝說是用專業的方式來對話,《刑事訴訟法》要怎麼解釋,那好,我們就用法律來講吧,大家就辯論,公共辯論就展開啦,而它們是害怕公共辯論的。」

學者舉台灣例子,樂觀看公眾就客觀事實理性開展論辯,只要能逐步確立法律專業性,民主契機就可能在國家現代化的過程中,被打開。

台大法律系教授 顏厥安:「我執行我的專業,你為什麼這樣就要抓我,打擊我,所以在過程中會碰撞,那民主的進程就會往前一步,當你的專業性被確立,為什麼?因為專業性就是一個獨立於政治打壓的社會力,這對於民主化絕對有貢獻。」

學者認為,當被視為知識菁英的律師,都被迫要和政治控制力拉扯,必然產生反作用力。尤其在全球化經貿壓力下,中國的各行各業,都面臨現代化專業體系的知識建構。

台大法律系教授 顏厥安:「中國在走向某種現代社會的過程中,這些專業,我們現在就特別講律師,但其實各種專業都要起來,那它都要面對這些專業固有的,內在的一些要求,比如說醫師有醫師倫理啊,那它們怎麼可以強摘器官?或者是做一些實驗?它都要面對這個挑戰,可是看起來它的價值觀是非常虛無的,它可以完全不管,為了國家的強大,完全不管,這是很危險。」

毫不手軟迫害信仰,打壓普世價值,如今甚至踐踏法律尊嚴,然而學者提醒,中共不可能置外於現代世界的文明體系。

台大法律系教授 顏厥安:「最早期時候中共這個政權,是什麼都不要,連知識科學都不要,所以它三反、五反、大躍進,後來慢慢接受一些科學,現在這個沒問題,經濟規律它們以前也不管,現在也接受了,直到有一天,法律啦這些東西,它必須尊重這些力量,藝術,醫學等,甚至會計,會計也不能做假帳啊,律師啊,等等,這個民主才會被鞏固。」

強調民主不是只有選舉,而是逐步建構出,各種獨立於政治權利之外的社會專業力量,才能從各方節制權力濫用。無論黎明前的黑暗會有多長,中國的良心們,已然撐起破曉前夕的一絲光亮。

新唐人亞太電視 陳輝堯 張芝瑄 台灣台北報導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

相關新聞

今日整點新聞

九評共產黨引發三退大潮

目前退出中共黨、團、隊總人數

隨處可看新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