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考試作弊奇招百出 為何愈演愈烈? 熱點互動(1383)

【新唐人亞太台 2015 年 11 月 09 日訊】主持人:觀眾朋友大家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直播節目。近年來,歐美入學考試多次出現取消中國學生考試成績的事件,7月,國際英語水平測試雅思(IELTS)將350名中國學生的考試成績永久扣發;10月份,美國私立中學入學考試(SSAT)又取消了350多名中國學生的成績。幾天前,在美國的一名中國的留學生因為僱人代考,面臨著5年的刑期和驅逐出境。

近年來中國考生作弊頻發,奇招百出,類似「時差作弊」的手法讓人瞠目結舌。究竟此種現象源於何時?為何愈演愈烈?這是否會影響美國和西方院校對中國學生的錄取?我們和大家一齊討論。

今晚我們有兩位嘉賓,一位是在現場的政論家陳破空先生,另一位是在線上的原北京首都師範大學教育學院副教授李元華先生。謝謝二位。我們在節目的開始先看一段新聞短片。

SSAT官方委員會給出的理由是「對此次考試成績的有效性」有所「質疑」:「美國本土學生在考試中拿到2200分都很難」,但這次卻有大批中國學生獲得了更高的分數,甚至不乏多人獲得2400分滿分。

有業內人士表示,中國部分培訓機構存在押題行為。

SSAT(Secondary School Admission Test)中文名稱「美國中學入學考試」,俗稱「美國中考」,適用於美國、加拿大私立中學的入學,是申請者所必須提交的一項考試成績。SSAT創建於1957年,由美國中學入學考試委員會SSATB(Secondary School Admission Test Board)命題。

主持人:觀眾朋友,我們今天討論的題目是:中國學生考試作弊,考試成績被取消。歡迎您打電話來發表您的觀點。

破空,我想先請問您,剛才新聞中談到,美國SSAT這次取消中國考生的考試成績,原因是有眾多學生考出了異常的高分。當然,有很多學生和家長不滿意,也有人質疑是歧視中國考生,憑什麼中國考生就不能考高分?您怎麼看法?您認為取消成績是不是合理?

陳破空:這一次取消357名中國學生的考分成績;3個月前,也扣壓了350名中國學生SSAT的考試成績。因為發生異常現象,他們注意到,這一批考生都得了高分,得分非常高,都經過培訓機構。

在美國的標準中不一樣,認為培訓機構搞「猜題」、「押題」是廣義上的作弊;在中國不認為是作弊,認為是考分。中國的培訓機構荒唐到什麼程度?叫參加過考試的考生記下考試題,儘量當場背下來。美國的資源也有限,有的題是重複性的。

主持人:有重複使用。

陳破空:一年有6次考試,有的考生能夠考2~4次,所以他們能夠把題記下來。甚至於中國這些培訓機構、培訓學院派人假裝考生去考試,把這些題記下來。由於是培訓機構自己的工作人員記題,就造成所謂的「猜題」、「押題」,然後炫耀它的押題、猜題命中率多高,達到80%,甚至打廣告,某培訓機構猜中多少題,把猜中題目最多的叫「名牌老師」。公開兜售這種廣義上的作弊,而且對中國學生收高價。由於中國學生貪念分數,聽到這樣的情況,繳很高的培訓費,高達15萬到20萬,培訓機構贏取暴利,不正當手段贏取暴利。

主持人:您認為SSAT取消這批學生的考試成績合理嗎?公平嗎?

陳破空:當然合理,不存在歧視問題。因為如果不取消就是對別人造成歧視。SSAT的解釋是:對那些沒有參加過培訓的考生不公平,對其它地區的考生不公平。因為你們搞猜題、搞押題、搞假考試、會背題然後鑽漏洞,通過這種方式取得高分。進了學校之後,等於是浪費美國的教育資源,進來的都是中國人,都是經過這種特殊方式進來的人,那就等於把別的國家尤其美國本土的學生給擠掉了,是不公平的競爭,在廣義上就是作弊。所以SSAT完全有權力,在法律上有合法的權力這麼做,跟歧視毫無關係。

主持人:李元華先生,剛才破空談到「押題」和「猜題」,其實在中國的考試培訓機構是非常普遍的做法,而且他們並不認為這是作弊;偷卷子才叫作弊,押題只是對考試的理解。您怎麼看這種說法?您如何看待「取消考試成績」這件事?

李元華:我想肯定是作弊,只不過在偷換概念。培訓機構並不是在培養學生的基本知識水平,適應於考試,如果不了解,介紹給學生。它不是這樣做,它是有計劃先把這些題盜取過來,然後再以「押題」的名義去讓學生死記硬背,學生死記硬背的這些所謂「押題」就是真題。因為題庫相對的量有更新週期,並不是很多,所以它就有機會去鑽空子,實際上就是把真題去死記硬背,就是一種變相的作弊,或者說直接就是作弊。

主持人:不僅是考試作弊,現在還出了非常多的花樣,比如前幾天,在美國有一個中國留學生因為僱人代考,面臨5年監禁。破空,能不能談談這個事件?到底現在考試作弊嚴重到什麼程度?

陳破空:前不久,美國逮捕了15個學生。

主持人:對,5月份。

陳破空:找人代考的學生。最近又逮捕了找人代考,還有槍手都被逮捕,甚至面臨監禁5年的重刑。這在中國人完全不理解,中國人的觀念是魯迅筆下的《孔乙己》,孔乙己是個窮書生,他去偷書,人家把他逮住了,他就說:讀書人的事,竊不算偷,竊書不算偷書。「不能算偷竊,這是讀書人的事」給自己狡辯,非常可笑,魯迅這麼拿來作諷刺。中國人是這種觀念。

有一位女教師說,如果替考、如果是槍手那算作弊,押題、猜題不算作弊。這是一種中國人的觀念。還有一個中國的女生在國外考試被逮住,她在腿上寫答案、用iPhone存取答案被人家逮住了,她不承認作弊,她說,在中國大家都這樣。她居然這麼說。

剛才妳提到目前考試作弊的嚴重程度,現在各國都陸續在採取行動,美國已經意識到,中國學生在作弊方面動作幅度太大,比如有一種「時差作弊」,千奇百怪,美國人都沒有想到!

主持人:什麼意思?

陳破空:一個在德州住宿的學生,他飛到加州去考試,因為有兩小時時差,當德州開始考試的時候,加州2小時之後才會開始考,考題他在德州已經知道了,或甚至弄到答案了,他又飛去加州考,那他就可以作出正確答案。

而且「時差考試」還發生在亞洲,中國學生甚至飛到泰國、飛到周圍的一些東南亞國家去考。為什麼呢?因為澳大利亞比東南亞國家提前3小時考,就知道答案了,他們就到泰國去考。

結果美國發現了,發現這些中國留學生為什麼考分這麼高?原來是「時差作弊」,瞠目結舌。美國有二百多年的歷史,有這麼多的學生,從來沒有一個人如此發現。中國人發明、創造非常厲害。

我寫的《不受歡迎的中國人》或者《全世界都不了解中國人》,中國人作弊、造假是世界一流。中國人沒有創新能力,但在這一方面有創新能力,如果諾貝爾設置作弊獎、造假獎,中國人肯定會囊括,得到冠軍。時差手法僅僅是其中一種,其它如代人考試等還有很多。

主持人:代人考試非常明顯是違法行為,牽涉做假證件。是不是中國留學生不認為他是違法,還是他知法犯法?

陳破空:首先我估計在中國可能不算違法,就是被逮住了,可能取消成績、不承認,最多是這樣,甚至是通報一下、批評。可能他們覺得沒什麼嚴重,最多丟一次臉,甚至可能不覺得丟臉,還覺得挺聰明。但在美國就是違法。因為美國一切都有法規、都有規則,違背規則、違背法規就是違法,甚至包括押題、猜題都是這樣。

中國的培訓機構押題、猜題,美國對它沒辦法,但是美國至少可以處理本地作弊的這些學生。中國有一家最大的培訓機構「新東方」,盜版美國ETS(美國教育測驗服務社)的教材,印刷考試題給學生複習,結果被ETS起訴。ETS是組織GRE的考試機構。

「新東方」涉及的問題:第一,盜版;第二,提前把考題給學生複習取得考試優勢。ETS起訴「新東方」是一個著名的案例,2002年起訴,官司打了兩年;2004年,北京的一間法院判新東方敗訴、賠償。

在美國,法律是很莊嚴的,這是一個民主國家、自由國家,並不是人們可以隨便幹不道德的事情、違法亂紀的事情;但是在中國不一定,恐怕認為是很一般的事情,甚至是普遍的民族現象。

主持人:我想請問李元華教授,近年來,我們聽到的作弊手法可以說是「奇招百出」,時差作弊、找人代考等如此嚴重。我知道您原來在國內教育界很多年,以前在國內作弊有沒有這麼嚴重?還是一種延續?

李元華:作弊一直有,可能現在是愈演愈烈了,這是一個大的趨勢。再延伸說,表面看「學生作弊」是學校或教育的一個狀態,實際上反映整個中國的社會狀態。這種現象大量出現,不光是學生作弊,中國近年報導大量爆出校長抄襲事件、博士論文抄襲,甚至中科院院士的論文也是抄襲的。

校長抄襲論文,隨便一搜就能搜到十個八個,很普遍。整個社會已經蔚然成風,而且大家沒有意識到實際上這是一種延續。如果這種考試都要作弊,那好了,以後你讀學位的時候再作弊、讀博士再作弊,甚至當了博導你還在作弊,那整個社會都在作弊,這個社會就很可怕了,進入惡性循環。而且很多人還不自知,還覺得為了能考上,我作作弊只是眼前。但是你養成了習慣,養成了作弊的習慣。

陳破空:我想補充一下。中國的作弊是在1989年「六.四」之後大規模出現的。事實上剛剛恢復高考的1970年末和1980年代的時候,考試是很嚴格的、很認真,從老師到學生、到學校、到監考、到考場都是非常有秩序,我們就是從那一代過來的。當初全國31個省市、960萬平方公里,動輒就是幾十萬上百萬的考生,甚至幾百萬,不是沒有作弊,如果出現一起,全國報紙都在報導,成為一個很大的醜聞或新聞。事實上是在1989年「六.四」之後、大屠殺之後,整個中國道德淪喪,官商勾結,貪污腐敗橫行,中國人不講信譽之後大規模的作弊就出現了。

我們再往前推,中國古代考試更嚴格,科舉制度考試是非常嚴格的,除了筆、墨之外任何東西都不准帶,考試的儒生非常自覺。考試不僅看成績,還看你的品德,如果你作弊,不要說不承認考試成績,你就是永遠不可能當官了,連進士都上不去,一看就是人品有問題。古代對道德要求很嚴。

古代當官的確實是從儒生中提拔,你考試越好「學而優則士」,但是品德不行的話你就上不去。所以作弊是個非常大的問題。古代有句話:「書山有路勤為徑,學海無涯苦作舟」,這是古代書生讀書的原則,還說「十年寒窗無人問,一朝成名天下聞」。

今天中國流行一句什麼話?「考試不作弊,來年當學弟」,不作弊白不作弊,都在作弊。現在作弊到什麼程度呢?剛才講了一些手段,現在中國考生作弊到了高科技的程度,把作弊的工具叫做「作弊神器」,商店裡公開賣,高考前公開賣,稱之為考試神器,實際上叫「作弊神器」,其中有手錶,表面上看是手錶,打開之後裡面可以儲存很多文章,字體很小;還有耳機,只有米粒那樣大的耳機,低功率的,用一根魚線連接起來,那耳機在耳朵裡可以發出聲音。

主持人:可以媲美一些間諜工具了!

陳破空:就是!還有牙齒咬住的一種震動式耳機,用牙齒咬住之後可以聽見別人在場外給你傳答案。還有眼鏡蛇、骨科用的手術眼鏡,首先用來作弊,中國自己發明的眼鏡蛇是兩個眼鏡片夾一個傳感器與電池等等,千奇百怪,全都用上了。有作弊的筆、有作弊的手錶、有作弊的手機、有作弊的眼鏡(眼鏡蛇)等等,全都用上了。最後就成了一個產業,據說現在作弊的工具成了產業,叫「考試神器」,公開在商店裡賣。這個國家都到這個程度,公開在商店擺著,一套多少錢。

結果又成了一個反產業,就是說主持考試的人為了反作弊,又形成另外一個產業。比如說考試的時候,最厲害的是屏蔽,將這個地方的無線電全屏蔽了,讓你們收不了,這是一個。再一個就是反作弊工具,比如你開警報器,等你有電子使用的時候它的警報會叫;還有一個耳機(狗),只要你用耳機的話,它就汪汪汪的叫起來,就把你逮住,甚至感應出來,你的聲音都聽得出來,反竊聽器。就又形成一個產業,據說很火爆。就是竊聽、反竊聽;作弊、反作弊,在中國現在很紅火,居然很多人做這個生意。就這個國家墮落到這個程度,在世界上是令人匪夷所思的。

主持人:確實是,而且這種方式延續到國際上,現在弄得國際機構也不得不用各種手段來反作弊。我想問一下李元華教授,您能不能在破空剛才講的這個基礎上再補充一下,是什麼原因導致現在這種作弊愈演愈烈?到底它和過去,比如很多人認為說中國人因為他比較偏重於分數,所以造成這種作弊。您認為是這個原因嗎?

李元華:我想剛才陳先生講得很好。現在作弊最根源來講是一個道德問題,這個社會道德問題,道德淪喪。表面上看是中國人在片面追求高分,其實重視教育,追求考試的成果,這是中國人一個好的傳統,就是中國人對於子女的教育,從古代的國君到百姓,作為家長對自己子女的教育,都是很重視的。這個傳統實際上到今天社會來講,只存在一個表面,而核心就變了。古代來講是很重視道德的,從國君來講,就是把化民成俗作為教育的一個功能,就是教化人民養成良好風俗。

主持人:您剛才說到古代的這些教育風俗,請您接著講。

李元華:對。像儒家的經典四書《大學》篇裡邊講到:「大學之道,在明明德。」這就是講教育的根本目的在發揚光大人類好的道德,那麼是中國一個好的五千年的傳統,或者說儒家道統都是這樣。我們大家熟悉的韓愈的《師說》也講到教師的責任有「傳道、授業、解惑」,「傳道」實際上也是在弘揚社會的道德。整個教育古代來講,都是圍繞著這個核心。

今天來講,中國人還是在重視教育,但是已經忘了我為什麼要教育了?或者考試,已經忘了為什麼要考試了。而只說我片面的想自己的成績好,然後獲得一個眼前的利益,或者說我考試好了以後,我就能有其它的好處。就是這麼極簡單的去考。這是我的看法。

主持人:好的,謝謝李先生。現在加州丁先生又回到線上,丁先生您在嗎?

加州丁先生:關於這個話題,大陸這個考試作弊,我就想到60年代、70年代台灣那個填鴨式的翻版。兩岸很多人的毛病就是死讀書,是為考試而讀書,不是為讀書而讀書,也沒有想到自己未來怎麼樣,尤其它那個環境是極權專制統治的,它對老百姓都是愚民政策,不說真話的。

主持人:丁先生,對不起,因為時間有限,明白您的意思了。我想丁先生提到這點也是挺有意思的。破空,談到東西方教育理念,或者制度不同,到底是死讀書還是什麼的,我看有一種分析,這一次SSAT取消這個成績,它說是美國公平競爭考試理念和中國應試教育體制,以及催生出的強大的考試培訓商業機器,二者衝突造成的。您是否同意這種分析?

陳破空:這個話當然說得比較客氣,實際上是美國的教育觀念主要是培養學生的理解能力和實踐能力,美國注重不僅僅是分數,所以美國的名校錄取不僅僅是看分數,它看你的多種技能、或者你的表達能力、領導能力等等。

但中國基本上是單元的、單一的,就是看分數,重視分數。中國的學生基本上就是高分低能,這讓美國的學校很頭疼。現在中國的生源占美國的學生31%,31%來自中國。結果發現中國的學生進去之後,雖然考試很好,但是表達能力不行、理解能力也不行,然後實踐能力更差、動手能力更差,所以讓美國感到很頭痛,有一種說法叫浪費了美國的教育資源,等於說你31%的學生占了,別的學生就進不來了。

而且這些中國學生他不僅是考試作弊的問題,問題是他到了美國他還偽造,比如偽造成績單、偽造申請文件、偽造論文、偽造推薦書,就是我寫的《不受歡迎的中國人》這個書就寫到很多這樣的資料,中國人考試作弊、造假,像新西蘭前兩年就抓到大批的中國學生集體的偽造各種各樣的文件;然後加拿大2014年也是發現大批的中國學生偽造。

主持人:就他在申請學校的時候提交假的材料。

陳破空:根據去年美國的一個統計,美國教育機構的統計,至少10%的中國學生申請材料是偽造的,他們的這些推薦信、成績單等等都是假的。我這個書寫的時候在香港已經是第三版,現在香港的書不景氣,現在台灣出了一本新書,台灣版叫《全世界都不了解中國人》,是香港版的一個翻版,前兩天剛出版。我這書裡面寫了大量的例子,我今天不可能講得完。

這個嚴重的衝擊了美國的教育制度,美國的教育界是要培養有能力的人、有創新能力的人。而中國就是那種填鴨式教育,培養那種死記硬背的、考試的、分數的,最後沒有創新能力怎麼辦?就盜版、就抄襲、就剽竊。就像剛才李先生講到了,連教授、大學校長都在剽竊,甚至院士,包括這次屠呦呦得諾貝爾獎就說她非院士,那些院士都是剽竊的,什麼四川大學的校長、哈爾濱工大的副校長等等,都是長期靠作弊、剽竊、盜版、抄襲,大批的檢舉,但是中國的科學院卻不管,仍然把他們當院士養起來,所以這個風氣現在正在腐蝕美國。

主持人:確實是。李元華先生,我們剛才談到很多中國學生即使他考了高分,他到美國學校之後,他的實踐能力和語言應用能力其實還是很弱,學校是很不高興。我想對這些學生來講,他本人可能也不是能夠特別好的去適應這個環境。那您對這些學生有什麼建議嗎?怎麼樣在語言和其它方面更好的去適應美國的這種教育方式和教育氛圍?

李元華:我想可能從兩方面,一個就是語言學習方面,因為你已經來到海外了,儘量融入這個社會,對這個社會有了解。再有一個就是改變一下,中國教育體制和國外的教育體制它是完全兩個教育體制。因為中國是應試,所有的教育來講,學生沒有主動權,是在被動學習;而在國外實際上更多的是鼓勵學生自我學習、自我研究,所以他要適應這種學習方法的變更,我覺得這是主要的。

一個是語言,儘量和當地人,和當地學生、老師多交流;再有一個就是要改變自己已經養成的過去教育裡面養成的學習習慣,這樣的話就會更好的適應海外的留學生活。

主持人:是。破空,剛才您也提到了,確實在美國的留學生、外國學生中,31%是來自於中國。可是現在這種作弊的現象頻發,所以美國這些機構它不單是要反作弊,它要在事後去追蹤,比如說有的它發現你考試作弊,它就給這個大學發封信,說這個學生考試是作弊的,所以大學可能把這學生踢走。那麼您認為這一系列事情會不會影響西方院校對於中國學生的錄取,不管是人數上、還是流程上?

陳破空:對,現在美國對中國學生作弊的特徵,這種民族性、國民性、醜陋性,美國採取了大量的措施,被迫應付中國學生。比如說應付中國學生的「時差作弊」,美國就搞幾套題,不同的時差有不同的題,讓你跑來跑去仍作不了弊,所以美國不得不投入人力、物力、財力來做這個事。

另外,現在美國等學生入學之後,它不僅僅是看你的入學成績,它還要跟你進行面試,還要看你的課外活動,還要觀察,看你究竟是不是適合這個學習。還一個,美國搞了一個人像的「面相識別」,有人是代考的,進來之後它進行再一次鑑別,這個人是不是那個考生,或者那些證件等等,都要進行鑑別。

還一個就是,它除了事前的防範、中間的懲罰,現在還有一個事後的追蹤,比如聽到一個人考過幾次試,聽他的聲音不同的話,可以吊銷他的學習。現在很諷刺的是海外華人又產了一種產業,中國留學生有的被取消學籍嘛,被人家學校開除,就保證你在7天之內轉學成功。作這個生意。

主持人:就是好像只要有需求它就去做,不管違不違法、道不道德。

陳破空:中國人就是有需求它就產生產業,就賺錢去了,有的中國學生進入大學後被踢掉,他馬上就轉入別的大學,或者是一般的什麼其它技術學校。所以這些東西可以說讓美國是忙不甚忙、煩不甚煩。但是我認為美國採取了各方面的防範凡措施,中國學生應該注意了,應該起碼做到入鄉隨俗,你來到這樣的文明國家,應該有文明的規範;來到這樣一個有操守的國家,應該有操守,應該把中國人那一套丟掉。

我在這本書裡面寫的就是說,中國人的問題還是來自於制度,如果中國的制度發生根本的變革,中國人的國民性應該向好的方向發展。我們看到同文同種的台灣和香港就是這樣,而且包括西方國家更是如此。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謝破空,我們也感謝李元華先生在線上從澳洲跟我們連線,我們也謝謝觀眾朋友的收看,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