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理黨內野心家 難拆官場紙牌屋 【今日點擊】(2527-2)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05 月 12 日訊】        提要
蘋論:只許我為惡 不許你「抹黑」
清理黨內野心家 難拆官場紙牌屋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再過一天5月12日,8年前四川大地震 5月12日。四川大地震在同一年,所謂的百年奧運,百年奧運那一年,在全球範圍內引起了軒然大波。

我的話大屁股崛起,在4年之後5年之後,習近平、王岐山開啟了反腐,正好是在那百年奧運大屁股崛起的年代,那屁股挨打啦,打得四分五裂。那年代誰崛起來?這年代誰被打?而反過來,作為那些在四川大地震當中,到底死了多少孩子?幾歲?是男是女?死在哪裡?到現在依然是國家機密。

這兩天如果哪位死去孩子的父母,想去祭奠他那孩子,是今天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不穩定因素,而去鎮壓或者說是看管他們的人,是他們的左鄰右舍。而那些看管的人戴著國徽的人,他們的親朋好友的孩子,可能也在那個時候死了,這就是共產黨的邪惡咧。

蘋論:只許我為惡 不許你「抹黑」

大家品不出這種邪惡,是大家就像一個被汙辱的人,打一出生就可能是一個被強姦者的人,認為那就是他正常的生活環境。前天在蘋果日報有篇評論,文章題目這麼說的:只許我為惡,不許你抹黑。

魏則西被百度、央視、北京武警第二醫院坑死,舉國譁然。但先是軍方媒體指摘,有人詆毀和抹黑人民軍隊,然後有中宣部禁止,攻擊和抹黑黨和政府、醫療制度和社會制度。魏則西昨天已經從中國各大報章、網站上消失,好一個只許我為惡,不許你抹黑的所謂的說法。

中國如此,香港如此,共產黨如此,梁振英如此,我覺得這篇文章是李平先生寫的啦,我覺得關鍵是有共產黨存在,中國也就如此啦,香港也就如此啦,梁振英也就如此啦。

1989六四的時候,梁振英同樣站出來,痛斥共產黨的邪惡咧,1989六四的時候。今天的梁振英,那應該叫黨性的猖狂,黨性的覺醒、人性的扼殺,他是一個典型的例子。魏則西之死,把百度搜索的競價排名、央視醫療廣告的欺詐、中共領導者支持的莆田系醫療團夥的草菅人命,那軍警醫院外包科室給游醫牟利等,惡行集中暴露出來。

官方一方面高調宣布派出調查組,那另一方面卻全力壓制輿論繼續問責,禁止公眾討論,如何從法律制度上制止醫療系統的惡行,這是真的。其實我覺得它為什麼不讓老百姓討論呢?再討論下去每一個人都是申訴者,每一個人家裡面都看到了魏則西死去的身影。

因為每一個人家裡面,在醫療系統當中人都得病,都上醫院去,最後上醫院要動手術,給紅包不知道裡頭包多少錢合適?不知道。保證係數不同,給錢不同;保證係數高,給錢少了就讓你死那兒,小樣兒的。

有人說你為什麼那麼狠?我天天見的都是死人,這是我的生活,我根本沒感覺狠和不狠,你給我錢少是你狠,今天只是告訴你而已。我相信很多朋友遇到這樣的難處,你不知道包紅包多少錢,人壞了,全都壞了。為什麼?這個制度。

公眾們反問還有誰不貪腐?軍網發布評論說:警告任何人,都不能以魏則西事件個案,來詆毀和抹黑人民軍隊。它的邪惡就在這兒,這就叫魔鬼。軍隊醫院不會,也不可能游離於中國軍隊的管轄之外,連徐才厚、郭伯雄這樣的人都能被拿下,難道清理醫療環境,這樣的關乎人民生命的事件,中國軍隊還能藏着掖着嗎,這是最扯蛋的事。

徐才厚、郭伯雄、張萬年掌管了15年,第二軍醫出現的罪惡,你可以放在徐才厚、郭伯雄的腦袋上,沒問題。你把那15年的罪惡都拿出來,你是人;否則的話你絕對不是人。寫這篇文章的人就不是人,沒錯吧!我沒說你現在不對,我說你現在非常對,那你就負責任的把過去,包括活摘器官的真相拿出來。

所以說你是東西,你肯定不是個東西;說你不是個東西,你真是個東西。所以連你自己都不知道,你是東西還不是東西?因為基礎就在於你不是一個人,是個魔鬼。

清理黨內野心家 難拆官場紙牌屋

那今天又是個過程,就是今天能夠走到這個時辰,大家有機會能看到真相的一面。香港的東方日報有篇評論:清理黨內野心家,卻難拆官場紙牌屋。文章講:習近平年初在中紀委六中全會上,提到了黨內的野心家、陰謀家,我們不能投鼠忌器,那這個我跟大家講過。

然後他也提到說:野心家、陰謀家是個政治性極強的詞彙,毛澤東年代的用詞。當時用在了高崗、彭德懷、劉少奇、林彪的身上,他們都是野心家、陰謀家,因為高崗、饒漱石、彭德懷、劉少奇、林彪,都可以威脅到毛澤東的官位。

所以習近平用這個詞-野心家,就是今天在他的,從2012年執政過來,一直有人要把他幹死,變相承認了我們當時跟大家說的,周永康、薄熙來要在2014年政變殺了他。而周永康、薄熙來也是個代言人,誰是真正的系統的擁有者?這系統的擁有者,是十八大的江澤民獲勝。

我們在節目中一直這麼講,文章提到說:在周永康、薄熙來、徐才厚、令計劃等人的政變消息說法中,十八大會期一改再改,在9月分習近平突然消失十多天,當時傳出來所謂遭到暗殺。他說現在或許不是空穴來風,陰謀家、野心家暗中策劃,意圖改變十八大人事布局。

那前頭說的都挺對,一到這兒就完蛋了,一到這兒就完蛋了。周永康、薄熙來、令計劃、徐才厚都死了,現在再提野心家、陰謀家,幹嘛使啊?把他們辦了不就完了嗎,對不對?這都沒用的。是今天十八大江澤民獲勝,獲勝的標誌的人物都在權力中,都在跟他一塊開會呢。

在這樣的內容的陳述的背景之下,他提到反腐的問題,他說反腐的問題,應該建立在法律的框架之下。如果反腐建立在法律的框架之下,那中紀委就提到一個質疑了,這都是老話題了,對不對?

所以如果法律是獨立的,那你只能廢掉黨領導一切。如果黨領導一切的話,那法律就是個,怎麼說呢?招之即來揮之即去的二奶,得年輕漂亮、得有門面,用起來好使,給她扔出去她不敢出聲。

文章提到說:當然反腐要擺脫權力鬥爭的陰影,必須在制度上有所突破,特別是實行官員財產公示,官員接受老百姓監督。諷刺的是:這個放之四海而皆準的反腐制度,偏偏在中國的特殊國情之下,被束之高閣,多年來毫無寸進。制度不完善,誰能保證腐敗不會春風吹又生呢?

所以外界一直關注,王岐山之後誰擔任中紀委書記,這種期盼青天大老爺的心態,其實反映出,人們對中國能否成為法治國家,是沒有信心的。有中國共產黨在,就沒有法治存在,對不對?有中紀委書記在,就不可能有法治存在,這不是衝著王岐山弄的喔,這是衝著中國共產黨。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