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奇時代】世界法輪大法日特別節目

(新唐人電視台《傳奇時代》節目)這裡是紐約曼哈頓,世界上最繁華的都市之一。

紐約街頭行人1:這太棒了。都很好。

紐約街頭行人2:很漂亮!

紐約街頭行人3:我覺得非常好!充滿了正能量。容忍,善心,這些都很好。他們讓這個城市和每個人都昇華了。

紐約街頭行人4:真是充滿了活力,看這色彩,還有人群。太棒了。這麼盛大。她會讓你進入一種放鬆、冥想、平和的境界。尤其在這座城市裡,我們特別需要這些。

紐約街頭行人5:我所看到的是真正的慈悲,他們臉上充滿著喜悅和笑容。

紐約街頭行人6:我看到大家都很愉快,看上去他們在關注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但我不太清楚是甚麼。 紐約街頭行人7:我僅僅知道他們經常打坐和冥想,是一種和平的運動。並且,他們正在尋求一個可以自由修煉,自由信仰的環境。

旁白:這裡是紐約曼哈頓,世界上最繁華的都市之一。從1999年起,每年的五月十三號,來自世界各國的法輪大法學員和支持者們都會來到這裡,慶祝世界法輪大法日。
法輪大法,也叫法輪功,是一種源自中國的古老修煉功法,幫助人們提升道德,獲得身心健康。

從這些燦爛的笑容中,很難想像,他們中的很多人曾經因為堅持修煉法輪大法而在中國遭受迫害,有的曾身陷牢籠,受過酷刑折磨,有的曾被剝奪了生活中所擁有的一切。

在這期《傳奇時代》特別節目裡,我們會帶您和這些法輪功學員同行,並走進他們的內心。

第一部分:王大方的故事

旁白:在紐約的弗利廣場,我們遇到一位名叫王大方的女士。她曾經是一家中央直屬刊物駐山東威海的記者。她與法輪功的緣分源自於1999年4月,對法輪功的迫害開始的三個月之前。那時,她聽到傳言,說是對法輪功的鎮壓就要開始了。

前中國雜誌記者王大方:當時呢,我就覺得,我說要是取締哪個功法也不會取締法輪功,因為法輪功都公認的麼,當時國內宣傳,廣播啊電視啊都在宣傳,祛病健身都特別好。但是後來我就給我的北京的同事打電話,我就問,我說有這個可能嗎?他說,實際真的是,現在有一些同事已經接到通知,去調查收集法輪功的材料,就是要求收集負面的,那這時候我就覺得,看來是又要有運動了。

記者:妳當時並沒有煉?

王大方:我沒有煉。因為當時我知道很好,就是因為我父母也是煉法輪功。他們原來……
旁白: 大方有不少家人修煉法輪功,但她本人因為工作忙並沒有修煉。關於鎮壓的傳言越來越多,她開始擔心家人的安危。一天,她特意和家人來到清晨的煉功點,結果親眼看到了令她吃驚的一幕。

王大方:很安靜,那個廣場,然後只是看到廣場旁邊停了兩三台水車,就像很大的那種園林澆水的車。那大家都在盤腿打坐,那我就在後面就看,這時候吧,我就同時聽到那個水車的發動機就啟動了,當時那個水車啟動了之後吧,一個水車上面上一個人,然後拿一個那麼粗的管子,然後就喊,說現在要開始灑廣場了!就開始,直接就對著這些學員,就那些打坐的學員,就用水龍頭就開始哧。

記者:所以他們是沖人,並沒有沖地?

王大方:沒錯!因為當時我挺吃驚的,因為他們根本不是灑廣場,直接奔著這些學員,法輪功學員,當時我就很震驚,我說,怎麼可以這樣呢?

旁白:這樣的煉功場面曾經在中國隨處可見。在迫害開始之前,幾乎每個中國人的家庭和朋友圈裡都有人修煉法輪功。他們每天早上上班前到公園煉習法輪功的五套緩慢柔和的功法,並在工作和生活中以「真善忍」為標準提升自己的心性和道德。據中國政府的官方統計,有超過七千萬人修煉法輪功,超過了中國共產黨黨員的人數。這種廣泛的受歡迎程度,和他所深深植根的中國古老傳統價值,引起以馬列主義和無神論為意識形態的中國共產黨當局的恐慌。1996年,法輪功的主要著作「轉法輪」被禁止公開發行;97到98年間,當時的中央政法委書記羅干指使公安對法輪功進行調查,試圖找到鎮壓的藉口,但沒有發現任何問題。從99年初開始,全國很多地方的法輪功煉功點都出現了公安監視、騷擾煉功民眾的現象。身為官方媒體記者的大方,這時親眼見證了這個政治運動來臨前的一幕。

王大方:當時那種心理很複雜,好像有一種正義感吧,我就想幫他們,我就感覺我應該和他們在一起。我就跑過去,坐到他們前面那一排的旁邊了。這時候那個水柱啊,感受到了,就特別大,壓力也很大,我就根本睜不開眼睛,之後喘氣也很費勁。這時候我當時就很氣憤,就(心情)特別複雜。但是在澆的過程中,我就聽旁邊有的女生,就是學員,就在哪兒哭泣,就說為甚麼這樣對我們啊?但是大家都很平靜,都在那坐著。逐漸逐漸地,他澆啊澆,我人也冷,但是我的心就感覺好像是,生命中很深層的那種正的因素就好像被喚醒了,好像被澆醒了吧。當時我就想,就是,我就覺得這群人這麼好,為甚麼政府會對他們這樣?那我就想,我要支持他們,我要跟他們在一起。

旁白:大方發自內心的一念,令她走入法輪功的修煉。三個月之後,鎮壓全面展開,大方和她的家人多次為法輪功上訪,屢屢被抓。她的妹妹王可非在長春黑嘴子勞教所受盡酷刑,含冤而死;她的哥哥被判刑13年,飽嚐虐待和折磨。

王大方:我妹妹呢,她是在銀行工作,她是一個高級職員。實際我妹妹很善良,她也很漂亮,所以就活活地被勞教所迫害死了。我哥哥呢,也是一個非常優秀的一個工程師,他的設計呀,專利呀,都特別受重視。

主持人:妳當時是很憤怒嗎?還是很悲傷,還是害怕?是一種甚麼樣的心情?

王大方:那個時候很複雜,那個思想很複雜,因為我那個時候修煉,按照真善忍去做,去修煉。那個時候,並沒有憤怒,但是就是覺得不可思議,覺得呢,這個中共政府不可以這樣,對於這樣講真善忍的好人,去鎮壓。當時就是不可理解。

第二部份:瑞典企業家的故事

主持人:大方的經歷是很多中國的法輪功修煉者所遭受迫害的一個縮影。而在世界的其它地方,各民族的民眾出於對中國傳統修煉文化的喜愛走入了法輪功,並用自己的方式來制止這場迫害。

主持人:你從哪裡來?

Rachel Beresdedsky:我來自以色列。

陳靜芝:我從臺北,臺灣臺北市來的。

Nyco Bijnens:我來自比利時。

Ghazal Tavanaei:我是伊朗人,不過我生活在迪拜。

Thomas:瑞典。對。

Rachel Beresdedsky:我們來到這裡,讓全世界都知道,法輪大法好。

陳靜芝:那時候剛生,小孩子還小嘛,那有媽媽的時候,然後從手痛到腰,那時候也是不斷地看中醫、推拿、針灸,就是時好時壞。可是在上九天班的過程當中,第五天,就完全很自然地就像說不翼而飛那樣子。

Ghazal Tavanaei:按照這三個原則去做,真、善、忍。很難,特別是在當今這個到處混亂不堪的世界,但是,這些原則會讓你昇華,變得與眾不同。

Nyco Bijnens:這是達到內心平靜的方式,我覺得這就是大家一直在尋找的。

Thomas:在這次的遊行中,我想我們能接觸很多的人,告訴他們這場迫害,以及甚麼是法輪功,同時也表明全世界有這麼多的人修煉法輪大法。

旁白:沿著四十二街,法輪功學員的遊行隊伍橫穿了整個曼哈頓島。遊行結束之後,我們來到了繁華喧鬧的時代廣場。在這裡,我們遇到了出生於希臘,後來移民瑞典的企業家Vasilios Zouponidis。從1998年開始,他的生活和事業就與法輪功息息相關。

瑞典企業家Vasilios Zouponidis:我還是個孩子時,還不到13歲,就非常喜歡武術。當時我以為,每個中國人都會武術。所以,我來到一個當地的中餐館,當時我住在瑞典的一個小鎮。我走過去,找到一些中國人。我想請他們教我武術。我看到一個中國廚師,他正在餐館外面抽煙。我走過去,對他說,「你能教我功夫嗎?」他說,「好啊!」。對,他把香煙扔了,拉開架勢,說,「你就這樣,像這樣踢!」他擺出一個踢腿的架勢,就這樣向前踢。我說,「好吧!」就這樣,我回家就開始練了。

主持人:九十年代,法輪功開始在瑞典傳播,吸引了很多熱愛東方文化的瑞典人。98年的時候,Vasilios在互聯網上發現了法輪功的書籍,從此開始了他的修煉之路。

Vasilios Zouponidis:我開始煉功不到一個月,我的過敏症就好了。而且我的背痛,和其它一些毛病,比如胃痛等等,也都好了。所以當然,我想,哇,這個功法可真棒。隨著我繼續煉功,我的人也變了,變得很安靜,並且不像過去那樣總是壓力過大。我的太太也看到了這些變化,所以這對我幫助真的很大。

主持人:那麼,在鎮壓開始之前,你修煉了一年。1999年的時候,你在做甚麼?

Vasilios Zouponidis:當時我正在希臘的軍隊裡服役。我可以上網,所以看到,在中國,法輪功被江澤民鎮壓了。我想,這太離譜了。我知道法輪功有多好,因為我有親身感受。所以,很快,我就告訴我的戰友們關於法輪功的事,告訴他們法輪功被迫害的消息。我和我的太太開始討論,我們怎樣才能讓更多人知道在中國發生的事情。

旁白:在希臘服完兵役之後,Vasilios回到瑞典,在一家電信公司工作,並在業餘時間利用互聯網向中國民眾發送有關法輪功真實消息的電子郵件,揭露中共當局為煽動仇恨而製造的各種謊言。不過,中共的網絡封鎖使得郵件的發送非常困難。一天,他在上班時萌生了一個想法:如果擁有一家自己的電信公司,不就可以用大量的電話線路來突破中共的信息封鎖嗎?因為這一念,他創建了自己的公司。每天營業時間過後,公司的15條電話線路就被全部用來向中國發送傳真,傳遞法輪功的真實消息。

Vasilios Zouponidis:我們想,真實信息的自由通暢是必須的,對吧?要制止在中國發生的暴行,我們認為最好的方法就是告訴中國民眾迫害的真相是甚麼。

我記得,在公司休假期間,我讓所有的機器24小時不停地發真相傳真。八月的時候,我們的一個接線員打電話給我,說我們公司的路由器被黑了。我說,「怎麼了?」他說,「七月份,你們給中國打了15萬兩千通電話。」其實那就是我們發往中國的真相傳真。

旁白:2011年,由於生意的成功,Vasilios獲得了瑞典國王的褒獎,每年只有一位有移民背景的瑞典企業家會被選出,贏得這樣的殊榮。

Vasilios Zouponidis:很有意思,當時他們告訴我,我獲得這個獎的部分原因是因為我在人權方面的努力。所以,我感到非常榮幸。(所以是兩方面的因素,包括你生意的成功)是的,還有我在人權方面的努力。

主持人:就是頒諾貝爾獎的那個國王給你頒的獎,是吧?

Vasilios Zouponidis:是,是的。(太好了,真不簡單!)是啊,是瑞典國王。對了,你知道,有一句中國老話: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對嗎?所以我覺得獲得這個獎是因為我做了好事,因此有好報吧。我覺得在所有的文化中都有這個說法,包括瑞典文化。

第二部份:結尾 弗利廣場,紐約

芬蘭歌手Anna Kokkonen:嗨,大家好,我的名字叫Anna Kokkonen(安娜.可可娜),我來自芬蘭。我是從2006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到現在已經9年了。我覺得這是一生中最好的禮物。我的身心變得很健康。作為一個寫歌的歌手,我從法輪大法中獲得了很多靈感。下面這首歌獻給在中國的那場迫害中的受害者。現在,我簡要的說明一下歌詞大意:

請點亮一盞新的燭光

光明會在心靈之間傳遞

光明會將牢籠照亮

會抹去臉上的淚光

歌詞:
一位女士被套上了囚服

一個無辜的人被鎖在鐵籠中

在黑暗中她仍舊記得自己是誰

她不會放棄自己的初衷

一滴淚珠滾落她堅持將真相說出

這個想法的代價像血一樣的鮮紅

你無法窒息我的心靈

她微笑地低聲說道

請點亮一盞新的燭光

光明會在心靈之間傳遞

光明會將牢籠照亮

會融化臉上的冰霜

在這片金色的大地上

高牆後面鎖著一位年輕的父親

他的臉龐消瘦蒼白如雪

他安靜地等待著

他知道今天他將面對恐懼的考驗

在生與死之間徘徊

他抬起頭因為疼痛無法奪走他的勇氣

在他的身軀裡

心在無比堅強地跳動

請點亮一盞新的燭光

光明會在心靈之間傳遞

光明會將牢籠照亮

會融化臉上的冰霜

金色的翅膀觸摸大地

我們將燭光匯聚在一起

明天朝霞會升起

臉上的淚水將無蹤無跡

在這片金色的大地

在這片金色的大地

Anna Kokkonen:多謝大家,我希望這場迫害將很快結束。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