辱母殺人案引爆民眾唾棄中共體制 今日點擊(2800-1)

【新唐人亞太台 2017 年 04 月 02 日訊】                          提要
林鄭月娥三條「7」的當選
「辱母殺人案」—— 又一個以暴抗暴的悲劇?


林鄭月娥三條「7」的當選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昨天在節目當中,我們跟另外一個節目當中,我們跟大家評論了香港特首選舉,那不出意外,這個林鄭月娥呢777,3條7,高票60%多得票率啊,高票成為了第五任的這個香港特首。這件事情呢是完全是跟,就是它是一種對香港的,所謂有限的小圈子之內,框架之下的一人一票的這種選舉。跟香港市民本身,和正常應該選舉的一個,非常鮮明的嘲諷的對比。其實我以為不是嘲諷,我以為你就可以看到,在中共強力的控制之下,與人民為敵,與人性為敵,與人的尊嚴為敵,對人的直接的那種蔑視和汙辱的概念,盡顯其中。受中央,所謂受中央控制,就是受黨的意志的控制。那受黨的意志的控制是什麼,是誰擁有權力。

而在現實的環境中,它又出現了中共上層,出現了對立的雙方。習近平的一方,跟原來江澤民留下的整個,中國共產黨官場體系的一方,所以變成了兩個中央。而這兩個中央,在現實的環境中呢,它又要保證它中共在外面的,外面形象中的一體性,結果就出現了兩個說法。可是人家在習近平三中全會,強力去推習核心。對不起,是在兩會中強力推行習核心。而在習核心推行的過程中,習近平的喝水杯子都得自己帶著,不敢,不敢用那個放在桌子的,為什麼?被他強力推行的習核心的兩會的範圍,就是要殺他的機構,就會有人會殺他。他的安全在這樣的最高級別的,這種中共上層會議中,都是直接受到威脅的。

他去推核心,那就是意謂著,中共現在整個黨的體系,跟他個人的所推行的政策是對立的。而張德江掌控著整個港澳系統呢,就是他對立的最表現的一部分。那面對黨的系統,作為利益的小圈子,1200人,裡面絕大的利益,是跟這些擁有投票者自身的利益掛鉤的,所以他必須聽黨的話。他聽黨的話,就跟香港本身的老百姓直接對立。所以出現了最可笑的場面,在民選當中,在老百姓的心目中,最希望當選的,卻不是中央要的,卻不是張德江要的。所以完全是猴吃麻花蠻擰,對不對,猴吃麻花蠻擰。它表現出中共上層的利益對壘,權力對壘。在香港的特首的大選中直接表現出來,所以大家就看到了荒謬的一面。

有黨中央,中國共產黨的有黨中央,就一定沒有老百姓的人的尊嚴,這就是這一次結果的出現的場面,對吧,沒什麼可過多評論的。其他都是騙子,就是騙子。彌合傷痕,彌合這個,其他全是騙子,就這麼簡單。因為它恪守的是高級動物的理念,不是人的。高級動物就是吃人的,高級動物是吃人的。林鄭月娥弄了777三條7,我跟大家開玩笑,我說你去澳門賭場你看看,老虎機,喀嚓,一拉,你要拉出777來,發財啦;777拉不出來的,你還以為咧。有的人要在外頭買車牌,你買三條7,你試試,花老了錢啦,那東西要費用的啊,三條7要費用的啊。那林鄭月娥得了三條7,要不要費用呢?要了香港人的費用。就在同一時間,世界上最高的滾梯,它叫通天梯,滾梯啊,在香港的旺角。我看見視頻了,它通天的滾梯,它是兩個一上一下的。結果往上走的這個滾梯, 突然就往下走,而且它的速度是正常速度的兩倍、 三倍甚至是四倍,全長變相突然走的時間14秒鐘,傷人無數,有個男的頭皮給掀了。通天梯倒行逆施,應對著林鄭月娥三條7的當選。

「辱母殺人案」—— 又一個以暴抗暴的悲劇?

在國內最轟動的案子,于歡,辱母殺人案,對不對。大家都知道這個故事的過程。那有朋友問我說,你怎麼看于歡殺人。你是個兒子,你是個男人,你的母親當著你的面,竟然被汙辱一個小時。你記住你是個男人,有什麼可討論呢?你不是說祖國是你媽嗎,這不共產黨的宣傳嗎?你愛國主義不都是這麼說的嗎?所以在中共的體制之下,人被摧殘了人性之後,竟然還可以討論,以法律的名義。這不是一個人的社會咧,非常邪惡的高級動物咧。走到絕處了,在滅絕人性的角度來講,叫走到絕處了,出了這種事情,還在討論。

BBC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辱母殺人案,以暴抗暴的悲劇。最高檢察院已經去調查這個案子的本身了,這個是在昨天出現的。面對無法擺脫催債者的困境,于歡選擇持刀反抗。催債者之一杜志浩,因失血性休克造成死亡,另外兩個人被鑑定為重傷,一名是輕傷二級。2月17日把于歡判成無期徒刑。3月23日南方周末登了刺殺辱母者,這個案子在社交媒體上,成為了刷屏最關注的一個案子。那案子的內容,我覺得就沒什麼可講的啦,因為非常完整的一個前後的故事。

那可以看到于歡家裡面的買賣也不小,借了兩次,借了高利貸,一個是100萬,一個35萬。他已經還了180多萬,也就是大概已經利息還了50萬,還差17萬還不起了,然後人家就來了。來了11個人,汙辱他們,汙辱了大概1個多小時。那在這種衝撞過程中,于歡受不住了,拿著水果刀就幹上了。于歡一個人,那11個人被他幹了5個。這死的這個是因為自己不願意上附近的醫院,自己開車到另外一個醫院去。然後在醫院那兒,又跟人發生爭執,就這麼跩,就這麼屌,說實話就這麼跩,就這麼屌。我跟你講受傷的都得挑地方,就是我想說的意思,一個人是高級動物的時候,當一個人站在利益角度的時候,他面對自己都是利益的。面對自己是利益的時候,他在選擇的時候,他能把自己給毀了。

案子在報導後兩天內,引起最高司法部門的高度重視,反映出中國媒體與社交媒體的作用。那案子與2009年湖北的鄧玉嬌刺殺官員案相比,有著更特別的類似的故事。中國媒體披露事發過程和證詞中,提到死者曾經在這對母女面前,露出下體,除了語言辱罵,打耳光子等行為。中國司法部門,還進一步調查各當事人的時候,永遠無法拷問死者那杜志浩,為何有如此下流的行為。太多的人支持于歡的做法,因為死者的做法和討債者,不加掩飾的公開的這種,極其侮辱之能事的行為,超越了人性的底線。

人之初,性本善,這是在這件事情中,眾多普通人反映出來的態度,是人性善的一面的光輝。也就是講,在極端邪惡的表達中,能夠刺激起人們,能夠喚醒自己的人性的一面。我相信在諸多這麼多人,去支持于歡的做法時,他自己可能是負債者,可能是討債者,可能是侮辱別人者,也同時又是個被侮辱者。在他們的內心中,但都能夠在極端的刺激之下,喚醒他人性的好的一面,所以這是我以為這就是,生命內在的真實的反應。

自由亞洲電台講說,殺人辱母案微博有150萬評論稱行兇者,認為判決荒唐,警方失職,它反映出民間普通人對這個制度,對這個體制本身的唾棄和拒絕。這個150萬的評論,涉及到100多萬人的參與。他們在現實生活中,都有著他們這種,各自權力的詮釋的系統,幹什麼的都有。在他的圈落中,都有他的人脈網絡。但是在一個跟他的利益撇開之後,他的人性的一面,自然知道什麼叫善,什麼叫惡,這就是今天中國人面對的時刻。你換個角度來講,就我個人而言,我覺得這正是我個人在節目中,喋喋不休的,希望大家能夠摒棄掉高級動物的觀念,而喚醒自己人性的一面。否則的話,人人都是被陷害,人人都是在被傷害中。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