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底線!揭中共迫害法輪功「洗腦班」

【新唐人亞太台 2018 年 02 月 14 日訊】18年來,海內外持續制止中共迫害法輪功,而中共關押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主要機構——勞教所,從2013年被取締後,由「洗腦班」等黑監獄代替。中共的「洗腦班」除了精神摧殘,還使用多種酷刑手段,迫使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

中共「洗腦班」的籌辦,主要由各地「610」辦公室牽頭組建,或在遠離人群的郊區,或在市區的某處樓院,或在精神病院、戒毒中心、勞教所、監獄等封閉的地方。它不是公開的行政部門,卻遍布省、市、縣、鄉。它不是學校,卻有如學校一樣的名字,如「法制教育學校」、「法制教育基地」。

武漢市法輪功學員趙虎,在任教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學院社科部期間,曾經被劫持到武漢市礄口區額頭灣「洗腦班」。

武漢市法輪功學員 趙虎:「我當時關在洗腦班轉化。洗腦班全國各地都有,都非常普遍,現在迫害我們的機構,主要是勞教所、監獄和洗腦班。」

國際人權組織「大赦國際」曾以「換湯不換藥」為題,揭露中共取消勞教所,卻仍然沿用「洗腦班」等方式繼續打壓法輪功學員。

建三江事件中的江天勇律師,2013年10月曾對《德國之聲》表示,大陸的「洗腦班」是「更隱秘的維穩系統」,「洗腦班」抓人連勞教所那種公安審批的程序都沒有,是更為非法的法制怪胎。

湖南郴州市法輪功學員 王福花:「把我送到當地的洗腦班,那個洗腦班的名字是郴州市北湖區黨校,當時一般的辦洗腦班,都是放在這個地方。也沒有甚麼程序,也沒有跟家裡人說,因為我沒有做甚麼事他們把我抓進去,所以當時他就是說希望我轉化,放棄修煉大法。」

據《明慧網》披露,中共當局把法輪功學員劫持到「洗腦班」後,都會將其單獨關押在一個獨立囚室,另配兩個「包夾」或單位派來的「幫教」,寸步不離,進行監控,吃、喝、拉、撒都在房間裡。

此外,「洗腦班」每關押一名法輪功學員,就向當地政府申請一筆經費,同時還要向該學員所在單位榨取一筆費用。

湖南郴州市法輪功學員 王福花:「關了二十天,還要我原單位,每一天給90塊錢,作為我關押在裡面的甚麼補助,就是要他們出錢把我關在裡面,當時交了1800塊錢。」

從《明慧網》曝光出來的材料看,「洗腦班」經常使用的酷刑包括:不讓睡覺; 坐鐵椅子;毒打、電擊、上繩;強迫使用精神病藥物;冷凍、暴晒;性侮辱;隨意虐待;打火機燒手,大小便不讓去廁所 ,因此,洗腦班頻頻發生傷殘、死亡事件。

「洗腦班」迫害致死的案例,有些殘忍程度超越了人類的道德底線。

例如:法輪功學員羅織湘懷著三個月身孕被迫害致死;山東省濰坊市坊子區鳳凰街辦葛家村法輪功學員吳敬霞,哺乳期時被「洗腦班」電擊乳房毒打致死。

2017年2月27號,重慶退休教師鄭開源因修煉法輪功,第二次被非法綁架到五尊「洗腦班」,遭毒打、打毒針等迫害後,全身肌肉出現萎縮,伴有劇烈疼痛,大腦發緊發痛,視物不明,記憶不清,小便失禁,生命垂危。

同年8月27號,《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發出通告,對鄭開源被「洗腦班」迫害等案例進行立案追查。

這種「洗腦班」的形式還被延伸到家庭中。據報導,山東省青州市神旺村的法輪功學員李秀美,被家庭「洗腦班」活活掐死後還被強行摘取器官。

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長達18年,《中國人權雙週刊》的評論文章稱,這場曠日持久的恐怖迫害,至今還在進行,對此任何人都不能無視,需要人們以良知和勇氣,繼續揭露、批判和聲討 。

新唐人記者 常春 採訪報導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

相關新聞

今日整點新聞

九評共產黨引發三退大潮

目前退出中共黨、團、隊總人數

隨處可看新唐人